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享茂认识翟欣欣到死亡160天:两人到底关系如何?

2018-05-27 00:33:43 来源: 新京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160天,苏享茂从认识翟欣欣到死亡全纪录)

2017年9月7日凌晨,手机应用wephone的创始人苏享茂跳楼身亡,并留下遗书称自杀与前妻翟欣欣有关,引发舆论关注。

从当年3月30日二人通过世纪佳缘网介绍认识,6月7日领证,7月16日离婚,18日办理离婚手续,到苏享茂自杀,160天时间里,翟苏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一直存在各种争议。

记者从苏家人手中拿到一些资料,包括苏享茂个人的自述,以及翟苏交往的微信记录和经济往来凭证,并对涉及到公众争议的部分进行梳理。此外,记者多次联系翟欣欣方,其律师表示翟暂不接受采访。

死亡之夜

苏享茂去世前,和翟欣欣的对话持续了14个小时。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2017年9月6日下午2时57分,翟质问苏,为何在网上披露两人的离婚隐私,并提到“再次提醒你遵守离婚协议。”

苏享茂不承认,并认为翟欣欣一直在举报自己公司逃税。

对此,翟欣欣称,亲戚找了税务局的朋友,离婚后没有继续追究苏。“离婚协议第7条,我收到全部补偿款后,不再打扰你的工作及公司业务,届时也会让亲戚撤销对你的举报。”,她还让苏享茂尽快给剩余的钱。

下午5时47分,翟欣欣指责苏享茂故技重施,在百度搜索里刷流量,出现“翟欣欣离婚”字眼。“我有证据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你违反离婚协议,应该赔偿我一千万损失。甚至我也可以报警处理。”

她还提到,“你一面让我看在爸妈份上不要深究,一面又在背后搞这些小动作……侵犯我个人名誉权,如果你这样,我也会把你灰色运营和偷税漏税在相关搜索里呈现……到时候派出所民警会找你,我会立刻就此事起诉你!”

苏享茂多次解释,不是自己弄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随后,翟欣欣拿出离婚协议,要求苏享茂“9月18日之前还款,超过这个日期就起诉你。”

9月7日凌晨2时3分,翟欣欣再次发来信息,是一张截图。信息显示,苏享茂在自己运营的WePhone应用里,公开了她的个人信息。

翟欣欣发语音质问:太过分了,你有两千多万用户,现在就这样转出去,而且这个事还是好多好多人发微信、发短信告诉我的,手机都爆炸了。

苏享茂道歉称,“不小心、不小心。”

翟欣欣一度失控:“你有几个不小心,给我造成这么大的损失你说怎么办?还重新上线WePhone,这些破玩意都应该下线。迄今为止我都没去派出所说你不法经营,也没向税务局举报。你想把事情搞砸是吧,我告诉你,同学发的截图那全是证据,我去你家打死你去,小人,你不得好死,你说被我害死,你死啊,你怎么还活着呢?”

当天凌晨3时许,网上出现一篇指责苏相亲骗色、公司逃税的帖子,称其为骗子、渣男。

凌晨4时许,苏享茂从西二旗的家中走向楼顶的天台。

离世后,苏享茂手机依然不断收到翟欣欣发来的信息。“你这是刑事案件,要是立案,坐牢是几十年有期徒刑。”她还让苏享茂最好想清楚,“你把这些东西给我撤下来,个人名誉这边我不再追究你,税务局这边我去撤销。”

9月9日下午4时,翟欣欣发来最后一条信息:是“wephone开发者被前妻索赔自尽,女方索赔一千万”的链接。

带翟欣欣回家

离世前,苏享茂在网上公布了一封说明文件,描述了和翟关系的始末。

2017年3月30日,苏享茂通过世纪佳缘网站结识翟欣欣。文件中提到,两人见面第二天,女方主动发信息说,希望再次见面,还聊起他朋友圈里发的特斯拉车照片,约他吃饭、看电影。

