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NEWS.163.COM
WEB NEWS
首页 | 头条 | 排行 | 社会 | 图片 | 网聚 | 深度 | 国内 | 国际 | 军事 | 历史 | 警情 | 专题 | 论坛 | 今语丝 | 纯文字 | 设为首页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 社会新闻
孤独是心头之痛 两所小学,一个志愿者(组图)
新闻中心 http://news.163.com 查看新闻部落
2004-09-03 09:52:16 来源: 南方报业网   不良信息举报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22岁的大学毕业生徐本禹支教贵州乌蒙山区,辗转两所小学之间深叹“一个人太少、需要帮助的学校太多”

  “同学们,新学期开始了!”

  徐本禹站在大石村小学操场的旗杆下宣布。在他面前,近200名小学生静静地站立着。原本计划的升旗仪式,因为学校仅有的一面国旗破烂不堪而取消。


  8月30日,贵州省大方县大水乡大石小学新学期开始了,22岁的华中农业大学毕业生徐本禹正式到大石小学支教,并出任名誉校长,负责对外联络及捐赠物资的分发工作。

  2003年7月15日,徐本禹只身到贵州省大方县猫场镇狗吊岩小学做免费的乡村教师。半年后,他被列入“贵州省扶贫接力计划”,成为“体制内”的志愿者,每月领取500元生活补助。一年后,他来到了大方县大水乡大石小学。

老师

  炎炎夏日,志愿前来支教的徐本禹挥汗如雨给孩子们上课

  辍学的孩子又回来了

  大方县位于贵州省西北部的乌蒙山区,距贵阳200多公里。70多年前毛泽东带领红军长征路经此地时曾留下“乌蒙磅礴走泥丸”的诗句,70多年后,这里闭塞落后依旧。大方全县人口90万,除汉族外,还有彝、苗、白、仡佬、蒙古、布依、满等少数民族,他们大部分生活在不通公路甚至不通电话的大山深处。

  大石村就是这样的地方。这里没有一条像样的路:从山路到乡政府所在地大田村约6公里,步行需一个半小时;从一条狭窄弯曲的石子路到大田村约12公里,仅有的交通工具是村里外出打工者购买的两辆摩托车,碰上下雨,车就不能走。除乡政府外,各村至今不通电话。

  远远看去,大石小学的两层高木质“楼房”,已经摇摇欲坠。踩上去,感觉整栋房子都在摇摇晃晃。每层楼都有三个房间,教室的墙壁是用竹子编织而成的,四处透风。楼板的缝隙很大,站在楼上可以看到楼下教室的学生在打闹。

  “冬天孩子们勉强挨得过。”8月27日,学校老师高松说,孩子们都是硬挺着,直让他心疼。而这间建于1944年、至今没有在教育局备案的小学,甚至没有一个公办老师,现在所有的老师都是自愿前来的,月工资在110-150元之间。

  “徐老师说要给大石换一个新的面貌。”35岁的校长王成范对徐本禹的到来抱有很高的期望,谈起徐本禹时,他的脸上就像孩子一样挂上了笑容。

  8月27日,大石小学报名工作已经开展了几天。“村民们知道徐老师要来,都来给孩子报名了。很多辍学的孩子都回到了学校,这学期学生由128名增加到近200名。”校长王成范说。徐本禹的到来,还带来了一所新的学校。由华中农业大学和省政府、县政府共同出资建造的华农大石希望小学计划在9月份开工,竣工后,学生就不在危楼上上课了。8月30日,徐本禹还告诉记者,大石村128名学生的杂费已经落实。

学校

  原先的为民小学建在岩洞里。坐在教室,孩子们每天的视野就是这样的

  “大哥哥,你还会来吗”

  徐本禹来自山东聊城郑家镇前景屯一个农村家庭。这个带着眼镜、目光坚定的22岁青年有着同样贫困的童年。他的父亲是一名小学教师,18岁开始教学,工资由十几元涨到270元。2002年,他的父亲才转为正式老师,基本工资涨到800元/月。他的母亲在家务农,经常犯头疼病,是家里主要的劳动力。他的小学和中学都是在艰苦中度过。“初中生活是最苦的,吃了3年的萝卜干。妈妈经常和我说,考上高中后就不用吃萝卜干了。”1999年9月,他考入华中农业大学经贸学院经济学专业。

