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董事会开15分钟被打断 员工:领导多干活的少

2017-07-17 22:45:11 来源: 深读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乐视临时董事会被债主打断只开15分钟 员工:管理混乱领导比干活的多)

今天下午,乐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选举乐视网新任董事长。债务缠身的贾跃亭并没有现身被供应商堵住的会议现场。这场临时股东大会也只持续了十几分钟。

乐视的问题无法通过这十几分钟的临时董事会解决。对于债主们来说,他们的欠款仍旧没有着落。对于员工们来说,这个时候坚持,谁也不好说到底是对是错。

有讨债人在乐视总部等候 希望新董事长接手债务

记者上午10:30左右来到乐视总部看到,仍有数名讨债人在乐视门口,大厅里播放着“乐视还我钱”的录音。记者了解到,讨债人多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广告商和店商。

记者询问对于乐视即将上任的新掌门是否有所期待时,“我就希望赶紧还我钱。”有广告商这样说。对于乐视欠薪的具体情况,广告商们都很避讳,告知记者等到下午召开股东大会再说。

乐视董事会开15分钟被打断 员工:领导多干活的少

将近11点时,现场的广告商们商量尽快订午饭,之后迅速前往下午股东大会会场。

乐视的股东大会地址设在位于朝阳区光华路的伯豪瑞庭酒店。上午,已经有一些前来维权的厂商代表来到这里。

对于新老乐视分割的情况,厂商们认为,这次股东大会主要是选出新的董事长,他们了解到此前有案例,有接手公司的新领导也接手了公司200亿的债务,所以他们认为乐视新选的董事长,既然接手了乐视的盘子,也应该接手乐视相应的债务。

他们这次来股东大会主要目的是要求见贾跃亭和新领导,向股东递诉讼函和印了100份请愿书,给高层施加压力,尽早还钱。

现场讨债混乱  股东会只开了15分钟

今日下午2时,乐视临时股东会召开。在召开会议的北京伯豪瑞廷酒店,到场的并不只有乐视网股东,更有为数众多的乐视供应商。

会议现场,“乐视欠债乐视还”的标语随处可见。债主们的普遍担心是,乐视网召开股东大会变更股东之后,自己的钱更不知道能找谁要。

有债主要求乐视控股方面回复贾跃亭的回国具体时间和欠款归还时间,但这些问题没有得到解答。会场门外,讨债者们自发签署了一份讨债书并按上手印,这份讨债书声称乐视移动所欠款项在3300万元。

乐视董事会开15分钟被打断 员工:领导多干活的少

由于现场十分混乱,连警方也赶到现场维持秩序。这次乐视网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仅仅15分钟即宣布结束,会议现场并没有提名乐视网的新任董事长,仅审议了包括提名孙宏斌、梁军、张昭为第三届非独立董事的数份文件。

孙宏斌:乐视资金不是问题

在股东会的最后,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进行了简单的发言,他说:

不好意思,确实也没特别多可说的,我一直看好乐视网上市公司这块业务,乐视影业、乐视致新、A股上市的乐视网,肯定是看好的,但确确实实有很多困难。

我们看乐视上市体系这块业务是看未来三年五年,而不只是看今天明天,如果看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可承诺的。目前的新乐视是比较稳定的,新乐视,新团队,新文化,资金不是问题,现在主要的问题是,关联交易怎么办?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怎么弄,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怎么弄。乐视超级电视这块肯定是好东西,乐视影业也做得不错,老王(王健林)对张昭也很看好,乐视网和乐视电视这块业务,我们肯定能让公司的经营做踏实了。

每次开会我都说实话,我说了几年,我没想降负债率,负债率我们控制得挺好,我们现在账上有那么多现金,我们肯定要很务实,让这个公司站在地上,由激进向稳健转变,我们的战略是领先的,只是管理和经营出现了一些问题,今后我们将强化自制和大屏业务。因为业务是好业务,重置的话乐视超级电视怎么做,乐视影业怎么做,现在的成绩没有五年是做不来的,现在乐视超级电视是互联网品牌第一名,乐视影业也是中国最好的影业公司之一,还有个A股的乐视上市公司,这三块肯定是看好的。

乐视董事会开15分钟被打断 员工:领导多干活的少

员工:负面消息太多,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今天,乐视要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选举新任董事长,但李小乐对此却毫无兴趣,“谁当董事长有什么关系呢?”她直言自己最近已经“麻木”了。“负面消息太多,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呢?”