对此,翟欣欣也在其个人微博发文称,初次见面,二人互相交换看了对方身份证,随后开始聊天。“我问他为什么37岁还单身,他说眼光高,一般人看不上。他留给我的第一印象还不错,看上去挺斯文的,有事业心,懂礼貌,似乎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离开时,我们互相加了微信,打算进一步交流。”

苏享茂的说明文件提到,4月1日,双方交换部分经济信息。对方发来一段小鸟飞过别墅的视频,外加一份房产证信息。得知对方住别墅后,苏享茂表示自己也买得起,并发去股票账户和理财账户作证。

随后,女方说要去深圳帮闺蜜处理生意上的事情。但微信电话打不通,她告诉苏享茂,自己出车祸“撞伤了腿”。回京后,苏享茂主动开车接她和母亲回到住处。

接下来,双方互动频繁。在苏享茂邀请下,翟欣欣参观了他的公司,并和他的朋友一起爬山。翟欣欣提出年内结婚的打算。“对方条件不错,又是奔着结婚去的。”因此,苏享茂对她特别慷慨。

翟欣欣也提到,苏享茂表现的无微不至,彬彬有礼,会疼人。二人相识没多久,就为她买车作为见面礼。“我有点懵了,觉得他对我也太好了吧”。

苏享茂认识翟欣欣到死亡160天:两人到底关系如何?翟欣欣照片。网络图片

2017年4月30日,两人相识一个月,苏享茂就带翟欣欣回了福建老家,当时翟获得了全家人的认可。

苏享茂的哥哥苏享龙回忆,当时很高兴,翟欣欣表现得非常好,很懂事,主动煮菜、做家务事,到街上都扶着母亲走。“她说这个地方很好,当时关系也挺好的,父母也让他们尽早定下来。”

翟欣欣则在微博里提到,在老家期间,“感觉他跟家人挺生疏的,他大多时间躺在卧室里,与家人极少沟通。我感受到他老家人的生活条件与他在北京的生活相比是天壤之别。”

从福建离开后,苏翟二人去了海南,并在此买了一套房产。海南雅乐居清水湾认购书显示,房产320万元,加上了翟欣欣的名字。

苏享龙说,弟弟告诉自己,整个买房子是翟欣欣一手操办,“她对海南非常熟悉,不像第一次去。后来我们也联系到售楼部的售楼小姐,得知她当时还问过离婚后房子要怎么办手续”。

而此后的苏翟离婚协议显示,这套房子所有权归女方所有。

苏享茂认识翟欣欣到死亡160天:两人到底关系如何?相识68天后,苏享茂和翟欣欣领了结婚证。

领证风波

2017年6月1日,计划去领证的前一天,苏享茂突然得知翟欣欣结过婚。

苏享茂自述材料提到,当天在其追问下,翟欣欣承认有过婚史。“说是李铁军为了分房子,因为没有户口,让她帮忙通过假结婚的方式弄”。

“我继续追问,她挺生气,我们发生了口角和不快。我说要回家冷静考虑一下,她很不开心,开车跟我回到住处,将衣物包包等全部打包放在她的车上,回了家。”

翟欣欣走后,苏享茂思考一个晚上,还是选择接受,发微信表示愿意结婚。“我们去领证吧。这都是小事,既然我们选择彼此,就应该相互信任,有问题一起处理,好吗?”

