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再怎么鼓励二胎,中国生孩子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2017-03-21 00:27:21 来源: 下划线
0
分享到:
T + -
许多人可能不知道,今天中国的生育率即便不是全球最低,也是最低之一。即使像日本一样“花样”鼓励生育,中国的生育率也很难挽救了。

自从二胎政策正式纳入议程,生育率也荣登前段时间的两会热词榜,成了每年都会讨论的例行事务。两会虽然结束了,但人们对中国生育率的担忧依然久久不能消除。

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透露,截至2016年12月底,2016年全国住院分娩婴儿活产数为1846万。作为全面二孩政策落实的第一个年头,这一数字显然低于学者爆发式的2000万新生儿预估。实际上,即便再怎么鼓励生育,中国生育率也很难扭转回来了。

即便不是全球最低,也是最低之一

生育率是指每个女性平均生育的孩子数量。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16》公布的201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显示,中国2015年的总和生育率仅为1.05。这个结果甚至低于世界银行更新的2014年的所有其他199个国家和地区的生育率。而根据测算,要维持中国正常的世代更替,这个数字不能低于2.2。

同样是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自2010年至2015年,中国的平均生育率只有1.2。这也就表明,中国的生育率即便不是全球最低,也是最低之一。

中国生育率逐年下降。
中国生育率逐年下降。

很多人对生育率低没什么概念,甚至做梦都嫌人多。其实不然,生育水平决定着一个国家的人口结构,生育率高则意味着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反之则代表着老龄化的加剧。

举个例子,20世纪90年代,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香港等东亚国家或地区的经济迅速增长,创造了“东亚奇迹”。而根据研究,这一经济奇迹与其人口结构中适龄劳动人口占较多比重密切相关,即所谓的人口红利。结果显示,东亚的这次经济奇迹约1 /3是由人口红利所贡献的。

反观现在,这些创造了经济奇迹的地区经济已经进入了平缓期。这与其人口结构中老年人比重太高密不可分。

一旦步入老龄化社会,便意味着养老金迅速膨胀、卫生医疗支出大幅度增加、社会劳动力急剧缩减以及未富先老等问题,对中国未来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是极其不利的。

2016年09月25日,山东省青岛市,老人在青岛沧口公园休闲。/视觉中国
2016年09月25日,山东省青岛市,老人在青岛沧口公园休闲。/视觉中国

也正如此,我们才更加看重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成效。但就像文章开头所讲的,这一万众瞩目的政策几乎辜负了全社会的期待。

鼓励生育的政策悖论

中国人口是多大的体量,全世界都知道。为了限制人口过快增长,中国计划生育一实施就实施了40多年,“一对父母一个孩子”成了政策指导下的标配。

然而随着近些年人口老龄化的不断加剧和适龄劳动人口减少,人口红利正在逐渐减少,不少地方甚至出现了用工荒的情况。

于是,为了避免重蹈日韩等国的覆辙,政府不得不“从娃娃抓起”。从前政府是限制生育,现在却是巴不得要你生育。

2016年10月15日,湖北宜昌市,“二孩”生育政策标语。/视觉中国
2016年10月15日,湖北宜昌市,“二孩”生育政策标语。/视觉中国

2013年末政府提出了作为放开全面二孩政策的过渡方案——单独二孩,即夫妻双方一人为独生子女,第一胎非多胞胎,即可生二胎。

但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出生人口总数为1655万,比2014减少了32万。尽管2014年开始实施单独二孩政策,但出生人口不仅没有出现想象中的反弹,甚至几乎比所有相关估计更低。

紧接着2015年政府马上全面放开二孩政策,但表现亦不尽如人意。种种迹象表明,限制生育政策逆转后的反弹非常有限,人们似乎越来越不愿生孩子了。

许多学者提出造成连续两次的政策失灵的原因不是政策本身,而是我们的鼓励生育仅仅停留在放松原有政策限制的层面,纯粹是在原地转圈。而围绕生育相关的一系列法律法规、社会保障体系和鼓励措施远远不到位。

2015年10月30日,北京,一位准妈妈在商店内挑选育婴用品。/视觉中国
2015年10月30日,北京,一位准妈妈在商店内挑选育婴用品。/视觉中国

说白了,就是只有口号没有钱。

而在其他生育率比较低的国家,比如日本专门修订《儿童补贴法》,生育从第一胎享受补贴,第一、第二胎每月补贴5000日元,第三胎之后每月补贴1 万日元,补贴直到小学三年级毕业前。

