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所有的解酒药都是忽悠人的

2018-01-23 19:39:01 来源: 下划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醉酒是酒精对脑功能急性抑制的结果,目前没有任何药物可以有效解除这种抑制,促使从醉酒状态中恢复过来。就是说,世界上没有解酒药可用。所有宣称能解酒的药物或保健品都是骗人的。

所有的解酒药都是忽悠人的


年关将至,很多人已经为饭局做好了准备,蜂蜜水、酸奶……各式各样或天然或人造的解酒药都揣进了口袋。

但现实可能让人失望——并没有哪一种东西可以真的解酒。喝醉了就是喝醉了,等着身体自己排解恢复吧。

所有的解酒药都是忽悠人的


什么是解酒药

酒精对身体的作用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慢性的,也就是长期看来喝酒伤身、致癌;一种是急性的,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醉酒状态”,严重的称酒精中毒,甚至可以致死。

所谓解酒药自然是针对后者,试图解除酒精对大脑的影响,使人从醉酒状态中恢复过来,减轻醉酒的不适。因此,人们也常称解酒药为“醒酒药”。

所有的解酒药都是忽悠人的


说白一点,解酒药就是针对醉酒的“解药”。

但直到今天,经过无数研究,也没有发现任何真正有效的解酒药。

解酒药的逻辑是什么

现代生物医学上,醉酒可能的“解药”有两种发挥作用的途径:从大脑下手,或者从代谢下手。

人之所以会醉酒,是因为酒精抑制了脑功能的作用。酒精通过作用于脑内神经受体,影响脑内信息传递,让人反应迟钝、失去控制。

如果一种物质能抢先占领所有受体,或者具有比酒精更强的受体结合能力,把已经结合的酒精给解离下来,那么这种物质就能解除酒精对大脑的控制。

——可惜,目前还没有找到可以当做解酒药的这种物质。

所有的解酒药都是忽悠人的


另一种解酒方式,是通过加强代谢的方式。

酒精的醉酒作用依赖于酒精血液浓度。杯酒落肚,除少量(约20%)在胃内吸收,酒精主要在小肠迅速被吸收进入血液。

酒精是一种极性小分子物质,良好的水溶性使得进入血液的酒精均匀分布在体液中,它的确可以按比例从尿液、汗液和呼吸排出,但通过这些途径排泄的酒精总量最多仅有2~8%。

如果能加速酒精从血液的消除,同样可以发挥解酒作用。

然而,目前除了多喝水、多排尿可以极其有限的增加酒精随尿液排泄,没有发现有任何物质或方法来提高这一排泄比例。

所有的解酒药都是忽悠人的


除了排泄,酒精从体内消除的速度主要还是决定于酒精的分解,这由肝脏内两种主要的肝酶负责。这两种酶分别在血液酒精浓度高于20mg / 100mL和80mg / 100mL之后才会发挥作用,但目前都没有发现有什么物质可以提高这两种酶的活性,加速解酒。

曾经,果糖被认为可以加速酒精的分解,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人觉得蜂蜜和某些水果可以解酒,但临床研究并没有发现实际的效果。

当然,有一个“大炮打蚊子”的方式可以提高酒精消除速度,就是通过静脉输注氨基酸注射液,可以提高50%的酒精代谢速度。但为了解酒去吊水,可以说是得不偿失了。

到底怎么喝酒不难受?

虽然事后不能解酒,但的确有一些预防措施可以让酒精在血液里消除的速度快一点。

比如,提前进食。

所有的解酒药都是忽悠人的


当胃里有食物时,可以延迟胃排空,并且减慢酒精吸收速度;同时,胃中食物的存在似乎提高了乙醇代谢的速度,有部分酒精“凭空消失”了。

一种解释是食物提升了胃粘膜ADH同工酶的活性;另一种解释是食物增加了肝脏整体的血流量和代谢水平,从而使得部分酒精还没有真正进入血液循环就被分解了。

另外,像甲状腺功能亢进、发烧等高代谢状态也可以加快酒精从血液中消除的速度。然而,这类“解酒药”的代价似乎是“不正当的”。

综上所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任何一种有效、实用的解酒药。市面上所有标榜为解酒药的东西,无一例外是忽悠。

参考文献

[1] R. Andreasson, A.W. Jones, Erik M.P. Widmark: Swedish pioneer in forensic alcohol toxicology, Forensic Sci. Int. 1995;72:1–14.

[2] A.W. Jones, Excretion of alcohol in urine and diuresis in healthy men in relation to their age, the dose administered and the time after drinking, Forensic Sci. Int. 1990;45;217–224.

[3] Jones AW. Pharmacokinetics of Ethanol - Issues of Forensic Importance. Forensic Sci Rev.  2011;23:91-136.

[4] D.P. Agarwal, H.W. Goedde, Medicobiological and genetic studies on alcoholism. Role of metabolic variation and ethnicity on drinking habits, alcohol abuse and alcohol-related mortality, Clin. Investig. 1992;70: 465–477.

[5] H.J. Edenberg, The genetics of alcohol metabolism: role of alcohol dehydrogenase and aldehyde dehydrogenase variants, Alcohol Res. Health 2007;30 : 5–13.

[6] S. Zakhari, Overview: how is alcohol metabolized by the body? Alcohol Res. Health 2006;29:245–254

[7]T.K. Li, H. Theorell, Human liver alcohol dehydrogenase: inhibition by pyrazole and pyrazole analogs, Acta Chem. Scand. [A]. 1969;23 : 892–902.

[8] V. Schmidt, T. Rescheleit, M. Oehmichen, H. Schneble, Alter Ein in neuem Schlauch Der ‘‘promille-killer’’ party pills, Blutalkohol 32 (1995) 241–253.

[9] C.S. Lieber, Cytochrome P-4502E1: its physiological and pathological role, Physiol. Rev. 77 (1997) 517–544.

[10] S. Keiding, N.J. Christensen, S.E. Damgaard, A. Dejgard, H.L. Iversen, A. Jacobsen, S. Johansen, F. Lundquist, E. Rubinstein, K. Winkler, Ethanol metabolism in heavy drinkers after massive and moderate alcohol intake, Biochem. Pharmacol.1983; 32 :3097–3102.

[11] M.D. Levitt, Antagonist: the case against first-pass metabolism of ethanol in the stomach, J. Lab. Clin. Med.1994 ;123: 28–31,

[12]M.D. Levitt, D.G. Levitt, Appropriate use and misuse of blood concentration measurements to quantitate first-pass metabolism, J. Lab. Clin. Med.2000;136:275–280.

[13] J.C. Bode, The metabolism of alcohol: physiological and pathophysiological aspects, J. R. Coll. Physicians Lond. 1978;12 : 122–135

汤圆小姐 本文来源:下划线 作者:张成君 责任编辑:吴静宜_NX6477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写得一手好字才能走遍天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