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冉:放下奖杯 轻装行走(图)

2015-10-29 04:02:00 来源: 山西新闻网-三晋都市报(太原)
0
分享到:
T + -
第六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揭晓
第六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揭晓 太原小伙儿与刘慈欣同台领奖

  第六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典礼10月18日晚在成都举行,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和美国、加拿大、日本、新加坡以及欧洲的华人科幻作家及科幻迷1000余人参加了该次盛会。星光璀璨的颁奖晚会上,两位山西籍作家备受瞩目——《三体》作者刘慈欣获得了组委会颁发的“华语科幻文学最高成就奖”,并被授予“特级华语科幻星云勋章”(该等级勋章只有获得国际最高科幻奖项“雨果奖”和“星云奖”的作家才有资格获取);张冉的《大饥之年》获“最佳中篇小说奖”金奖,同时,张冉本人获得“最佳科幻新秀奖”金奖。

  在这之前,第四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张冉的《以太》获“最佳短篇科幻小说”金奖,另一作品《起风之城》获“最佳中篇科幻小说”银奖(本报2013年10月曾以《山西张冉斩获华语科幻星云金奖》《张冉:在家门前捧起奖杯是一件美好的事》为题分别做过报道);第五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张冉的《晋阳三尺雪》获“最佳中篇科幻小说奖”银奖(金奖空缺)。张冉还是第24届、第25届、第26届银河奖(原中国科幻银河奖)得主——《以太》获第24届银河奖“杰作奖”,《起风之城》获第25届银河奖“最佳中篇小说奖”,《大饥之年》获第26届银河奖“最佳中篇小说奖”,代表作《以太》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在海外出版。

  祖籍山西应县的张冉1981年12月出生于太原,上大学之前一直生活在位于太原市坞城路上的山西大学及周边。父母在山西大学工作,张冉的家就安在山西大学的校园里。小学和中学,张冉就读于山大附小和山大附中。2004年从北京交通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张冉历任《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编辑、记者、评论员、评论部主任,2007年获第17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2012年,张冉开始用笔名朱邪多闻发表科幻小说。

  自己最喜爱的作品未能发表

  三晋都市报:您2012年开始发表科幻小说,2013年开始就连续三年获得银河奖和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同时,您本人还获第六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新秀奖”金奖。请谈谈“拿奖拿到手软”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张冉:感谢银河奖和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组委会,感谢广大读者支持,这三年间我拿了不少奖,很高兴,也很惭愧。相比连续十几年获得银河奖的大刘(刘慈欣)、王晋康老师等前辈,我只是个刚刚起步的不成熟的作者,远称不上“拿奖拿到手软”。荣誉是很沉重的东西,我希望放下这些奖杯,继续以求知者的姿态在科幻之路上轻装行走。

  三晋都市报:“该小说细节丰满,鲜活的画面营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氛围。作者以成熟犀利的笔力,打造出宛如灾难大片的精彩故事,充分展现了作者超群的写作实力和深厚的生活积累。”这是第26届银河奖组委会对《大饥之年》的评价。第六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组委会则认为,《大饥之年》是“一部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科幻,但它又超越了一般的恐怖小说,因为惊悚的故事情节只是表象,而作者的真实意图是要揭开人类心灵上隐藏最深的伤疤——人类史中同类相食的恶行,作品展现了科幻小说独有的力量与锋芒。”您本人怎么看《大饥之年》这部作品?

  张冉:《大饥之年》并非以恐怖或感官刺激为出发点,它讨论的是人类身处极端状况下会做出何种选择。我们面临的任何事物都归于一个选择,有关前进或转弯、进餐或休息、工作或学习的简单二择,乃至存在及毁灭、成功与失败、生存和死亡的永恒诘问。《大饥之年》中的每个角色都在面对极端选择。在没有答案的问题面前,人永远是软弱的,好人,坏人,普通人,谁都脆弱。食人真菌只是促成极端选择的某种装置,文中所有的血腥场面都是一笔带过,希望读者别把这部小说当成丧尸故事来看。如果大家读了《大饥之年》后能够掩卷思考半分钟,那么,我想写的东西就传达到了。

  三晋都市报:可以谈谈《大饥之年》的创作灵感吗?您在第六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大会上说,《大饥之年》不算您很重要的作品,那您认为您最重要的作品是哪一部?您最喜欢自己的哪一部作品?