  也许正是这样的生活经历教会了他帮助别人。在出任大石村名誉小学校长之前,徐本禹在大方县猫场镇兴合村狗吊岩为民小学支教,教的是5年级。

  图:为民小学的孩子们用最大的声音诵读课文。他们似乎以为只有用这样的方式才能留住城里来的大学生哥哥。他们需要老师,也需要钱

  现今的为民小学为一座二层砖结构建筑。而在2003年9月前,为民小学的校舍是半山腰的一个山洞,当地人称其为“岩洞小学”。

  “岩洞小学”进入徐本禹的视野纯属偶然。“2001年12月的一个星期六,我在《中国少年报》上看到了一篇文章,里面描述了岩洞小学的情况,我被孩子们的精神感动了,心里总想着为他们做点事情。”8月29日,徐本禹回忆说,那时他是华中农业大学的一名大三学生,“我就和同学们说了,决定暑假时到岩洞小学帮帮孩子们。”

  2002年暑假,徐本禹和另外4位华中农大的学生一起来到岩洞小学。“没来过这里的人根本想像不到这里的条件有多差。山洞里黑漆漆的,光线很暗。孩子们都听不懂普通话。我们在家访时还发现,村民家里都很穷,90%以上的人家都欠了两三千元债。他们的主食是玉米面,有的家庭自己种的只够吃半年。养猪的家庭非常多,孩子们每天都要背着背篓打猪草,上山、下山,非常辛苦。”

  短短一个月的“体验”之后,徐本禹离开了狗吊岩,他要实现自己的另一梦想——考研究生。“有一个孩子问我,‘大哥哥,你还会来吗?’我很难下决心。但看到孩子期盼的眼神,只能点点头。我向孩子们承诺,毕业后,我在这里支教两年。”但孩子们并不相信他的承诺,“在我准备考研期间,有的孩子给我写信问我以后还能来吗?他们说我以后肯定不会再到这儿来了,因为这儿太穷了。”

  但徐本禹还是来了。孩子们的眼神牵动着他,即使他已经通过了研究生考试,他还是恳求学校为他保留两年的学籍,等他支教回来再读研究生。

  他给孩子们上课,教孩子们唱歌、踢球、做游戏;孩子们把他拉到家里去做客,家长给他做当地最好吃的饭菜。

  在为民小学的创办者吴道江看来,徐本禹的到来,为这所小学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活力。

  “孩子们可以听懂普通话了,与人交流也不害羞了。”8月28日,吴道江对记者说,因为徐本禹,学校的学生增多了。在徐到来之前,学生人数大约是140人,他到来后,学生的人数上升到250人左右。而村民们也对知识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尊重。

学生

  光线昏暗的教室里坐满了学生。并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如此幸运

  孤独是志愿者的心头之痛

  狗吊岩距猫场镇18公里,有一条简易路可通向猫场镇。这条路崎岖不平,几乎很少有车辆往来。记者进去的时候,租了一辆三轮车,走了将近一个半小时。路况十分差,几乎没有平坦的路段。车颠得厉害,有时还不得不下来走一段。司机告诉说,如果下雨,这条路根本就无法通车,唯一的办法就是走路,大约要4个小时。

  图:她正要出门去打猪草。每天上学之前或者放学之后,很多孩子都像她一样背着背篓,上山、下山

  虽然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认为“自己能挺过去”。但现实条件远比想象中的艰苦,尤其是最初的日子。“我每天都感觉到很孤独,从城市生活到农村生活的落差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原因是语言上的障碍。”8月29日,徐本禹微笑着对记者说,开始的一段时间他特别不适应,非常想家,“感觉时间过得很慢。”

  “去年中秋节,我只剩下50元钱。我狠狠心到猫场镇买了5斤月饼,自己吃了3斤,其余的分给了学生。”徐本禹回忆说,但是此后他就不剩多少钱了,经常为钱而困惑。后来,他给一家报社投稿,赚了120元稿费,日子才好过一点。但缺钱一直是困扰他的大事。

  狗吊岩直到今年3月份,才通了电。“在没有电和信的日子里,我只能靠收音机获取外界信息。我一遍一遍翻看以前的照片和信件,与照片上的家人、同学和朋友说几句话,只有这时我的心里才会舒坦些。”

