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王娜娜”学历已被注销顶替者曾扬言告到联合国也没用

2016-02-29 02:59:40 来源: 现代快报(南京)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假王娜娜”学历已被注销顶替者曾扬言告到联合国也没用)

13年前,河南女孩王娜娜高考落榜,认为辜负全家希望的她,开始相夫教子,过着完全不同于大学毕业生的生活。直到一年前她意外得知真相:当年她考上了大学,却被人冒名顶替了。

事件被媒体曝光后,大学校方于2月27日注销了假王娜娜的学历。但13年前顶替事件,究竟谁是幕后操纵者?还有哪些疑点有待解开?记者已展开调查。

综合新华社、央视

银行卡办不了

有人顶替上大学

王娜娜今年33岁,生于河南省周口市沈丘县新安集镇新西行政村。2003年高考后,她没有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以为自己落榜了,外出打工已结婚生子。

然而一年前她去银行办信用卡,却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

当时,银行工作人员问王娜娜学的是什么专业,王娜娜回答没上过大学。几天后,银行工作人员电话询问,王娜娜忍不住询问原因,答案让她吃惊——工作人员说,查到她是大专学历。

银行工作人员告诉她,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上可以查到学籍信息,而查询的结果和王娜娜申报的并不一致。王娜娜马上找到这个网站,登录自己的身份证号,结果,令她大吃一惊。网站显示,王娜娜为周口市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入校时间2003年,专业为汉语言文学教育。身份证号码、姓名、高考准考证号码都是王娜娜的,但照片却不是她。王娜娜当时就心生怀疑:当年可能有人顶替她上了大学。

顶替者曾称

告到联合国也没用

去年10月开始,王娜娜就一直寻找顶替她上学的人。最终发现,顶替者用“王娜娜”的身份大学毕业,如今已经成了一名教师。王娜娜提出让对方注销学籍,不再影响自己的生活。

假“王娜娜”的父亲承认,当年花5000元买的“指标”,如今愿付8万元和解,但不同意注销女儿学籍,否则会影响自己女儿的工作。但顶替者本人态度强硬,甚至声称“告到联合国也不怕,最后还是要回到周口管”。

王娜娜后来找到教育部门。周口市招生办表示,经查,报名时的个人身份信息,包括准考证上采集的照片、高考分数、报考学校及是否录取,“这一系列信息都是真实的”。

王娜娜从去年10月开始,多次前往周口职业技术学院,但得到校方的回复是,学校各部门领导已经换了两届,无从查起了。

真相一步步水落石出

高中校方:查不到录取通知书了

从高中到大学,王娜娜首先要拿到录取通知书,然后去大学报到,录取过程掌握在招生办手中,在王娜娜毕业的2003年,她所在的河南沈丘二高,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都寄给班主任,再由班主任发给每个学生。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记者找到了王娜娜的班主任,她表示时间太久记不清。而沈丘二高称,学校的档案记录从2004年才开始登记造册,2003年的录取信息已经查不到了。

录取文档:姓名、分数、学校、身份证号都没错

记者来到沈丘县招生办,找到了当年录取的电子文档。王娜娜当年的录取信息显示,身份证尾号为2908王娜娜,高考分数为399分,录取的学校为周口市职业技术学院,录取登记的照片也与王娜娜身份证件照片为同一个人。

招生办信息没有错误,录取院校也应该收到了正确的信息,那么顶替者又是怎么闯过学校这关呢?难道同一个身份证号会有两个身份?周口市沈丘县公安局证实,身份证尾号为2908的身份信息,显示的只有王娜娜一个人。警方表示,公民的身份证号码也是唯一的,不存在重复号码的可能性。

顶替者:伪造身份信息,入学后改名

民警发现在周口市太昊路派出所辖区内也有一名叫王娜娜的,经初步判定,该公民信息上的照片与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上王娜娜的照片为同一人。而该王娜娜的原名并不叫王娜娜,而是叫张某某。张某某改名字发生在2004年5月份,也就是说在顶替王娜娜入学9个月后,她改名为王娜娜。这位涉嫌顶替王娜娜的人身份证尾号为1540,户籍所在地为周口市川汇区,民警告诉记者,上次变更身份证事件,除了姓名外,其他的并没有变化。

大学校方:冒名顶替事实成立 假王娜娜学历被注销

顶替事件曝光后,周口职业技术学院成立调查专案组。2月28日,该学院表示,初步调查结果显示,假王娜娜冒名顶替真王娜娜上学的事实成立。学院于2月27日晚上注销了假王娜娜学历信息。

27日,调查组负责人说,他们找到了顶替者一方,顶替者已经承认了冒名顶替的事实,并写了致歉信,但由于顶替者家属情绪不稳,相关具体细节尚未搞清楚。

事件存疑

顶替者只是“买方” ,“卖方”是谁?

目前,整件事主要有两个疑点,一是当年的录取通知书去了哪,二是周口职业技术学院收到了招生办正确的信息,却为何让顶替者过了关?对于高中和大学两个当事方都说时间太久,不好查的说法,有专业人士认为,这是借口。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招生过程有记录,有档案,还有电子的文本都存在,怎么查不清楚呢?”

河南千业律师事务所律师胡留喜认为,仅凭顶替者父亲一人之力很难打通所有的冒名顶替环节,顶替者只是“买方”,“卖方”是谁,这是调查组需要重点搞清楚的。

netease 本文来源:现代快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