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只有剧名和亦舒有关?

2017-07-12 14:03:37 来源: 舜网-都市女报(济南)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只有剧名和亦舒有关?)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只有剧名和亦舒有关?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只有剧名和亦舒有关?

  

  根据香港著名言情师太亦舒早期小说改编的同名电视剧《我的前半生》,日前已经播出。该剧由新丽传媒出品,靳东、马伊琍、袁泉、雷佳音、吴越主演,还有老戏骨陈道明的加盟,网友也纷纷肯定了主创们的演技。但对于不少原著党而言,电视剧版《我的前半生》只是用了原著的一个壳子,内核已经相去甚远,想要在电视剧中找到师太神韵的书迷,怕是要失望了。
解剖一
  在1982年出版的原著中,十三年如一日做全职家庭主妇、不谙世事的周子君浑然不知她自以为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已经油尽灯竭,丈夫史涓生出轨女明星结束了她安稳无忧的日子。在好友唐晶和女儿史安儿的鼓励下,她重新踏入职场,明白了独立对于女人的重要性,最终收获了更好的爱情和婚姻,为自己的上半生划上一个完美的分号符。
  35年过去了,子君的故事被搬到了上海。马伊琍饰演的罗子君操一口上海弄堂小女人口音,虽然依旧是被丈夫陈俊生(雷佳音饰)圈养的天真金丝雀,但剧版的子君已经学会了市井大妈那套提防年轻小姑娘的驭夫之术,翻看丈夫的手机,托朋友调查老公身边的年轻女性,但当丈夫真正的出轨对象凌玲(吴越饰)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却浑然不觉,还当对方是姐妹。
  而袁泉饰演的闺密“唐晶”在原著里是一个征战职场十几年、买钻不靠男人的“白骨精”,是亦舒笔下典型的独立女性角色。她的人生态度正如林夕在《亦舒说》里写的那样“别怨心底滴血,专心工作过劳才有资格吐血”。这样的唐晶才会对离异后的子君说出“每天只准诉苦十分钟,你不能沉湎在痛苦的海洋中,当作一种享受,朋友的耳朵耐力有限,请原谅”。而剧里的唐晶每天围绕着闺密子君和男友贺涵(靳东饰)转,见缝插针帮子君查小三,虽然符合当下人们对姐妹情深的定义,但却失去原著里通透、潇洒的独立女性魅力。
解剖二
  亦舒小说中的子君涓生原本是四口之家,有平安两姐弟。离异后,大女儿安儿的突然成熟懂事对子君触动很大,她也借此动力努力走回职场;通晓世情的陶瓷大师张允信挖掘了子君的艺术天分,助她离开了小职员的办公桌以艺术家的身份继续生活;唐晶在工作多年后认识了男友莫家谦,遂辞去工作移民澳洲成为主妇。
  而在剧里,安儿、张允信和莫家谦都没有了,这些角色对唤醒女主角独立意识的作用都被编剧安排在了靳东所饰演的贺涵身上:不仅劳心劳力帮助子君走出离异的窘境,更给予她感情上的支持。作为唐晶十几年的上司和男友,贺涵这个新角色是为所有单身女性打造的童话王子,靳东出色的演技更给他增添多了几分烟火气。按已透露的剧情,这个满嘴金句、无所不能的完美男人最后也会走下神坛,成为唐晶和子君闺密相争的归属。这也不由引起许多原著粉的不满,毕竟亦舒所有作品中都是姐妹情比金坚,但编剧似乎要将生活最狗血的一面都加进来,反驳这种单纯的友情。
解剖三
  为了加强冲突感,编剧甚至把许多常见的家庭婆媳剧的设定和情节加到了这部戏中,不过这也算本剧的另一个看点。吴越扮演的凌玲攻于心计,不动声色地插足同事的婚姻,把“胜利即正义”的宣言写在脸上。雷佳音扮演的陈俊生可谓是最接近原著的一个角色了,虽然不再是西医,但依旧是个没有主见的男人。那场在自家楼下饱受愧疚煎熬、不知如何向妻子摊牌的戏让人动容。许娣老师扮演的子君妈妈,比小说中还要势利,拖着小女儿一家吃定大女婿。平日常常到女儿家顺走包包衣服,要钱接济小女儿,在子君遭遇婚姻不幸,第一反应是粉饰太平,不能放过固定饭票。妹妹子群发现姐夫出轨第一反应不是替姐姐抱不平,而是如何讨好姐夫。这些配角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以及小市民的“作”和精于算计演得活灵活现,不然还真以为中国大街上的中年妇女都只会跳广场舞。