讨债大军在乐视大厦下面驻扎的最初,她上班、下班或者去吃饭的时候,还会停下来听听那些被欠债的故事,她特别留意欠债的数额,她想不通好好的公司怎么一下子就欠了100多亿,“后来发现欠了几百万的公司挺多的。”

但时间久了,她放弃了,进来出去也不会再停留了,对于那些讨债者她也可以假装视而不见了,“公司欠钱和我有什么关系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小乐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她承认最近睡眠不好,但她否认和公司一系列的负面消息有关,“我最近迷上了打游戏,有时候会打到很晚。”

李小乐是乐视集团一名普通的员工。她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公司内部目前挺平静的,除了没发工资的那一天,有人问过“为什么不发工资”,没有人议论外面有关公司的事情,大家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

一年多前,李小乐还是不少同学羡慕的对象,相对于她毕业的那所并怎么不出名的学校而言,进入乐视无疑是一个还不错的选择,“有名气,听说收入也不低。”李小乐不愿意透露她的具体收入,但她说,“省着点儿花,还是够的。”当然,这对于刚毕业的学生来说,实属不易。

2016年3月,接到乐视面试通知的时候,李小乐还挺诧异的,她甚至想过自己是“陪考”,“我当时的想法就觉得乐视这么牛,肯定要的都是985、211那样学校的学生。”用李小乐自己的话来说,投乐视的简历纯属“打酱油”,完全就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

在李小乐的想象当中,大公司的面试应该非常的正规,“有个大的会议室,里面坐几个面试官,问你不同的问题,测试下你的反应能力,适应能力等。”但无论是什么形式的面试,都绝对不应该坐在前台就开始面试,这一刻,也让李小乐对乐视有了一丝怀疑。

面试过后没几天,李小乐就接到了乐视的offer,她又一次诧异了,“我觉得我当时说了什么,面试我的领导应该都没听清楚。”李小乐说,面试她的领导,当时应该是工作很忙,问她问题的时候,电话都没停过。

彼时,正值乐视高速扩张之际。之前的几个月,乐视是一路高歌猛进。2015年4月,乐视完成了第一台手机从零到900万部的销售。6月,乐视用招行21.8亿元的贷款收购酷派17.9%股权,成为酷派的第二大股东,但也正是这笔贷款,在两年后引发了乐视新一轮的债务危机。

2015年9月,乐视48亿再融资方案获得证监会无条件通过;11月,招行承诺,为乐视提供100亿元综合授信。12月,乐视18.7亿元入股TCL。

2016年1月5日,乐视宣布与法拉第达成战略合作;1月21日,乐视在印度古尔冈举行发布会,正式进军印度。

2016年4月,乐视体育B轮融资80亿,估值215亿。

那段时间,乐视员工的人数大幅增长,从几千人迅速跃升至上万人。不仅有加班的晚餐,还有班车接送,这一都让李小乐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前员工:乐视领导多,干活的少

王磊正是那段时间进入乐视的,从事版权引进运营工作。当时进乐视的理由很简单,“就是觉得能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王磊在乐视是一个项目组的小头目,带领着手下十几个兄弟姐妹。

如今这个项目的员工已经全部离开了乐视,“我们不是被辞职的,我们是主动辞职的。”王磊强调,乐视架构混乱,项目推进层度困难是他们离职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整个部门都有项目的资金被拖欠,怎么继续下去?”

王磊说,当时乐视挖人的时候,确实花了不少成本,有些甚至是整个团队一起过去的,而现在,这样的团队也离职了不少。

在王磊的部门,制作节目一般需要有预付款,但这一部分在乐视一直没有兑现过,“供应商都是大公司,所以前期的费用就垫付了,但垫完才发现,什么钱都要不出来了。”王磊说,从去年到今年,好多个项目都没有付款,拖欠几百万是很正常的。

王磊直言,当初进乐视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内部会如此混乱,“进了乐视才发现全是坑”。“拿我们部门来说,本来面对部门总监就可以,但汇报工作的时候还需要汇报给其他领导。”王磊说,这种双向汇报怎么能有效执行?

还有一点让王磊颇为不满的是,有些项目领导也不懂,但还爱插手,“一遍一遍改,改完出问题还说你不会做。”但只要是领导放手的项目,王磊和他的团队,完成的都很漂亮。

李小乐其实也迷糊了好久,才弄清楚她的工作到底要汇报给哪一个领导,“都会问我工作。”这一点,让袁婷也感触颇深,“领导多,干活的少。”袁婷和李小乐一样,目前仍然在乐视坚持,进入乐视3年多,她说自己对乐视有了很深的感情,她坚信“乐视还是可以挺过去的”。

袁婷进入乐视的时候,正值乐视遭遇第一次危机,那一年乐视网停牌4次,贾跃亭亦因病停工,但那一次,乐视不但挺了过来,股价还不断上扬,2015年5月,乐视的股价更是一度高达179.03元。

“当时不少同事手里都有公司的股票。”袁婷说,很多人的资产从那时候开始翻了不止一倍,也正是那一次,让大家对贾跃亭有了不一样的感情。

但这一次,大家集体沉默了,“公司的氛围挺沉重的,虽然没有人谈论这些事情。”袁婷说,能看出来的是,不少人很惶恐,生怕公司就此倒闭了。

一些员工为贾跃亭的情怀而坚持

2017年1月,乐视迎来转机,与贾跃亭同为山西老乡的融创老板孙宏斌150亿巨资驰援乐视,贾跃亭也表示:“这将一次性地解决乐视所有的资金问题。”

