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南美航母:被现实压弯的海上强国梦

2017-03-09 14:29:33 来源: 网易历史
0
分享到:
T + -

2017年,网易历史频道独家联手《战争史研究》,以网文推送+每季纸质出版+线上直播的全媒体模式重新启航,继续回馈老读者,也期待更多新读者的关注。有旧文精编,有新文开坑,阎京生和刘怡依然与战研读者同在。

作者|刘怡,网易历史频道专栏作家,《战争史研究》撰稿人。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undefined巴西的“米纳斯吉拉斯”号航母

2017年2月15日,巴西海军对外宣布:由于彻底更新动力系统和弹射器的费用过于高昂,该国唯一一艘航母“圣保罗”号(原法国海军“福煦”号)将终止维修、正式退役。在此之前,完工于1963年的“圣保罗”号已经进行了耗时5年的大规模现代化改装,翻修了主机、锅炉、油柜和弹射器,因依旧无法解决因舰龄过长带来的动力系统老化问题,只得忍痛割爱。巴西海军保留了该舰的两个固定翼攻击机中队,并承诺将在未来继续采购或自建新航母,不过预算优先度排在核潜艇和护卫舰项目之后。就这样,在拉美海军建立舰载航空兵的历史进入第61年之际,巴西、阿根廷这两个曾经的区域强国都已不再保有现役航母。

undefined2011年,刚刚结束延寿改装的巴西航母“圣保罗”号驶离里约热内卢港试航。该舰动力系统在次年再度发生火灾,自此丧失航行能力

南美国家自欧洲采购少量新型舰艇,用于争夺归属不明的海上岛屿、近海捕鱼权以及地区领袖地位,始于19世纪后期智利和阿根廷的巡洋舰竞赛。进入20世纪,巴西、阿根廷、智利三国为防范领海权益遭到假想敌的侵犯,相继从英美两国购买了5艘无畏舰,并凭借这项资本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成为德国和美国争相拉拢的对象。“二战”结束后,世界海军进入航母时代,南美诸强的战列舰已经因老朽而接近报废。鉴于各国皆无能力自造大型水面舰艇,它们开始转向手握大批战时剩余航母的英国和美国,寻求技术支持。

战争期间的1942年,英国海军“未来造舰委员会”曾根据在4年内击败德意日三国的要求,制订了以“光辉”级航母的设计方案为基础,批量生产通用型航母的计划。其中包含有4艘“光辉”级的放大版“卤莽”级(实际完成2艘),8艘1.8万吨的中型舰队航母(IFC),以及16艘1.3万吨的简化版“光辉”级。最后一个型号也被称为“1942年型轻型航母”。与原型“光辉”级相比,它们的主尺度缩水约1/10,取消了机库的装甲防护以增加内部空间;主机采用普通舰用蒸汽轮机,只安装4台锅炉,总功率比“光辉”级减少2/3,最大航速只有25节。为了将单舰建造时间控制在两年之内,并在战争结束后3到5年间退役拆毁,所有这16艘航母的非关键部位都按照劳氏船级社普通商船标准,采用MS钢板建造,水下防护尤其薄弱,内部居住条件也很糟糕。后6艘舰在施工过程中为机库甲板增加了1到2英寸厚的装甲防护,排水量增加约1000吨,称为“尊严”级;前10艘最简陋的版本称为“巨人”级,均于1942到1943年全面开工。

undefined“巨人”级轻型航母初始设计图,采用“二战”期间常年的直通甲板样式

“巨人”级和“尊严”级生不逢时,在战争结束前仅交付了6艘,大部分刚一下水即面临回炉的窘境。所幸该型舰尚有机库高度充足、结构轻便适合改造、价格低廉等优点,很快被加拿大、澳大利亚、荷兰、印度等友好国家看中,低价购入作为新的舰队旗舰。英国海军也一度将“巨人”级用作技术验证平台,测试斜角甲板、蒸汽弹射器、菲涅尔光学助降系统等新发明。鉴于拆毁这批航母所需的人力物力相当吃重,英国船厂甚至研究出一种了取巧的方法:将6艘已经下水、但尚未进行舾装的“尊严”级搁置在码头,待有国家相中付款后再顺势进行检修和现代化改装。其中有数艘舰甚至转手两次以上,共出售或租借到7个国家。

