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 正文

湖南一官员雁过拔毛77万余元 连二毛七都不放过

2017-04-03 09:57:00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湖南一官员雁过拔毛77万余元被判刑,连二毛七都不放过)

“他雁过拔毛 太过分,被开除党籍并被判刑实在是罪有应得!”3月30日,记者在湖南省桃江县采访,提起该县桃花江镇财政所原副所长陈刚违纪违法案件,当地干部群众气愤地说。

2016年6月,湖南省审计厅在对桃江县主要领导的经济责任审计中,发现桃花江镇拱头山村村民昌俊、崆峒村村民赵月清惠农补贴发放异常,有冒领的嫌疑。有关部门随即进行核实。

这一核实,挖出一个“雁过拔毛”大案。桃花江镇财政所原副所长陈刚借这两个人的账户,在2万余名农户身上“拔毛”6万余次,涉及77万余元。次数之多、金额之大,全省罕见。

不现身,不显形,还次次得手。但陈刚终究没有逃脱监督执纪者的“法眼”。同年10月17日,陈刚被桃江县纪委给予开除党籍处分。今年2月10日,陈刚被桃江县人民法院以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

监守自盗,虚增账户

陈刚2000年9月参加工作,在财政岗位上工作了十几年。或许是长时间在同一岗位工作太乏味,想寻求刺激,或许是每天与数字打交道,看着数字的变化能带来一沓沓现金……他的思想渐渐发生了变化,开始贪图享受,经常出入酒桌、牌桌,还玩起了“套刷”信用卡超前消费。信用卡透支、烟酒店赊账、朋友处借钱……逐渐入不敷出。

“惠农补贴种类繁多,每项都涉及成千上万户,如果把每笔钱都减少一点点,再转到自己控制的账户……”望着全镇惠农补贴花名册,陈刚顿感“眼前一亮”。

2013年年底,陈刚从朋友昌俊和赵月清那里分别借了一张信用社的储蓄卡,将两人作为惠农补贴对象分别添加到桃花江镇拱头山村长坪咀组和崆洞村天仲村组。

“放到密密麻麻的数据库里,还真看不出来。”陈刚自鸣得意,仿佛看到一笔笔惠农资金哗哗流进这两个虚增的账户中。

蒙蔽组织,欺骗群众

“在送领导审核签字和公示的时候,我用的是没有修改的数据,只是在上报县财政局时换成了修改过的数据。”为掩人耳目,陈刚提前准备好了两套信息,以“偷梁换柱”来达到“以假乱真”的目的。

2014年4月10日,桃花江镇2014年度种粮直接补贴和农资综合补贴的原始发放明细在全镇各村的村务公开栏中公示期满。

与此同时,陈刚已将发放确认表交相关负责人审核签字并盖章。在准备上报数据的时候,陈刚犹豫了好久。“迈出这一步就意味着自己走上了贪污的道路。”但他转念一想,“富贵险中求,更何况做得这么谨慎,谁发现得了呢?”

4月16日,陈刚在这两项补贴中截留的9395.43元顺利打入了昌俊的账户。

之后的大半个月时间里,陈刚“静观其变”,发现无人察觉。他坚定地认为,只要做得足够仔细就不可能被发现。

同年5月7日,陈刚故伎重施,从683户双季稻补贴对象中选取578户,共“拔毛”40464.27元。

欲壑难填,陈刚“拔毛”金额一路飙升:同年10月16日,从22522户晚稻良种补贴对象中选取11889户,共“拔毛”88654.28元;2015年1月20日,从88户油菜良种补贴对象中选取15户,共“拔毛”98034元……2015年度补发晚稻良种补贴是陈刚“拔毛”金额最大的一项,他从22529户农户中选中了21610户,共“拔毛” 140438.63元。

“公示确实看见过,但是从没在意,每年要补贴多少钱,我们只知道一个大概,更何况我们相信政府打卡发放的钱是不会少的。”今年1月12日,桃花江镇牛潭和村的种粮大户罗庆良领回被陈刚截留的368.22元时说,此前从来没有怀疑过补贴会被截留。

面广量大,手法隐蔽

“在2014年度种粮直接补贴中,栗树咀村中心组傅铁牛应补发0.32元,半边山村红莲冲组罗建平应补发1.73元,打石湾村蝴蝶形组莫清民应补发13.64元 ……”今年2月底,桃江县桃花江镇组织专业技术人员恢复了被陈刚篡改的惠农资金数据。一份《陈刚套取资金数据核对情况表》里,13个表格详细列出了他在13项惠农补贴中“拔毛”的情况。

点开《桃花江镇2014年度种粮直接补贴数据还原表》,里面一共有22515户补贴对象,其中155户的数据被陈刚做了修改。在这些被随机“选中”的对象里,99户因为补贴金额不到20元,被陈刚拔得“一毛不剩”,剩余56户均被不同程度扣除。

桃花江镇花果山村上尤一组昌永生是这一次的补贴对象之一,他的补贴面积是0.72亩,应发补贴资金9.72元,实际到手9.45元,被“拔”了0.27元。

陈刚在每户农户身上“拔毛”不多,但也有个别数额较大的情况。罗公桥村陈家湾组陈光是2014年度双季稻补贴对象之一,补贴应发1802.25元,实发1078.44元,被“拔”了723.81元。

陈刚瞄上的不仅仅是农业补贴资金。在桃花江镇2015年度城镇低保第三季度的发放对象中,陈刚随机选中孙翠纯、吴宇两人,前者被扣除240元,后者的720元则被全部扣除。

“陈刚的违纪手法隐蔽,单笔扣除金额小,而且绝大多数都精确到了小数点后两位数,有很多不到一元钱的数据,没有规律可循。”负责调查此案的桃江县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周春晖介绍,虽然单笔额小,但面广量大,令人震惊。

据调查核实,从2014年4月至2015年12月止,陈刚利用负责“惠农补贴一卡通发放系统”信息录入工作的便利,分7批13项共“拔毛”61629笔,冒领21994户农户生态公益林、效益林补贴等惠农资金共计770623.61元,分多次分别打入一卡通系统昌俊与赵月清账户中。

2015年12月21日,陈刚决定收手,取出昌俊、赵月清两张卡上的余额后,将卡折断丢弃,认为这样就算是“金盆洗手”了。没想到,作茧终自缚,还是被查了出来。

“惠农资金涉及范围广、资金多,容易出现违规违纪行为。”桃江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张晓介绍,该县已组织开展对耕地地力保护补贴、退耕还林补贴等7大类15小项惠农资金进行专项清理整治。

彭照 本文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责任编辑:彭照_BJS339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价值百万的七彩"神虾"死了 买家:只愿收购活的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