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四小姐结婚伴娘是宋美龄(组图)

2016-04-03 03:09:35 来源: 潇湘晨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聂四小姐结婚伴娘是宋美龄(组图))

聂其璧和周仁结婚,邀请宋美龄做傧相。
聂其璧和周仁结婚,邀请宋美龄做傧相。
周仁、聂其璧和他们的孩子合影。
周仁、聂其璧和他们的孩子合影。
聂其璧。
聂其璧。
聂其璧和聂光琛游公园(右为聂其璧)
聂其璧和聂光琛游公园(右为聂其璧)
聂其璧、周仁和他们的孙辈们。
聂其璧、周仁和他们的孙辈们。
聂其璧、周仁和孙子。
聂其璧、周仁和孙子。

  暮年的聂其璧喜欢站在窗前,默默看着流光飞舞。

  丈夫周仁去世之后,聂其璧和以往稍显不同,她人变得深沉起来,不再像以前那般开朗。

  她睡的那张床,以前和周仁一人睡一边,周仁去世以后,这张床就成了“禁区”。它永远保持原样,每天都铺得整整齐齐,聂其璧不准有人去接触它,甚至连她最宠爱的孙子也不能坐过去。

  上海滩名媛“聂四千金”自走入公众视野,就是一个“独特”的存在。她“洋派”、倔强、爽朗、执着、潇洒。除了这份落寞,她依然如昨,穿着时髦衣物,收拾得精致恰当,优雅地抽着香烟,去交际,去逛街……

  率性而活,性格纯良,这就是她的一生,一切都浑然天成。 撰文/本报记者伍婷婷

  两个孩子的妈独自跑去好莱坞追星“弟弟,弟弟……”这大声的湖南话打招呼方式从厨房里传来,聂崇彬一听就知道是姑奶奶聂其璧来了,这也是她对聂其璧最深刻的印象。而她的爷爷正是聂其璧最小的弟弟,都是做了祖父的人了,别人来找他总会喊老爷,唯独聂其璧这般大声叫喊。

  聂其璧,这位上海滩名媛,人称“聂四小姐”。她的家世显赫,母亲曾纪芬是曾国藩的女儿,父亲聂缉椝是上海道台,她还有个著名的企业家哥哥聂云台。她在家排行十一,女孩里第四,人称“聂四小姐”,亲戚们称她“聂四姑”。

  聂四小姐祖辈是湖南人,她喜欢用湖南话来跟兄妹们打招呼,显得亲切和特别。当然,她更有语言天赋,上海话,英语,法语她都精通,这也成为她日后喜欢各种交际的资本。

  聂其璧是聂家的“叛逆者”,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她出生在聂家花园,一座占地数十亩中西合璧的海派园林。十二个兄弟姐妹年龄不等,她是女孩中最小,偶尔有点被娇宠的特权也在所难免。母亲曾纪芬一生秉承曾家家训,起居定时,饮食节制,即便子女成年,她也管教甚严,聂家规矩是女孩必须按时回家,晚上不可出门。可聂其璧偏不遵循这规矩,她朋友甚多,晚上还有很多邀约,有时候还有新电影上映,她才不顾及母亲大人的“规矩”,晚上出门不说,母亲锁了大门,她就偷偷翻墙出去。

  母亲得知她翻墙外出,一时气急,每到晚上就专门派了下人守着院墙,可喜欢外面繁华的她不管这些,照样我行我素。守着大门就爬墙,守着院墙就爬窗,反正热闹是要出去“凑”的。而她母亲屡次训斥却“管不了”,也只能作罢。曾纪芬甚至表示,所有的孩子都管得服服帖帖唯独管不了小女儿。

  相对哥哥姐姐来说,聂其璧没上过私塾,而是上教会学校,所以从小想法独特,万事都有自己的主意。

  到了结婚的年龄,她也不似别人那般让家里做主,而是自己选夫婿。选中了刚从美国康奈尔大学毕业的周仁。聂其璧的孙子周永乐都很好奇,为什么善于交际的奶奶会选“三棍子都打不出一个屁”的爷爷。周仁沉默寡言,虽然他是盛宣怀妹妹的外孙,可父亲早亡,家境并不太好,她也不顾家里人的反对。还要请宋美龄做傧相(伴娘),结了婚。

  聂四小姐在婚后还做过一件出格的事情——去好莱坞追星。当时,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可去美国好莱坞是她一直想做的事情。周仁工作繁忙,没法陪同她去,她自己独自完成了这趟追星之旅。在文革前,她家一直保存着老照片——与许多好莱坞大明星的合影,《乱世佳人》的男主角克拉克·盖博,《苏伊士》的主角泰罗·鲍华,《罗宾汉》的主角艾洛·弗林,还有《魂断蓝桥》的主角罗拔·泰勒,甚至还有后来成为美国总统的罗纳德·里根。

