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延鲁:从释永信红人到师徒反目

2015-08-11 02:40:20 来源: 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兰州)
0
分享到:
T + -

自7月25日以来,自称“代表所有对释永信不满者”的“释正义”,多次网络举报释永信“有私生子、玩弄女人、侵占少林财产”等问题,引起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国佛教协会关注。就在官方对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被举报进行调查时,弟子释延鲁的实名举报不期而至。释延鲁等实名举报者,否认自己是“释正义”,称受到“释正义”鼓舞。

少林寺相关负责人刘和(化名)曾向媒体表示,他推测“释正义”举报释永信,系释延鲁组织。

“释正义”究竟是谁?举报事件调查结果仍待官方揭晓。而使这场举报风波更加复杂的,是释延鲁作为释永信曾经身边的红人、侍者,师徒从蜜月到反目的故事。

师徒交恶

释延鲁:释永信索要钱财 少林寺:释延鲁结婚生子

走进少林寺院门,左甬道第二道券门,就是锤谱堂。锤谱堂形似四合院,东南角一间二三十平方米的房屋,已被锁两年。这间房屋,便是释延鲁与释永信矛盾升级的引爆点。

释延鲁8月8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2005年初,他在锤谱堂为登封嵩山少林寺武僧团培训基地(以下简称“武僧基地”)设立一间招生办公室。

释延鲁说,2010年2月和2012年1月,释永信借使用少林寺房屋为由向他要钱,他两次向释永信的个人账户支付,每次100万元。2012年底,释永信再要释延鲁支付200万元,遭到拒绝。二人由此交恶,招生办公室因此被锁,释延鲁同年离开少林寺。

少林寺相关负责人刘和7月30日告诉记者,释延鲁系因结婚生子被少林寺从常住名单中除名,锤谱堂的招生办公室,起初是释延鲁的办公室,后被其用来招生。

和释延鲁说法不同,少林寺称招生办公室被锁是在2013年7月。

把守寺门的释延畅、释延翰告诉记者,释延鲁被除名后,武僧基地的招生人员,还能到锤谱堂的办公室招生,但须持景区门票,这种状况延续了一年多,直到招生办公室被锁。

上述说法获刘和证实,他提供的照片显示,锤谱堂门口贴着一张红底黑字的少林寺声明:“本寺不招收习武学生,也从未委托任何机构或个人招收习武学生,凡在本寺内或以本寺名义进行的招生行为,皆为欺诈。”声明时间是2013年7月。

“虽然没写哪家武校,其实是针对释延鲁的。”刘和说。

释延畅、释延翰回忆,声明贴出当晚,就被武僧基地的教练撕掉。次日少林寺重新张贴,并派人守门,而后将招生办公室锁门,“声明连续贴了几个月。”

从方丈红人到师徒反目

林清华1970年出生于山东省郯城县一个武术世家,其父和释永信相熟,便将他送到少林寺。林清华师从长他5岁的释永信,取法名释延鲁。

作为释永信的弟子、侍者,释延鲁曾是释永信身边的红人。“你看照片就知道,方丈见那些大人物,他都在旁边。”刘和说。

在释永信所著《我心中的少林》一书中,1999年8月20日释永信升座方丈的照片显示,在释永信背后“打伞”的,就是释延鲁。

武僧基地官网显示,目前学校师生8000余人。媒体报道称,是登封地区的第二大武校。少林弟子释延南、释延孜告诉记者,他俩都比释延鲁到少林寺早。在他们看来,武僧基地“占尽了少林寺的优势”,少林寺有什么好事情,“都被武僧基地拿走了”。

“为什么他能在少林寺里招生?”释延南说,其他师兄弟也开有武校,他还听说别的武校不满,“师父都顶着”。

在刘和看来,释永信对释延鲁“是默许的”。刘和解释说,最初,释永信支持释延鲁,用意是发扬少林文化,也是考虑少林寺人少,碰到重要活动比如接待贵宾,就需要四处借人,有个自己关系好的武校,用人方便。

师徒为何从蜜月到反目?释延鲁8月8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释永信2012年借招生办公室向其要钱致二人反目,他同年离开少林寺。刘和、释延南、释延孜均表示,不清楚二人反目的直接原因,但释延鲁因结婚生子被少林寺从常住名单除名。

“在少林寺里招的学生,有的学费(加生活费)能收到几万元每年,这是正宗的地方,金字招牌。”刘和说,少林寺张贴声明、锤谱堂的招生办公室被锁后,武僧基地招生受到不小影响,有一段时间,释延鲁多次在晚上游客散去后,到少林寺向释永信下跪,道歉,有时一跪一两个小时。

刘和认为,释延鲁并未真心悔改,只是因为招生办公室被锁,利益受损。“他(释延鲁)还托相当级别的领导来说过情。”

实名举报

释永信喝酒吃肉,有女人有私生女

7月30日,30名少林弟子发公开信称初步查明“释正义”系释延鲁。

在释延南等少林弟子看来,少林寺是子孙庙,像家一样,有什么问题应该在家内部解决,释延鲁的做法,是“欺师灭祖”。当天,释延鲁回应说,自己并非“释正义”,但敬佩“释正义”。

8月8日,释延鲁和少林寺武僧团前团长李国营、少林寺武僧团前教练邹宗明、河南少林无形资产有限公司原法务部总监王永华、释延仁(称曾做过释永信侍者)等多名曾在少林寺内生活或工作的人,到北京实名举报释永信。他们声称,能证实7月25日以来“释正义”举报的部分问题,此外,还有一些别的问题需要反映。

8月4日夜间,登封市宗教局发布消息称,经核查,没有“释正义”这个人,其他事项正在核实之中。

释延鲁等实名举报者说,他们曾目睹释永信喝酒吃肉;情妇释延洁多次使用名为“韩明君”的身份证;僧人私下都叫释延洁为“师娘”。释延鲁说,多年来,释永信从他身上敲诈近2000万,有据可查的有700万。

8月9日,少林寺外联办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方丈(释永信)平安,举报事件将要“云开雾散”。9天前,该负责人曾对记者说,面对各种所谓的举报和质疑,要让法律说话,方丈原话表示:“这次一定做个了断,给社会各界人士、方方面面一个交代。”截至目前,官方调查结果仍未出来。

据人民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你多久没睡好觉了?80%国人睡眠不足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