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 正文

巩汉林委员:春晚是我们这个时代不可缺少的风景

2018-03-13 13:48:00 来源: 澎湃新闻(上海)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专访|巩汉林委员:春晚是我们这个时代不可缺少的一道风景)

巩汉林委员:春晚是我们这个时代不可缺少的风景

连任三届的全国政协委员巩汉林。澎湃新闻记者 李闻莺 图

说起巩汉林,很多人首先会想到,这是一张春晚熟面孔。

他从上世纪90年代起多次登上央视春晚舞台,与昔日搭档赵丽蓉合作演绎《如此包装》《打工奇遇》等经典小品,也因此成为春晚三十余年来的特别记忆。

3月12日,已经连任三届的全国政协委员巩汉林接受澎湃新闻等多家媒体采访。他表示,最近几年不轻易登上央视春晚舞台,很大程度是因为心里“有杆秤”,希望拿出符合期待值的作品。

“我们这个年龄,不需要再混脸熟,站在舞台上,我不敢说放光彩,总要给晚会添风采,不是添堵、添乱,添毛病。”在巩汉林看来,今天的文艺工作者,既要关注生活,也要有工匠精神,只有从这两点出发,才能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作品。

我们这个年龄,不需要再混脸熟

澎湃新闻:最近几年都没见您上央视春晚,是有什么考虑吗?

巩汉林:说实话,年年有人邀请,年年有剧组导演跟我沟通,包括今年。还有一年,最多拿来3个小品剧本。

但我总要有一杆秤,心里得有底线。我们这个年龄,不需要再混脸熟,站在舞台上,我不敢说放光彩,总要给晚会添风采,不是添堵、添乱,添毛病。

我知道观众很期待,但观众不是想看你人出来,而是要看你带给他什么,这个底线我是要守住的。

澎湃新闻:所以是对剧本不够满意?

巩汉林:有的剧本,我个人认为,没有达到我心里对春晚的期望值,那就要谢绝。作为一个有责任的文艺工作者,不仅仅要文化自信,还要有文化自律、文化自觉。该“封杀”自己的,必须“封杀”。

不然的话,你把你自己放出去,你知道有多少人失望吗?人家会说,这人怎么又出来,演的什么啊……

出于我对这门艺术的热爱,出于我对观众的尊重,更出于对春晚的敬意,必须拿出让观众真正喜欢的作品,不能随随便便站在那个舞台。

澎湃新闻:但有人注意到您会上地方春晚。

巩汉林:地方春晚,平台跟央视不一样,大家接受的程度也不一样。打个比方,全运会跟奥运会能一样吗?

我认为应该把更好的时间、最重要的时刻,留给更好的作品和演员。这不是牺牲自我,而是对艺术负责的态度。

所以我每年,老家(辽宁)的春晚一定要参加。其他一些卫视春晚或者央视喜剧栏目,也可能参加,唯独不轻易上春晚。当然,一旦有好的作品,不让我上(春晚),我也会想办法去上。

好作品要扎实、不“对付”

澎湃新闻:那您觉得,一个好的小品剧本应该是怎样的?

巩汉林:从细微处入手,踏踏实实寻找生活的热点,寻找群众关心什么。过去我们准备节目,基本是今年春晚结束,马上就关注接下来这一年发生的热点,为下一年春晚做准备。一般来说,我们的选材不止一个,而是像准备课题一样,选2-3个。到年中的时候,团队还要开碰头会,沟通一下什么题材合适。所谓因人制戏,量身打造,这样节目才能好看。

澎湃新闻:您和赵丽蓉老师1995年春晚合作过一部经典作品《如此包装》,创作灵感也是这么来的吗?

巩汉林:我们当时也在想,1995年什么最热?“包装”最热。那时改革开放进入到一定阶段,外来文化不断入侵,大家都在说“包装”。比如你不够出名,“包装”一下就能出名了。

按道理讲,“包装”是个中性词,不代表贬义。但在当时那个年代,这个词突然来到大家面前,让我们的生活出现很多啼笑皆非的现象。比如有一些非常优秀的民族传统艺术,也要去“包装”。如果是符合规律地去“包装”,也没问题。但有一些人,就有一种崇洋媚外的心理,《如此包装》讽刺的就是那样一些人。

这个小品,就像我刚刚说的,属于真正关注社会热点问题,同时用艺术形式,以及最精道的手段把它呈现在舞台上。

澎湃新闻:确定题材以后,就节目本身,你们还要准备多长时间?

巩汉林:最少1-2月,多的时候3个月。我们那时候上春晚,真是熬啊……剧本都是逐字逐句推演,大家好几个月,就忙这一件事,其他都谢绝,这样才能静下心来。

我们都说,好作品要扎实、不“对付”。现在有些作品。好像“对付”似的,可能因为现在平台多、任务多,活儿也多,大家都忙。就好比我们忙的时候,吃饭也不一定有空,随便吃口面包,但是对身体不健康。同样,如果是这样做出的作品,观众能满意吗?

所以我认为,既然要上春晚,就要学会放下和舍得,一门心思做准备。文艺工作者一是要关注生活,第二要有工匠精神。从这两点出发,才能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作品。

观众可以要求你把春晚做的更好

澎湃新闻:那您这几年还看春晚吗?

巩汉林:我最关注的就是春晚,不仅是央视春晚,各地春晚也看。看什么?主要看喜剧小品,想看一看现在的年轻演员发展到什么程度,他们的作品,有哪些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是看完之后,有时觉得,心里有点空。

这几年,扯动我神经的作品不多。之前看过一个沈腾和马丽演的小品,叫《扶不扶》,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就是抓住当下社会最热点的话题,虽然是一个喜剧小品,却揭示了一个大的社会问题。

但这类作品相对就比较少。为什么现在有一些备受瞩目的晚会,留下的东西不多?我还是想呼吁现在这些喜剧艺术工作者,要真正深入生活、脚踏实地,而不是挂在嘴上(喊口号)。要了解喜剧,了解我们这个时代。掌握一些鲜活的故事再创作。

澎湃新闻:现在还有一种说法,认为看春晚的人少了,您有这种感觉吗?

巩汉林:不能少,可能选择方式不一样了。有的还是坐在电视机前,按传统方式去欣赏。有的先不看,先玩,闲下来再打开手机看。关注春晚的人,相对来讲可能在分流,但春晚是我们这个时代不可缺少的一道风景。

到现在为止,你看春晚也好,不看也好,一定会把这个话题挂在嘴边。人们会说,你看今年春晚了吗?今年春晚有啥?肯定会聊到春晚,这是30多年来给大家留下的一种印象深刻的艺术载体。

另外,从我个人角度认为,要想大家真的愿意坐在电视机前看春晚,可能“春晚人”要下点功夫,我们不能强求观众一律按照你的要求去做,但反过来,观众完全可以要求你把春晚做得更好。

netease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邵小波_NN247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