巴西和阿根廷两国便是在1950年代中后期,分别购买了一艘已经改装上斜角甲板和蒸汽弹射器的“巨人”级。由于旧式弹射器的推力不足,两舰或者只能搭载“二战”期间研制的老旧活塞式战斗机,或者主要携带反潜机和直升机,作为功能型航母使用。到了1968年,阿根廷又从荷兰购进一艘三手的“巨人”级,拥有较新的电子设备,可以起降轻型喷气式战斗机。这批航母日后超期服役至20世纪90年代,较最初的估计多使用了50年以上,可谓物尽其用。而巴西、阿根廷海军的舰载飞行队,也是以此作为最初的摇篮。

“米纳斯”首开先河

1954年8月,20世纪巴西最著名的民族主义政治家、担任总统超过15年的铁腕人物瓦尔加斯在一场神秘的枪击案中死于非命。第二年,社会民主党人、米纳斯吉拉斯州州长库比契克赢得大选,就任第21届总统。为了安抚对选举结果心怀不满的海军高级将领(他们支持库比契克的对手、前安全部长塔沃拉),并争取东南部利益集团的支持,他承诺将为海军购买一艘航空母舰,并以他曾经任职的米纳斯吉拉斯州命名。在巴西全国的21个州和大区里,米纳斯吉拉斯、圣保罗和里约热内卢是经济最发达、人口数量最多的3个,许多总统候选人以其为基本盘,并在当选后以命名大型舰艇的方式酬赏自己的支持者。20世纪初巴西购买的前3艘无畏舰就以这三个州命名,因此将第一艘航母命名为“米纳斯吉拉斯”号,也有呼应传统的意味。

undefined在澳大利亚海军服役时的“复仇”号,即“米纳斯吉拉斯”号的前身

但在经济形势不佳的50年代中期,巴西海军可以用于采购新舰的总预算只有900万美元,无法像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一样先从英国买下一艘未舾装的“尊严”级,再由英方提供全套方案实施设备升级和现代化改装。1956年巴西海军的代表抵达位于泰恩河口的斯旺·亨特船厂后,明确表示由于经费紧张,他们只能购买已经建成的“热舰”,再由收费更低的第三国承担改造工程。英方推荐了1945年初完工的“复仇”号(HMS Vengeance):该舰虽然依旧保持着直通甲板、“二战”防空武器和电子设备的陈旧外观,但在1952到1955年曾经短暂租借给澳大利亚海军用于人员培训,因此动力系统处于运转良好的状态。1956年12月14日,“复仇”号在英国正式移交给巴西,升起了绿底南十字座国旗,但操纵暂时仍由英国海军人员负责。

1957年夏天,“复仇”号驶抵北海对岸的荷兰鹿特丹港,在福尔默船厂进行现代化改装。由于荷兰此前已经进行过同属“巨人”级的“卡雷尔·多尔曼”号航母的改装工程,且报价较英国船厂为低,故整个工程进行得相当顺利。军舰左舷被焊接上了一块8.5度的斜角甲板,飞行甲板两侧也增加了更多外飘结构,以扩大可使用面积。舰首的唯一一台蒸汽弹射器的推力被增加到了9.1吨,拦阻索也更换为更粗的型号,以起降新型喷气式飞机。右舷巨大的“二战”式舰岛被拆改成尺寸较小的样式,雷达和电子设备也更换为清一色的“荷兰造”,并在左舷加装了透镜助降设备。经此变化,“复仇”号的排水量增加到了15890吨(标准),最大航速仍为25节,自卫火力改为10门瑞士生产的博福斯40毫米高炮。尽管荷兰方面的报价已经有所优惠,但由于加装的新设备过多,全舰的改造费用最后依然达到了2700万美元,相当于舰体价格的3倍。