  告诉后辈向女友求婚要买Tiffany戒指

  在聂家早期的全家福里,很明显的可以看出一些是西装革履、洋装打扮,一些是长衫、旗袍,聂崇彬说,聂家分两派,一派是传统的,一派是偏洋气的,他爷爷属于前者,姑奶奶聂其璧属于后者。所以每次姑奶奶大声喊爷爷“弟弟”时,总让他苦恼。

  聂其璧给人的印象常常是惊世骇俗的。聂崇彬记得,她十岁的时候,聂其璧带她坐三轮车。那时破四旧,谁都想低调点。可聂其璧偏不,她穿着时髦的连衣裙,涂着大红口红,偶尔还抽着香烟。“那次我跟她坐三轮车特别害怕,害怕得没敢抬起头。”

  1962年出生的周永乐倒挺喜欢跟着奶奶。在他的印象中,奶奶几乎跟之前一样,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她照常逛街,每周带着他去西餐厅打一次“洋荤”,那时候上海流行草包,奶奶也会挎个草包。当时他小,仍记得奶奶跟爷爷去北京开会,回来后大包小包往屋里提,里边放的可能是外地的时髦服饰或者其他。

  “文革”到来,她依然非常“硬气”。因为宋美龄为她和周仁做傧相,这是其中的“一桩罪”,那时候给他们扣的帽子是巴结宋美龄;后又莫名其妙指控周仁与“梅花党”有关。当时,他们家被抄了七天七夜,东西全都用卡车拉走,家中片纸不留。

  聂崇彬记得去上海桃江路看四姑爷爷(周仁),天热,他穿了背心和裤衩,一直躺在床上。这时候,是聂其璧家最困难的时候。周仁有病得不到治疗,一只眼睛失明,还不小心摔断了一条腿,不仅得不到医治,还被隔离审查。

  聂其璧一边要照顾躺在床上的丈夫,一边还得应对搜查。大冬天里,她甚至被关进竹子和草搭成的“牛棚”四个月,她没说一句周仁的不是。“奶奶似乎不怕什么,别人来威胁她,她比别人更高三分,她用自己的方式维护尊严。”那时候,她家中的保姆全被遣散,作为“聂家千金”,她自己动手照顾不能起床的丈夫,换洗床单,端屎接尿,还要帮着周仁联络工作上的事务。

  “这样的打击到来,奶奶并不抱怨,爷爷也特别听话,奶奶让他干什么他就照着做。”可周永乐记得,奶奶念念不忘的就是Tiffany戒指,她总是跟后辈提起这个。“以前不知道她为什么总是无缘故提起这个,后来才知道,爷爷送给她的订婚戒指就是Tiffany戒指。”在文革期间,聂其璧曾将这枚戒指放在抽屉的隔缝里,以为能保存下来,没想到还是被抄走。她说起这个,总是很失落,还特意提醒后辈以后向女朋友求婚要买一枚Tiffany戒指。

  常吃西餐最爱还是火辣辣的湘菜

  聂其璧喜欢西洋的东西,特别是西餐厅,她都喜欢去走走吃吃,会朋友。周永乐小时候就常跟着她去这些地方开洋荤,他记得奶奶喜欢吃的西餐里就是炸猪排、鸡丝焗面。但记忆中,奶奶并不是特别钟情这些西餐,相反,她是湖南人,最喜欢的还是湖南菜。

  “咿呀”(音)是聂其璧从湖南带过去的保姆,也是管家,湖南菜大多出自她手。周永乐记得,奶奶常吃的有道菜就是辣椒豆豉或者豆豉炒辣椒,或者还有些叫不出名字的菜品,都是辣得不得了的东西。而吃西餐却是因为她喜欢交际,到了这种场合常常会碰到熟人、朋友,她打个招呼,有时候一起吃饭,慢慢熟络起来。所以聂其璧跟美国、法国等很多领事都很熟,至于他们怎么认识的,周永乐说他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每次去见这些领事,他也跟着,以至于他也占了不少便宜。

  爱吃辣的聂其璧除了饮食嗜辣,也是典型的湖南辣妹子。她说话大声,又是一家之主,很爱张罗。就连在饭桌上,她喜欢给先生周仁夹菜,周仁饮食清淡,可聂其璧觉得好吃的都会让他尝尝,有时候不喜欢说话的周仁也会和她有“饭桌之争”,但不管怎样,结果总是她赢。

