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一半食管癌都在中国,到底怎么回事

2019-04-15 00:15:16 来源: 网易浪潮工作室
0
分享到:
T + -
全世界的食管癌患者中,有一半是中国人。以发病率来看,食管癌是中国人的第三大癌症,仅次于肺癌与胃癌。为什么食管癌偏爱中国人呢?抽烟和喝酒的不良生活习惯,远远不足以解释中国为什么会成为食管癌高发区。

中国人总说“民以食为天”,吃的意义是如此重大,但中国人消化疾病肿瘤的患病率却相对很高,其中尤以食管癌最为典型。2012年,全球的食管癌患者,有一半是中国人[1]。对于饕餮食客来说,食管癌后期无法吞咽的痛苦,又让病痛加深了一重。

中国为什么会成为食管癌的高发区?中国北方部分地区食管癌的发病率曾冠绝全球,从那些被食管癌诅咒了的县市里,我们能够读出哪些救命的启示?

食管癌的梦魇

1957年,全国山区生产座谈会上,第一次有人汇报了河南林县“三不通”的问题,说这个地区不仅水不通、路不通,食管也不通,居民们饱受食管癌的折磨[2]。

这个汇报引起了国务院的重视。1959年,河南医学院的专家人员入驻林县开始调查,很快发现此处真的如传说中那样,拥有极高的食管癌患病率。1959~1970年间,在林县,食管癌导致的死亡占据了死因的20%[3]。

后来多起流行病学调查显示,在河南、河北以及山西三省靠近太行山的位置,存在着一个“食管癌高发带”。在河北磁县,1974年时,大约每500个男性就有一个人得食管癌[4]。


2013年4月2日,河南周口沈丘县孙东楼村,老人的丈夫患食道癌不幸去世。在河南、河北以及山西三省靠近太行山的位置,存在着一个“食管癌高发带” / 视觉中国

当时这些惊人的数字显示,林县等地食管癌患病率居世界之首,引起了全球范围内的关注[5]。但是,不住在太行山附近的人并不等于可以置身事外:1974~1976年,全国涉及8亿人的一项大型调查显示,全中国食管癌的患病率不足林县的六分之一,但食管癌依然是中国人癌症死亡的第二大原因(22.3%),仅次于23%的胃癌[3]。

食管和胃这两个与饮食关系最近的器官,让中国人爱得最深,也伤得最重。

随着现代医学的介入,河南林县等地乃至全中国的食管癌发病率,稍稍得到控制。然而,中国依然是食管癌的重灾区,患病率和死亡率都居于世界前列。2015年的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有47.8万新增食管癌病例、37.5万死亡病例,食管癌是中国发病率排名第三的癌症,仅次于肺癌和胃癌[6] 。

亚洲人口占全球的60%,但却有全球75%的食管癌病人。即使是跟地域比较接近的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相比,我们的患病率总体上也一骑绝尘、遥遥领先[1]:


亚洲各国的年龄标准化食管癌患病率(AC、SCC为食管癌的两种分型,蓝色为女性,红色为男性),中国的患病率整体上远比图中其他亚洲国家高 / Malhotra et al. 2017

如今,中国食管癌的分布依然带有显著的城乡差异,农村地区的发病率是城市地区的两倍以上 ,太行山一带,依然是重灾区[7]。

另外,饮酒和吸烟是诱发食管癌的两个危险因素[8,9],而中国恰好就是烟酒大国 [10,11]。

东亚人群约有36%的人“喝酒上脸”,只喝一点点也会面部潮红、恶心头痛,这种反应主要是因为ALDH2缺乏,这也是传说中的“亚洲人红脸综合症”。因为缺乏ALDH2这种酶,所以没办法代谢酒精在体内生成的致癌性物质乙醛。东亚人的这种体质,可能也是造成食管癌高发的原因之一[12]。