undefined在荷兰经历过现代化改装后的“米纳斯吉拉斯”号外观。受巴西海空军矛盾影响,该舰只能作为反潜航母使用

1960年12月6日,“复仇”号在鹿特丹港编入了巴西海军作战系列,并被正式命名为“米纳斯吉拉斯”号。尽管300名航空人员的培训尚未完成,海军还是根据共同防御项目(MDAP),向美国提出了低价购买S2F-1“搜索者”反潜机和HSS-1“海蝙蝠”直升机各一个中队(6架)的要求,未来还保留再加购两个中队的意向。但这一决定随即引发了海军和空军的正面冲突——1946年巴西组建统一的空军时,已经将陆军和海军拥有的作战飞机悉数加以收编。海军虽然在1963年重新建立了独立的航空兵学院,并从法国购入12架二手T-28C“特洛伊人”教练机用于培训航母飞行员,但始终没有获得空军当局签发的飞行员执照和准航证。巴西空军甚至威胁称:一旦发现海军的“搜索者”和“海蝙蝠”擅自升空,将立即予以击落。在1964年的一次事故中,空军的T-33教练机甚至真的“误击”了一架“海蝙蝠”。经此一劫,海军再也不敢轻举妄动。“米纳斯吉拉斯”号在最初4年只能带着空空如也的机库和飞行甲板出航,变成了一件装点门面的大玩具。

“米纳斯吉拉斯”号中部近景,可见左舷加装的8.5度斜角甲板和右侧不规则的外飘结构。一架“美洲狮”直升机正在做起飞准备“米纳斯吉拉斯”号中部近景,可见左舷加装的8.5度斜角甲板和右侧不规则的外飘结构。一架“美洲狮”直升机正在做起飞准备

1965年,新任总统卡斯蒂略·布朗库在海军和空军之间进行了调解,双方达成妥协:海军将已经到货的一个中队“搜索者”移交给空军,并保证日后搭载在航母上的一切固定翼飞机都由空军飞行员驾驶,飞机所有权也归空军;空军则允许海军拥有独立的直升机中队,并在战时负责所有海基航空兵力的指挥。这一规定直到1995年才被废除。尽管有些委曲求全,但“米纳斯吉拉斯”号此后终于具备了实际战斗力。按照荷兰船厂的改造方案,该舰最多可携带21架舰载机,不过大部分时间里都只有6架“搜索者”和6架直升机。

按照最初的设想,“米纳斯吉拉斯”号应当搭载喷气式战斗机,成为南美第一艘拥有对舰攻击能力的作战航母。但因为巴西空军对这一方案并不热心,加上巴西的海上安全环境相对比较宽松,该舰在大部分时间里承担的是反潜特遣编队指挥舰的角色。从1976年到1981年,该舰进行了一波现代化改装,加装战斗数据链和美制SPS-40B对空搜索雷达,以和新购买的“尼泰罗伊”级护卫舰配合行动。不过“米纳斯”毕竟已是一艘舰龄超过40年的“长者”航母,因设备老化发生的故障开始频频出现:在1987年的“龙23”海上军演中,该舰的唯一一台弹射器出现故障、无法修复,只得将“搜索者”暂时转移到陆上,用作“美洲狮”、“小松鼠”直升机和海军陆战营的运输舰。1991年到1993年的另一次大修翻新了全部主机和锅炉,加装上SINCONTA作战指挥系统、ZW06导航雷达和“西北风”便携式舰空导弹,但依旧无法起飞固定翼飞机。

undefined1996年10月,以“米纳斯吉拉斯”号为旗舰的反潜特遣大队正在南大西洋举行演习。背景中可见一艘“基林”级驱逐舰和一艘“伊尼亚乌玛”级轻型护卫舰

1997年,困扰巴西海军10年的问题终于以一种勉为其难的方式获得了解决:他们买下了阿根廷退役航母“五月二十五日”号的弹射器,安装到“米纳斯吉拉斯”号上。该舰搭载的飞行队重新恢复为6架“搜索者”,4到6架“海王”反潜直升机,2架“小松鼠”和3架“超级美洲狮”通用直升机。但巴西海军依旧没有放弃喷气式战斗机之梦,1999年,他们终于达成了一笔价值7000万美元的采购案——从科威特购买20架二手A-4KU和3架TA-4KU“天鹰”攻击机。这批已经服役了20年的小飞机空重只有4.75吨,不需要折叠机翼,最大航程可达3220公里,既能挂载6枚集束炸弹执行火力支援任务,也能携带4枚“响尾蛇”导弹参与空战,是一种优秀的多用途飞机。巴西海军梦寐以求40年的喷气式战斗机,终于即将变为现实。

