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滚动新闻 > 正文

只要活着,写作就是最大的价值

2016-10-11 00:51:38 来源: 山西新闻网-三晋都市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只要活着,写作就是最大的价值)

  • 只要活着,写作就是最大的价值

    李迎兵在首届张爱玲文学奖颁奖典礼上发表获奖感言。

  • 本报记者专访首届张爱玲文学奖得主李迎兵——
        国庆长假的第三天,喜报传来,作家李迎兵的长篇小说《雨中的奔跑》,在14部入围作品中脱颖而出,成为首届张爱玲文学奖的唯一获奖作品(其他奖项因参评作品未达预期数量而空缺),李迎兵本人也成为该奖项唯一的获奖者。张平、曲润海、老九等著名作家、评论家发贺电,祝贺李迎兵获此殊荣。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山西籍作家,李迎兵曾在本报连载过多部中篇小说,并发表过多篇诗歌、散文、文学评论等作品,其独特的写作风格和个性化的语言感觉,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0月8日下午,本报记者连线李迎兵,对其进行了专访。
      
      

    A 诗意化的背后有着狼狈不堪的痕迹
      

      三晋都市报:我们都知道您是土生土长的山西吕梁人,但后来您去了北京,长篇小说《雨中的奔跑》就是您在北京创作的。请谈一下《雨中的奔跑》的构思过程。
        李迎兵:我对吕梁的印象,更多来自童年的生活经验。童年关于吕梁的记忆很破碎,也很温馨,那些旧的街道,旧的小学,都充满了回忆的影子。现在的吕梁发展得很快,但它在追求现代文明的同时,也毁掉了一些旧的文化气息和文化符号。这种变化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陌生感和距离感,甚至有一点隔阂,感觉我无法再融进这片土地。当然,我眼中的吕梁具有很大的局限性与主观性,这可能与我所处的成长阶段有关。
        单说吕梁这片土地,这种文化概念其实很抽象,它实际上更多地来自具体的人和具体的事,或是某个让人感动的画面,或是某个突然走过的身影,这些都是构成文化的必不可少的因素。就拿我奶奶来说,她身上那种朴素的人生态度对我影响很大,我在长篇小说《雨中的奔跑》里就提到了这些。创作《雨中的奔跑》那段时间,我在北京的生活状态一直是不确定的,动荡不安的,始终有在三环路上奔跑的感觉。但即便人在远方,心却还时时刻刻牵挂着童年的故乡,牵挂着那里的人和那里的事。我一直找不到一个切入方式,想完完全全写那里的一切,但总是一种静态画面的感觉。传统写作方面切入的高手,有赵树理、沈从文等。直到有一天,我把北京的生活和吕梁的生活放在一起,主人公内心始终有一种撕裂感,我才找到了某种叙述的独特方式。
        三晋都市报:长篇小说《雨中的奔跑》是2009年4月出版的,到现在已经7年多了。首届张爱玲文学奖给予《雨中的奔跑》的颁奖词里,评价您的作品是一代人的象征与缩影。您怎么看待这个评价?
        李迎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雨中的奔跑》可能是经受了好多年的时间淘洗,越来越被一些有一定高等教育背景的读者甚或专家学者喜欢,有望再版。我不敢说这部小说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但是它确实是被拂去时间尘埃之后渐渐绽放出其文学光辉的一面。小说直接节选自我本人的个人生活场景,但又有所位移,诗意化的背后依然有着奔跑时狼狈不堪的痕迹。从情节上看,有些东西是虚构的,有些却是活生生的例子,如我在北京北太平庄血站卖过血,也去建国门附近一家餐馆打过工;我住在亚运村洼里南口七八平方米的小平房里,没有暖气,甚至连一个月70元的房租也交不起,把褥子和被子卖了5元钱买包子充饥;我在公交车上逃票去安定门北师大同学柳红文那儿蹭饭吃,去借下个月的生活费,等等。最难忘的一次,卖血回来,怀里揣着一百多元钱,我不敢花,也舍不得坐公交车,步行差不多二十站路回家,半路头晕,就到一个小餐馆要面汤喝,餐馆一位大姐给我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汤,没有要我一分钱……至今,我还记得那位大姐慈祥的面容,她让我想起我的奶奶。这些情节构成我心灵自传的一部分,因为我还活着,还在成长,还在写作中不断超越。《雨中的奔跑》初稿断断续续写了一年多,写完之后,我热泪交流。
      

