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滚动新闻 > 正文

行程规划工具进入3.0时代,成为旅游创业最后一张船票

2016-08-30 16:16:02 来源: 海峡法治在线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行程规划工具进入3.0时代,成为旅游创业最后一张船票)

执惠导读行程规划类工具如果不能实现真正的个性化,让每个用户得到符合自己需求、特色、爱好、品味的差异化方案,就会失去竞争力。

作者_程小雨,来源_执惠

上周我把在一个互联网产品经理分享会的讲稿整理成一篇《巨头垄断格局下,互联网创业公司怎样寻找方向?》,文章在一个在线旅游行业的讨论群引发了大家对于行程规划类创业的激烈辩论。有人认为,行程规划领域不同模式下的创业公司很多,接近爆发的临界点。更多人认为,行程规划的概念已经热了好久了,“第一波行程规划的公司都快死光了,然而行程工具类产品的商业模式还没有跑出来”。

2014年底我和合伙人成立路书科技,在行程规划这个领域创业摸索了近两年的时间,置身其中,大家对行程类工具的批评和建议也都有更直接的感触。借此机会,梳理我们做路书过程中对于行程规划领域的参与者、特点和趋势的一些思考。行程规划经过过去四年的发展,其实已经经历了三个大的阶段,并且形成了很多不同“流派”,从不同角度解决行前决策的效率问题。由于时间仓促,无法全面展开,不妥处请见谅,也欢迎读者们评论、交流。

1.0时代,数据结构化(2012年-2013年)

代表产品:途客圈、穷游行程助手1.0

定位:行前,辅助游客更高效的完成旅行灵感收集

特征:游记内容打碎并结构化重组加工,POI重要性开始凸显

问题:内容积累周期太长,旅游用户低频难以快速形成闭环

商业模式:无

穷游最开始做行程助手的初心,是想解决出境游办理签证时的“行程单”问题,彼时很多人刚开始自由行,申请欧洲等复杂签证地区搞不定的行程,而没有完整行程又无法顺利送签,所以穷游希望能把目的地信息结构化,帮助游客快速的生成一张可以办理签证使用的行程表。

内容,UGC还是PGC?

穷游的优势在于,积累了多年的游记和论坛内容和用户,为行程助手提供厚实的内容储备,UGC内容相对生产成本低,覆盖面广,穷游也依靠这些用户贡献的内容,最早建立了完善的POI系统。UGC的隐患在于,质量很难保持在同一水准,而写游记的很多大众用户往往是只去过一个地方一两次的游客,很难客观深度的推荐目的地精彩内容。当互联网上内容多了起来,UGC的量大,反而给用户造成选择困难。穷游近几年发力锦囊,应该也是通过PGC的方式在补UGC的短板。

途客圈是12年成立的创业公司,创始团队为来自美国老牌IT公司Juniper的陈天(Tyr),和来自华为销售团队的苏东(Alex)。途客圈比穷游早一年开始探索行程规划产品,应该也是国内行程规划领域的元老。途客圈的思路和路书最初的设想类似,希望打通行前的灵感收集、整理和实际的出行方案,通过笔记摘抄的方式,承载碎片化旅行内容,方便用户重组成线路。穷游行程助手早期的形态,很大程度上也借鉴了途客圈。途客圈手握创新工厂李开复老师(和知乎是同一时期的团队,开复老师曾在微博力推这两个产品),和金沙江创投这样一线美元基金的背书,Tyr也是一个非常有魄力的人,很可惜后来因为创始团队对于社交和工具两个方向的意见分歧,精力两头分散,最终没能在一个方向上树立核心竞争力,最后融资失败卖给了后起的世界邦,并入世界邦的移动开发团队。

2.0时代,导购平台化(2014年-2015年)

代表产品:智游啦、出发吧、穷游行程助手、游谱旅行

定位:通过工具匹配目的地POI,推荐线路和相关产品

特征:线路模版,为大众用户提供旅行信息

问题:千篇一律的线路模版无法真正让用户个性化出行,理性的算法推荐和感性的旅游灵感很难融合,用户无法真正信任“软件”,也无法充分体验计划旅行的乐趣

商业模式:导流的佣金收入

智游啦和途客圈成立的时间相差不远,也在12年,由香港科技大学的一个学生团队创立,虽在商业方面略显稚嫩,但很有闯劲。智游啦模式应该是参考了美国的Gogobot(社交旅行计划网站)和Wanderfly(13年卖给Trip Advisor,创始人Chris去了Google负责Travel新项目)。起初智游啦希望通过清洗全网POI相关数据,提取其中关键词,允许用户通过个性化标签筛选景点完成规划。曾称其抓取了全球30多个渠道数据,可以做到三级关键词提取(描述、特征、情感),所以也是在做数据的碎片化和结构化。不同于1.0的两个代表产品依靠人工收集和整理数据,2.0阶段大多数公司没有内容积累,只能靠抓取。智游啦的行程规划网站长期处于灰度上线的状态,在行程安排方面还没有优化就进行了转型。现在主要做旅游视频内容和国内目的地产品开发,估计也是迫于变现压力的选择。

