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建交以来,为何历任韩国总统都必去趟上海?(组图)

2015-09-05 10:14:55 来源: 澎湃新闻网
0
分享到:
T + -
2015年9月4日,韩国总统朴槿惠4日访问上海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出席旧址重新开放仪式。
  2015年9月4日,韩国总统朴槿惠4日访问上海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出席旧址重新开放仪式。 CFP 图

  “这里是我们韩国政府的根,是韩国政府法统的发源地,感谢中国政府保护得这么好。”2003年,时任韩国总统的卢武铉来访上海时曾对上海市政府相关人员如此说道。

  卢武铉所说的“韩国政府的根”是指位于上海马当路306弄4号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它被看做是“韩国民族独立运动的圣殿”。1992年中韩建交以来的历任韩国总统卢泰愚、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李明博都曾前来朝圣。
2003年7月10日,时任韩国总统卢武铉参观了位于马当路的韩国临时政府旧址。新华网上海频道记者
  2003年7月10日,时任韩国总统卢武铉参观了位于马当路的韩国临时政府旧址。新华网上海频道记者 张明 摄

  如今现任韩国总统朴槿惠也继承了这一传统。9月4日,刚刚出席了中国抗战胜利日阅兵的朴槿惠,马不停蹄来到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出席旧址重新开放仪式。在仪式上,朴槿惠致辞表示,上海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曾为韩民族恢复国家主权发挥主导作用,旧址重新开放意义重大。

  “三一运动”催生韩国临时政府

  1910年,朝鲜半岛沦为日本殖民地。日本废除“大韩帝国”政府,设立“朝鲜总督府”。1919年,朝鲜境内爆发了声势浩大的“三一”反日独立运动,这成为韩国独立运动的分水岭。
韩国“三一运动”中被日警逮捕的抗日志士。


  韩国“三一运动”中被日警逮捕的抗日志士。

  在“三一运动”前,韩国的反日运动具有很强的保皇性质。但“三一运动”却使得民主共和的观念成为韩国人追求的目标。尽管“三一运动”功败垂成,但在韩国人民心目中却象征伟大的纪元的开始,从李朝末年坎坷的国运以致昏臣卖国的无奈中,韩国人民终于彻底觉醒。在这之后,韩国人开始追求建立的是一个民主共和的新韩国,而不是恢复朝鲜王朝。

  “三一运动”后,大批韩人流亡海外,并在东北成立了“韩国独立军”,转战于长白山之间,同时也先后出现了三个临时政府:海参崴的大韩民国议会政府、汉城临时政府、上海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

  1919年9月,上海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吸收了汉城临时政府、海参崴的大韩民国议会政府,组成了新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1920年12月,李承晚在上海正式宣誓就任大韩民国临时大总统。
1919年4月13日,流亡的朝鲜爱国志士在中国上海法租界宝昌路成立“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制定临时宪法,由在美国的李承晚任总统,后来金九长期担任临时政府主席。


  1919年4月13日,流亡的朝鲜爱国志士在中国上海法租界宝昌路成立“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制定临时宪法,由在美国的李承晚任总统,后来金九长期担任临时政府主席。

  为何选址上海

  在1919年“三一运动”前夕,已有大批韩国志士居住在上海,而且多是独立运动中的领导人物,他们都把上海作为开展反日独立运动的重要基地,逐渐形成了小规模的韩侨社会,为临时政府的建立奠定了良好基础。
申圭植
申圭植

  比如,朝鲜著名的独立运动家申圭植,大概在1911年三四月份来到上海,也就是在辛亥革命爆发的前夕,他与中国革命党人如陈其美、胡汉民、黄兴、孙中山等著名人物建立了密切关系,并用自己的资金支持中国革命党人,还联络各地的韩国人组织团体,开展独立运动。1920年,申圭植在上海创办杂志《震坛》,孙中山专门为其题词——“天下为公”、“祝《震坛》创刊”。申圭植跟中国共产党人的关系也很密切,例如陈独秀,因为当时住得很近,所以创办《震坛》时陈独秀也为其题了字——“东亚之光”。
陈独秀为《震坛》题字——“东亚之光”。