根据聊天记录,二人约了地点当面沟通,并准备4天后去领结婚证。但就在领证前一天,二人又出现矛盾。

苏享茂自述材料显示,6月5日晚,他提出想看一下翟的离婚调解书,对方称是个人隐私,要看的话花88万。苏享茂给了钱。但这份调解书“名字不是刘铁军,而是刘磊,结婚时间是2011年1月17日,离婚时间是2011年4月1日,而且男方赔偿女方20万。”

他认为不能就这样仓促领证。二人因此大吵一架,不欢而散。但当晚,苏还是放不下翟,又主动联系她。

苏享茂称,特别想念翟,充满内疚。翟欣欣问他,说过的“一见钟情”是不是真的,并说“骗子,闭门思过吧”。

随后,苏亨茂登门道歉,但被拒之门外。为表示挽回的诚意,他提出重新追求翟欣欣。“今天过来就向你道歉,然后就走。我从明天开始追求你,直到你同意嫁给我为止”。

翟欣欣提出一个要求,一天打5万,直到自己愿意嫁为止。

随后,苏亨茂支付了两天的“追求款”10万元,以及“户口本改为离异”的赔偿35.8万。

翟欣欣接受了结婚请求,提出第二天就去领证。但苏有点犹豫——白天争执过程中,翟对苏动手,他的眼睛受伤。

聊天记录显示,苏眼睛被打肿,因个人形象和状态不佳,他当晚多次想推迟领证的时间,并提到“希望有个美好回忆”。

最终,因为担心引起翟更多的不信任。第二天,他带着伤出现在民政局门口,还给翟发微信:我很爱你欣欣,我们早点建立自己的家庭,多好。

翟欣欣表示,苏享茂跟自己认识时,还没跟前女友分手。他们在一起5年,觉得前女友条件不好,在两者中间选择了翟。“我希望他先处理好跟前女友的关系,心收不下来就不要结婚,否则害人害已。他坚决不同意,说如果分手他会非常没面子,甚至以死相逼。为了求得我的原谅,他在我家门口蹲守了一夜。最终我还是感动,答应了求婚。我们和好如初,决定好好过日子。”

然而40天后,二人又闪婚。这一回,苏享茂付出了更大的代价。

40天婚后生活

领证后第十天,翟第一次提出离婚。

苏将和相亲对象周某的聊天记录发给翟欣欣。2017年6月17日下午3时25分,翟欣欣称,苏的聊天记录一直在暧昧,觉得他人有问题,想离婚。

苏享茂多次解释,自己拒绝了对方,“以后碰到这种情况就直接说领证了”。不过争吵过后,当晚,两人如约见了翟欣欣的父母。

第二天,苏享茂主动为这次争吵收了尾。当天下午6时33分,他发微信称,“一分开就特别想你,感觉自己被下了降头,非常抱歉”,他给翟发了5万保证金,还保证明天给20万。

翟欣欣提出100万元。最终,苏享茂签订这份包含500万现金和房产的保证书,结束了争吵。这也成为离婚时翟索赔的最初依据。

此后,翟欣欣又提出苏享茂挺冷漠,不太适合婚姻,性格多变。苏享茂持续发信息希望沟通。

6月25日下午7时27分,他告诉对方“新环境还需要磨合,同事又反映好多app后台问题,对你的消息回复不及时,是我不对,我确实因为累了迟钝了些。你就因为我休息两天永远拒绝我了吗?”

最终,苏享茂又回到翟欣欣家居住。但生活并没有归于平静,在一次谈话中,两人关于经济问题,又一次起争执。

7月2日下午4时47分,苏享茂称,以后经济跟你协商,一起解决。

翟欣欣回复,自己并不是冲男方经济。她说相识时自己个人资产两千万,从没有缺过钱;如果冲经济,完全没必要结婚,一直谈恋爱就可以;婚恋网站介绍的其他男孩条件很好,苏没有优势,并指责他不礼貌非常冷漠,反复无常。

苏享茂则回复,最近一个月来不自觉地对经济失去控制,竟然变拮据了,“那种感觉真难受”。

此外,翟欣欣不认同苏对老家亲人的经济支持,也不同意两人共同居住建设小家的请求。

这次争吵后,翟欣欣再次流露出分开的意愿,并不再理会苏的示好。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翟欣欣提到,至少像样的房子(公园1872,星河湾,泛海国际等)有两套,苏才有一小点优势。“也许准备娶我你花了一些存款,即使这样你依然是千万水平。并没有产生质的变化或飞跃,我不知道你的忧伤来自何处?你怎么不问问我,有几个亿的男孩追你,你怎么不愿意呢?”