显然,我们做的远远不够好。

可惜,做得好也未必有用

我们的邻居日本早在1970年,65岁以上老年人口已占总人口的7.1%,迈入了老龄化社会。2007年便超过了21%的红线,成为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步入“超老龄社会”的国度。与此同时,日本人口的迅速老龄化需要保持健康的财务和长期护理系统,这对政府构成了重大挑战。

2016年9月19日,日本东京,老人锻炼身体。/视觉中国
2016年9月19日,日本东京,老人锻炼身体。/视觉中国

简而言之,这是一场不得不面对的灾难。

为了应对这场“国难”,日本走上了鼓励生育的漫漫征程。先是一系列法律法规保障妇女兼顾工作和养育子女,又是补贴儿童又是补贴企业,法律法规也及时跟进,对企业不执行育儿休业制度、妇女再就业制度等等早早作了法律规定。

此外,政府和民间团体还做了各种调查, 宣传和倡导男女兼顾事业与家庭,大力鼓励生育。甚至有市议员提议向已婚人群派送“被刺破的避孕套”,令人哭笑不得。

但结果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好。2015年5月,日本总务省公布14岁以下儿童数量为1617万,比2014年减少16万,连续34年下降。根据死亡率和出生率进行推测,2050年日本人口将比2010年减少3000万到4000万人,前景十分悲观。

2015年3月20日,日本东京,专项清洁工为“孤独死”老人清理空巢。/视觉中国
2015年3月20日,日本东京,专项清洁工为“孤独死”老人清理空巢。/视觉中国

不单单是日本。韩国从2005年开始鼓励生育,但如今的生育率却依然徘徊在1.2至1.4之间。海峡对岸的台湾为鼓励生育甚至打出了“帅哥美女靠创造,不生永远看不到”的雷人标语,也避免不了每年生育率全球倒数的境地。

现在看来,这场“生娃大作战”很是尴尬,因为付出数十年的心血似乎没换来半点可怜。

当生育成为“不理性”

人口学家伍尔夫刚卢茨曾提出一个有关“低生育陷讲”的假说。如果生育率降低到1.5以下的水平,那么即使在鼓励性的生育政策下,生育率也很难恢复原有水平,甚至是出现不可能逆转的不良反应。毫无疑问,中国似乎在这个陷阱里越陷越深。

生育率之所以会这么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们生不起。经济学上曾用成本与效益解释这个问题,生育在父母面前成为一种投资行为。只有父母的收获大于付出时,生育孩子才是理性行为。

而在中国长期以来的父母包办一切的家庭文化中,房子直接压垮了追求二胎的最后一根稻草,更遑论大城市生活的压力。在这种高压的社会氛围下父母追求孩子的质量远远大于数量。

2015年10月30日,珠海,一位母亲推着女儿市场采购。/视觉中国
2015年10月30日,珠海,一位母亲推着女儿市场采购。/视觉中国

目前处于生育年龄的人群是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的生育高峰期,她们成长于计划生育的大背景下,长期的一胎化教育使得晚婚晚育、少生优生似乎成为了心中的“政治正确”。

让人感到雪上加霜的是未来十年中国22—30岁的,女性数量将萎缩至目前的60%以下。照此看来,中国生育率能显著提升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值得注意的是,研究表明,环境空气污染与不良妊娠结果呈正相关,PM2.5被证明和不良妊娩结果有直接关系,孩子刚生出来就可能不是正常人,客观上对生育质量造成了打击。

许多学者认为,经济快速发展就会大幅降低生育率,由于个人价值与自由主义在现代化的过程中得到最大的显现和升华,生育率低反而成为发展中社会向发达社会过渡的重要标志。比如泰国的总生育率伴随着经济发展从1970年的5.6下降至1990的2.1。

中国其实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还未全面实施计划生育的时候生育率就已经下降了,原因不是别的,正是改革开放经济的发展和城市化水平的提高带动了人们生育观念的改变。经济发展是最好的避孕药。

黄童超 本文来源:下划线 作者:刘登辉 责任编辑:黄童超_NX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网约车司机边开车边自慰 女子拍视频上网却被拘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