但对于乐视面临的问题,显然包括贾跃亭在内的所有人都过于乐观了。乐视资金链的问题一直在持续发酵着。

情况是从什么时候恶化的,谁也说不清。“突然发现公司欠了好多钱。”王磊说,从公司不再给供应商付款,他就觉得有些问题了,但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王磊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到今年3月份,他所在的部门基本上每天都没有什么事情做了,没钱、没项目,还天天被讨债,“你让别人怎么干活?”王磊说,当时他们在公司主要就是查资料,写总结,“不议论公司的任何事情。”

这段时间,乐视被曝光裁员数百人,王磊对此的评价是,乐视扩张太快,但本身又没有造血能力,持续的烧钱早就让乐视不堪重负。

王磊说,乐视有个供应商库,能够进入供应商库的都是经过公司筛选的优质供应商。王磊一般就在供应商库里选择供应商,“有些供应商报的都是成本价,一旦拖欠,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致命的。”

据王磊所知,乐视体育那边曾经有一家餐馆,因为被拖欠了一年餐费,倒闭了。王磊比较满意的是,尽管乐视一直存在资金链的问题,但工资并没有拖欠过,“除了上次的断保,工资正常。”王磊说,7月中旬曝出的乐视拖欠工资,真让他惊了一下。但李小乐和袁婷拒绝谈论公司拖欠工资的事情,她们只说,相信不会拖欠太久。

王磊说,谈下来的项目,签不了,“实际上,去年年底的时候,就已经很困难了,很多人是那时候走的,不是不想做,实在做不下去了。”

同一时间,乐视被爆出拖欠供应商款项,被供应商登门要债的丑闻让乐视形象直线坠落。从2014年中旬至2016年年底,不到两年时间。之后,更多的供应商或合作方加入了讨债的队伍,并且超出了中国内地的范围。台湾的著名企业仁宝电脑,在2016年底时,需要向乐视收回的款项约3.5亿元。在香港,供应商与乐视(香港)走到了对薄公堂的地步。

进入2017年第二季度,乐视的状况愈发的糟糕了。

5月21日,贾跃亭申请辞去乐视总经理职务,专任董事长一职;5月25日,乐视被曝出陷入财务危机;6月6日,乐视申请的20亿元公司债被深交所终止发行;6月8日,贾跃亭出售了美国电动汽车公司LucidMotors的股份;6月11日,乐视断缴两个月员工社保,员工组团维权投诉;6月13日,乐视控股的法人由贾跃亭变成了吴孟,吴孟也取代贾跃亭的姐姐贾跃芳成为了乐视的总经理;6月28日,贾跃亭称,乐视非上市体系资金问题比想要严重;7月3日,上海高院冻结贾跃亭夫妇及乐视体系三家公司的12.37亿元资产被曝出;

7月5日,有媒体曝出贾跃亭已将乐视控股持有的全部乐视影业股权,质押给了融创;7月6日上午,贾跃亭发微博称,“我会尽责到底”。同日晚间,乐视网公告称,贾跃亭将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

因贾跃亭辞职,乐视董事会低于法定最低经历人数,影响公司董事会正常运作。因此将召开股东大会选举产生信任董事填补其空缺。”

乐视超级汽车在其公号上发布消息称,即日起,贾跃亭将正式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一职。

7月7日,有消息称,辞去一切职务的贾跃亭已经人在美国洛杉矶。

在公司,王磊经常会看到贾跃亭,“外表谦逊、内心狂野”是他对贾跃亭的评价,“特有主意。”而在乐视内部的传言则是,贾跃亭很少会接受其他人的意见,公司的事情基本就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袁婷和李小乐也曾多次见过贾跃亭,相对于王磊,她们认为“贾总是很有情怀的”,这是她们选择坚持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至今李小乐还记得,她的同学问她的一句话,“你们乐视到底有多少钱啊?”这句话让她自豪了很久,虽然她在进乐视的时候还曾犹豫过,“网上对乐视的评价不高,面试就是大家吐槽的焦点。”

但最近一段时间,李小乐接了很多电话和微信,询问乐视的欠款的事情,她不堪其扰,“我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呢?我只知道,我还没有辞职,我们很多人都还在坚持。”

袁婷一般不会和朋友吐槽工作,在她看来,乐视的问题,几乎所有的公司都有,只不过乐视被大家推到了聚光灯下,“所有的问题都被放大了。”对于今天乐视要换新董事长的事情,还颇有些伤感,她说她不知道,少了贾跃亭的乐视,还会不会是乐视。

李小乐和袁婷都不愿意多聊公司的事情,对于她们来说,躲过了裁员,再躲过这场欠债风波,是不是就会否极泰来呢?其实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李杭 本文来源:深读 作者:张蕊 邱锦 王思思 李阳煜 责任编辑:李杭_BJS464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papi酱注册商标遭拒后起诉被驳回:与其他商标近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