  她的这种“辣”在关键场合帮了别人不少忙。抗战期间周仁主持的工程研究所要内迁,大量的仪器设备和书刊资料装成若干个大箱子,先乘船运到越南的河内,然后再转火车到昆明。战时运输特别紧张,火车站里军人和难民铺天盖地,谁也不来理会这帮书生。工程研究所的大小箱子堆在火车站的站台上堆成小山,大家都只能干着急。当时越南火车站主要管事多是法国人,不懂法语更难办事。正当大家手足无措时,聂其璧挺身而出,她虽是家庭主妇,可英语、法语是她擅长的,她又跟领事熟悉,东一个电话,西一个电话,一会儿找站长,一会儿找朋友,在火车站上指挥若定,结果不多时,这些看起来解决不了的问题被她搞定了,连周仁都对她刮目相看。

  她还特别喜欢帮人“出头”。粉碎“四人帮”后,周仁教授平反,聂其璧的处境好转,甚至每周有一天免费使用公车的机会。她阿姨盛爱颐仍旧住在五原路一栋房子的汽车间里,阿姨的儿子被发配到安徽一个山村,女儿大学毕业后分配在福建工作,她已年迈,孤单一人,生活上有不少困难。聂其璧认为不公平,在盛爱颐的女儿庄元贞来上海探亲时,她用公车带上她们娘儿俩,直奔市委统战部找部长,在她和其他亲戚的积极推动下,庄元贞回到盛爱颐身边。

  看起来“硬”,其实很善良

  聂崇彬很喜欢四姑奶奶,觉得她人很亲切。在周永乐看来,奶奶讲话特别响,很多人觉得她非常“硬”、非常强势。他觉得并不是这样,相反她特别慈祥,很喜欢孩子。他记得自己小时候动不动就哭,奶奶不仅不烦他,还把他当宝贝一般哄着。他印象中的奶奶仿佛有魔法一般,总是有吃不完的巧克力和糖果。每次他一哭,奶奶定会拿出糖果来哄他,“我以前不知道,这些糖果都是奶奶省着不吃留给我们的。”聂其璧太宠后辈,甚至有点溺爱,周永乐的母亲觉得这样不对,所以婆媳之间还曾有点摩擦。

  在后辈们看来,聂其璧对谁都很好。聂家亲戚很多,在文革期间,很多人受影响家里境遇不好。聂其璧不管自己过得如何,总会伸出援手。

  “我小龙叔叔家,也就是聂崇彬表姐家里,文革期间家里挺困难,她爸爸没工作。因为我家跟他家离得近,奶奶总是过去。”聂其璧去她弟弟家会经过一个商店,总是会买点糕点或者吃食过去。那时买东西都凭票可去聂崇彬家她用票去换方腿(盐水火腿)。“咿呀”总是唠唠叨叨,说自己家也困难,还这么大方把票换成肉送人。可她不管,她觉得自己没人家困难就该帮助人家。那时蔡元培家处境还很困难,每次去他家里,周永乐都跟着去,她经常买糕点送去,“她从来不会空手去别人家,而咿呀每次看到她这么大方,心里特别着急。”

  她还常常张罗着让亲戚和丈夫周仁的同事来家里吃饭,要是知道别人状况不好,别人吃完饭离开时,她常会偷偷塞钱。这时候被咿呀撞见,又免不了一番唠叨,而她只是笑。她有一次听说邻居的母亲家乡闹水灾,情况很糟糕,没衣服穿,也没钱买食物,她还送去保暖衣裤和钱物。


  周永乐1982年去美国留学。他走的时候聂其璧身体状况不错,她的兴趣爱好依然是赶时髦、逛街、吃西餐等,走到哪里都是一朵花的感觉。她喜欢打麻将,可每次打麻将声音吵,怕影响他人,她总会在桌上垫着毛巾。晚年的聂其璧还喜欢抽烟,可是她在家里抽很便宜的烟,如飞马之类的品牌,但她出门,一定会揣上一包好烟,当时的好烟如上海的大前门,方便交际,直到她中风前都是如此。后来为周仁先生立铜像,时任上海市长的江泽民同志为铜像揭幕,已经中风的聂其璧也非常得体的跟大家打招呼,优雅依旧。

  “我觉得奶奶一直就没变过,她有自己的个性,不会因为时代不同,年纪变大而让步。”

  作者:伍婷婷

netease 本文来源:潇湘晨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阿里销售高手:夺11冠帮同事挣百万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