出发吧是我个人很欣赏的一家创业公司。创始团队在创业前是同事,在一家上海游戏公司分别做产品、设计和技术,这样前同事合伙创业的团队默契是其他团队很难有的。也许离北京2014年浮躁的互联网创业范围较远,这个在上海的团队走的非常扎实。出发吧是第一个all in移动端的行程规划产品,其对于在小屏幕制定行程的交互设计做了很大贡献,后来的很多产品在移动端都直接或间接的借鉴了出发吧。

穷游行程助手在15年中期上线的3.0版本,把穷游这样一个论坛起家的公司直接拉入了互联网旅游阵营里。行程助手可能是穷游最好用的产品,虽然还存在很多体验上的细节问题,但是对于想要快速生成一个路线方案的游客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用的产品之一了。美中不足的是,穷游基于签证行程单演化而来的行程助手,效率有余,温度不足,虽然能几秒钟给出一条线路方案,但不能让用户感受到这样玩有什么不一样,也不能让不同用户的行程分别带上自己的个人印迹—旅行毕竟是一件很个人的事,模式化的生成方式让人很难信任交心。

游谱和穷游都是因内容出名的产品,而两者恰恰选择了相反的内容聚集模式。上文探讨的UGC和PGC之争,正好对应了穷游和游谱在内容来源上的选择。游谱有着豪华的创业团队,操刀内容的李小坚是三联出版社的传媒人,之前负责《孤独星球》中文攻略书项目,对于组织PGC的专业编辑团队当然游刃有余。游谱在行程规划的“个性化”方面也做了一些优化,有些遗憾的是,游谱的行程规划工具还是以线路模版为依托,优质的旅行内容和行程部分被切割开来,很难互通。线路模版追求效率,一键生成,和追求灵感激发的内容所需要的沉浸式阅读体验,还是没办法很好的融合。

前两个时代的共同特色,都是以内容驱动的,区别在于2.0时代开始商业模式和变现的尝试,也引入了智能和推荐体系。内容驱动,是指大家的着眼点都在于怎样建立更大的内容库(POI和线路),不管是UGC、PGC还是去别的平台“洗数据”,而且也都在试图打造自己的社区。然后通过内容和工具把用户抓过来。然而,为用户自动生成一条线路后,对于游客的服务以及后端的供应链问题,往往都采取“轻模式”,通过跳转第三方平台回避了。

穷游曾经一度有希望在供应链端做更深一步的整合,至少在酒店和目的地活动领域形成自己掌握的供应链系统,但目前看来仍未闭环。大量的站外跳转,最世界产品和booking酒店的硬植入,Airbnb的出走,能看出穷游战略方向上的摇摆,暂时还不是一个很好的“生态型平台”,而仍然是一个“导流平台”。在旅游这样的低频消费领域,流量生意很难支撑起一家大公司。不过对于大多数旅游行业创业者来说,如果不是从传统旅游业出身,而是从互联网或其他行业跨界进来的,要弄懂旅游行业错综复杂的供应链关系和变幻莫测的用户需求,确实是不亚于打造行程系统本身的难度了。

流量生意虽然不可持续,但简单、直接、易操作,也就成了2.0时代创业者的首选。

3.0时代,技术驱动(2015年-至今)

代表产品:妙计、路书

定位:技术驱动,切入OP工作场景,替代或增强OP的工作

特征:侧重工具属性,去社区化;重视数据的采集和算法

商业模式:初期可能会通过软件使用费、通道技术服务费等方式提现,后期一定都是走大数据增值服务的道路

行程规划类产品,从本质上解决的都是从用户需求到线路行程、旅游产品的落地问题。在传统旅游业,这些落地操作是谁来完成的呢?

