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滚动新闻 > 正文

快播案辩护方:没有想到评论会一边倒

2016-01-11 03:16:30 来源: 京华时报(北京)
0
(原标题:公开审理快播案有很好的警示作用(组图))
快播辩护人出庭应诉。京华时报通讯员李森摄
快播辩护人出庭应诉。京华时报通讯员李森摄
快播辩护人出庭应诉。京华时报通讯员李森摄
公诉人在法庭上对被告人进行指控。
公诉人在法庭上对被告人进行指控。
王欣在庭审中陈述。
王欣在庭审中陈述。

  7日和8日,海淀法院连续两天公开审理快播涉黄案,且对该案件全程微博直播,累计百余万人、最高达4万人同时在线观看庭审直播。庭审中,快播公司及王欣等高管均称无罪,公诉人的发问、庞大律师团的辩护,“碾轧”“技术并不可耻”“技术中立”等热议蹿红网络。昨天,国家网信办就“快播”案发声,称所有网站都应对传播内容承担法律责任。

  该案中,快播是否应对泛滥于网络的21251个淫秽视频负责?该如何承担相应的责任?淫秽视频依法应如何确认?视频数量该如何计算?昨天,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和快播技术总监张克东的辩护人、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志勇接受了京华时报记者采访,对上述问题发表各自看法。

 官方表态

  网站对传播内容应承担法律责任


  昨天,记者了解到,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言人姜军就“快播”案发表谈话称,坚决支持对“快播”涉黄案进行依法查处。他指出,所有利用网络技术开展服务的网站,都应对其传播的内容承担法律责任。这是中国互联网发展和治理的根本原则。“依法治网、依法办网、依法上网”,已成为互联网业界和全社会的普遍共识,大家必须共同遵守。

  姜军表示,网络淫秽色情污染社会环境,败坏社会风气,危害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社会各界对此深恶痛绝,人民群众要求严厉整治的呼声十分强烈。网上的淫秽色情已经成为社会毒瘤,要坚决整治。《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法律对制作、运输、复制、出售、出租以及传播淫秽物品如何处罚进行了规定,且在这两部法律的基础上,我国还出台了《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行政法规,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声讯台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解释(二)》,对通过网络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如何进行处罚作出了具体的规定和解释。任何在网上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的网站、提供淫秽色情信息服务者,都要为此承担法律责任。

  根据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统计,2015年举报中心直接受理网民举报100多万件次,其中色情低俗类举报信息占比近65%。一些违法者通过云盘、网盘等在线存储工具,存储、叫卖淫秽视频、图片;通过论坛、微博等互动平台,微信等即时通讯工具,发布招嫖信息,从事卖淫嫖娼非法活动,对此必须严厉依法打击。

  近期司法机关对“快播”涉黄案依法进行公开审理,将对中国的网站和广大网民起到很好的教育和警示作用。希望广大网民在发表言论时坚守底线,支持司法机关依法办案。

  姜军称,为维护网民自身权益,共同净化网络空间,国家网信办欢迎广大网民积极举报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方式:举报电话:12377;举报网址:www.12377.cn;举报邮箱:jubao@12377.cn;通过举报中心官网、各大应用商店下载安装“网络举报”客户端,通过移动互联网举报网上有害信息。

  专家观点“传播工具”之责到底意味着什么“坦白说,我也是一名快播用户,作为一名法律人,本身对该案就非常关注。”昨天,就快播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一案,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认为,在该案中,快播软件是传播工具,快播公司应该承担相应责任。“快播案发后,我也遗憾地无法用快播了。但从快播会员间资源共享、分享,快播能迅速查到最优质、最流畅的播放资源且可将资源缓存在服务器上这些方面上讲,快播已然具有平台功能,故淫秽视频数量爆表,快播并非无辜。”

 快播软件工作原理是什么?