  可以说,35年过去了,木讷天真的美人即使学会了市井大妈防小三的套路,依旧躲不过丈夫出轨寻求新鲜感的事实,就像剧里唐晶说的“这是人心所向”。虽然电视剧版依然有意讨论婚姻中男女扮演的角色关系以及独立女性是否真的快乐,但马伊琍版的子君只是一个在丈夫公司对年轻女同事发难,被羞辱没教养时,会说出“等你到了我的境地,你就会明白对于婚姻和家庭而言,教养不值一提”、在想挽留丈夫的时候穿出不合适的少女粉套装问“好看吗”的小女人。
  即使电视剧比小说更具童话色彩,只需一个月罗子君就成了职场杀手,还让曾经嫌恶不已的贺涵刮目相看,心生爱意。但这个子君始终少了原著里被女儿嫌弃没有女人味说出“我不懂这些,我是良家妇女”的骨气和面对母亲嚎啕大哭时“不必哭,我会争气,我会站起来”的骄傲。剧版罗子君实现的女性独立,就像是VIP用户开挂一般容易。
解剖四
  亦舒1949年生于大陆,迁居香港又移民加拿大。后回至香港生活的亦舒除了有独立女性的骨气,更有一种那个年代港人特有的民族自豪感。在她笔下的所有主角无论和洋人多么亲近,终究是有隔阂甚至带些鄙视的。《我的前半生》故事背景是上世纪80年代初的殖民地香港,正处在中英谈判、前境不明朗的时局,港人大都是焦虑不安,大批移居海外。小说中妹妹子群最终嫁给洋人教授,亦舒说这是求全之举,“也不怪她老找老外,唐人街的中国男孩恨不得把她的风流韵事编成一首歌来唱,也只有外国男人不计较”。和洋人交往在她看来是下策。唐晶跟随丈夫移民澳洲,亦舒也借来信评价这种生活方式“并不真正快乐”。所以在亦舒看来,无论时局如何,只有华人才是得体可靠的,她书中的女主角如子君,最后的归宿也是有海归背景、落地归根的华人精英。
  而当电视剧把时代背景放到了2017年的上海,主角们都没有了这种处于殖民时期淡淡的焦虑感、对洋人的高傲感和不服命运被时代摆弄的自尊感。这个时候讨论家庭妇女的单纯不谙世事和女性独立的迫切性就不那么感同身受了。而要拍够36集,也只能拿家庭婆妈剧的狗血情节和欢喜冤家的肥皂结局来凑数了。
亦舒迷不认《我的前半生》
  从剧情来看,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与小说的故事脉络是一样的,然而,该剧没播几集就被广大的亦舒迷们称为是“五雷轰顶”,并集体抗议该剧“挂羊头卖狗肉”。原因是什么?是因为该电视剧改编后,失去了亦舒小说的故事和人物之魂。亦舒是香港职业女性,字里行间透露的都是独立自信、自力更生的女性生存观,她的小说人物,尤其是女性一向是自尊自爱,非常注重在人生尴尬境地的良好表现——“做人最紧要是姿态好看”。
  让亦舒迷们集体崩溃的是,《我的前半生》的女主人公与小说主人公有教养的形象背道而驰,马伊琍饰演的子君刻薄、自私、粗鄙、炫富、无知,“动不动辱骂服务员、保姆,动不动捕风捉影、争风吃醋”,还跑到丈夫的公司里撒泼打滚。依据着这样的三观、人物性格的变化,书中与电视剧里的细节更是有了非常大的差距,例如亦舒笔下的子君,“穿老人款的开司米衣衫、戴小巧的翡翠耳环”,电视剧里的子君则每一套都是大色块等等。这些都让那些已近中年的亦舒迷们纷纷出来写文抨击。
  《我的前半生》是一部写于20年前的小说,故事是香港背景。该小说出版时,当时的中国内地还没有多少人是“专职太太”,而现在随着社会的发展,内地的这类女性越来越多,也因此这部小说有了触动社会话题的潜力,让很多现在的全职妈妈有了危机和不安全感。原本,这是一部相当妙的女性励志范本,然而,《我的前半生》目前的剧情太多是“打小三”的国产剧狗血套路,让观众感觉它影响了本剧的初心。


  首先,女一号子君的“作”和“蠢”从一开始让观众感到了不适,虽然她后来变成了自强女性,看起来似乎是“励志”的,但是随着故事的发展,大家会发现,她最后抢走了好闺密——在她跌入低谷时惟一帮她的袁泉的恋人靳东。这种结局多少会让观众感到“三观崩裂”,原本亦舒的小说中在处理这个事件时做了诸多铺垫,但是由于电视剧将女主角的人设做了颠覆式改变,很难让观众相信这样的结局不是子君的“刻意为之”。其次,有观众认为,剧中台词显示了这个主角家庭及周边人物的现实、势利,作为一部都市情感剧,这样聚焦在都市女性的生活情感问题上,虽然意在弘扬女性的蜕变和女性独立的主题,但总还是让人觉得好像哪里“如鲠在喉”。
  (女报综合《界面新闻》、《扬子晚报》报道)

(原标题: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只有剧名和亦舒有关?)

netease 本文来源:舜网-都市女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文学鬼才马伯庸,讲解22本隐世奇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