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 正文

中央党校副教授:皮村工友之家,点燃梦想的地方

2016-12-26 18:21:00 来源: 澎湃新闻网(上海)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中央党校副教授:皮村工友之家,点燃梦想的地方)

那还是8年前,2009年秋天的一个星期六。我和四位研究生同学一起,乘公交车去走访一家公益性机构——北京市朝阳区皮村的工友之家。我们像是一次普通的旅行,欣喜、放松,还有些好奇。景色从高楼变成低矮的村庄,提醒我们已经走出繁华的市区,到了城乡接合地区的城边村了。这里居住人口90%是外来的打工者。
2015年1月7日,北京,皮村社区文化活动中心算是北京工友之家的大本营。  本文图片均为视觉中国 资料图
皮村真远!我们换了三次车、走了3个小时才看到皮村的标志。机场航道位于这个村庄上空,每两分钟就会有一架飞机低空飞过。街面上有些脏,两旁鳞次栉比地挤满了山西刀削面、陕西凉皮、手机店、服装店等小商铺。沿着村边灰尘四起的小路又走了半个多小时,看到了挂着“工友之家”招牌的一座小院。这时我们才明白,工友之家是打工者自己办起来的民间公益机构。
这一天,是工友之家举办的第二届“新工人文化艺术节”开幕的日子。院内彩旗招展、人声鼎沸,有人摆摊义卖商品,有人举行拔河比赛,有人打乒乓球,很有过节气氛。靠院墙的一排白色平房是“打工文化艺术馆”,是农民工自己筹办起来的!里面的陈设都与农民工有关,粮票、介绍信、户口本,暂住证、务工证、健康证、计划生育证,劳动工具也是主要藏品,如瓦刀、铁锹、电钻、缝纫机、抹布,还有一辆收废品的板车。博物馆旁边的小门里是工友影院,据说是朝阳区文化馆援建的。
博物馆外墙狭窄的走廊里,还有一家简陋的图书室,有几位农民工模样的人正捧着书安静地读着。院子里最醒目的建筑是有着金色圆顶的“新工人剧场”,也是农民工自己用一顶帐篷作底搭建起来的,那剧场的舞台只是铺了简单的化纤地毯,座位只是长条木板上裹了块粗毡子,此时这里正在举行新工人艺术团的演出。我们坐下饶有兴趣地听一个叫孙恒的小伙子正在演唱:“高楼大厦是我建,光明大道是我建,脏苦累活是我来干,堂堂正正做人,凭力气吃饭!”接下去歌手们演唱的歌曲都与打工生活有关,如《团结一心讨工钱》《彪哥》《打工号召》《打工子弟之歌》等等。
皮村同心实验学校外,家长在门口接孩子回家。 
唱歌的孙恒是工友之家的总干事长,是个黑瘦的小伙子,穿一件印有“劳动最光荣”字样的T恤,目光坚毅而平静。他告诉我们,他唱的歌都是自己写词作曲的。工友之家是一家服务打工者的民间非营利机构,成立于2002年,刚开始就在海淀区的肖家河村活动,2005年搬到皮村。工友之家是在一支“打工青年艺术团”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已经出版了好几张专辑,还排演了两出话剧、一部纪录片和一部故事片。还用出专辑的版税办了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
孙恒也向我们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他在大学里学的是音乐,毕业后在开封四中当了音乐教师。但他不喜欢按部就班的生活,决定辞职到社会上闯荡一番。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激怒了全家人,母亲扔给他一个破铺盖卷说:“滚”!随即全家人与他断绝了关系。他背着一把吉他只身来到北京,蹬过三轮,发过小广告,到酒吧卖过唱。流浪生活固然艰辛,但看不到前途、没有梦想更煎熬。有一年冬天,他发烧躺在床上,一位卖煤球的老人家来给他送货,一边搬煤球,一边笑眯眯地鼓励他:“小伙子,不要怕,我儿子和你一样大,也在打工,我这么大年纪,还在打工。”
这话好像一块燃烧的煤,给了他生活的温暖和光亮。他连夜写下了歌曲《煤》,向这位打工老人致敬,并下决心以后给底层劳动者写歌唱歌。2002年,他和几位朋友一起,成立了服务农民工的工友之家的团队,用创作歌曲、编写话剧、拍摄纪录片和进行文化服务的方式,表达打工者的心声,促进社会和谐发展。他们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和社会的认可。皮村已经和他们合作,把“皮村社区文化中心”的牌子挂在了工友之家的小院门口。
