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坏30万手镯女游客:我是低保户 但从没想过"逃"

2017-07-12 19:33:40 来源: 红星新闻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摔坏"30万"手镯的江西女游客首次直面媒体:我是低保户,但从没想过"逃")

因朋友拍摄的两段游船和在红木店门口的视频,外界都在疯传摔碎“30万”手镯的费女士“逃跑了”。

自6月27日失手打碎喊价“30万”的翡翠手镯至今,费建勤经历了五味杂陈的体验。她遇到了很多好心人,但也被视作一个“逃跑者”被人指指指点点”。

她很瘦,半个月来,她的体重从48公斤降到45公斤。她的白头发又冒出来了,她剪了短发,并将其染成看上去显年轻的紫色。在接受红星新闻专访时,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我没有逃,也没有失联,除了回江西时坐飞机,我自始至终都没有关机。”11日中午,在瑞丽某单位办公室,费建勤告诉红星新闻,再次回到瑞丽,就是她直面现实的证明。

谈去瑞丽

非策划非炒作

“一场临时决定的旅行”

红星新闻:这是不是一次有“预谋”的行程?

费建勤:我有一个朋友,跟我沾亲带故,平常像亲戚一样走动亲密,彼此常互相吃请。她家做生意,经济条件比我好。原本我家在上饶弋阳县还算富裕,但自从我老公车祸出事后,家境就越来越差。

这些年我过得很难,从今年过完年到现在,我一直过得低迷。6月23日晚,我睡不着觉,就给她打电话,她说她明天准备去泰国,问我去不去,她是想让我散散心。我说去是想去,但关键是怎么去。她说你真的想去,她就帮我出钱买机票。

后来有人怀疑说,“30万”摔坏手镯事件是炒作。但我要澄清,这次行程是临时电话决定的,没有丝毫“预谋”。

红星新闻:外界猜测你报了“低价团”,进了“强制购物店”。

费建勤:我们是自由行,来自同一个县城。我们一行6个人,除了我,其他还有两对夫妻,以及一个老总朋友。我们原计划是去泰国游玩,都准备好了护照,但这个老总说,要来瑞丽办点事,于是决定从云南边境出境去泰国。

我们24日到瑞丽,但25日这天,这个老总朋友因糖尿病发作导致眼睛失明,临时决定去上海治疗。我们其他人——包括当天从成都来到瑞丽的一个熟人的儿子小江,一起开车到腾冲玩了一天,26日又回到瑞丽。

一起出来玩的老总都病了,加上我家里还有需要照顾的老母亲,接下来哪还有心思玩?于是我提出来要先回江西,叫他们帮我定28日的返程机票,但这天的机票没有订到,只能订到29日的机票。

红星新闻:怎么选择去了姐告玉城?

费建勤:老家有朋友知道我要回去,托我帮他带一个几千元的玉手镯,因27日还有一天的空闲,我就答应帮他到玉石市场上看一看。

26日晚上,我问酒店前台服务员瑞丽有哪些出名的玉石市场,这时候过来两个住同一家酒店的浙江人,他们说,正好也打算第二天去逛逛玉石市场。我说我不懂玉石,他们说他们懂,还会还价,于是我们就约好第二天早上8点在大厅集合。第二天我们就在大厅集合,一起打的去了姐告玉城。

谈事发

失手摔玉被围观

“我当时真的很害怕”

红星新闻:“30万”手镯是怎么摔碎的?

费建勤:到玉城后,我们起初在一起,后来就各逛各的。我买了两三百元的玉石,后来就来到了林氏翡翠店。当时柜台有两个服务员,一个服务员在铺货,另一个和别的顾客交谈。这些手镯没有标价,我看到其中一个手镯很漂亮,那服务员把头抬起来的时候,我已经把那个手镯戴到了手上了。我问她多少钱,她说30万。我就想,这么高的价格,连砍价的余地都没有,就一边把手镯往下扯一边说,这么贵,叫我怎么还价。

我朋友的手腕比我稍大,我试戴手镯的时候,专门找那些偏大的尺寸,所以这个手镯戴上去和取下来都很轻松。当天早上下了雨,我带了一把伞,手上还拎着钱包,没想到一脱,这个手镯就掉在桌面上,然后弹到地上,一下摔成两截。

红星新闻:当时怎么会晕倒呢?