  陈独秀为《震坛》题字——“东亚之光”。

  除了“人”的基础,上海还有很多独特的发展革命的优势。首先是交通和通讯非常便利,韩国临时政府可以借此与本国和海外独立运动人士联络。

  然后是上海发达的媒体系统,对于临时政府宣传自己的主张非常有利,因为临时政府初期采用的独立运动策略就是唤起世界舆论对韩国独立运动的同情,通过外交活动支持和帮助韩国摆脱日本的统治,上海的这种条件无疑具有很大的吸引力。

  再有就是租界的存在,特别是法租界是日本势力无法渗透的区域,这也是临时政府一直在法租界活动的重要原因。

  中国政府尽可能给予了帮助

  整个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在中国期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法理上承认这个政府。中国政府当时虽也未正式承认,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其极大的援助。

  1933年的春天,蒋介石专门会见了临时政府国务委员兼警察厅长金九。此前,国民政府对于韩国独立运动的支持只是通过个人关系进行,蒋见了金九之后,国民政府便开始从政府层面支持临时政府,包括提供经费,又在中央军校和中央军校洛阳分校专门为韩国青年设立特训班,帮助培养军事人才。

  而在临时政府迁徙过程中,国民政府也好,地方政府也好,都给临时政府提供了便利。事实上是承认临时政府是一个流亡政府的,只是没有在名义上承认罢了。迁移到重庆后,国民政府在重庆郊外的土桥专门划出一块地方,建造了“朝鲜村”,还设立韩文小学,供临时政府成员和抗日志士的家属居住,同时将重庆的枣子岚垭辟为临时政府所在地。
1945年,即将返回祖国的韩国独立运动领袖金九。


  1945年,即将返回祖国的韩国独立运动领袖金九。

  辗转多地,曾以重庆为临时首都

  韩国临时政府采取的是三权分立原则,最高权力机构是临时议政院,领导人由议政院选举产生,但初期由于李承晚的声望,一直到1925年李承晚都担任着临时大统领(总统)的职务。

  李承晚在上海总共待了半年,但由于其认为临时政府内的派系斗争使他没办法在这里展开工作,遂返回美国。李承晚看到的派系斗争,虽然有因领导人出身地域不同而导致的斗争,但主要是围绕独立运动策略展开的。

  1925年3月,临时政府议政院因李承晚希望如同菲律宾一样,接受美国的委任统治,弹劾了李承晚并迫使其随后下台。此后,整个20年代后期,金九成为临时政府的负责人。

  在抗日战争前,临时政府取得了一些反日成果。如,1932年1月8日李奉昌在东京狙击日本天皇,同年4月29日,在金九策划下,尹奉吉在虹口公园(现鲁迅公园)炸死炸伤日本侵华元凶,震惊中外。1933年后选派韩国青年进入中国军校学习,培养军事人才,有些后来直接加入中国军队,参加中国的抗战。
上海鲁迅公园里有一幢二层亭阁—梅亭(下图)。这是为纪念韩国独立运动家尹奉吉(上图)而专门修建的纪念馆。尹奉吉,号梅轩。

  上海鲁迅公园里有一幢二层亭阁—梅亭(下图)。这是为纪念韩国独立运动家尹奉吉(上图)而专门修建的纪念馆。尹奉吉,号梅轩。


  但是因为虹口公园爆炸案,临时政府被迫离开上海,先后辗转于杭州、嘉兴、镇江、长沙、广州、柳州、綦江,最终于1940年9月,迁到了中国战时陪都重庆,并成立了韩国光复军总司令部。1941年12月9日,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发表对日宣战声明书,正式对轴心国宣战,并宣布重庆为大韩民国“借地办公”的临时首都,重庆成为中韩两个国家的政府办公地,历史仅见。

  “当时的中国政府和人民对于半岛爱国人士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和支持。”日前韩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文化领事金镇坤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金镇坤认为,在过去那个年代,“大韩民国临时政府让人民看到了希望”,临时政府是“大韩民国建国的精神和思想基础”,因而韩国新一任总统就任以后,往往也习惯于来这里参观。(来源:文化课)

netease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FBI找人专家:你的圈子就是你的财富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