undefined1993年最后一次延寿改装结束后的“米纳斯吉拉斯”号,舰首左侧可见该舰唯一一部蒸汽弹射器的轨道

但“米纳斯吉拉斯”号却已垂垂老矣。在阿根廷的准同型舰“五月二十五日”号和印度的“维克兰特”号退役之后,该舰已经成为全世界完工最早的现役航母,也是“唯二”的两艘开工于“二战”期间的航母之一(另一艘是印度的“维拉特”号)。舰上的蒸汽轮机、锅炉和弹射器已经停产数十年,一旦损坏根本无法更换,舰体钢板也由于使用时间过长出现了老化征兆。最终在2000年,巴西海军拍板购入法国退役的中型航母“福煦”号,同时报废“米纳斯吉拉斯”号。2001年10月16日,这艘海上生涯平庸的寿星航母正式退役。英国一家海军历史协会曾计划众筹一笔资金买下该舰的船壳,改造成博物馆舰,但因为没能凑齐400万美元的购买和拖带费用最终作罢。2004年7月,“米纳斯吉拉斯”号被拖往著名的“战舰坟场”印度阿朗港(Alang),在那里变成了50多年前就应该成为的一堆钢板和零件。

“独立”与“独立日”

作为巴西最大的假想敌和跟风者,阿根廷从20世纪初开始就不能容忍全部风头被这个邻国占尽。1906年巴西在英国订购第一艘无畏舰“米纳斯吉拉斯”号之后,阿根廷马上在美国下单了2艘更大、更好的新舰。而当巴西的“米纳斯吉拉斯”变为航母之后,不甘示弱的阿根廷军政府也开始寻求从英国购进航母。由于经济状况更加糟糕,他们几乎用上了砸锅卖铁的本钱——为了筹集置办航母所需的千万巨款,阿根廷人报废了无畏舰“莫雷诺”号、“里瓦达维亚”号和服役将近60年的老式装甲巡洋舰“普埃伦多”号,将船体出售给日本拆船商,这才获得了额外的700万美元。1958年7月4日,英国海军部正式与阿根廷达成协议,将1946年完工、此前主要当作人员运输舰使用的“巨人”级航母“勇士”号(HMS Warrior)转让给后者。

undefined1947年2月,临时租借给加拿大海军的“勇士”号停靠于温哥华港。由于该舰的动力系统在北大西洋表现不佳,一年后被退货给英国

和巴西购买的“复仇”号一样,“勇士”号也是一艘两度转手的冗余舰:1946年该舰一度被租借给加拿大,但在寒冷的北大西洋航行时动力系统和供电出现了多次故障,因此在两年后被退货。1957年英国海军在该舰上进行TBF活塞式攻击机携带氢弹模型的起降测试时,曾为其加装了5度斜角甲板、新型拦阻索和导航雷达,因此囊中羞涩的阿根廷人没有像巴西一样对该舰进行现代化改装,仅仅检修了全套机电设备,也没有更换大推力弹射器。1958年11月4日,已经更名为“独立”号的“勇士”号在朴茨茅斯港升起了阿根廷海军旗;1959年6月8日,一架美制F4U“海盗”活塞式战斗机在该舰上完成了第一次起降测试。

undefined加入阿根廷海军后的“独立”号与“米西奥内斯”号驱逐舰并排航行。图中可见该舰的斜角甲板角度较小,舰岛上的电子设备大致保持了“二战”结束时的状态

和巴西的“米纳斯吉拉斯”号一样,跑道长度不足的“独立”号只能携带6架“搜索者”式反潜机和14架“海蝙蝠”式直升机,或者使用更加老旧的24架F4U-5“海盗”。由于阿根廷不存在巴西空军和海军的那种对立关系,海军方面一直希望“独立”号能搭载新型喷气式战斗机。1963年8月,戈菲中校驾驶一架刚刚从美国购入的F9F-2B“黑豹”喷气式战斗机在该舰上进行了一次成功的降落,证实了该舰的确具备进一步提升战斗力的潜能。但由于“黑豹”的全重接近7.5吨,更先进的F9F-8T“美洲狮”也与之接近,以“独立”号孱弱的“二战”弹射器根本不足以完成起飞作业,所以“独立”号的对舰攻击能力仅仅停留在纸面上。更多时候,该舰只能继续作为反潜航母使用,或者充当喷气式飞机练习海上降落时的测试舰。