熟悉旅行社的读者可能知道,旅行社有门店为顾客做咨询答疑,把客人收上来。而背后的产品开发和团队操作,则是由一个叫“计调”(也被称为“OP”、“操作”)的部门完成的。在跟团游为主的时代,操作人员的主要工作是根据门店收客情况对接目的地资源,完成车、房、司、导、餐、票等一系列安排和采购。

3.0时代的行程规划类产品,多是从技术的角度,解剖“OP“操作的关键要素。妙计和路书,分别是从两个不同角度切入的代表。妙计模式,是通过机器模拟计调生产路线和采购产品的操作,试图把计调的工作藏在一个科技的“黑盒子”里,客人只需要输入需求,计算机就可以输出一个最优解决方案。这是一个非常理性的模式,input-output,所有的运算在系统里完成,人不需要参与决策就能得到结果。这个关系以“机器算法”为核心,解决旅行中的理性购买决策问题。

而路书模式,恰恰是反过来以“人”为核心,从旅行的体验和感受出发打造的一套“另类”的行程规划系统。路书在16年3月首先提出“人+智能系统”的路书模式,并随后在6月上线了路书云TOS行程编辑平台,成为首家进军B端市场的行程规划公司。目前已发展500多家定制旅行机构和旅行社客户,为其OP团队提供企业级旅游数据和知识管理、行程编辑和发布的后台操作系统。路书不对C端提供服务,而是辅助旅行社的OP、定制师等专业人群提供定制游服务的一个标准化在线云工作台。

妙计旅行的产品简单来说,抓取全网OTA数据实现旅游产品的实时动态组合查询,一键打包所有旅游产品。有别于行程助手以穷游社区用户为目标用户群,为DIY和自由行用户提供工具,妙计的野心是,让跟团游的游客也能得到一个完整的产品套餐,转化为妙计用户。

问题:无法解决用户的“信任”问题,和2.0时代的产品类似,供应链单纯依靠到第三方OTA抓取的“轻”模式,无法提供足够的产品和服务稳定性,游客在行中出了问题难以通过平台解决。

商业模式:导流的佣金收入;可能对C端收取代订服务费

路书的云TOS产品,由于切入点是定制游的专业定制师,所以需要能够灵活适应定制师不同业务的操作需求(定制团、自由行、自驾),并且还需要凸显其定制服务的高附加值,把定制师差异化的内容和个性化的服务“外化”出来,让他们从幕后走到台前,被客户认可。所以使用路书编辑平台的用户,生产的并不只是“行程”,而往往是包含了大量灵感激发和行中服务内容的真正的“路书”——一本可以让游客感受到温度的出行手册。

所以,路书模式的核心是,让智能系统解决效率问题,同时让专业的服务者解决温度问题。

问题:传统旅游业整体利润水平较低,互联网技术渗透率也低,缺乏对于办公效率系统的认知基础。

商业模式:SAAS平台服务费,大数据和供应链增值服务

3.0时代行程产品和前两个时代产品的终极区别,其实更在于公司的定位。1.0和2.0是内容驱动的时代,最终在内容上完成商业闭环的公司形态,会非常接近一个线上旅行社,世界邦是一个很好的参照物。而3.0时代的行程创业公司,往往有更深的技术基因,最终形态更像一个互联网科技公司,以系统、数据、平台增值服务为核心业务。

展望未来(路书 · 云TOS)

定制游和个性化需求的爆发

我在上半年的一次旅游消费升级的演讲中分享过一组数据:2015年出境游人次达到了1.2亿,较2014年增长12%,出境游消费花销销这方面,增长15.7%。也就是说人均大概达到了八百七十美元这样的一个层次。中国成为第一大出境游消费国,占全球旅游消费的13%。

从宏观层面来看,中国消费升级的趋势在旅游、汽车、房产等大额消费领域非常明显,消费者对于文化娱乐和生活方式方面的需求也在不断增加。社会加速分层,人群亚文化集群也在不断形成,标准化的“大锅饭”已经满足不了消费者,个性化、定制化的产品和服务迅速的由三高人群(高收入、高学历、高消费)下沉到中产阶级大众人群领域。

从微观层面观察,我们探访了多家路书的旅行社客户,大家都觉得今年生意很不好做,做欧洲团的甚至感受到了十多年前“非典”时代的无助感。在经济疲软、国际政治动荡、人民币贬值等多重压力下,定制游行业近两年却取得100%以上的复合增长。即使主要做散客拼团业务的组团社和批发社,都明显感到今年大行情不好的情况下,定制单团业务“相当好做”,“比往年占比多了很多”。

旅游行业真正的进入个性化需求驱动的时代,从2016年开始了。行程规划类工具如果不能实现真正的个性化,让每个用户得到符合自己需求、特色、爱好、品味的差异化方案,就会失去竞争力。