  该案审理过程中,王欣认为快播本身不提供播放资源,资源是用户从其他网站下载的。所以用户用快播软件播放淫秽视频和快播公司没有关系,快播无罪,高管无罪。至于为什么在有人举报快播涉嫌侵犯著作权时,快播交了罚款,王欣表示是为了息事宁人。

  阮齐林分析,作为一个视频播放器,快播使用的是P2P点对点协议。举例说明,用户甲在播放一部影片时,该影片会自动储存到快播公司的服务器上,此时,用户甲的电脑就成为一个资源下载点。当用户乙也想用快播看这部影片时,快播软件会从服务器和会员甲的电脑上同时下载该片,此时,用户乙也成为该影片的资源下载点,“只要有一个资源,每一个用快播播放此影片的电脑都会形成一个新的站点,影片资源会成几何指数增长,为想获得该影片的快播会员提供下载源。”也就是说,在你从服务器和其他有资源的用户处下载影片的同时,你也在为其他用户上传他们所需要的并且你已下载到的资源数据。

  阮齐林称,另外快播还有一个优点,就是当网络用户通过快播请求播放影片时,快播会迅速筛选,为用户找出最优质、最流畅且免费的影片资源。快播的过人之处就是其技术将数据构架成了共享和传播,每一个是用户的播放资源都能成为其他用户的播放资源,“这是一个非常野蛮的生长,快播拥有4亿用户,几乎每个网民都使用过快播,这是目前其他所有的播放器所做不到的,也是大家喜欢用快播的重要原因。”

 淫秽视频的数量如何界定?

  庭审中,公诉方称从快播的3台服务器中提取了29841个视频文件,从中检出淫秽视频21251个,占比达71%,足以说明“快播涉黄”。辩护人表示,快播服务器最初被查获时并没有拍照固定,当事人也均未在现场,鉴定人所进行鉴定的检材,却是由涉及利益方的文创动力公司利用其技术将数据拷出,才递交给鉴定人。公诉方提交了3份鉴定,第一份鉴定没有公章,其不作为证据提交;第二份、第三份鉴定依照规定应由不同的鉴定机构进行鉴定,但这两份鉴定仍然为同一鉴定人作出。故辩方认为,检材已经被污染,控方所提交的服务器,可以质疑为并非快播的服务器。

  阮齐林说,关于快播涉嫌淫秽物品牟利传播定罪量刑的标准,公诉方依据的是2004年最高法、最高检的司法解释,以及刑法363条,并认定快播传播淫秽视频21251个,并以此建议量刑判处王欣有期徒刑10年以上。一直以来,对于该问题,存在两种不同意见:一种意见认为,对于淫秽视频、音频文件、文章等,应当以自然的个数计算数量,不进行合并或者拆分。以视频为例,只要每个视频文件能够独立打开并具有声音、图像等视频要素,就应当认定为一个视频文件,即使各个视频之间内容存在关联性或者连续性,也应当累计计算视频的个数。另一种意见认为,如果淫秽视频时长较短,而各视频之间内容存在关联性或者连续性,甚至是由一个大的视频拆分而成,则可将较短的视频合并为一个视频文件予以认定。经慎重研究,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基本赞同第一种观点。

  快播应该承担什么法律责任?

  至于检方所控的从服务器中检出的21251个淫秽视频,辩方认为是缓存在服务器中的,且是碎片式存储,“用户间分享、共享资源,碎片式缓存,这两个特点在快播状态下实现,会导致两个结果,第一是政府监管不到,因为资源传输都发生在会员之间,政府很难监控。第二个,针对这样的用户之间,资源缓存的使用量,且可以选择出哪个资源更受欢迎,根据这个制度筛选,就有利于片源播放达到相当流畅的效果。”

  快播辩称其仅仅是一个中介,快播是一个工具,是技术,没有用来传播淫秽的东西,所以快播是无辜的。该案中,快播是否应该承担责任?其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这应该客观看待和分析。快播云构架的共享,快播在会员间提供缓存,并能帮会员选择最流畅、最优质的播放资源,快播只是一个工具,这从客观上看是合法的,干净的,为播放提供了方便,当然,同时也有非法的,因为这同时为淫秽视频的传播提供了可能。

  第二是看效果。客观上,我国对淫秽、色情网站是予以封杀的。其他的播放资源,如果不下载就播放,这些内容播放起来就很不流畅,且经常面临被封杀的危险,而快播就绕开了这个障碍。从这一点上,不是说刻意去播放淫秽视频,但这实际上也形成了一个事实,也成了网友喜欢快播的一个原因,快播也因此盈利数十亿。

  快播的碎片式缓存,也对法律提出一个挑战,这就是工具和平台的责任问题。技术是中性的,但问题在于,这个从一定意义和程度上作为平台的工具,被用于犯罪了,快播怎么能逃掉其责任?