undefined服役于荷兰海军时的“卡雷尔·多尔曼”号与两艘“弗里斯兰”级驱逐舰并排航行。飞行甲板中后部可见4架机翼折叠的“搜索者”反潜机

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情况持续到了1968年,阿根廷人不得不面临抉择:如果不为“独立”号换装推力更大的弹射器、跑道更长的斜角甲板和新型电子设备,该舰的象征意义将远远超过实际用途。但曾经为巴西海军改造“米纳斯吉拉斯”号的荷兰抛出了一个更加经济的方案:该国唯一一艘航母“卡雷尔·多尔曼”号由于锅炉损坏已经停航,因为运行费用过高,荷兰海军计划封存该舰。而“多尔曼”号的性能相较“独立”号明显高出一筹,只须稍作修复便可继续使用,价格也相当公道。因此阿根廷人干脆决定放弃大动干戈地翻修“独立”号,直接买下“多尔曼”号。1968年10月15日,“多尔曼”号升起了阿根廷海军旗,以该国独立战争的爆发日命名为“五月二十五日”号;“独立”号则于1970年底停航,1971年出售给拆船商解体。

undefined1974年,阿根廷女总统伊莎贝尔·庇隆视察“五月二十五日”号航母。图中可见该舰拥有与巡洋舰相仿的高大主桅和醒目的上层建筑,与巴西的准同型舰差异明显

重新落户南美的“多尔曼”号同样是一艘完工于1945年的英制“巨人”级航母,原名“可敬”号(HMS Venerable),1948年出售给荷兰。该舰最初为全通甲板样式,1955到1958年在威尔顿—费耶诺德船厂进行了大规模现代化改装,拆除旧式高射炮,加装8度斜角甲板、新升降机、新拦阻索、菲涅尔助降透镜和1部推力更大的弹射器,舰岛结构也经历了重新设计,布置了与“德·鲁伊特”级防空巡洋舰类似的细长烟囱。烟囱前方是一座新的三脚桅,顶端安装有荷兰信号公司开发的LW01对空搜索雷达和DA01目标指示雷达,烟囱之后则设置有VI01测高雷达。经过此次改装,“多尔曼”号可以携带1个中队挂“响尾蛇”式空空导弹的“海鹰”FGA-6喷气式战斗轰炸机和1个中队TBM-3S/W“复仇者”活塞式攻击机,战斗力有了明显提升;其更大的上层建筑和前主桅更类似巡洋舰,与其他国家海军中的“巨人”级在外观上存在明显不同。

1960年,曾经是荷兰王国殖民地的印度尼西亚企图吞并荷属新几内亚岛西部(今印尼巴布亚和西巴布亚省),“多尔曼”号奉命率2艘驱逐舰前往南太平洋进行炮舰外交。印尼空军得到“多尔曼”号已经抵达澳大利亚弗里曼特尔港、即将驶往新几内亚的消息后,一度准备了6架挂有AS-1“狗窝”空舰导弹的苏制图-16KS-1型轰炸机,准备对该舰发动空中突袭。后来经过联合国调停,危机以双方互相让步而告终。1964年以后,因为已经没有太多海外利益需要维护,荷兰海军改变了战略指导,主要在北约框架内执行反潜和巡逻任务;“多尔曼”号也卸下喷气式战斗机,改为搭载8架“搜索者”反潜机和6架“海蝙蝠”直升机,作为反潜指挥舰使用。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核共享政策,“多尔曼”号在必要时将部署战术核武器。该舰的“追踪者”可以挂带美国生产的B-57型核深水炸弹(弹头1万吨当量),弹体和核装药平时储存在英国,由美国军方监管,战时航母须首先驶往英国、将核深弹运上舰方可使用。

undefined1978年时的“五月二十五日”号,舰首可见2架机翼收折的“搜索者”反潜机

1965到1966年,因为动力系统状况不佳,“多尔曼”号在费耶诺德船厂拆除了2台锅炉,替换上了从“尊严”级航母“利维坦”号(1945年下水后停工,搁置22年后最终解体)上买来的陈年“新品”。但仅仅过了三年,另外2台锅炉也因一场大火报废,该舰丧失了航行能力。阿根廷人买下该舰后,为其换装了“利维坦”号的另外两部锅炉,在1969年进行了首次飞机弹射测试。至此,南美海军终于第一次具备了在海上进行喷气式飞机起降和从舰载机上进行对舰攻击的能力,阿根廷也因此跃居为本地区第一大海上强国。