费建勤:当时我傻眼了,我不知所措,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给我那些江西朋友打电话。我打了七八个电话都没人接,心里就乱了。后来他们告诉我,我出门太早了,当时他们还在睡觉。

当时周围的人陆陆续续过来,围观的人、各种议论越来越多,都在说这个手镯多贵啊,怎么不小心打破了啊等等,我压力越来越大。这时候两个浙江人也过来了,我问他们这个到底要多少钱,他们说,你能出多少钱。我就说我对这个行业真的不懂,等我朋友来了再协调。两个浙江人一直陪着我,等我朋友来了之后才走,当天我们都没有留电话,但我现在一直感谢他们。

我孤独一人,身在一个陌生的环境,担心遇到暴力,心里又急又难过,大家议论纷纷,我不但害怕,还无地自容。我就和老板说,让我趴一下。我有不吃早饭的习惯,但没有低血糖等疾病,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趴下就休克过去了,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晕倒。后来我感觉有人给我掐人中,一个好心的大姐还给我刮痧,林氏翡翠的老板也不停地问我有没有事,慢慢地我就清醒过来了。

谈调解

协商至深夜仍无果

“权威鉴定比进价还高一万”

红星新闻:此后双方如何调解的?

费建勤:我们协商到晚上12点都没有结果。对方要价15万,我觉得太贵了,没办法进行调解。我将手镯图片发给了懂行的朋友,但朋友说,看图片无法看出价位,建议我不要一口答应。我一下子出不了对方提出的这么多的赔偿价钱,但我想两三万应该是要的。当时我和一起来的朋友能凑齐3万块钱,但对方说,这个翡翠手镯价格不菲,不可能这么便宜,3万元连进价都不够,提出走司法程序。我也提出,等我朋友来,找个部门认定一下,我要让自己所出的钱公平、公正。

红星新闻:你怎么看瑞丽宝玉石协会对这个手镯的评估意见?

费建勤:我不认可瑞丽市宝玉石协会认定的18万元评估结论。我看到了这个翡翠进价单显示价格是17万,这个进价肯定还有水分,但“权威”鉴定竟然比这17万还多出1万。

红星新闻:你觉得林氏翡翠店和商城有责任吗?

费建勤:我对翡翠没什么认识,我帮朋友带个一千多元的手镯回去就好了,如果它明码标价30万,我碰都不会碰,也不会有后来的事。后来我查过相关规定,商品都要明码标价,商城也有责任,这么名贵的翡翠卖场,就应该在地上铺设地毯,或装一些起到保护作用的装置。

红星新闻:为何拒绝法院调解?

费建勤:27日晚上我彻夜难眠,28号早上,我接到了法院的调解电话。我非常害怕,心想怎么这么快就牵扯到了法院?但当天我毫无力气,加之害怕出门,所以没答应去法院。我打电话咨询律师,律师说,我没有犯法,当时的情况下,我可以接法院的电话,也可以不接法院的电话,我可以回家,一天24小时我都是自由的。

谈“逃跑”

为了散心出去玩的

“朋友逗我开心拍的视频”

红星新闻:事情没解决,你这么快就回了老家?

费建勤:当天中午,我打坏手镯的事情就传到了老家,我妈妈心急,一不小心把手烫伤了。我父亲十年前去世了,我还有弟弟妹妹,他们都在厦门工作,一直以来我陪我妈生活的时间多一些。我当时很着急,万一我妈有个三长两短,我在亲戚朋友面前、在当地怎么做人?于是一心想着回去。

摔坏30万手镯女游客:我是低保户 但从没想过逃▲费建勤说,妈妈听说她的事情后不小心把手烫伤了。

红星新闻:接下来你去“游山玩水”了?

