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当DJ、开酒吧、画彩妆,但我知道我是好和尚

2017-07-11 00:01:15 来源: 王三三
0
分享到:
T + -

就不和这个世界一样!这是三三有梗改版后的第24期,总第126期。

最近几年日本和尚的存在感有点高,不仅是因为漫改剧《朝5晚9~帅气和尚爱上我~》里有如变态跟踪狂一般缠着女主要嫁给他的美和尚山下智久,用私人飞机高学历和比女主角罩杯还大的胸大肌把一个流氓骚扰狂的求爱故事成功变身 “富可敌国的禁欲系帅和尚只为你欲火焚身”的真爱传奇,堪称玛丽苏届的顶级配置了。

当DJ、开酒吧、画彩妆,但我知道我是好和尚

还因为工口漫里也有和尚亲自上阵且车技惊人。17年播出的动漫《与僧侣交合的色欲之夜》里的和尚男主九条隆秀,一句“在僧侣之前……我还是男人啊”就轻松推倒睡服女主,中国惨遭御弟哥哥灭灯的女儿国国王哭晕在厕所。

[这部成人动漫在大天朝又译《秃驴走肾不走心》《佛跳墙》,关注我的微信公号(搜索“网易王三三”或“wywss163”,回复“佛跳墙”,就能收到资♂源♀了)]

当DJ、开酒吧、画彩妆,但我知道我是好和尚

但玛丽苏毕竟是玛丽苏,工口漫毕竟是工口漫,就如同我们认识的第一个日本和尚“一休”真人其实也长得不好看。现实生活中的日本僧人其实比以上这些只会谈恋爱和推妹子的角色有趣多了。

当DJ、开酒吧、画彩妆,但我知道我是好和尚

就比如这位曾任DJ现任日本福井市照恩寺住持的僧人朝倉行宣,在自家寺庙里连办了3年「Techno法會」,把净土真宗的超度仪式和电音结合起来,还和日本视频网站niconico(bilibili的日本原版)合作,全程直播吸引2万人在线观看的同时,还将网友的弹幕通过装置投射到佛像上,网友同一时间发送「南無阿彌陀佛」,这场面,可以说是未来感の佛教了。

当DJ、开酒吧、画彩妆,但我知道我是好和尚

一边播放Techno的旋律,一边念诵着《佛正信偈》和《佛说阿弥陀经》的朝倉行宣

除了玩电音的和尚,还有玩布鲁斯摇滚的和尚。曾是日本布鲁斯摇滚界乐师的藤冈善信在出家后潜心研究如何把布鲁斯摇滚乐和佛经结合到一起,编写成人人能哼上一两句的佛歌。有时他也开开小型的live,和隔壁也喜爱摇滚的牧师high一high。

当DJ、开酒吧、画彩妆,但我知道我是好和尚

当DJ、开酒吧、画彩妆,但我知道我是好和尚

藤冈善信这样解释他佛经摇滚的跨界融合:“时代不同了,日本佛教必须与时并进,和尚不能只呆在佛寺里。日本人对宗教漠不关心,这表示佛教面对着生存危机。”很可以了,建议国内KTV里提供的佛教歌曲也可以试试跨界转型,尤其试试民谣,绝对助您广结善缘。

当DJ、开酒吧、画彩妆,但我知道我是好和尚

听完摇滚佛经电音佛法,可以再尝试下佛门酒吧。净土真宗本愿寺派「光恩寺」的现任住持羽田高秀在京都开了间“京都坊主bar”,其日文漢字「坊主」bouzu其实就是和尚的意思,在这间不大显眼的传统日式建筑里,光线柔和昏暗,放着些古典音乐,除了吧台区的几张桌椅,还有可以看到后院景色的榻榻米。

酒单就更有意思了,鸡尾酒的名字都是“色即是空”、“烦恼炽盛”、“爱欲广海”、“黄泉之国”这类包含佛教色彩的词汇,如果你乐意尝试,或许还可以点一杯羽田住持根据每日心情气氛变化的隐藏特调“诸行无常”。