北京皮村,晚饭后,陆续回来的打工者在工友之家的小院里跳舞。这个小院里还有小剧场、博物馆、图书馆等。
工友之家、孙恒、打工者、艺术团,这些人和事,也像一块燃烧的煤在我心里烧了起来。我买回了所有关于他们的材料,上网、看视频,像狂热的追星族那样,追逐他们到工地、社区的演出、参加他们在场的交流和公益活动,和每一位在场的人交谈。很快我发现,工友之家这样的机构,在全国还有很多,比如“草根之家”“工友家园”“同心希望家园”“木兰花开”“新晨工友家园”等等,通过互联网,已经形成了一个联系网络,他们有相同的身份和价值观,有爱心有关怀,为打工者提供文化、法律和就业等其它服务,他们不是一个人、几个人,而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他们不叫自己是农民工,叫“打工者”。他们说:“我们知道该干什么。”
如果不走近他们,我永远不会知道他们是怎样的世界,怎样的梦想。在主流媒体中,每天都渲染着他们呼天抢地地讨薪、工伤、被驱赶、被侮辱的悲情故事,坊间也流传着他们当中坑蒙拐骗、作奸犯科的犯罪案例。文艺舞台上,他们又经常是一群不懂现代文明规则、乱闯乱撞、憨头憨脑的落后群体。城市人与他们的生活像隔了一层玻璃幕墙,看得见对方,却走不到一起。
没想到,这么偶然的机会,让我走到了他们中间来。
我记下他们的手机号,通过朋友找朋友的办法,开始在全国各地寻找他们。朋友提醒我说:“你不要让地方官员陪你去,不然打工者不会对你说真话。”就这样,我只身一人背着双肩包,拉着行李箱,风尘仆仆地奔走在广东工业区的握手楼、江浙小镇的小巷、北京的胡同和各地大同小异的城边村,还幸运地获得了蹭饭吃、住工友宿舍的资格。一开始我们争论、怀疑、指责,后来就握手、拥抱、哭泣、拍打对方的肩膀和大腿。
人们在工友之家创办的二手超市挑选商品。这里的物件通常都比较便宜。
他们是最早觉悟到命运,并且用行动改变的打工者,他们不是用歌曲和文艺诉说苦难,而是寻求改变现状,寻求沟通与合作。一开始他们提出了自己的艺术主张“用歌声呐喊,用文艺维权”,希望用歌声和艺术的方式唤起社会对打工者的关怀。后来,他们更意识到,打工者的将来是融入城市,成为新的城市人,不能等着政府来关怀,要自己帮助自己、服务自己。
所以,他们进一步把为打工者服务扩展到对“尊重劳动、尊重劳动者”价值观的倡导。这些行动和价值吸引了更多的打工者参与进来,打工者在这里自己搭台、自己唱戏,而且,是当仁不让的主角!文化为打工者塑造着尊严,带大家走近梦想。同时,工友之家还主动为社会各界搭建文化平台,把更多打工者、政府部门、学术部门和社会各界凝聚到一起。
工友之家的免费图书室里总是坐满了人。
我亲眼看着他们的成长:2009年元旦,他们办了第一届打工文化艺术节;同年秋天,这个艺术节的名字就改成了新工人艺术节,现在已经办了三届;2012年1月,他们在新工人剧场办了第一届“打工春晚”;2012年,打工春晚已经办进了团中央的礼堂!打工春晚的主持人是央视大名鼎鼎的崔永元,他已经放出话来:“第三届打工春晚要办在人民大会堂!”
王德志,这位17岁就出门打工的蒙古族小伙子,现在已经是打工春晚的总导演;许多,这位曾经当过摇滚青年、交通协管员、建筑工的卷毛大男孩,现在是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的馆长;丽霞,这位沉静干练的女性,已经主持一个服务打工妹的公益机构“木兰花开”,她领着姐妹们办儿童书屋、开二手商店,她们集体创作的舞蹈《疯狂的清洁工》、歌曲《我要大声唱歌》,都是以打工妹为主题的。孙恒,依然奔走于为打工者发言的文化、公益和演出活动中,他沉着淡定、应付裕如,唯一不变的是,身上那件已经褪色的、印着“劳动最光荣”字样的T恤衫和坚毅平静的目光。
现在,他们的身份依然是农民工,但他们内心踏实,目标明确,梦想在他们的行动中正在一点点变成现实。在皮村,在很多像皮村这样的地方,我看到了自信、自觉的一群人,他们的梦想像燃烧的煤一样,发光发热,以最执着的信念,在最艰难的地方,用最朴素的方式,用微弱的光亮,照亮自己,温暖别人,也照亮和温暖着生活。我也是被温暖照亮的其中一个。
(本文作者系中央党校文史部文学教研室副教授)

(原标题:中央党校副教授:皮村工友之家,点燃梦想的地方)

netease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韩方发公函:请让乐天玛特恢复营业 利于中韩关系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