2018年6月21日,墨西哥球迷世界期间豪饮狂欢,不少外国地区,人们喝酒就不容易上脸 / 希帕图片社

喝酒上脸的人,更应该限制饮酒而不是硬撑,或是异想天开地想要少量多次地“锻炼酒量”,因为这不仅容易猝死,还容易长远地增加患癌的几率[12]。

对于食管癌来说,喝少量的酒还不至于太过危险。但是烟酒不分家,四川省的一个调查研究发现,如果又烟又酒,那么罹患食管癌的概率将会是同龄人的8.86倍[8]。


2015年5月27日,北京,酒吧内抽烟的女子。抽烟和喝酒会导致女性患食管癌的风险增加 / 视觉中国

太行山的启示

然而,饮酒和吸烟这个两大危险因素,并不足以解释中国太行山周围畸高的食管癌发病率。在河南林县,就连鸡的食管癌患病率都比别处的高[13],这说明环境或饮食中肯定存在某些重要的致癌源。


2019年3月13日,河北省,太行山深处的原始山村和山民生活 / 视觉中国

20世纪70年代开始,中美的医学机构已经开始合作调查背后的原因。当研究人员走进林县居民的生活时,他们看到的景象一定十分惊悚。

首先是储存用具边的霉菌,和在不当储存条件下霉变的主食。当时还没有普及冰箱,研究人员将蒸熟的玉米面馒头放在室温中保存3~5天,借此模拟居民们的生活习惯[3]。


2014年9月28日,陕西佳县泥河沟村红枣成熟季节几场淋雨让红枣开裂霉变产量受到影响 / 视觉中国

除了主食外,这里的人们习惯吃一种在水中腌制发酵的蔬菜,水面上往往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白色霉菌。在夏季,人们还会将发酵的蔬菜汁水当作饮料饮用[3]。这样的腌制食物会产生致癌的亚硝酸盐[14]。

另外,林县的居民大部分在枯井和水塘取水,这些水多数来自于雨水,混合着生活垃圾和农业肥料,本来就不干净,之后还要储存在家里的水缸一段时间再饮用。因此除了食物外,饮水中也存在着高浓度的亚硝酸盐。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同属太行山食管癌带的涉县和磁县[15]。


2013年4月12日,山西省晋城市蟒河的河面污染久积而成固体纹状 / 视觉中国

除了霉变的吃食外,饮食结构的单一、营养素的缺乏,也是诱发食管癌的高危因素。林县居民的食谱非常简单,一锅掺杂着一点蔬菜的小米粥,在炉子上煮上几个小时,便是一顿饭的全部。大部分的能量来源就是谷物,蔬菜水果摄入很少,能量来源只有不到1%来自于动物产品[3]。

民再以食为天,也无法改变物质贫瘠的事实。1985年,中美合作推行了 “林县营养干预实验”,给选定的参与者服用各种营养素补充剂。这个实验持续了5年多,最后内镜检查发现,补充了胡萝卜素、维生素E和硒的实验组人群中,患食管癌的人数较对照组少42%[16]。

林县居民爱吃烫食的坏习惯也受到了广泛重视。1965年,研究人员察觉到,这里的大多数居民都有烫食的习惯,有些人甚至可以习以为常地吞下80~88摄氏度的滚烫食物。

在实验室里,被灌饮75摄氏度以上烫水的小鼠的食管内会出现急性炎症反应,数天后,就会出现溃疡和粘膜再生,这样的损伤可能是食管癌的诱因之一[3,17] 。

2007~2010年,针对中国南方地区的一项病例对照分析显示,平常有烫食习惯的人,罹患食管癌的可能提高了3倍。这种危险随食饮食温度的上升而上涨,那些自称会吃“非常烫”东西的人,患食管癌的危险性是常人的8倍[18]。


常吃烫食也容易增加患食道癌的机率,火锅里的食物捞出来直接趁热吃就是一个坏习惯 / 希帕图片社

改革开放后,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蔬菜水果的摄入增多、食物冷藏手段的飞跃,太行山一带的食管癌发病率才渐渐下降。过去食管癌的高发不仅是习惯和观念问题,还有很大部分要归咎于落后的经济水平。