整个70年代,“五月二十五日”号是南美最强大的水面舰艇。尽管该舰的航速只有24节,自卫火力和水下防护能力也极其薄弱,但由于南美各国普遍未装备潜艇,并不构成太大威胁。1972年,阿根廷海军从美国购买了16架二手A-4Q“天鹰”攻击机(其中5架可发射“响尾蛇”空空导弹),以替换陈旧的F9F“美洲狮”,它们组成了著名的第3战斗/攻击机中队。加上原有的4架“搜索者”反潜机和2架“海蝙蝠”直升机,“五月二十五日”号成为了南美唯一一艘具备相对完善的反舰、反潜和对地攻击能力的航空母舰。挟舰自重的阿根廷军政府自感有了对外扩张的底气,遂于1978年制订了代号为“主权作战”的两栖登陆计划,准备派航母掩护海军陆战队夺取与智利存在争议的比格尔海峡东南部岛屿。行动开始前几个小时,由于罗马教皇若望·保罗二世以个人名义发起调停,两国最终停止了调兵遣将。但高乔人的冒险显然还会有下一次。

undefined比格尔危机期间,满载“海王”直升机和“天鹰”攻击机执行威慑任务的“五月二十五日”号。四年后,该舰在福克兰群岛战争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1979年,由于阿根廷军政府以暴力镇压国内的左派庇隆主义游击队,美国卡特政府决定暂时停止向其供应“天鹰”的零备件。阿根廷人转向法国,于1981年购入了5架“超军旗”攻击机和5枚“飞鱼”空舰导弹。为了使用这种时速可达1200公里的新飞机,“五月二十五日”号进行了为期半年的临时改装,增加斜角甲板前端的长度,并对弹射器和拦阻索进行翻修,如此勉强满足了“超军旗”在携带一枚反舰导弹和副油箱时的起飞条件。但该舰相对简陋的雷达系统无法为“超军旗”提供全程导引,也没有数据链可以为“超军旗”和“天鹰”分配攻击目标,因此海基型“超军旗”的对舰攻击能力仅仅停留在纸面上。

但阿根廷军政府已经迫不及待地要用航母来展示“国威”了。1982年4月2日凌晨,从“五月二十五日”号上起飞的“搜索者”和“天鹰”掩护1500名海军陆战队员登上斯坦利港滩头,夺取了英国控制下的福克兰群岛。由于预判英国很快就会从本土派出特遣舰队、向福克兰群岛进行反攻,阿根廷海军派遣两艘最先进的42型防空型驱逐舰陪伴“五月二十五日”号在斯坦利港北方游弋,以伺机发动突袭。4月30日,先期进入战场的英国核潜艇“壮丽”号一度锁定了该舰,但英国国防部下令暂缓攻击,以免过度刺激阿方。

5月1日深夜,从“五月二十五日”号上起飞的“搜索者”在东北方300海里外发现了英国航母“竞技神”号编队。当时该舰的“超军旗”留在了陆上基地,具备攻击能力的只有第3中队的8架挂带普通炸弹的“天鹰”。为了增加行动成功率,特遣舰队司令阿拉拉少将命令航母以20节速度向英舰靠拢,准备在黎明时分起飞攻击队。天亮前后,两支舰队的距离已经缩短到180海里,8架“天鹰”每机挂上3枚500磅炸弹,做好了战斗准备。这是“二战”结束以来第一次出现航母编队决战的态势,气氛极为紧张。但“五月二十五日”号陈旧的弹射器只有在顶风状态下才能起飞满载的“天鹰”,而当天清晨风速太低,阿拉拉只能下令飞机推迟起飞。就在此时,一架从陆上基地起飞的P-2H“海王星”巡逻机发来了敌情通报:从“竞技神”号起飞的两架“海鹞”垂直/短距起降攻击机已经在100海里外用“蓝狐”雷达捕捉到了“五月二十五日”号,并持续监视该舰;同时英军主力编队改为向东航行,与阿舰保持200海里的距离,超过了“天鹰”170海里的攻击半径。南太平洋战区阿军司令隆巴多认为行动的突然性已经丧失,下令航母放弃攻击、返回基地。

