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正文

她被誉为“财政部最怕代表” 履职10年人称犀利姐

2018-03-10 12:27:14 来源: 南方都市报(深圳)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她被誉为“财政部最怕代表” 履职10年人称犀利姐)

曾四问转移支付的全国人大代表樊芸,今年再问证监会。

3月5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开幕。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改革金融服务体系,防范金融风险。下午,上海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到会听取意见。

为什么上市公司高管拿上千万年薪就是不给股民分红?为什么有人抛弃股民跑到国外也不回来,难道证监会对他没有一点制约?上海代表团代表樊芸连连发问,并表示“正好刘主席在这里,是不是可以回应一下”。会场响起笑声,刘士余笑而不语。

3月7日,人大代表樊芸在全国两会上海团开放日。
3月7日,人大代表樊芸在全国两会上海团开放日。  

“已有点审议的感觉了,听得出审的味道来了”,会后有人大代表如此评价。樊芸的四问很快在网上热传。

已履职10年,参与推动多部法律出台、多项改革落地的全国人大代表樊芸对南都记者说,从未因发言“犀利”感到压力:“心底无私天地宽,为公共利益代言,这是人大代表的基本要求”。

审议现场4问证监会

樊芸前一晚才得知刘士余要来,工作人员请她在会上发言。她想了想,打了草稿,会场上又理了下思路。

“最近两年来,中国证券市场总体平稳,股价基本控制在3000到3500点,发审委IPO的节奏也把握得较好,社会反响不错。但是中国证券市场发展过程中,还有些亟需破解的问题”,简单开场白后, 樊芸接连抛出四问。

一问上市公司业绩“变脸”。樊芸指出,一些上市公司股价暴跌,造成老百姓和股民恐慌,有的甚至抛弃股民逃到国外,网上天天喊“某某某,中国证监会让你回来”。她发问:“难道他不回来,中国证监会就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

二问上市公司恶意不分红。樊芸指出,监管者教育股民要踏踏实实通过每年分红来获得稳健受益,也出台了鼓励上市公司分红办法,但上市公司不分红现象屡见不鲜。“有的亏损了,不分红可以理解,但有的盈利了好多年,就是不分红,高管拿着几百万、上千万年薪,视广大股民的利益于不顾,将证监会的叮嘱当摆设”,她指出。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樊芸已履职10年。受访者供图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樊芸已履职10年。受访者供图  

三问对“独角兽”企业和回国上市企业的监管。证监会已开辟绿色通道,但“哪些企业可以算得上是‘独角兽企业’,标准是什么、谁来制定这个标准、谁来评价?有没有听过广大投资者和股民的意见?”她接着发问。

四问中国股市退市机制。“大家开玩笑说,中国股市只有进,没有退,只有生,没有死,严重影响中国证券市场上市公司质量”,樊芸继续发问:“听说最近证监会正在制定关于退市的若干意见,刘主席是否可以透露一下,有什么实质性举措?”

建议给发审成员戴“紧箍咒”

问题抛出来后,樊芸又提出针对性建议。

“现在发审会成员入库的时候有考核和公示,但我觉得还不够”,樊芸建议,在发审前就要建立屏蔽制度,每次抽签名单确定后,书面承诺与企业没关联的同时,还应该在网上公示名单,接受社会监督、举报, “没有亲属关系,是不是有老乡关系、同学关系,会不会顺水人情做一下?公示就戴上一个了‘紧箍咒’。”

在樊芸看来,证监会发审会成员掌握着与老百姓切身利益攸关的重要权力。她曾听到,有人卖发审会成员名单,甚至卖到“一个名字50万元”。她表示,公示能从过去的偷偷摸摸打探消息为在阳光底下操作,“才能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愿腐的氛围”。

记者追访敢于追问的人大代表樊芸。受访者供图
记者追访敢于追问的人大代表樊芸。受访者供图  

此外,她建议对恶意不分红的上市公司加强检查力度和信用评价,同时在网上公示名单,尽快建立退市机制,关键是要有执行力,提升证监会的权威性和法定地位。

“人家排了好多年都上不了市,它很快可以上市”,对“独角兽企业”,樊芸认为要形成科学、民主的评价机制,广开言路,审慎把握开放、创新与防范风险的关系,“证监会也应该有个规划,把握好批量上市与严格准入的关系”。