霉变食物、食谱单一、爱吃烫食,这几种祸从口入的行为,是前人用生命的代价发现的,实在为我们敲响了警钟,警醒我们不要重蹈覆辙。另外,南方地区的研究也显示,进食过快、高频率地摄入油炸烧烤食物也会提高患食管癌的风险[18]。再好吃的东西,恐怕也要节制啊。

进退无路的困境

食管癌是一种隐匿而凶险的疾病。早期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症状,大多数病人都是因为感觉吞咽困难去就诊,一确诊往往发现肿瘤已经大到压迫挤占食道,那时候便已是晚期[19]。

根据默沙东诊疗手册,目前对于食管癌,没有特别有效的疗法,患者的结局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肿瘤的分期。如果是最早期肿瘤局限在黏膜表面的病人,那么5年生存率可以达到约80%[9],但由于大多数人就诊时已经是晚期,无法积极治疗,所以生存率极低,5年生存率不到10%[19]。

除了生存率低之外,生活质量差也是一大磨难。2013年发表的一项调查显示,吞咽困难、无法吃饭、疼痛和咳嗽困难是影响食管癌患者总体健康状况的最重要因素[20]。


2013年4月8日,河南漯河市舞阳县,一位患有食道癌的老人,如今一个人住。十几年前,他的妻子也因为胃癌去世 / 视觉中国

很多晚期病人无法承受放疗化疗带来的副作用,因此只能采取姑息治疗,尽量减轻食管梗阻和压迫症状,让患者能够经口自主进食。在这个阶段,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病人无法进食、连水都吞不下的痛苦。

有人会进行食管扩张术,但缓解时间常常只能持续几天,比较长效的方法,就是在食管里放一个金属支架,硬生生撑开被肿瘤挤压变形的食管,才能勉强让食物通过。

大多数人奔波了一辈子都只是为了吃饭糊口,末了遇上这样的状况,普遍会感到无望和抑郁。不仅是患者本人,抑郁的常常包括患者的家属及照料者。2014年,湖北一项调查显示,约一半的食管癌患者家属会感到无望和抑郁[21]。


2013年6月3日,安徽省阜阳市颖上县,一位老人2011年查出食道癌,2012年做完手术 / 视觉中国

在绝望之下,很可能就会病急乱投医,听信虚假医疗广告包治百病的宣传。2015年,新疆兵团第一师医院发表的调查显示,该院过去接受的172例食管癌患者中,有45人遭遇了游医及虚假广告的哄骗。游医们不仅骗人的钱,还要害人的命,最终这45人中,有43人的诊疗因此被延误[22]。

然而,毫无专业知识的病人被骗,很难说是他们的错。举个例子,在国家专利局的官网上搜索“食管癌药物”,能够发现很多获得了国家专利的“新型”草药配方。

这些“新型”配方没有一个能通过严苛的临床实验,却依然大言不惭地在专利说明书里写出诸如“92%有效率”这样的数字,病人如果被这样的官方文件蒙骗,那也很正常。有的通过专利审核的偏方居然张口就要30千克的紫河车(人胎盘)[23]。

骗子不能战胜食管癌,过去几十年,最能够战胜食管癌的,是科学的饮食生活习惯和定期的筛查。如果可以,大家还是少点胡吃海塞比较好。

本文科学性已经过 秋慕小(清华大学生物医学工程 )、郑一昕(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实验医学)审核。


参考文献:

[1]Malhotra, G. K.; Yanala, U.; Ravipati, A.; Follet, M.; Vijayakumar, M.; Are, C. Global trends in esophageal cancer. J. Surg. Oncol. 2017, 115, 564–579, doi:10.1002/jso.24592.

[2]王立东; 宋昕; 赵学科; 韩文莉; 周福有; 高社干 河南省食管癌高发现场防治和实验室研究60年回顾与展望. 郑州大学学报(医学版) 2019, 54, 149–159.

[3] Yang, C. S. Research on esophageal cancer in China: a review. Cancer Res. 1980, 40, 2633–44, doi:10.1007/s10896-006-9020-8.