  更强烈的孤独还体现在自己的行为不被别人认可上。

  图:这个小女孩早已辍学,但她还是常来学校玩耍。她最喜欢的地方就是学校

  2004年寒假期间,徐本禹回到武汉打工,同时为狗吊岩小学募捐。“我总共募捐了3000册图书,4集装箱衣服。”徐本禹说,“在募捐时,很多人都不理解我的行为,有些人还把我当成骗子。”这对他触动很大:“整理募捐的东西是非常费劲的。我需要别人帮助我,但我需要帮助时,很难找到真正帮助我的人。”

  直到今年3月份以后,状况才有所好转。当月,在贵阳市热心人士的帮助下,徐本禹列入“贵州省扶贫接力计划”,成为“体制内”的志愿者,每月可领取500元生活补助。同月,贵州省还派出了两名志愿者到狗吊岩,来和徐本禹做伴。与此同时,闭塞的狗吊岩因为志愿者的到来,也吸引了更多外界关注的目光。每天,都能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支持者的信件。

  一间小学热闹起来

  2004年7月,应当地政府的邀请,徐本禹离开了狗吊岩来到大水乡。与狗吊岩一样,这里一样贫困一样缺乏师资。大水乡共有14所小学,其中公办小学3所,村办小学11所,私办小学4所。全乡在校小学生2340人,教师103人,其中正式教师仅54人,而初中或高中学历的正式教师占了40%。代课教师以初中生为主。每个小学生每年缴纳学费、杂费、书本费140元,但仍有不少农户无力缴纳,致使孩子辍学。代课教师主要靠微薄杂费维持收入,每人每月工资110元。如果学生欠费,则工资难以保障。

  图:稚气的脸上写满对知识的渴望。相对于很多同龄人,他要幸运很多,他知道坐在教室里学习实在是一种奢侈

  徐本禹的到来使得这里的状况很快有了转机。

  “我们借助徐本禹的志愿者身份,通过网络和媒体,呼吁社会的帮助。”大水乡党委书记沈义勇说,这包括在网络上公布乡村小学一组感人的照片,公布徐本禹和他自己的电话号码。

  与此同时,徐本禹也先后前往贵州、武汉等地进行演讲。

  “我很多时间都在回复短信。”徐本禹的手指一直停留在手机键盘上,不住地收发短信,“现在有很多人都表示要用各种方式支持贫困儿童上学。”

  记者赶到大水乡之前,华中农业大学、武汉大学、中央民族大学、北京广播学院、贵州大学等高校的志愿者先后赶到大水乡,进行支教和社会调查,支持徐本禹帮助大水乡。

  最让大水乡感到自豪的是大石村小学的修建工作马上就要开始。“华中农大捐赠了8万元,省教育厅拨款20万元,毕节地区教育局5万元,大方县教育局3万元,总计36万元。”大水乡党委书记沈义勇高兴地说,“志愿者的行动得到了贵州省省委书记的重视。”

  另一间小学黯然失落

  但是,在大石小学因徐本禹的到来热闹着的同时,为民小学却因为徐本禹的离去而黯然失落。

  图:他们渴望读书,却交不起学费。他们的父母是彝族人,去年家里全部收入仅700斤玉米

  为民小学的创办者吴道江对此颇有微词:“徐本禹的离开不仅伤害了我的感情,而且还伤害了孩子们的感情。因为他承诺要在狗吊岩呆两年,要带一个年级的学生升入初中。”

  他说,徐本禹的离开对为民小学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他非常希望有更多的志愿者到为民小学支教,但他不想要“编制外”的志愿者。“学校最大的问题就是教师资源的短缺。为民小学有6个年级,只有4位老师,长此下去,不仅老师吃不消,学生们受到的影响也非常大。”

  最让吴道江感到失落的是,很多志愿者和捐赠物资都是追随徐本禹的,徐本禹走到哪,志愿者和捐赠物资就走到哪。“为民小学能办一天算一天,即使倒闭,我也无可奈何。”

  图:这个孩子14岁,却不能坐在中学的教室里。他必须到小煤窑背煤

  徐本禹的学生对徐的突然离去也感到难过。14岁的杨光军是徐的学生,他回忆说,徐走之前,班上的人都不知道。“他走之后,我们非常想念他,希望他还能回来教我们,还能给我们寄来书费,徐老师曾答应给我们的。”

  “需要帮助的学校太多了,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我们需要更多的志愿者,才能抚去孩子们眼中的失望。”徐本禹说。这不仅是他的期望,更是千千万万个远离城市的贫困乡村学校的期盼。