    B 作家张扬个性的同时也在继承传统
      

      三晋都市报:很多传统意义上的作家,在其笔下的小说中,都刻意回避让自己进入文本,您则是奋不顾身地让自己成为了一个剖析的标本,如《雨中的奔跑》里的“我”也叫李迎兵。可以谈一下您这样做的用意吗?
        李迎兵:其实,我骨子里是很传统的,很多东西放不下,由此才会有故乡与他乡之间的撕裂感,始终纠缠不清,剪不断,理还乱。《雨中的奔跑》里的“我”名字叫李迎兵,但也不完全是我自己。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看一些红色经典文本,如《吕梁英雄传》《烈火金刚》《红岩》等。在今天看来,这些作品的文学价值可能不是很高,但它们却激发了我对文学的热爱,促成了我最初的文学准备阶段。对我的创作起决定性影响的还是卡夫卡的《变形记》、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乔伊斯的《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这些作品,《雨中的奔跑》也有受到这些作品的影响,总体上主人公是生活在一种交叉的时空里,而且在奔跑中无法停下来。主人公那些在奔跑中更为不堪的狼狈画面,是一种真实而又壮烈的命运投影。
        三晋都市报:您在获奖感言里说,文学所抒写形象化的生命历史,也许因为某种文字符号的记载,才得以有了某种程度的延续,乃至流传,展现其明亮倔强的光辉。那么,以赵树理为代表的山药蛋派与现代小说之间有什么联系?您的获奖作品《雨中的奔跑》有没有受到山药蛋派的影响?
        李迎兵:山药蛋派是山西的一个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文学流派,对山西文学影响深远。一个作家与他出生的那块土地以及那里的生活习惯,甚至饮食,都会有无法隔断的联系,在长期耳濡目染的过程中,这些东西会留在你的血液里,不是主观上能改变的,文学也是。但是我认为文学流派容易忽略作家的创作个性,毕竟每个作家都是独特的个体,具有独特的个性。作家在张扬个性的同时,也在不知不觉中继承那些传统的东西。时代的烙印,就是某个时代的作家无论如何写,都会有意无意地留下这个时代特有的宿命胎记。一个作家的成长是内心需要敞开的一种修炼和学习,传统与现代的泾渭分明,或许只是停留在学理上,而具体到作家自己身上,则是互相交融,矛盾中的复杂统一体。


        写作要全身心地投入,拿《雨中的奔跑》来说,作者要与自己创作的人物融为一体,感受人物的情绪情感,这样才能创作出一部好的作品。一个作家,在成名之前总要经历一段时间的沉淀,在这期间,他可能面临很多困境,但只要其放平心态与这个世界对话,努力投入,总会创造奇迹的。不能说是一写个什么就希望大家都关注你。对待文学,我们既要接受它对我们的陶冶滋养,也要接受它带来的磨难缺陷。不能一遇到挫折,就把文学贬得一无是处。我说过,文学所抒写形象化的生命历史,也许因为某种文字符号的记载,才得以有了某种程度的延续,乃至流传,展现其明亮倔强的光辉。文学的价值也许正在于此。
        不管你经历什么,只要你还活着,你还在写作,那就是最大的价值。千万不能放弃,文学的力量就在这里:即便身体被世界伤害,灵魂也会永远高尚。
      

    本报记者 高桦 文/图
      

    (原标题:只要活着,写作就是最大的价值)

    netease 本文来源:山西新闻网-三晋都市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哈佛学霸:"穷忙"的勤奋者有多惨?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