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提议"光棍合娶老婆"遭围剿 称将撰文回应

2015-10-22 21:18:26 来源: 澎湃新闻网
0
分享到:
T + -

10月14日,浙江财经大学经济与国际贸易学院教授谢作诗运用经济学分析工具,在自己的博客中发出《“3000万光棍”是杞人忧天》一文,抛出上述一系列“骇人听闻”的观点。21日被媒体报道后,迅速引爆舆论场。

10月14日,浙江财经大学经济与国际贸易学院教授谢作诗运用经济学分析工具,在自己的博客中发出《“3000万光棍”是杞人忧天》一文,抛出上述一系列“骇人听闻”的观点。21日被媒体报道后,迅速引爆舆论场。 图片来自网络

“收入高的男人会先找到女人,因为出得起高价”;

“收入低的男人怎么办?一种办法是几个人合起来找一个老婆”;

“我甚至怀疑,允许同志合法结婚,可能也能缓解3000万‘光棍’问题”……

10月14日,浙江财经大学经济与国际贸易学院教授谢作诗运用经济学分析工具,在自己的博客中发出《“3000万光棍”是杞人忧天》一文,抛出上述一系列“骇人听闻”的观点。21日被媒体报道后,迅速引爆舆论场。

“看到网友的评论,我感到悲哀,多数人只会挥舞道德大棒,完全没有理性思考的能力。”22日,谢作诗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3000万光棍’是无法改变的事实。面对这个现实,要么放弃既有的道德信条;要么坚守既有道德信条,让‘光棍’成为社会问题。既然已经出现‘光棍’过剩,就应该想办法解决它,法律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澎湃新闻发现,这篇引起轩然大波的文章至今还贴在谢作诗的博客、微博里。他表示,对网友的评论,他将撰文回应。

“3000万光棍”怎么办?“市场总要以某种方式出清”

11月11日是网友戏称的“光棍节”。2013年的这一天,人民网发表文章称:由于人口性别比例严重失调,有专家预测,到2020年中国娶不上媳妇的光棍将达3000万~3500万。

谢作诗的文章说,对此,人们似乎已经看到将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我不否认‘3000万光棍’的事实,但否认一定会出现严重的社会问题。”

他说,一切问题本质上都是价格问题、收入问题。而真实的价格是货币价格、非货币价格的加总,人为能够控制货币价格,但不能控制非货币价格。

比如,人为地压低火车票价,就会发生排队购买、拥挤——排队的时间、拥挤带来的不舒服也是乘火车的代价,是非货币价格——最终,乘车的代价没有变化;

人为拔高最低工资,排队、托人情找工作就会发生——工作的实际收入要把这些代价扣掉,最终也没有变化。

光棍’的存在只是增加女性的相对稀缺性、提高其价格,绝不意味着两性市场就不会出清、就会出现剩男。”他说:这样看,“光棍”及其相关的性问题就成了收入问题。

“收入高的男人会先找到女人,因为出得起高价。”

“收入低的男人怎么办?一种办法是几个人合起来找一个老婆。这不是我异想天开,在偏远地方就有兄弟几个合娶一个老婆的,还过得其乐融融。”

“不愿意合娶,或法律不允许一妻多夫怎么办?那可能真的只能‘光棍’了——但不意味着不能获得性生活。‘3000万光棍’的存在提高了女性的性价格,这会增加供给。”

“我甚至怀疑,允许同志合法结婚,可能也能缓解‘3000万光棍’问题。”

文章说:性的问题总要解决,不能合法解决,就会非法解决;不能在阳光下解决,就在黑暗中解决。3000万光杆是既成的、短期改变不了的事实,而市场总要以某种方式出清,问题只在于以哪种方式出清。

被网友批驳:“人不是数字,也不是你所谓的经济”

谢作诗今年49岁,是经济学博士后,主要研究宏观经济学、交易费用经济学、产业组织理论、教育经济学。他曾在沈阳师范大学、辽宁大学任教,2010年起到浙江财经大学工作。

22日,他告诉澎湃新闻,前段时间在网上看到关于“光棍”问题的讨论,发现正反两方都在用道德说话,根本没讲清楚,于是写了这篇文章,没想到引起这么大的反响。

对谢的观点,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在微博上表示,“这的确是有争议的文章,争议的发生不是源于经济学观点的对错,而是经济学家遭遇道德维护,大家的思维不在一个轨道上。”

他认为,观察社会问题有没有经济学思维,其结论大不一样,“社会治理面临多目标协调的问题,从经济学的角度,3000万单身汉的需求问题的确不是大事,婚姻市场肯定有解决的办法,如跨国婚姻、移民,以及谢教授提到的、大家不认可的方式等。”

不过,这样的评说为数寥寥,绝大多数网友对谢作诗的观点进行了猛烈抨击:

“简直是妄言,你还是教授,这种有违伦理的事你都想得到?”

“合娶老婆?这样的言论将女性置于何地!为了解决社会问题就可以集体不要脸吗?甚至违背道德、人伦?你的节操何在?”

“人口问题最先关注的应该是人,从经济学方面谈这个问题,角度本身就是错的。人不是数字,也不是你所谓的经济。坚持己见没有错,但你这个属于歪理邪说了。”

“看到网友的评论,我感到悲哀,多数人只会挥舞道德大棒,完全没有理性思考的能力。”谢作诗说,中国人普遍缺乏经济学常识,其实,人类的一切关系,本质上都是交易关系——交易并非都体现在货币上,所有人与人之间的问题,都可以简化为经济学问题。3000万光棍’是无法改变的,面对这个现实,要么放弃既有的道德信条;要么坚守道德信条,让‘光棍’成为社会问题。既然已经出现‘光棍’过剩,就应该想办法解决,法律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稳定的家庭是社会稳定的基础,人口结构失衡、‘光棍’找不到对象,社会必然出现问题。‘合娶’是个馊主意,因为政策法律、伦理道德都不认可——‘光棍’是复杂的社会现象,只用经济学原理解释社会问题肯定不合适。”浙江省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杨建华认为。

“知识分子是掌握知识、受人敬重的群体,但术业有专攻,不同的专业有不同的思维角度、分析工具,用本专业的观点分析其它领域的问题,可能会出偏差,产生令人匪夷所思的看法,甚至引起误导。一不小心,‘专家’变成了‘砖家’。”杨建华表示,谢教授发表公共言论时应当谨慎,社会问题有深刻的社会原因,不能单从经济学角度分析,尤其是还涉及人伦问题。(来源:长三角政商)

netease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女子凌晨接电话听筒传哭嚎声 随后诡异的事发生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