  徐本禹贵州武汉等地演讲摘录

  一进狗吊岩

  每天必做的功课——打猪草

  2002年的暑假,刚刚结束大学三年级学习的徐本禹和他的四名同学第一次来到狗吊岩。他们准备来这里进行一个月的暑期考察:

  7月15日我们五人带着三箱子衣服,一口袋书及500元钱坐上了去岩洞小学的火车。但天公不作美,我们刚到贵阳就下起了大雨,把箱子都淋湿了。在大方县我们买了足球、录音机、铅笔、圆珠笔。经过辗转颠簸,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在我们还没有来之前,周围村庄的村民知道我们要来的消息,心里格外高兴,特地把崎岖的山路重新修整了一遍。虽然我们和村民之间有语言障碍,但我们从他们的行动中得到了答案——一种对知识的期盼。

  图:即使在酷热的夏天,这个女孩还穿着厚厚的衣服。这是她唯一一件衣服

  到达村子的当天晚上,行李还没有整理好,我就去了岩洞小学,当我走进岩洞时,我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岩洞里的教室仅仅是用两堵一人多高的墙隔开的,中间是过道,南边是一四年级复式班,北边是六年级,一四年级的黑板是用两根棍子搭在岩洞上,然后在棍子上搭了一块木板作黑板。由于岩洞的上方没有隔开,在一边上课,在另一边可以很清楚地听到,如果我不亲眼看到这种情形,无论怎么想也想不到这里的条件会如此差。

  7月20日我们开始上课(只有三、四、六年级),刘圣鹏、向华负责三年级,陈兴杰负责四年级,我负责六年级。开始的时候,三年级的小学生听不懂普通话,四、六年级的学生才勉强听得懂,但要说得很慢。

  为了更好地了解当地的贫穷状况,只要不下雨,每天下午我们都到农户家去做调查。由于各户之间很分散,而且又在山头上,所以每次都要走很长的山路。农户家里面都很穷,有90%以上的农户都欠债2000~3000元左右,吃的玉米面,有的家庭自己种的只能够吃半年的。为了能够增加一定的收入,几乎每户都养了猪,所以家里的孩子要每天打猪草,背着背篓,上山、下山、很辛苦。

图:孩子们一年四季穿的鞋

  有一次,我去吴斌老师(当地的一名乡村教师)家做客,由于当时天已经黑了,晚上回不来,就在他家住了下来,这一住恐怕是我一生最难忘的一晚,我刚躺在床上,跳蚤就在我身上乱爬,赶走了一只又来一只,浑身不舒服,整整一夜没有睡好。

  7月31日,除我之外的其他四人开始踏上了回校的路,在他们回校的当天,假期补课的全体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把他们送到了六里之外的羊场,全体同学手拿老师自做的小红旗,欢送他们回校,在把他们送走之后,我发现所有学生的眼里含着泪水。

  8月8日,我踏上了回校的路,许多学生把我送到了猫场镇,当天我给他们买了一些吃的,他们送给我鸡蛋、面包,说是路上吃的,还有感谢信……返回学校后,经常收到他们的信。其中有一位叫郭加勇的学生写道:“徐大哥,我真的太想你啦!我每夜都梦见你。在梦里,你在教我们解答难题,带我们爬山玩水,教我们唱歌、做游戏,但每次刚梦到好玩的时候就醒了,点灯一看却不见你,只有我一个人坐在床上,这时我流下了眼泪。”

  二进狗吊岩

  全班四个人听说过雷锋

  2003年又一个暑假到来的时候,徐本禹已经大学毕业了,他第二次来到了狗吊岩,这次他准备在这里志愿支教两年:

  7月16日,我和我们学校的七名大学生志愿者一起踏上了来贵州的列车,他们七个人是来这里暑期“三下乡”的,其中有三名是贵州籍的学生。

  来到这里以后,那七位同学都说这里生活条件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艰苦。在这里吃的是玉米面、土豆和酸汤。但吴道江(岩洞小学的创办者)怕我们这些大学生吃不消,就特地买了两担米。他们七个人在这里的时候,享受的是土豆、茄子、西红柿汤和火腿肠做成的饭菜,这已经是最高级的待遇了。但是他们七人最后还是由于水土不服加上条件艰苦都病倒了,其中有两名病得很厉害。他们于8月1日返校了。