旅行社从业人员升级和自由职业者化

上面提到,旅行社的行程规划靠的是“OP“这个群体的专业素养,而国内传统旅游业大多面临高端人才匮乏,从业人员素质不高的问题。OP这个职业对经验的要求很高,往往五年以上的计调操作才能达到独自完成所有工作的能力,旅游行业传统师徒式人才培养模式和高人员流动率下,机构知识和knowhow的传承、扩大团队规模和业务规模,都会受到制约。

很多旅行社也意识到,必须提升从业人员的素质和信息化意识,通过系统辅助业务水平提高。另外,由于定制游的火热,更多的旅行社开始加码单团业务。经过了过去三年激烈的价格战,大家逐渐认识到,传统旅行社真正的核心价值在于差异化的产品和服务,提供个性化产品服务需要更高级的OP部门,所以很多旅行社纷纷成立“产品部”,把好的计调人员提升到“产品经理”职位上。好的产品经理,即能够深度开发目的地资源,打通产业链,也能捕捉市场潮流和用户需求,设计出让游客眼前一亮的产品。

我们在和旅行社OP人员沟通的过程中也感受到,很多年轻的计调很愿意学习新技术,追求更好的职业管理,其中不少人的理想就是成为一个全能型“产品经理”。我们有时候也会开玩笑说,他们是“全栈定制师”,既能搞定游客,也能搞定资源,人见人爱。这些新兴的定制师,其实已经一个人战斗的像一支队伍,即使离开所在机构也完全可以自成一派,成为一个受欢迎的“solo定制师“,未来五年,我们将会看到行业里很多能人变成自由职业者,原有的旅游业雇佣关系也可能会被打破,变成共享经济竞和关系。

2C和2B产品分道而驰,各有所长

从上图可以看出,2B和2C的行程规划是两种完全不同形态的产品,从用户需求、场景、产品逻辑、设计理念方面都朝着两个不同方向发展。一个产品很难同时对B端C端用户都提供良好的体验,在B端产品缺失的时代从业者还能“将就”用C端的工具型产品,而随着专攻B端的专业化产品出现,未来行程规划类公司如果想树立护城河,只能选择其中一个方向。

除了产品本身的差异性逐渐增大,公司层面的战略定位也让服务C端和B端的产品无法兼容。对于B端来说,和第三方合作时,隐私、信息和数据安全都会有很大的顾虑,基本只会考虑和纯技术服务型公司合作。如果一个公司有自己的C端业务,比如穷游行程助手还有自己的“私人定制”业务,那么B端旅行社大多都无法放心的把自己的核心用户和产品数据存放在这个公司的产品上,也无从合作了。

未来三到五年,整体旅游市场很可能会是跟团游、自由行和定制游三分天下的局面。自由行的用户需要易用、便捷、智能的工具,跟团游和定制游的服务商需要高效、可信赖、专业的后台操作系统。目前看来,两类产品在相当一段时间会是并存,各有各的发展。

值得期待的旅游“黑科技”

掘金数据:智慧库存、智慧定价、智慧获客。这是目前我认为大数据挖掘领域最有钱景的几个应用场景,之后会写一篇专文介绍。

读心术:利用深度学习神经网络,让个性化助手根据你平常的生活方式和喜欢,自动分析出你可能更喜欢的旅行方式和目的地。不仅懂旅游,还懂你的品位。

会讲故事的地图:每个地点都有他的故事,同样是埃菲尔铁塔,有的人为了他的建筑特色,有的人想从巴黎的二十个高处寻找最佳摄影点,有人想品尝塔上的米其林餐厅,有人在这里纪念爱情。这些丰富维度,只有懂的人才知道的故事,未来可不只在你的日记本或微信收藏夹里,还可以在你到达目的地时,直接在地图上和你互动,为你增添旅游乐趣。

从任何地方去任何地方的算法:只要给两点,不管是从北京天安门到平壤凯旋门,还是从你家到南极企鹅出没的考察站,都可以一键算出交通方案(澳大利亚创业公司rome2rio已经在这个领域取得了很突破的进展)。

其实,上面提到的这些“黑科技”,现在都或多或少已经有雏形了,未来三到五年,很多科技会被技术驱动型的创业公司带入市场广泛应用,如果不在现在就加强自己信息化水平建设的公司,恐怕很难在新一轮的技术革命中取得优势。篇幅有限,计划下篇文章,专门聊一聊旅游领域我最关注的十种“黑科技”。

* 本文作者: 程小雨,路书科技创始人兼CEO,执惠专家作者。

(原标题:行程规划工具进入3.0时代,成为旅游创业最后一张船票)

netease 本文来源:海峡法治在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劳动合同误将月薪写成97000元 职员要求发放被驳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