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址天然空中“练兵场”供中俄数十战机精准投靶

2017-08-09 05:37:28 来源: 南方都市报(深圳)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选址天然空中“练兵场”供中俄数十战机精准投靶)

选址天然空中“练兵场”供中俄数十战机精准投靶

俄空天军苏-30战机进行实弹攻击。 通讯员 杨盼 摄

南都讯 记者潘珊菊 发自吉林 今年“航空飞镖”飞行阶段比赛分别在中国空军驻四平、双辽机场和太平川靶场举行,中俄空军多型战机同场高密度起降,对空军飞行指挥保障是一场考验。南都记者特派前往北部战区空军,探访这场赛事的空中保障和地面保障如何进行。

太平川靶场是理想“练兵场”

为什么要把太平川靶场当成主赛场?据北部战区空军某场站站长毕良涛介绍,太平川靶场是空军航空兵轰炸射击靶场,位于辽吉蒙三省(区)交界,属平原地形,可组成宽大对抗空域,地理位置优越。

同时,这里战场环境优良,靶场呈椭圆形布局,净空条件良好,电磁干扰影响少,是理想的空中“练兵场”。

另外,太平川靶场配套设施建设齐全,建有指挥塔台、视频监控系统、评估系统,靶区内不但有永固式轰炸靶、火箭靶、激光靶,还布设有多型实装靶标,曾多次担负过多型制导炸弹、常规炸弹、火箭弹等投射任务。

比赛期间,每天有中俄多型战机数十架次从四平、双辽机场往返太平川靶场上空,如此密集飞行对地攻击,中方如何协调空中安全保障?

“航空飞镖”赛会副总指挥苏发龙介绍,对于这两个机场往来的飞机,太平川靶场按时间段进行针对性保障。涉及歼击机、歼轰机、运输机和侦察机起降,统一部署在四平,那边有保障人员指挥调配,涉及武装直升机、运输直升机、轰炸机起降,由双辽机场指挥。这两个机场的飞机进入靶场后,统一交由靶场塔台调配。

从机场飞往靶场约20分钟

参赛飞机飞抵靶场前,将按先后顺序,把四平、双辽的飞行计划按时间整合一起,每架飞机前往靶场都有时间间隔,一般在5到10分钟之间,正常飞机从机场飞抵靶场约20分钟即可。

在太平川靶场内,布设有坦克、装甲车、飞机等122个靶标,其中仿真飞机41架,实体飞机30架,其余51个为其他各型实体目标。它们都是早期使用报废的装备,后经特殊处理后运抵靶场,横平竖直分散在6个靶区。

提前熟悉环境便于精准打击

从千米高空看,地面上的靶标,规格大的有如螺丝钉,小的甚至就像米粒,并且靶标数量众多,极易造成看错打错靶标,那么参赛飞机如何从确保能够精准打击地面预定目标?

苏发龙介绍,飞行员驾驶射击对地面目标攻击,远比在地海面驾驶车船攻击目标难度要大得多。飞行员操纵飞机从瞄准目标、完成攻击动作到退出俯冲,仅短短几秒钟,这对飞行员考验极大。因此,飞行员不仅需要在地面进行细致地研究准备,更需要空中准确地判断和操纵,才能够命中目标,并保证安全。

例如,歼击机组,有的飞机是双座飞机,有的是单座飞机。这里双座飞机瞄准优势会比单座的大,双座飞机可以一名飞行员保持飞行状态,另一个搜索发现目标,而单座飞机上的飞行员则要二者兼顾,难度更大。

苏发龙介绍,本次赛事共设置6个实弹靶区,其中5个用于比赛,1个用于适应性训练。设置适应性靶区,组织针对性训练飞行日的目的有两方面:一方面是让中俄双方参赛飞行员和指挥员更好地熟悉比赛流程、实施方法和气象特点;另一方面是让双方飞行员更有针对性准备。

据了解,目前中俄双方已提前抽签确定每架飞机打击目标的靶标编号。双方飞行员可以利用适应性飞行的机会,更好地适应区域环境、掌握自己所要攻击靶标的具体位置。防止在正式比赛日出现特殊情况和看错打错靶标。

赛事期间,吉林多地恰逢阴雨天气,除了降雨以外,低云也会对飞机攻击产生影响。可能有人会问,全天候作战能力如何得到体现?

南都记者了解到,观礼台位于实弹靶区南侧2公里处,在靶区北侧和东侧两到三公里处都有村庄,因此飞行员只能向正西方向投射弹药。此次赛事使用的是航空炸弹、火箭弹和航炮等常规弹药,这需要飞行员目视靶标才能攻击,所以飞行员容易受到气象影响导致攻击出现偏差或放弃攻击。

而在实战中,如携带常规武器遇到云团遮盖目标的情况,飞行员可绕云后任意方向实施攻击,或者换装精确制导武器,使用坐标攻击模式,不用再考虑低云等不利气象的影响,从而达成作战目的。

多型战机短时间内80次起降

中国空军航空兵某旅旅长郝云涛介绍,“航空飞镖”参赛的战机起降频率很高,比赛当日的短短几个小时内,17型中俄两国空军战机在空军四平机场完成近80个架次的起降,高峰时段几乎每分钟都有一架战机降落,这在空军四平机场历史上尚属首次。

军机型号差异大,是飞行指挥保障工作将要面临的另一个难点。一些民用机场虽然工作强度也很大,但起降飞机基本上类型接近。此次参加“航空飞镖”比赛的数十种飞行器中,既有大型、高速飞机,也有小型、低速飞机,既有固定翼飞机,也有直升机,既有包括歼-10B、苏-35、苏-34等先进战机,也有存在代差的其它型号军机。不同的机型性能不同、起降速度、滑跑距离都有很大差异。此外,中外飞行员的驾驶习惯和驾驶风格也各有特点。

“比如大飞机的尾流很强,就必须给随后起飞的小飞机留出足够空间,否则会进尾流,导致飞机进入复杂状态。”郝云涛说,各型飞机着陆速度也差别很大,高速的达到300多公里/小时,低速的还不到200公里,要让它们精准起降,既需要事先进行认真的计算,也需要临机处置。“我们的目标是精确到误差10秒以内。”

据介绍,中国空军航空兵的旅长,大都经历过各种大型、联合演训任务,亲历或处置过各种空中特情,完全有能力指挥大场次、高密度、多机型的起降。

跨国协作

中俄空军共同参与面临“语言关”

今年在吉林举行的“航空飞镖”国际军事比赛由中俄两国空军共同参与,“语言关”也是面临的最大难点之一。“我方发出的指令需要经过翻译、俄方指挥员等多个环节才能传达给俄方飞行员,这不仅会增加信息传达的时间,同时也会使一些特殊情况的处置难度大大增加。”郝云涛说。

“我们不仅要完成比赛科目,同时还要举办公众开放日,从工作难度上来说既接近于实战,又如同是一次空中阅兵。在确保飞行安全的同时,还要把空军最精彩的一面展现出来。在如此高难度、高强度的地面指挥保障工作中,任何一个失误,都可能引起连锁反应,所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郝云涛说。

为了保证比赛的顺利举行,中国空军根据可能出现的天气状况制订了四套飞行方案和相应情况的处置预案。“所有这些方案和预案科学、缜密,精确到分甚至到秒。”

与此同时,为了保证比赛的公平公正,中方向俄方提供了大量的相关资料和各方面的支持。“我们与俄方反复磋商、精心准备。双方的合作非常顺利。”郝云涛说。

(原标题:选址天然空中“练兵场”供中俄数十战机精准投靶)

netease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朋友圈的残酷法则:你输在没人脉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