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奥兰多枪击案观察:不是第二个“9·11”

2016-06-15 08:58:01 来源: 云南网(昆明)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美国奥兰多枪击案观察:不是第二个“9·11”)

美国发生了911事件后最为严重的单次暴力恐怖袭击。

在奥兰多造成上百人死伤的夜店枪击案足以对美国的国内政治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伊斯兰国”已宣称对事件负责,而媒体逐渐披露的枪手个人信息越来越复杂,牵涉多方因素。

几乎同时,美媒披露,洛杉矶警方日前挫败了一起类似的个人持枪械和爆炸物袭击当地同性恋酒吧的图谋。

据美国媒体统计,进入2016年以来,美国国内已经发生23000多起枪击案,其中伤亡4人以上的有136起。

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枪击案发生在美国政治极不安定的时期,特别是2016大选两人对决态度明朗、选战渐入正题的敏感时刻,集控枪、反恐、移民、同性恋权利等几乎所有社会争议话题于一身,对其影响的评估需要多角度进行。

第一,控枪问题。这个问题早已随着公共安全问题的突出成为美国国内政治紧随经济复苏、公平正义、移民之后的最重要议题。美国国内分为捍卫持枪自由、有限禁枪、全面禁枪几派,撕扯多年也未见分晓,今后也不可能有明显进展。

经由奥兰多事件,美国公众在控枪问题的争论将进一步转化为对政府、政客议而不决、无所作为的愤怒,美国国内反建制、反政治的情绪将更加激昂,没有哪个党派哪位政客能从中捞分。

第二,国土安全。自911事件后,美国运筹对外战略的相当多精力被反恐耗费,从一开始的一切以反恐为大、发起全球反恐战争、对世界各国以反恐支恐划线,到后来的借反恐打击地缘战略对手、输出美式价值观和民主制度,再到有限收缩、变聚焦全球反恐转为优先本土安全,以及调整全球战略目标、确立反恐与应对新兴大国崛起双重心,调来调去,现实远比想象的复杂,始终不能缓解美国自身面临的安全压力,更不能解决恐怖主义存在和滋长的根源性问题,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将不得在“反越反恐越反越恐”的泥潭里长期挣扎。

第三,移民问题。奥兰多枪击案的凶手奥马尔·马丁是美国公民、移民后代,曾为联邦调查局提供服务,受极端思潮影响,声称效忠“伊斯兰国”,是自封的“圣战者”,“独狼”恐怖主义的新代表,这些冰冷事实已经激发了美国国内对移民政策的新一轮反思。

美国移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有6100万移民和他们的未成年子女居住在美国,移民人口增速是整体人口增速的6倍。移民问题已经成为撕裂美国民意的根源性问题之一,一部分选民主张宽松,白人中下层选民要求收紧,两派意见不相上下。而在高层政治圈,传统上以移民后裔为重要票源的民主党从人权立场出发走政治正确路线态度“宽容”,倡导移民法改革,共和党保守主义者则站在白人利益阶层立场上竭力反对。

移民正在深刻改变着美国的人口结构,移民政策之辩是近年美国国内政治的焦点,在大选议题当中的位置不断前移,移民人口的政治倾向对大选结果的影响也越来越突出。

第四,同性权益。此次奥兰多事件遇难者大多是同性恋者,使得美国LGBTI群体权益问题再度进入公共视野。

民主党在同性权益问题上坚持“政治正确”,美国在奥巴马任内成为全球第21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希拉里强调LGBTI权利就是人权。同性恋者在美国绝非一般意义上的少数人群,他们强大的购买力和与好莱坞、硅谷、律师界、华尔街的紧密联系意味着这个群体是选举必争的中产阶级重要力量,也是民主党需要力保的票源。今年初,拥有150万会员的全美最大同性恋团体“人权运动”(HRC)宣布支持希拉里,以“确保同性权益不受保守主义侵蚀”。

奥兰多事件反映了宗教极端主义“反同”的一面,毫无疑问刺痛了美国的同性恋者群体,但并不意味着所有被刺痛者就一定会毫无保留地决定支持民主党自由主义者,因为他们当中有不少白人低收入者,已有人以同性恋者安全需要保护为由表示转而支持主张收紧移民政策、加强对伊斯兰人口监管的特朗普。

总之,奥兰多夜店枪击事件把一个政治分化的、意见撕裂的、在关键社会问题上难以达成共识的美国再次暴露在世人面前,对事件的讨论将会印证,对政治的厌恶、对政客虚伪性的愤怒、对政府无所作为的反感已是当下美国最主要的社会情绪,而这种情绪必然在渐入正题的2016大选选战当中得到突出的反映。美国还将安全与自由、控制与权益之间徘徊下去,而这并非美国独有的问题,而是世界性的问题。

不过,把奥兰多事件比作第二次“9·11”,认为这件事会又一次扭转美国的对外战略方向和政治生态则是估计过度了。

同样的,对于美国大选来说,奥兰多事件从烈度上看应该是够上“六月惊奇”的标准了,但仅凭这一桩事件就判断风向变得对特朗普有利了,恐怕也是言过早。

枪击案发生三天来,美国国内舆论的反应总体上是理性反思压倒了愤怒宣泄,反思是综合性的,揉合四大社会敏感点、争议点,指向政治的有效性问题,并没有显示出掀起强烈反移民浪潮的足够迹象。“它让世界变得远比以前危险。我希望能有最好的结果,但也害怕愤怒政治在美国和欧洲获得胜利”,《纽约时报》专栏作者罗杰·科恩6月14日文章的结尾句颇能代表这个国家正在思考的那部分人的心态。

从媒体评论可以看出,人们尤其不愿看到那些政客出于选举目的利用奥兰多事件做文章。特朗普在第一时间发表反恐政策演讲,对奥巴马的移民政策提出批评,重申限制穆斯林入境的主张,顺带说了几句指责希拉里的话,但他也没敢跳得过高。希拉里谨慎表态,小心翼翼地与奥巴马的反恐和移民政策保持一致。她强调不能因奥兰多事件而妖魔化任何宗教,声称反对所有穆斯林、笼统禁止穆斯林难民入境美国,是错误的,只会起反作用,促使更多人极端化。

坐拥大多数移民后裔、LGBTI人群、女性、黑人族裔支持的希拉里目前胜算仍高于特朗普。至少目前看,奥兰多枪击案远非能改变选票流向的决定性事件,更何况事件在促使更多人支持特朗普的移民政策的同时,也会把更多移民后裔驱向民主党一方。

这将是一次“撕裂”的大选。从现在起的五个月时间,还会有新的“惊奇”出现“七月惊奇”、“八月惊奇”、十月惊奇,它们叠加在一起才会产生决定性的效果,最后还要看大选选民投票率的高低。

希拉里真正挠头的可能是她挥之不去的邮件门丑闻。瑞士的阿桑奇已经宣布,他将通过“维基揭秘”公开新一批希拉里任国务卿期间亲自发出的电子邮件。(晓岸)

netease 本文来源:云南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女子凌晨接电话听筒传哭嚎声 随后诡异的事发生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