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 正文

"关公退倭":明末中朝倭乱中的关公信仰

2018-04-03 10:41:32 来源: 文汇报(上海)
0
分享到:
T + -

明
周世隆绘“关公退倭图”(局部)

明代嘉靖年间,倭寇侵扰我国东南沿海地区,直至嘉靖末年才基本肃清。万历二十年(1582),日本关白丰臣秀吉又发动侵朝战争。在朝鲜国王李昖的吁请下,明廷发兵救援,历时七载终将倭寇赶出朝鲜。有趣的是,在中朝两国人民的抗倭斗争中,关公信仰成为他们共同的精神支柱。

北宋末年,关羽作为国家佑护神的功能日益凸显,被奉为军神,元明仍之。朱元璋鄱阳之战及朱棣北征本雅失里,都声称得到关羽阴助,特别是明军在“土木之变”遭受挫败后,朝廷强化“神道设教”,编撰种种关公显圣助战的神话,甚至在边疆重要关隘建造关庙。不过,明初关公信仰主要在北方流行,由于关羽死于孙吴之手,南方关庙建造较少。据弘治《太仓州志》载:弘治十年(1497)太仓知州李端上任后大兴土木,将教场内的关王庙毁弃,他认为关王虽忠勇,但与吴为仇,不当庙食于吴。

关公崇拜流行于东南沿海,与发生于嘉靖年间的倭乱有关。倭乱之初流传的一些抗倭故事,都与关公信仰有关。李钟璜《嘉定捍倭庙记》记:嘉靖二年(1523)倭犯嘉定,在东门外纵火焚烧民居,烟焰塞天,守城民兵睁不开眼,倭贼欲趁机攻入城内。危急关头,县令万思谦向关公神像叩头呼救,话音刚落,风向反转。有个倭寇已跃过城壕,守城民兵无习弓矢者,有个下级军官张大伦因事偶至,于是张弓大呼:关帝若欲拯救全城十万百姓,就让此箭贯穿倭贼咽喉!随即一箭射出,“竟贯贼喉以毙,群倭乃骇而退,由是邑人事帝益虔。”崇祯《嘉兴县志》卷6又载:嘉靖二十九年(1550),倭寇抵达王店镇,在紧要关头,关羽忽从云端大呼,“舞偃月刀指寇”。众寇立即匍匐拜祈于前,相戒勿犯,引众而去。于是众人举烛焚香,虔告于关羽像前,请择日建祠,以表永矢勿忘之意。关庙建成后,“郡人入庙,踊跃欢喜。竞起赴敌,强跳弱起”。自此,当地人开始大力修建关庙,各界人士皆出力捐钱给予支持。

因关公信仰在抗倭斗争中发挥了巨大的鼓舞士气作用,抗倭将领于是巧加利用,每取得胜利,必归功于关羽。张寰《寿春庵新建汉寿亭侯关王祠记》云:倭变之初,胡宗宪练兵于杭州吴山寿春庵,关公示梦,已而果连破贼数阵,胡宗宪遂将七宝山麓的宝莲院改为关庙。嘉靖三十四年(1555),万历帝命赵文华以工部尚书兼右都御史督师海防。此年,明军取得王江泾大捷,但追忆取胜原因时,各将均归功为关公示梦佑助。将领赵文华称,他曾遍游齐鲁燕赵之地,切身体会到关公赫赫之灵,在受命出朝时感到关羽“恍惚示以丕兆”。即将抵达嘉兴时,督抚诸公皆称曾梦见关公现身嘉定,分巡佥事王询更称在参加王江泾之战时,看到关羽“驱贼遁状”。此事在唐顺之《常州新建关帝庙记》中记载甚详,巨寇徐海等悉就擒后,“赵公益神帝之功,命有司立庙于常州。帝之庙盛于北,而江南诸郡庙帝自今始”。自此赵文华益信正是关羽“冥助阴施,致此大捷”,关公信仰开始大兴于南方。

除江南外,温台、闽粤地区也有关公显灵佑助剿倭的传说。如现藏于国家博物馆的明《关公退倭图》,描绘的是明嘉靖三十一年(1552)五月太平(今浙江台州市温岭)邑人王庚等率郡人抵抗倭寇入侵的故事:在战事危急关头,关公显圣击退敌寇,胜利保卫太平。谢肇淛在《五杂俎》中记福宁发生倭乱之前,关羽神像自动报警,三日乃止。粤东南澳岛石刻《南澳镇城汉寿亭侯祠记》记载了戚继光梦见关羽传授剿灭南澳残寇方略的经过。