[4]He, Y.-T.; Hou, J.; Chen, Z.-F.; Qiao, C.-Y.; Song, G.-H.; Meng, F.-S.; Jin, H.-X.; Chen, C. Decrease in the esophageal cancer incidence rate in mountainous but not level parts of cixian county, China, over 29 years. Asian Pacific J. Cancer Prev. 2005, 6, 510–514.

[5] Lin, Y.; Totsuka, Y.; Shan, B.; Wang, C.; Wei, W.; Qiao, Y.; Kikuchi, S.; Inoue, M.; Tanaka, H.; He, Y. Esophageal cancer in high-risk areas of China: research progress and challenges. Ann. Epidemiol. 2017, 27, 215–221, doi:10.1016/j.annepidem.2016.11.004.

[6]Chen, W.; Zheng, R.; Baade, P. D.; Zhang, S.; Zeng, H.; Bray, F.; Jemal, A.; Yu, X. Q.; He, J. Cancer statistics in China, 2015. CA. Cancer J. Clin. 2016, 66, 115–132, doi:10.3322/caac.21338.

[7] Chen, W.; Zheng, R.; Zeng, H.; Zhang, S.; He, J. Annual report on status of cancer in China , 2011. Chinese J. Cancer Res. 2015, 27, 2–12, doi:10.3978/j.issn.1000-9604.2015.01.06.

[8]Yang, C.; Wang, H.; Wang, Z.; Du, H.; Tao, D.; Mu, X.; Chen, H.; Lei, Y.; Matsuo, K.; Tajima, K. Risk Factors for Esophageal Cancer?: a Case-control Study in South-western China. Asian Pacific J. Cancer Prev. 2005, 6, 48–53.

[9]食管癌. 默沙东诊疗手册

[10]Malhotra, G. K.; Yanala, U.; Ravipati, A.; Follet, M.; Vijayakumar, M.; Are, C. Global trends in esophageal cancer. J. Surg. Oncol. 2017, 115, 564–579, doi:10.1002/jso.24592.

[11]王立东; 宋昕; 赵学科; 韩文莉; 周福有; 高社干 河南省食管癌高发现场防治和实验室研究60年回顾与展望. 郑州大学学报(医学版) 2019, 54, 149–159.

[12]Yang, C. S. Research on esophageal cancer in China: a review. Cancer Res. 1980, 40, 2633–44, doi:10.1007/s10896-006-9020-8.

[12]He, Y.-T.; Hou, J.; Chen, Z.-F.; Qiao, C.-Y.; Song, G.-H.; Meng, F.-S.; Jin, H.-X.; Chen, C. Decrease in the esophageal cancer incidence rate in mountainous but not level parts of cixian county, China, over 29 years. Asian Pacific J. Cancer Prev. 2005, 6, 510–514.

5.        Lin, Y.; Totsuka, Y.; Shan, B.; Wang, C.; Wei, W.; Qiao, Y.; Kikuchi, S.; Inoue, M.; Tanaka, H.; He, Y. Esophageal cancer in high-risk areas of China: research progress and challenges. Ann. Epidemiol. 2017, 27, 215–221, doi:10.1016/j.annepidem.2016.11.004.

6.        Chen, W.; Zheng, R.; Baade, P. D.; Zhang, S.; Zeng, H.; Bray, F.; Jemal, A.; Yu, X. Q.; He, J. Cancer statistics in China, 2015. CA. Cancer J. Clin. 2016, 66, 115–132, doi:10.3322/caac.21338.

7.        Chen, W.; Zheng, R.; Zeng, H.; Zhang, S.; He, J. Annual report on status of cancer in China , 2011. Chinese J. Cancer Res. 2015, 27, 2–12, doi:10.3978/j.issn.1000-9604.2015.01.06.

8.        Yang, C.; Wang, H.; Wang, Z.; Du, H.; Tao, D.; Mu, X.; Chen, H.; Lei, Y.; Matsuo, K.; Tajima, K. Risk Factors for Esophageal Cancer?: a Case-control Study in South-western China. Asian Pacific J. Cancer Prev. 2005, 6, 48–53.

