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故事:一个五等小站的"时间简史"

2017-02-02 07:50:00 来源: 台海网(厦门)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春运故事:一个五等小站的“时间简史”)

春运故事:一个五等小站的“时间简史”一组客运列车开进磹口站。新华网 肖和勇 摄

台海网2月2日讯 据新华网报道 列车的汽笛声渐渐远去,和煦的日光照临山野,磹口村又一波鞭炮陆续响起。当时钟指针划过8时,50岁的王志明站起,跟前来交接班的工友互道“新年好”。

这是1月28日清晨,农历新年的第一天。王志明“自言自语”重复了一夜的工作指令,这句新年问候说得格外畅快。出了值班室,站房墙上的“安全日”铭牌,前夜已刷新至13302。

王志明所在的磹口站在福建华安县丰山镇,1958年设立,是南昌铁路局漳州车务段管内的一个五等小站。运营时间有一甲子之久的鹰厦铁路主线是单线轨道,一个区间只能有一趟列车主线开行。上下行的列车,对向交会或者同向待避,都要在这个五等小站另外2条到发线上完成;列车能否直接通过,调度指令也从五等小站发出。每当有列车过境小站,值班员要按规定与邻站通话办理闭塞、开放通过信号、呼叫列车司机进行车机联控。

值班员王志明在磹口站已工作15年。他和工友杨家平、林清海、房少定4人轮流值守,接发每天过往的列车。13302个“安全日”换算起来,这个小站已36年安全运行无事故。

  小站的货运年代

时光,回到36年前。

1981年,24岁的杨家平从部队退伍,成为一名铁路职工。早在1954年鹰厦铁路开工建设时,其父亲——从朝鲜战场归来的铁道兵,参加了这一铁路工程建设。人们不曾想到,父辈参与修建的铁路,杨家平用大半生的青春年华来守护。在鹰厦铁路福建华安至长泰区间段,杨家平辗转多个小站,一直干到60岁。

杨家平在磹口站工作时间最长。彼时,磹口站还是个四等小站,可办理货物发送和到达,曾经繁华一时。比杨家平晚10年入职的王志明依然记得,当年从磹口站发送的木材、香蕉车车爆满,从外地运来的肥料、大宗物资源源不断。

鹰厦铁路开行之后,纵贯华安境内的近百公里铁路沿线设了十来个停靠站,一些站点可办理客运、货运,漳州北部小城华安县此间一改闭塞旧貌。当年的磹口站有二三十个职工,每天上百趟列车在这里停靠,热闹非凡。杨家平说,工作虽辛苦,不觉得孤单。

繁忙背后,变革风行。1986年8月起,鹰厦铁路电气化改造项目开工,持续至1993年12月底。这项工程让鹰厦铁路一改老旧、低效的运营状况,成为当时华东地区第一条电气化铁路。

  寂寞坚守的苦旅

鹰厦铁路开启电气化时代,沿线火车站的命运随之改变。一些站点的客货运业务逐渐被取消,沿线火车站职工编制收紧,扳道员、站务员等岗位渐次被撤销。磹口站何时从四等小站改为五等小站,杨家平和王志明已记不得具体时间。1993年以后不到10年间,他们感受到最真切的变化是小站繁华不再,工友越发少了。

2002年,王志明到磹口站工作时,这个小站只剩下10名职工。

值班,变得冷冷清清。接发列车时,值班员和助理值班员里外配合,指挥着列车交会、待避或通过。没有列车过站的空档,两人能凑近聊上几句。以往大家最欢喜的休班,变成最难耐的时光。那时,职工上心的休闲项目是看电视。几个频道反复调换看到夜深,黑白电视屏幕就“雪花飘”,没节目了。王志明1月31日告诉记者,现在年轻人爱说“把天聊死”,意思是话不投机。当年,工友也常“把天聊死”,实在无话可说。

“从前慢”。小站的冷清岁月,又过了7年。2009年6月,磹口站撤销助理值班员岗位,驻站职工减少到6人,延续至今。这6人中,站长柯剑毅、副站长郑瑞华负责站务和应急工作,杨家平、王志明等4名值班员执行“四班倒”轮班。

值班成“单兵作战”。在一个轮班周期里,值班员要上4天班,休班4天当中有1天要“备勤”不能离开。每有列车经过,值班员要“自言自语”重复着作业用语,执行着“眼看、手指、口呼”的作业规范。他只能抽烟、喝茶提神,容不得半点分心。没有列车经过时,离席也不得超过5分钟。

寂寞,像站台边的野草疯长,无可阻挡。休班后,睡个饱,王志明开始拾掇站前一片空地。当第一茬菜苗破土而出时,这个中年人激动得开心大叫,差点流泪。浇水,一天能来个四五次。这个站前的菜园,成了6个驻站职工的乐园,四季蔬菜怎么也吃不完。

休班后,值班员还能在百来米站台上散步、慢跑。当列车通过小站时,他们习惯于停下注视。

每逢春节小站最“热闹”。站长、副站长等人会来陪值班员过年。可即便如此,他们也难以围炉吃饭,值班员得时刻坚守岗位。

  春天就要到来

小站职工寂寞的年月,中国铁路迎来快速发展期。

昔日处在全国铁路末梢的福建,2009年起陆续开通温福、福厦、向莆、厦深、合福等多条快速铁路,更多快速路网如今仍在八闽大地上延伸。

“高铁”时代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大量乘客被分流。鹰厦铁路客运在此间渐渐式微。目前,磹口站每天的列车接发数量约有70趟。

在长达694公里的鹰厦铁路主线上,至今仍保留着60个这样的五等小站,它们只有几间站房,没有候车室,没有检票口,没有旅客上下,也没有货物装卸。在全国铁路运行图中,许多这样的五等小站将渐渐完成其历史使命,渐渐消失。

但磹口站是个例外。今年春运期间,鹰厦铁路华安段外移工程的前期工作正在紧密推进,今后磹口站附近将新建一个三级物流园。华安县当地许多人相信,就像当年铁路为华安县打开了“风口”,磹口站重开货运将给当地发展带来更多契机。

站在温暖的日光里,站长柯剑毅说,磹口站的春天就要到来。

而到今年5月,60岁的杨家平将退休。多年以前,杨家平的儿子已成为鹰厦铁路上的一名职工。

春运故事:一个五等小站的“时间简史”60岁的杨家平今年将退休。这是他值守岗位的最后一个春运。新华网 肖和勇 摄

春运故事:一个五等小站的“时间简史”60岁的杨家平(左)今年将退休,50岁的王志明(右)已在磹口站工作15年。新华网 肖和勇 摄

春运故事:一个五等小站的“时间简史”每有列车经过,值班员要“自言自语”重复着作业用语,执行着“眼看、手指、口呼”的作业规范。图为55岁的值班员林清海正在岗位上工作。新华网 肖和勇 摄

乔敬 本文来源:台海网 责任编辑:乔敬_NN6607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单一收入模式拖垮你的财富积累速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