“四个问题里,有的正在做、还没结果,有的做了一些不痛不痒的,如果政府部门说的话没用,负面影响力将很大”,会后,樊芸向南都记者总结她的发言,称就是希望证监会“要有所作为、有所力度、有所魄力”。

“犀利姐”10年追问不断

樊芸的四问很快在网上热传,有网友点赞“这才是代表履职”。

“我这次还是比较客气的,其实2016年就谈过证券问题,比这个尖锐多了”,樊芸说,这样的交流,一方面是给对方“接受的余地”,另一方面也是对刘士余主席“寄予期望”。

身为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樊芸在上海团被称为“犀利姐”,也曾因审议预算总能发现问题并一追到底,被誉为“财政部最怕的代表” 。

她被誉为“财政部最怕代表” 履职10年人称犀利姐

履职期间,樊芸追问过转移支付、三公经费、4万亿元投资项目等热点。网络资料图

10年履职中,樊芸五次在审议中与总书记面对面,仗义执言。早在2013年,樊芸就在审议中连珠炮似地发问,批评预算报告里的一些数字与代表“捉迷藏”。2015年,她向财政部门追问1.5万亿元转移支付的着落。

财政部坐不住了,专门就她提出的问题开会研究,派多个司长沟通,还曾在两会前专程到上海向她征求意见。“我和财政部也是不打不成交,如果代表的审议、履职没给政府部门压力,怎么推动改变呢?”樊芸反问。

10年来,樊芸追问过转移支付、三公经费、4万亿元投资项目,呼吁过财政透明、预算公开、税收法定等,其中很多政策已落地见效,比如财税体制改革推出顶层设计,税收法定原则写入立法法,新预算法出台实施,证券体制改革、金融体制改革正在推行等。

这其中,很多问题并非担任评估集团董事长的她的本职。“一会儿说我关注财税,一会儿说我关注预算,一会儿说我关注营商环境,一会儿说我关注互联网,这会儿又说我关注证券市场了”,樊芸打趣:“我比较跨界,关注热点和难点问题”。

难的不是发问而是让部门服气

今年全国两会人代会开幕前一天,上海代表团代表集中酝酿并提出议案。

“网约车不是法外之地,任何资本或技术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樊芸呼吁加强对网约车的监管:国家出台网约车新政已一年半,仍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城市尚未制定地方执行细则,一些已出台细则的地区也未能对非法网约车运营严格执法、违法必究。

议案中,樊芸建议全国人大成立专项工作组对出租车行业进行调研,同时对各地落实网约车管理办法的执行情况进行检查。

当晚,交通运输部相关负责人就给樊芸发来短信,感谢她的关注和建议,也解释说明了工作中面临的难题和考虑。

樊芸在今年两会上海团全团会上。
樊芸在今年两会上海团全团会上。  

作为一名老代表,樊芸已不满足于提出一个建议或议案,更关注履职的效能。

履职10年来,樊芸的建议直指财政部、证监会、银监会、国税总局、发改委和交通部等。有人评价:难的不是再三发问,而是让政府部门对每一问都心服口服。

“代表发言、审议、谈的问题要抓住痛点、要准确,不然相关部门不会买你的账,如果抓到了要害上,就没法回避”,为提高对问题把握和判断的精准度,他看政府网站和文件,询问群众,通过各种渠道了解、求证。

2016年全国两会讲股市问题,有人说她一定是股票亏了。“真没亏,还挣了一点,因为正好要花钱,提前抛了”,樊芸说,“为公共利益去讲话,才敢讲,没顾虑,否则就会抖抖索索,患得患失”。

身为全国人大代表,有没有因为发言尖锐被“打招呼”?“没有!”樊芸答得干脆:“代表履职受法律保护,人大也提供了宽松的平台,让代表逐渐成长和成熟”。

去年,樊芸说会履职到最后一刻,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再次连任。今年,她打开朋友转发过来的关于她的报道,问南都记者:“为什么媒体每次报道我都说是‘喊话’,我说话也很温柔啊!”

netease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习近平出席第四届东方经济论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