  他们七个人的病倒也给了我一个下马威。我也开始担心起自己的身体来了。我怕自己的身体会和他们的一样不听使唤。还好,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的毛病,只是胃不怎么好,吃的东西也不怎么消化,记得有几次疼得睡不着觉。

  现在我是和吴村长家吃住在一起。刚开始的时候不怎么适应这里的生活,原来我是不吃辣椒的,可是来到这里以后,每天都要吃辣椒,让我感觉很难受,有一种想吐的感觉。而且这里的卫生条件也很差,苍蝇到处乱飞,在吃饭的时候经常发现苍蝇在里面。当地情况就是这样,刚开始很恶心,后来心想:这里的条件就是这样又能够怎样呢?我就对自己说,就当没有看见罢了。现在我已经可以吃玉米面和酸汤了。饿的时候,一顿可以吃三碗玉米饭,平时都是吃两碗。虽然不好吃,但饥不择食呀!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个字“吃”!只有吃饱了,能吃了,身体才有保障,才能在这里支教下去。在这里早上吃的是面条,中午和晚上吃的是玉米饭和酸汤。由于这里离镇上有18公里,很难吃上新鲜蔬菜。

  我是住在一间1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房间由于背阳,很阴暗,很少见到阳光

  这里离猫场镇太远,只能是遇到星期天赶场的时候才有机会去一趟镇上。我平时赶场很少买吃的东西,办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取信和发信。取信的时候是我最高兴的时候,因为这里有从外界传递进来的信息,有朋友对我的关心。其实最伤感的时候也是取信的时候,每当吴叔(狗吊岩的村民)赶场回来,我总是要问:“吴叔,有信没?”当我得知没有来信时,我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心中又多了一层孤独与寂寞。

  这里一周要上六天课,一天上课的时间达到了8个小时。我自己负责五年级一个班,除了教语文、数学外,还要教英语、体育、音乐等。由于信息闭塞,学生不了解外面的任何东西。学生写一篇200多字的文章有20多个错别字是很正常的现象。刚开始上课的时候,我问了一下全班40名学生中有多少人听说过雷锋的名字,结果只有四个人知道;全班没有一个人听说过焦裕禄;有一个同学听说过孔繁森,我问他孔繁森是什么样的人时,他说:“孔繁森就是……”我笑过后,心中有一种钻心的痛,我不知道这些孩子应该从什么地方教起。这里的学生记忆力和理解力都很差,有时讲了10遍20遍的东西,学生还是听不懂。有时,我就气得把书一丢,走出了教室,可最后还是要回来。这让我真正明白了什么叫“诲人不倦”!

  狗吊岩冬季的一天

  旷课的唯一理由——没鞋

  2003年12月,位处乌蒙山区的狗吊岩已经是很寒冷的天气了。那一天,徐本禹到几个学生家里家访,所见所闻令人难忘:

  12月8日的前夜下了一夜的雨,崎岖不平的小路变得更加泥泞。当我走进教室的时候发现有5名学生没有来上课,我问同学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没有来上课。有的说天气太冷,路不好走,来到半路又回去了。有的不知道为什么。当天我意识到如果不搞清楚其中的原因,以后会有更多的学生以他们为“榜样”,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

  当天上午,我没有上课。我带上了两名学生,他们给我带路。来到了黄绍超家,在他家的外面我们听到了电视的声音,我猜想他正在家里看电视。走到他家门口,两条凶恶的狗不停地狂吠,不让我们走进去。听到狗叫声,他乐呵呵地从屋里跑了出来,当看到我的时候,他哭了。我劝他上学去,我对他说我不会批评他。但怎么说就是不去,后来他的叔叔想把他拖到学校去,结果他把书和本子全部丢到了泥水里。我问他为什么不想去上学,他说就是不去。我和学生劝了他一个多小时,结果他无动于衷。在家玩的还有他的弟弟,他已经半个月没有去上学了,我劝他去读书,他说他还没有玩够,他哥哥不去他也不去。

  在回来的路上,我深深地自责:是我没有教育好我的学生。后来我得知他的爸妈都去打工了,家中只有他的爷爷和奶奶。他们也很少过问孩子的学习,像这样的家庭在这里还有很多。

  ……

  还是12月8日那天,由于何福洋和他的弟弟何伟都没有来上课,我来到他们家,当时他们的父母都不在家。当我问他俩为什么没有去上学时,“没有鞋穿!”何伟说,“我妈妈帮我们到镇上买鞋去了”。说完他们两个都哭了,当我把目光投向那沾满泥巴的小脚时,心里一阵刺痛:他们怎么能够受得了?我穿着皮鞋脚还冷,而他们却打着赤脚!没有鞋没法上学了,我给他俩布置了作业让他们在家里学习。在回来的路上,心里越想越痛。作者:郭建光(来源:新京报 南方都市报) 赵宇