“诸行无常,没什么恒定不变。根据当天的心情、 搭配的食物以及气氛的不同,我可能会提供不同的酒,你拿到可能不喜欢。人生也是这样。”

当DJ、开酒吧、画彩妆,但我知道我是好和尚

羽田高秀不仅是掌管着净土真宗本愿寺派光恩寺和“京都坊主bar”,他还是一家IT公司的老板,同时也是一位父亲。开酒吧对他而言也是让众生接近佛法的一种方式,因为寺庙“太严肃”,在酒吧里人们放松了才可以思考人生,“生活中碰了壁,来这里也许可以得到启发。”

当DJ、开酒吧、画彩妆,但我知道我是好和尚

摇滚佛歌,佛门酒吧都可以让更你接近佛法,在另一个日本僧人看来,彩妆也不例外。

出身于佛门世家的西村宏堂很早就知道了自己的性取向,担心自己会和日本传统文化格格不入的他在18岁时前往美国留学,美国开放包容的环境让他选择勇敢做自己,并且在帮室友化妆的时候发现彩妆可以让一个普通人也变得自信漂亮,于是他成为了一位职业化妆师。

当DJ、开酒吧、画彩妆,但我知道我是好和尚

回到日本学习佛教理论后,害怕自己的行为有辱师门的他却得到师父这样的回答:“如果你能传达每个人都是平等,都可以得道的讯息,而你的妆容,又可以帮助你做到这件事,那有何不可?”

如今他还加入了专为促进社会对LGBTQ人群正确认识的摄影项目Out in Japan,针对这一群体开办免费的彩妆讲座,他相信“化妆是一个令你自身愉悦的工具,如果你感到愉悦,那么你也将更容易与人为善”,很难想象“凡有所相,皆是虚妄”佛法,如今可以借助皮相的改造来传递。

当DJ、开酒吧、画彩妆,但我知道我是好和尚

但西村有一句话是没错的:“佛祖并无因任何人的性别或出身,而将他们分等,我觉得只要做你相信是好的事,就对了。”

确实如此,自从明治政府发布《肉食妻带的解禁》后,日本僧侣是否食素和守戒都成为了完全自愿的行为。如今的日本佛教万象包罗,从可以喝酒吃肉结婚生子的净土真宗到依然严格守戒的各派律宗都各自发展。

在这一开放多元的基础上,各派僧人才能出柜的出柜,电音的电音,为了能让更多人产生对佛教的兴趣,他们还可以各出奇招用电音法会和彩妆课堂吸引大众。从这一层面来看,和尚更多地意味着一种职业,而并非人生的全部,脱下袈裟,他仍然可以有别的身份,比如做一个丈夫,或者一位父亲。

当DJ、开酒吧、画彩妆,但我知道我是好和尚

也可以像僧人矢泽一辉一样上午在寺庙上班下午去练习皮艇,抽空代表国家去参加个奥运会什么的

所以在这种大环境下,玛丽苏和工口漫把目光对准本国僧人也就不奇怪了,更何况青灯弟子们自带禁欲光环,披上袈裟分分钟制服play,虽然这些大叔在路人届也只是平平之色,但一旦挂上坊主的头号就也能出偶像画册。

当DJ、开酒吧、画彩妆,但我知道我是好和尚

对宗教的娱乐化从三次元延展到二次元,佛祖和耶稣凑一对儿还能画一部《圣哥传》,这部漫画讲的是耳垂很长喜欢给二人亲手做T恤的佛祖,和被女高中生夸长得像约翰尼德普便孩子气地感到得意的耶稣,两人平安度过千禧年后在东京合租了一间廉价公寓里幸福快乐的度假的故事,一部漫画把善男信女看成基男腐女,可以说是功德无量了。

当DJ、开酒吧、画彩妆,但我知道我是好和尚

当DJ、开酒吧、画彩妆,但我知道我是好和尚


以上内容纯属胡诌,感谢你每天陪我一起幽默。网易新闻首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全裸日历简史:她们脱下的衣服,救了无数人的命

张逸兰 本文来源:王三三 责任编辑:张逸兰_NX332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再撤侨!餐馆老板哽咽:命保住就不错 感谢祖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