她还说,很后悔选择苏享茂,如果接受那个男孩三千万房产的赠予,说不定皆大欢喜。而苏只是花了几百万,她还要忍受被“说冲经济去的侮辱”。并提到,

每天都很担心被传染乙肝。苏唯一的优势就是每天的挣钱水平,剩下的,长相、身高、小房子、口齿不清、不会来事儿,全输。

最终翟欣欣给出的解决方案:两天后,她发来一套别墅,要求苏享茂购买。

苏享茂称还是想保持西二旗这套房。翟欣欣称,如果想好好过,得有一个共同居住的地方,不然只有一个结局:离婚。

最终,苏享茂同意离婚。

翟欣欣回复:好的,我找律师明天起诉你,我要赔偿,不然请多留意你的小公司哦。

千万离婚协议

苏享茂拒绝了翟欣欣的换房要求并同意离婚后,翟欣欣发来一份保证书要求苏履行。

苏享茂称,这几个月给你的钱也该500万了吧,“不想彼此互相伤害,这一个月我们都很纠结和难熬。但至少我们欣赏过对方,真爱过对方。”

翟欣欣回复称,钱一分也不能少,会打官司到底。

苏享茂认为自己不是主动离婚,并质疑保证书的合法性。而翟欣欣将矛头指向了苏的公司,“这些年你基本没交过税,正好这个机会补一下吧。”

苏享茂表示,自己都是海外注册的公司有收入,而且还真交过税,并反问,就算我被罚税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翟欣欣称,自己才要了500万,太便宜苏了,等公司偷税漏税曝光,他的谋生之道就没有了。并提到,“这些年你漏缴几百万的税,分分钟坐牢的节奏,你想玩这场游戏吗?等你坐牢了一切对我来说都好说了。”

这一晚,面对翟欣欣的指控,苏亨茂没有再回复。第二天一早,他给翟发信息请求沟通,并提出,离婚协议书上好好谈谈。

翟欣欣表示,不会轻易放过他,并称“你手上现金都归我。否则我说到做到,去公安局举报你。”

争执后几天,苏享茂躲进一间酒店,没再跟翟欣欣联系,直到他看到翟发的一条朋友圈,提到自己舅舅升值为警监。

第二天,苏享茂主动给翟发去信息,称不想离婚了。翟欣欣没有回复。

此后,在新的商谈中,翟欣欣声称苏的网络电话属于非法经营的灰色地带,除了房产,还将赔偿金升级到1000万。不然就走正规渠道,让派出所定罪。

苏享茂表示自己根本没有1000万,希望改成660万。翟告诉他可以抵押房产,并给了最后期限。

苏享茂答应了翟欣欣的一切要求。

此后,翟欣欣不断催促苏亨茂马上付钱,而“亲戚”也反复在她话里出现。

2017年7月15日下午3时18分,翟欣欣称,先付660万,340万打欠条,办离婚证后一个月内付清。

7月18日,苏亨茂签订了离婚协议,向翟过户了房产并支付了660万的首期赔偿。

2017年8月1日晚10时11分,苏享茂称自己倾家荡产,希望翟信守诺言,别举报偷税漏税和所谓灰色运营,“那样真可能把我往绝路上推了”。翟欣欣称会遵守协议约定。

自杀前一周本准备报警

离婚后的一个月里,苏享茂曾在多家银行尝试办理房屋抵押贷款,准备履行协议,付清340万尾款。直到家人得知他的离婚详情,才立即赶来北京,并劝说他报警。

苏享龙称,弟弟有讲结婚前花掉的钱,还有房子的事情,“他心事重重,感觉压力很大”。

家人为他请的律师表示,可以报案。“但我弟弟原来不同意报案,他说翟欣欣的舅舅力量很大,翟用这个威胁他。他认为一旦报案,如果她舅舅利用权力,就是把问题解决了,但公司被关掉,对他来说这辈子也就完了。”