  根据互联网信息传播等方面的相关规定,如果网络平台明知他人利用平台进行犯罪却不加阻止,可以看成是共犯,但目前对播放工具,我们的法律还没有具体的相关规定,但是随着云技术的发展,使得播放器也有这个平台的作用,如果快播们称其不担责,那么将来根本就无法管理。

  关于快播及王欣们如何担责,阮齐林称,在对该案的处理上,既要看到快播的特点,毕竟快播不是直接的传播,加上用户本身的过错,快播有其非常可贵的一面,故处罚不可太重,处理不仅要合法,还要合情合理。

  阮齐林认为,快播正处于这个“坎”,“他们可以报最高法,提出直接减轻处罚。”

  阮齐林称,对于快播这个播放器,用户们的体验是不错的,故快播才拥有了4亿会员的数量,21251个淫秽视频,也不能全部归罪于快播,因为这个传播不是直接的,快播所应负的,只是一个工具的责任,不是平台的责任,“王欣在庭上举例说,他想的只是最好的菜刀,菜刀是切菜还是砍人,和卖刀的没关系。”阮齐林说,这有一定道理,但是,如果你知道对方买这个菜刀是用来打架的,你还卖给他,且不向相关部门举报,那就必须要承担相应责任。

  阮齐林建议,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司法解释中关于网络平台的责任,应该扩大到工具的责任。


  对话辩方

  没想到评论一边倒也不能说公诉人表现不好


  京华时报:辩方律师团怎么组建的?

  张志勇:该案被告有快播公司,还有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4名被告人,经家属委托,律师团由10人组成,每名被告人分两名律师,其中一人为主辩,整体辩护事先便做过预案及多次沟通。根据分工,我为张克东进行辩护。辩护策略就像跳水比赛,大家准备的都是常规动作,其他都是临场发挥,应急使然。

  京华时报:庭审中,你说“不能因为法院没安排桌子我就说法院不好,同样,不能说快播没有拦截淫秽视频,就说快播有罪。”当时是处于什么样的处境和感受说出这句话的?

  张志勇:我们尊重法庭保障了我们的辩护权利,当时说这句话就是想调侃一下,抒发一下自己的情绪和想法,丝毫没有贬低的意思。按照辩护顺序,法庭安排辩护人的座次,10名律师辩护席坐不下,法庭又加了一张桌子,我也正好坐在这两张桌子中间。庭审中,就有很多同事给我发来照片,问怎么没有桌子啊?说这么大案件,全国轰动,怎么会没有桌子?我就借机调侃了句,“我是来打酱油的啊。”后来高院的领导还通过朋友向我核实是不是这样。

  京华时报:你怎么看海淀法院全程微博直播快播案的审理?

  张志勇:作为辩护人,我们非常欢迎直播这种形式。海淀法院直播就是有勇气。有的法院不愿意,那是不自信。我们也没想到直播的评论出现了“一边倒”,这是临场发挥的问题。当日,也不能说公诉人的表现不好,控辩双方的辩式是不一样的。总之庭审展现了控辩的精彩之处,保证了双方的权利,是应该为海淀法院点赞的。

  现在很多人担心批评太多,会令法院出现“寒蝉效应”,怕以后不再直播,所以,我们更要为海淀法院点赞,海淀法院很有勇气,是全国多年的老模范。

  京华时报:在辩护快结束时,辩护人为何提出取保候审?

  张志勇:这是一种辩护策略。我们做的都是无罪辩护。该案第一定性,第二量刑,公诉人建议判王欣10年以上,法律赋予辩护人就量刑发表意见的权利。该案案情复杂,意义重大,且已拖了近两年时间,故称取保候审,也是一种示范,给很多同行支招。

  京华时报:张克东目前的情况怎样?

  张志勇:在案发后的一年零9个月时间里,我见他不下30次,告诉他法庭的基本流程、辩护方向等。张克东心态很好,虽然失去自由,但是非常勤奋,坚持学习。他看了哲学、经济学、文学等方面的很多书,还背英文字典,不怨天尤人,也没有任何不良情绪。

  京华时报:快播案预计什么时候会宣判?

  张志勇:一般一两个月会有结果,但是该案案情重大,判决可能会延期。就目前看,如果被判决有罪,张克东等被告人肯定会上诉,但最终是否上诉是他们的权利。

netease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京华网 http://www.jinghua.cn 作者:张淑玲 责任编辑:李崇_NN5538
0
网易荐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0人参与
美女直播
约会所

价值百万的七彩"神虾"死了 买家:只愿收购活的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