9.        Feng, L. I. U.; Baolin, S. U. N.; Shouqiang, Y. U.; Yonghui, Q.; Zhiliang, Z.; Yong, W.; Mingwei, H. U.; Kunpeng, W. U.; Jun, Z. H. U.; Surgery, C.; People, N. L. 食管癌手术患者的生存率及其影响因素分析. 武警医学 2018, 29, 4–7.

10.      Guo, X.; Huang, Y. G. The development of alcohol policy in contemporary China. J. Food Drug Anal. 2015, 23, 19–29, doi:10.1016/j.jfda.2014.05.002.

11.      Li, S.; Ma, C.; Xi, B. Tobacco control in China: still a long way to go. Lancet 2016, 387, 1375–1376, doi:10.1016/S0140-6736(16)30080-0.

12.      Brooks, P. J.; Enoch, M.; Goldman, D.; Li, T.; Yokoyama, A. The Alcohol Flushing Response: An Unrecognized Risk Factor for Esophageal Cancer from Alcohol Consumption. PLoS Med. 2009, 6, e1000050, doi:10.1371/journal.pmed.1000050.

13.      Rubio, C. A.; Liu, F. S. Spontaneous squamous carcinoma of the esophagus in chickens. Cancer 1989, 64, 2511–4.

14.      Islami, F.; Ren, J.; Taylor, P. R.; Kamangar, F. Pickled vegetables and the risk of oesophageal cancer: a meta-analysis. Br. J. Cancer 2009, 101, 1641–1647, doi:10.1038/sj.bjc.6605372.

15.      Zhang, N.; Yu, C.; Wen, D.; Chen, J.; Ling, Y.; Terajima, K.; Akazawa, K.; Shan, B.; Wang, S. Association of Nitrogen Compounds in Drinking Water with Incidence of Esophageal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in Shexian, China. Tohoku J. Exp. Med. 2012, 226, 11–17, doi:10.1620/tjem.226.11.

16.      Taylor, P. R.; Li, B.; Dawsey, S. M.; Li, J. Y.; Yang, C. S.; Guo, W.; Blot, W. J. Prevention of esophageal cancer: the nutrition intervention trials in Linxian, China. Linxian Nutrition Intervention Trials Study Group. Cancer Res. 1994, 54, 2029s–2031s.

17.      Chen, Y.; Tong, Y.; Yang, C.; Gan, Y.; Sun, H.; Bi, H.; Cao, S.; Yin, X.; Lu, Z. Consumption of hot beverages and foods and the risk of esophageal cancer: a meta-analysis of observational studies. BMC Cancer 2015, 15, 449, doi:10.1186/s12885-015-1185-1.

18.      Lin, J.; Zeng, R.; Cao, W.; Luo, R.; Chen, J.; Lin, Y. Hot beverage and food intake and esophageal cancer in southern China. Asian Pac. J. Cancer Prev. 2011, 12, 2189–92.

19.      常晓松; 甄鹏; 王俊杰 食管癌放化疗后局部复发挽救性治疗的研究进展. 癌症进展 2018, 1582–1588.

20.      张晴晴; 戚艳波; 万崇华; 李高峰; 罗家洪; 孟琼 食管癌患者生命质量的影响因素分析. 广东医学 2013, 34, 1842–1844.

21.      Lightdale, C. J. Practice guidelines Esophageal Cancer. Am. J. Gastroenterol. 1999, 94, 20–29.

22.      欧阳燕; 韩燕红; 邓云云; 李蕾; 吴玉琴; 张幽兰 食管癌患者家庭照顾者的无望感及抑郁状况调查. 解放军护理杂志 2014, 27–30.

23.      杜仰恩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发明专CN1298359C 2006.

24.      唐文瑞; 陈霖祥; 方佳英; 罗家逸; 林昆2003-2010年中国人群食管癌的流行特征. 汕头大学医学院学报 2013, 26, 233–238.

易颖 本文来源:网易浪潮工作室 作者:伍丽青 责任编辑:易颖_NBJS697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你之所以焦虑是因为没有"睡后收入"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