苏享龙说,家人都劝弟弟,说钱无所谓,还会赚来。“像翟欣欣那种人,不是340万付给她,就会解决问题。所以一直劝他,后来他同意报案。”

事后,翟欣欣的舅舅刘克俭声明称:“翟欣欣确系本人外甥女,但少有来往。本人从未见过苏享茂,也从未以任何形式介入翟欣欣与苏享茂的任何纠纷。本人是公安院校一名科研技术人员,不承担公安执法工作,并非报道的所谓公安机关高官”。

2017年8月22日,苏享茂自杀前16天,翟欣欣开始催促他支付离婚协议中340万的尾款。

当天下午7时23分,翟欣欣称,“听说你贷款已经批过,明天把剩余的钱给我吧。”收到苏享茂“下面还有不少手续”的答复后,她表示,款出来后第一时间转给钱后告知。

这一晚,苏享茂没有再回复。

10天后,翟欣欣再次发信息催促还款,并声称不履行协议,苏的非法经营将会被曝光。

9月1日下午8时46分,翟欣欣问苏享茂为什么不回信息,并声称如果不履行协议打官司,那所有的非法经营都会曝光,到时候公司会倒闭。“你会进入老赖名单,不仅飞机高铁做不了,法院还会冻结你的银行账户,甚至拍卖你的房产。”

苏享茂这一天都没有回复。第二天,翟声称已托关系到税务局实名举报。

9月3日12时00分,翟欣欣称,亲戚帮忙找了税务局的关系实名举报苏享茂。“自从我们签订离婚协议后,基于双方共同遵守协议内容,我们没有再追究你。现在如果你恶意不履约,后果自负。”

她还发来一张未接来电截图,号码是地税局举报电话。紧接着,她又发来苏享茂开发的免费电话WePhone的截图,暗指其涉嫌灰色运营。

一天后的晚上,苏享茂才回复。

9月4日下午7时05分,苏享茂回复:批贷函出来后还要一两个多月才能放款。我也在加快进度。

苏享龙回忆,在家人劝说下,最后他没有去贷款,律师也建议尽量说在筹钱,贷款给她,稳住她。

在家人陪伴下,苏享茂到银行打印转账单据,截屏留存聊天记录并梳理了和翟欣欣从相识到离婚的全部过程。

他们原本打算报案后,就离开北京,回福建老家休息一段时间。

但最终,苏享茂没有报警。2017年9月7日,他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后记

苏享茂的家在福建的山上,距最近的乡镇开车要一个小时,家人在山上种植茶叶,做点小生意。

他曾是全家人的骄傲。考上市里的高中,北京的大学,之后又保送北邮公费的研究生。毕业后成为一名计算机工程师,多次被派往美国工作交流,毕业7年后注册公司,自主开发可以免费打电话的手机应用。

认识翟欣欣前,苏享茂有自己的事业,在北京买房安了家。

在老家,他买了一套房子给父母住,且基本每月定期汇给父母万八块钱的生活费,过年回来,他给父母买补品,还给几个弟兄买苹果手机。

他曾说过,人一辈子几十年,很短,以后要周游世界。

苏享茂整理的备案材料中,有一份他自己注册婚恋网站的个人资料,他曾经这样描述自己对婚姻的憧憬:

感情上是浪漫主义者,愿与有缘人尝美食,看美景,风花雪月;生活上是现实主义者,柴米油盐、酸甜苦辣都愿与你分担。想认识温柔善良开朗的你,爱护、尊重、欣赏、包容你!

王征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王征_NN752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强大脑记忆女神自爆记忆力训练过程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