高血压的克星!! 治愈面瘫、面痉挛、三叉神经痛 治愈股骨头坏死重大突破
根治色斑、痤疮、甲亢 强直性脊柱炎——最新突破! 中医根除口臭不复发!
05年怎样更能赚大钱? 点这里最赚钱!!!
东方肾病医院违法用药
误人病情大肆敛财
印控克什米尔雪崩
造成300多人死亡
小伙求婚玩浪漫
20米条幅示爱
中国空军强击机
远程机动实兵演练
  相关文章
环保志愿者呼吁开发西南水电资源时建地震监测站 ( 2004-09-03 09:52:16 )
志愿者:奉献并快乐着 ——再访申城志愿者 ( 2004-09-03 09:52:16 )
北京奥运志愿者发出为海啸受灾地区奉献爱心倡议 ( 2004-09-03 09:52:16 )
奥运志愿者熬夜制展板 倡议为海啸受灾地区捐款 ( 2004-09-03 09:52:16 )
北京奥运志愿者发倡议:向海啸受灾地区献爱心 ( 2004-09-03 09:52:16 )
北京奥运志愿者发出倡议 捐款救助海啸受灾国 ( 2004-09-03 09:52:16 )
北京奥运志愿者倡议:向印度洋海啸灾区献爱心 ( 2004-09-03 09:52:16 )
历险游客回家 北京奥运志愿者倡议为灾区捐款(图) ( 2004-09-03 09:52:16 )
首届北京十大志愿者评选启动 外籍人士可参评 ( 2004-09-03 09:52:16 )
大学生志愿者风采:“我告诉孩子们北京在哪里” ( 2004-09-03 09:52:16 )
热点推荐
1
重庆警方破获女大学生涉黄案 牵扯数家高校(图)
一盘土豆丝80元人民币 东京生活成本全球最高
司乘口角乘客不依不饶 “片刀帮”狂砍长客车主
巨贪朱福忠“阳光”下的罪恶:情妇与女儿同岁
研究生情侣闹分手 列车上从青岛一路厮打到南京
6
隐形手机下月在沈阳上市 沈阳成为首批销售试点
四岁女童当街卖软功挣钱 警察怀疑背后有人操纵
凶残房主割女孩双腿 自述作案动机避重就轻(图)
北京王府井大街监控系统拍摄盗窃全过程(组图)
18岁少女身怀六甲千里寻囚母 怀孕9月公厕产子
2 7
3 8
4 9
5 10
  • 您知道干啥最赚钱吗
  • 开粥铺赚个几十万!
  •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 警告:室内污染夺人命!
  • 让人人都有性感的家
  • 聚敛情侣财富没完没了
  • 少儿英语,火爆!火爆!
  • 女人爱,当然赚钱快!
  •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 投入一万!回报百万?
  • 月月赚万元投资几千元
  • 性感女鞋挡不住的诱惑
  • 05年哪些项目赚钱快?
  • 1.5万元开家餐饮名店
  • 快,赚孩子钱最快!
  •  eBay易趣竞拍
  • 珠宝首饰/手表/眼镜
  • 礼品/烟具/优惠券
  • 运动/户外/球星纪念品
  • 玩具/卡通产品/游戏机

  • 不忌口15天改善糖尿病!
  • 高血压从此不再高压!
  • 面瘫、面肌痉挛、三叉痛
  • 痛风患者的希望!!!
  • 糖尿病—最新突破!!!
  • 皮肤顽癣不用愁!!!
  • 男科、妇科疾病不用愁!
  • 专家谈银屑病、白斑病!

  • :::[ 新闻部落 ]:::
    网易无线
    :::[ 网易无线 ]:::
    个股行情查询
    黑马推荐
    彩铃下载
    男女偷欢宝典
    精彩MP3铃声
    窥探心灵深处

    快速订阅网易新闻
    头条新闻 娱乐新闻

    主编信箱 新闻热线:020-61210163-337 网易部落_新博客 网站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