费建勤:28号上午我没有出门,下午的时候,朋友为了让我散心,把我拉了出去,但我整个人都是稀里糊涂的。第一段视频,是在酒店旁一家木艺店门口等车的时候,小江为逗我开心拍的,我当时还强调不要乱拍,我随意地坐在地上,我心事重重,笑得也非常牵强。随后我们一起去坐船,但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乘船的地方是哪里,在那里小江又拍了一段逗我开心的视频。

29号我按原计划回老家,当时我人还在瑞丽,就收到了我朋友发过来的质问我“跑路”的新闻。我告诉他,我人都还在瑞丽,怎么就成了“逃跑”的头条了?回到家期间,商家没有联系过我,我平时24小时都开机,仅仅在飞机上关过机,所谓“失联”,可能就是飞机上那段时间。

红星新闻:在老家怎么过的?

费建勤:我过得很难堪,在老街上买个菜,跟朋友吃个饭,都会遇到别人指指点点,有人调侃说我“最勇敢”,我觉得那是讽刺我。我儿子也问我,外面说我逃回来,到底怎么回事?为了我的事,儿子担心影响女朋友的未来,郑重其事地和她谈“分手”,这都让我很难过。

打坏玉镯这件事让我低人一等,别人说起这个事,都说不愿意赔偿就逃回来了,我没有勇气面对这样的指责。这些日子我过得很压抑,没好好吃过一口饭。我只是打坏了一个玉镯,我没有杀人放火,我没有罪大恶极,我受不了那种感觉。

谈家庭

曾为救治丈夫花百万

“就算打工也会赔偿”

红星新闻:可以谈谈你现在家庭情况是怎么样的吗?

费建勤:我以前自己做生意搞个体,老公在弋阳县供电部门开车当司机,经济条件最好的时候,我们在弋阳县有两套房子。9年前我丈夫因车祸成了植物人,把房子全卖了,花了100多万,也没能把他抢救回来。当时我儿子未成年,母子俩生活实在困难,在2013年我就列为低保户,现在我每月能获得400多元的救助金,但我也不想让大家因此而同情我。

摔坏30万手镯女游客:我是低保户 但从没想过逃▲费建勤的低保证。

红星新闻:为何会选择再次回到瑞丽?

费建勤:我接到瑞丽一位玉石企业负责人打来电话,他问我是不是逃避责任。我说我会赔,但要经过法律程序,他说他被我这句话感动,想看看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于是专门去了一趟江西,看了我家的实际情况。这位负责人是位中间人,他不会偏袒任何一方,但希望解决争议,不希望外界无休止地讨论。

前些年我和人合伙做了一些生意,但越做越亏。但我想,人落魄的时候总要讨生活,总不可能坐家里,天上也不会掉馅饼来,我从没做过违背良心的事,为什么不敢面对? 我受不了熟人和舆论的压力,万一再被人偷拍到一个笑脸,我都无法澄清这件事,所以我决定回瑞丽,让它尽早有个了结。现在我再次回到瑞丽,就是我没有逃避的证明。

红星新闻:最终你准备如何承担你的责任?

费建勤:无论商家,还是介入处理的政府单位,至今为止,没有任何人说过一句让我寒心的话,从头到尾,也没人来威胁和恐吓过我,我也不希望因为我的事,让外界对玉石市场的质疑沸沸扬扬。

我妈跟我说,别人的东西打破掉,别人也是损失。接下来,应该是各方坐下来协商,但无论最终是打官司还是走别的程序,最终认定给我的责任,我都会承担。我儿子也说,妈妈放心,哪怕现在还不起,我们打工也要把这笔钱还了。

郭萍 本文来源:红星新闻 责任编辑:郭萍_B744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矮新郎领证时发现女方穿高跟鞋 当场发飙拳脚相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