讽刺的是,1969年9月“五月二十五日”号从荷兰归国前,英国霍克·西德利公司特地派出一名试飞员,驾驶新型“鹞”GR.1垂直/短距起降飞机在该舰上完成了一次起降,希望阿根廷海军能够购买,不过被囊中羞涩的高乔人婉拒。13年后,恰恰是“鹞”的改进型“海鹞”成为了“五月二十五日”号的心腹大患。

undefined

“五月二十五日”号搭载的“超军旗”攻击机在福克兰战争期间部署于陆上机场。该舰退役后,由“超军旗”组成的第2战斗/攻击机中队依然保留在阿根廷海军航空兵的序列内,并经常借用巴西和美国的航母进行训练。图为2004年,一架“超军旗”在“里根”号航母上进行“一触即离”的飞行训练

5月2日下午,英国核潜艇“征服者”号在福克兰群岛南部海域击沉了阿根廷旧巡洋舰“贝尔格拉诺将军”号。考虑到“五月二十五日”号的反潜能力和水下防护同样不堪一击,阿根廷海军决定将该舰撤回本土、不再出海。舰上的8架“天鹰”和那5架宝贵的“超军旗”则被部署到火地岛的里奥格兰德机场,从陆上起飞对英国舰队进行突袭。5月21日,3架由航母飞行员驾驶的“天鹰”用500磅炸弹炸沉了英国护卫舰“热心”号,自身也损失2架。“超军旗”则用仅有的5枚“飞鱼”先后击沉了英军的“谢菲尔德”号驱逐舰和“大西洋运送者”号大型滚装货轮,直至5月底全部导弹耗尽。这可以算是“五月二十五日”号的编外战果。

undefined“五月二十五日”号搭载的A-4Q“天鹰”攻击机在福克兰战争期间表现出色,不过在1988年最终被航电设备和发动机更现代化的A-4H所替换

1983年,结束征战的“五月二十五日”号终于迎来了迟到的现代化改装,换装上新型作战指挥系统、战斗数据链和进场控制雷达,不仅可以全程指挥“超军旗”执行远程对海攻击任务,还能充当从德国购买的MEKO 360型护卫舰的指挥舰。但这艘出动率一向颇高的功勋舰仿佛是在某一瞬间突然走向了衰老:1986年6月,该舰的两组帕森斯式蒸汽轮机相继发生故障,丧失了航行能力。阿根廷海军在1988年一度邀请意大利芬坎蒂尼公司的专家对“五月二十五日”号进行考察,研究为该舰换装柴油主机或柴燃联合动力(CODAG)推进系统的可能性,但意方坦言:40多年前设计的舰内区划已经很难变更,老化的船体钢板和飞行甲板最多也只能继续使用10年。1991年10月,阿根廷海军最终宣布:将在4年后停用“五月二十五日”号。

1997年2月1日,拆除了弹射器和电子设备的“五月二十五日”号在贝尔格诺港正式封存。2000年,该舰以32.1万美元的低价出售给印度拆船商,魂归阿朗港。阿根廷一度计划购进同样年过半百的“米纳斯吉拉斯”号作为“五月二十五日”号的继任者,但在2001年金融危机后最终作罢。不过高乔人以一种特殊的方式保持了他们的骄傲——曾经在“五月二十五日”号上空飞翔的第2战斗/攻击机中队(“超军旗”),如今依然保留在阿根廷海军航空兵的序列中,并不定期地在巴西和美国海军的航母上进行着起降训练,仿佛很快就会有一艘新航母供它们继续翱翔。

尾声“圣保罗”