  张冉:《大饥之年》是和我堂哥聊天时想到的点子,他说着老家养猪场的事情,我忽然想到人可以吃猪肉,那猪能不能吃人肉?猪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吃人肉?如果猪都吃人了,那么牛、羊、猫、狗能不能吃人?人能不能吃人?越想越好玩,就写了《大饥之年》。我说“不算重要”,是因为这部小说不是我灰色城邦创作序列中的一部分,小说人物是从《星空王座》中来的,某种程度上可以算是《星空》的番外篇。但这部小说受欢迎的程度超出我的预想,所以重要性就提高了,接下来会把它写成一个系列。一直以来,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以《以太》《起风》为代表的灰色城邦故事,包括正在创作的《以太》长篇。

  我所写过的作品当中,最喜爱的是《最后的喜马拉雅》,一个关于灾难、拯救和信仰的故事。由于某些原因这部小说未能发表,没法与读者分享。好的东西只能留给自己,这种感觉既辛酸,又幸福。

  希望有机会参加家乡举办的科幻活动

  三晋都市报:2013年10月您接受本报采访时谈到,“人生不过是在寻求最终的自由”。微信上也可以看到,您好像经常在世界各地行走。可以谈谈您这两年的自由生活吗?您经常回太原吗?

  张冉:谁不喜欢自由呢?可谁也不能拥有太多自由,毕竟它太奢侈,又很容易变得廉价。就像美味的松阪牛肉,攒钱偶尔吃一次,脂肪在口中融化的那一刻,觉得幸福感油然而生,整个人生都圆满了;若是中了六合彩,天天拿昂贵的松阪牛肉当饭吃,从早餐直到夜宵,连续几个月,幸福绝对会化为厌倦,毕竟人生除了牛肉,还有米饭、蔬菜、水果和莜面栲栳栳等廉价又美好的东西呐。

  再比如,我2015年初从广东出发,经云南磨憨口岸出境,在老挝、泰国跨境自驾游,规划时候觉得兴致满满,毕竟没有什么比驾车更自由的事情了,又是一条遥远而充满异域风情的陌生线路,出发前兴奋得睡不着。几天后到达中老磨憨口岸,发现等着出境的中国车辆排成长队,操着各种口音的司机抽着烟吐着痰斗着地主,一派赶集景象;等长途跋涉到达老挝,看到旅店停满京P和川A牌照的越野车,夜市上讨价还价的满嘴中式英语,顿时觉得兴致全无。再加上旅伴喧哗、道路崎岖、车内拥挤,这趟旅程虽称不上糟糕,也够让人失望的了。

  出去多了,总会遇到这种烦恼,有时候觉得在家里看看电影听听歌岂不更好。要逃,就要逃得野一些。前一段在美国华盛顿州小城斯波坎租了辆自行车去游览国家公园,整整一天,别说中国人,连一个活人都没见着。

  今年回太原的次数还是挺多的。希望下次有机会参加一场家乡举办的科幻活动,作为太原人,一定出席。

  期盼市场上能有第二本、第三本科幻杂志

  三晋都市报:您是微像文化的首位签约作家,微像文化将在全球范围内独家运营和开发您已经发表并即将出版的所有科幻作品。有说“这是打通科幻产业链不可或缺的一步”。您认可这个说法吗?

  张冉:微像是一家极富远见的企业,在创办之初就笃定于专注原创故事的路线,既没有先例可循,也缺乏一个成熟的市场。几年之内,微像建立起了一个高效的故事版权开发模式,同时迎来科幻IP的第一波热潮,一举成为业界最好的科幻故事版权公司,架起作家作品与影视、游戏、动漫公司之间的桥梁。作为微像最早的签约作者,我能看到这家公司在产业链中所起的重要作用,所以,网友的评论我是认可的,微像正是科幻产业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三晋都市报:请谈一些您愿意与读者分享的其他问题。

  张冉:去年获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中篇科幻小说奖”银奖的作品《晋阳三尺雪》是我为家乡太原所写的小说,发表在太原的杂志《新科幻》上,很可惜这家老牌科幻杂志于去年年底停刊,科幻界唯二的专业杂志折损半壁江山。这事让我揪心难过。中国科幻这两年貌似向好,官声民声都在谈论《三体》,电影市场越炒越热,然而上帝的归上帝,慈欣的归慈欣,不能所有科幻人都靠一部7年前出版的长篇小说活着。谁来办本好看又好卖的科幻杂志,让作者和读者都能获得点利益?这点事,没人做。


  我们在深圳创办了科学与幻想成长基金,想为科幻做点公益的事情,可是太难。仅只是不赚钱的事业尚且如此,何况办杂志这种很可能赔钱的事情呢?《科幻世界》独力撑起中国科幻期刊市场,值得钦佩,但不健康。我想,什么时候市场上能有第二本、第三本科幻杂志,不求像美国那样数十家并立,只要能在书摊上合力占据个小小的角落,与青春杂志和《故事会》等分庭抗礼,我也就知足了。

  若非如此,中国的科幻热只不过是一场来得快、去得快的高烧。

  本报记者 高桦文/图

netease 本文来源:山西新闻网-三晋都市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