而关公信仰在朝鲜民众中盛行,三国故事的传入是文化基础,明军援朝东征则提供了契机。据考,《三国志》和《三国志平话》分别于朝鲜三国时代(400—668)与高丽朝(918—1392)末期传入。朝鲜宣祖三年(1569),《三国演义》东传至朝鲜半岛,当时主要在文士阶层传播。推动《三国演义》和关公信仰在朝鲜传播的,是发生于万历二十年(1592)的“壬辰倭乱”,这是期待救国英雄出现的民族文化心理产物。朝鲜兴建关庙的目的,就是希冀关帝保佑朝鲜“运祚之绵远”。

朝鲜人李肯翊《祀典典故》云:“初,壬辰丁酉之乱,关王屡显其灵,以神兵助战,皇朝将士皆言平壤之捷、岛山之战三路驱倭之役,临战,关王辄现灵来助云。”为犒劳关公显灵之功,明军将领就在汉城(今首尔)为关公建庙。朝鲜柳成龙《记关王庙》载:宣祖三十一年(1597),明游击将军陈寅在战斗中负伤,载还汉城养病,于所寓崇礼门外山麓创建关庙,奉祭关王。这是朝鲜建造的第一座关庙,后因“庙殿甚为卑隘”,在杨镐、麻贵等明朝将领的支持下,在汉城南大门外又建成了一座更宏伟的关庙。丁酉年(1598),倭寇再度侵朝,明军出于祈愿及鼓振朝鲜士气的目的,又建关庙几座。如裴龙吉《武安关王庙碑铭并序》云:1598年,明军都司薛虎臣镇守庆尚道安东府,因战局僵持不下,而在府城西南建立关王庙,期望关公的神明助战,“以绥王灵,以镇夷祸”。朝鲜李瀷《星湖塞说》载:康津、南原、安东、星州等地的关庙,分别由明将陈璘、李芳、蓝芳威、薛虎臣、茅国器主持建造。其中,陈寅、茅国器、蓝芳威等都是浙籍将领,有的原是戚继光的老部下,他们及其部属在嘉靖抗倭时,就已是关公的信徒,自然把这一信仰带到了朝鲜。明军将领在朝鲜大力建造关庙、传播关公信仰的行为,促使了关公崇拜在朝鲜的兴起,除“为东国求神助却贼”,更着眼于他的勇武和忠义。

韩国
韩国首尔关帝庙供奉的关帝

“丙子胡乱”(1636—1637)后,朝鲜士子以关公的忠义精神自勉,通过祭祀关公的形式来继承明朝的中华正统,而且开始规范化全国各地的关帝祭祀活动。肃宗还把有的明军援朝将领作为关庙的陪祀,如显宗七年(1666),节度使柳斐然重修古今岛关庙时,以陈璘、邓子龙、李舜臣为配享。其后,进入朝鲜各地关庙配享的明军将领还有祖承训、茅国器、卢得功、李芳、蒋表、毛承先等。

后来,朝鲜的关公崇拜开始“本土化”,画像中的关公也朝鲜人化。俄国学者李福清在《关羽肖像初探》中指出:“与中国关帝像相较之下,韩化的关帝像画法不同,把人物扩大化了,服饰也不同。特别是1800年左右,全罗北道南原绢本唐彩画持青龙刀的关帝,完全不像中国关帝像。姿势、脸、眼睛、服装都不像,只有青龙刀及帽上的绒缨与中国图相同。”随后,英祖在朝鲜国王中第一次穿盔甲向关王行军礼,正祖亲为关庙的祭礼谱制《关庙乐章》,并把关庙祭祀升为中祀,高宗时有关关帝的善书开始风行。关羽不但成为国家与民族的守护神,在朝鲜民间还成为除恶招福的神祇。

朝鲜反映“壬辰倭乱”的小说也常写到关羽显灵助战。长篇小说《壬辰录》中就有不少这样的叙述,主要有三种形式:一是托梦;二是朝鲜君臣的守护神;三是出现于战阵中,击退、斩杀倭军。小说《赤兔神将扫贼兵》中,还写到当双方胶着时,柳承绪在明军阵中观战,忽阴风飒飒,关羽骑赤马挥大刀,挥千兵万马厮杀,贼兵大败远遁。

绾而言之,由于三国故事的传入和“壬辰倭乱”时期明朝东征将士的文化输入,关公信仰不但在朝鲜半岛生根发芽,而且愈加流行。进入日据时代后,日本殖民者禁止在朝鲜半岛祭祀关庙,《壬辰录》也遭到禁毁。但朝鲜人民奋起反抗时,仍是请出关羽这尊神灵。(作者为扬州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东亚汉文小说文献整理与研究”[3&ZD113]阶段性成果)

关公退倭:明末中朝倭乱中的关公信仰

吴京昴 本文来源:文汇报 作者:万晴川 责任编辑:吴京昴_NN938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阿里铁军销售11冠对赌马云跳西湖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