2000年11月15日,“福煦”号在土伦港降下法国国旗,正式成为巴西海军的一份子。参照“米纳斯吉拉斯”号以购买军舰时的总统出身的地区命名的传统,来自南部圣保罗州的卡多佐总统将该舰命名为“圣保罗”号。在军舰交付仪式上,这位总统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我国拥有7000公里长的海岸线,需要一支与国际地位相称的海上力量,而‘圣保罗’号的交付是巴西有能力维护自身海上权益的重要象征。”2001年2月,“圣保罗”号抵达里约热内卢港,为该舰准备的两个中队“天鹰”随即上舰,使巴西海军第一次具备了远程空中打击能力。为了提升“天鹰”的空战能力,巴西航空工业公司还耗资1.4亿美元对12架A-4KU进行了技术升级,加装Elta 2032火控雷达,使其可以发射“食人鱼”、“蟒蛇”4和“德比”空空导弹。

undefinedA-4KU“天鹰”攻击机在“圣保罗”号做起飞准备

价值1200万美元的“福煦”号是法国第一型专为喷气式飞机设计的航母,标准排水量24200吨,完工时就配备有8度斜角甲板、透镜助降系统、远程搜索和跟踪雷达、蒸汽弹射器等新设备,最大航速32节,可搭载4个中队39架飞机。在法国海军服役期间,该舰已经经历过两次现代化改装。尽管并未配备固定翼预警机,并且服役时间同样长达40余年(1963年竣工),但巴西海军乐观地估计“圣保罗”号至少可以使用至2025年,甚至慷慨地承诺阿根廷海军的“超军旗”可以在该舰上进行训练,一派南美盟主气象。

undefined来自法国的“圣保罗”号一度被巴西海军寄予厚望,但过于拥挤的内部区划和故障率奇高的动力系统使该舰在大部分时间里只能瘫痪在母港

然而噩梦却也就此开始。法国海军造舰局在1950年代设计“圣保罗”号时,本着最大限度利用布雷斯特工厂船台的原则,在265×31.7米的船体内见缝插针地布置了大量舱室。特别是动力系统留出的冗余空间几近于无,复杂的蒸汽管道排布相当不合理,既不便于维护、损坏时也很难更换。2004年5月,6台因德雷型锅炉之一在启动时发生爆炸,造成3名水兵身亡、11人受伤,部分高压蒸汽管路被烧毁。大失所望的巴西人不得不花费血本对其进行全面延寿改装:自2005年起,“圣保罗”号在里约热内卢“趴窝”了整整5年,对4组蒸汽轮机、6台锅炉、液压增压器、蒸汽过热器、燃油柜和全部动力管线进行翻修,并升级了战术数据链和电子战支援系统。海军还为其采购了6架新的S-70B直升机,计划从2013年起恢复战斗巡航。

然而就在2012年,尚未结束收尾工程的“圣保罗”号再度发生锅炉舱火灾,动力系统又一次损坏;两台20吨弹射器也在进行过500余次训练起飞后出现了故障。由于同类型的设备只有法国曾经生产,向英国和意大利求助完全无济于事;而法国工厂早在20多年前就已经停止供应这类旧式装备的零配件,同样爱莫能助。巴西人现在面临痛苦的抉择:要么继续在这艘54岁高龄的巨舰上投入资金,并且冒关键设备不定时损坏、无零备件可换的风险;要么暂时放弃大国梦想,抱憾将该舰退役。2017年2月,他们最终下定了决心。而仅仅在南大西洋风光了16年、大部分时间蜷缩于港口的“圣保罗”号,也就此成为南美航母的绝唱。

undefined2004年6月,“圣保罗”号(近处)陪伴来访的美军核动力航母“里根”号(远处)在南大西洋水域航行

一段南美航母史,见证了“大国梦”的起起伏伏和区域强国曾经的壮怀激烈。而在巴西黯然退役“圣保罗”号之际,美国、英国、中国等真正具备足够经济基础和技术实力的大国仍在一艘接一艘地建造着新型航母。有了充足的财力以及舰体和武器系统制造-升级能力的“里子”,才撑得起动用航母编队执行远海投送任务的“面子”。而因为一时热情勉强上马的航母梦想,终有一天将令主事者体会到失落和沉重。

undefined

胡难 本文来源:网易历史 责任编辑:胡难_NN678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52本世界畅销书,人生80%答案都在里面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