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深圳18岁女子疑诱骗多名初中生卖淫(图)

2015-08-05 09:31:35 来源: 中国新闻网(北京)
0

A先生和B先生向记者诉说小A的遭遇,说到激动处不禁流泪。
A先生和B先生向记者诉说小A的遭遇,说到激动处不禁流泪。

小A蜷缩在房间角落里沉默不语。
小A蜷缩在房间角落里沉默不语。

聊天记录,,对话露骨得谈到交易价格。
聊天记录,,对话露骨得谈到交易价格。

要不是我把她手机抢过来,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家住宝安区西乡的A先生发现,自己年仅13岁的女儿小A从4月份开始有些不对劲,不仅浓妆艳抹,而且经常夜不归宿。他查看了孩子的微信聊天记录后震惊了,原来女儿居然被人诱骗卖淫。一名校外的女子负责介绍其给客人卖淫,价钱每次从2000元到3000元不等。更让人惊讶的是,这很可能不是个案。晶报记者昨日对此进行了调查。

13岁女孩小A:逃学、偷钱、文身、抽烟、喝酒

“他知道你和我老板是2000(元)一次,他应该不会给到3000(元)。”

“多少?”

“你可以说2000(元)一晚。”

这是一个叫晋某文的18岁年轻女孩和小A的微信对话,日期显示是7月31日凌晨一点多。小A的爸爸看完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四月份开始就不对劲了,逃学、偷钱都是家常便饭,后来就很少回家,电话要么就能通不接,后来干脆就是忙音,要么就是接了说不回来。”以往小A的微信记录都是看完就删,而且手机从来不会让爸爸看,这次是A先生自己抢过来的,“抢的时候手机屏幕都摔碎了”。

晶报记者昨天下午见到了A先生和他的女儿小A。A先生从女儿手里夺过来的手机屏幕表面已经裂开,打开微信后看到了小A与嫖客的介绍人、18岁少女晋某文的对话。除此之外,也有一些小A与别人零星涉及“三陪”的言语。

据A先生说,女儿今年13岁,读初中一年级,以前偶尔周六周日不回家,家人也并未过多在意,今年4月2日开始,放学之后小A就一直没有回来,“整晚都没有回来,我们家长都很担心,打她电话也不接,过了整整5天,我们终于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奶茶店把她找回来了。问她为什么这么久没有回来,她说在外面找朋友玩,我们比较生气,教育了一下,当时也有打骂。”A先生说,第二天将女儿送到学校,没承想老师说下午没有来上学。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女儿开始逃学,并且甚少回家,最长的时候甚至10天半个月都不回家。

“这个片区有三所民办学校。”据A先生介绍,由于周边环境复杂加之邻近城中村,有不少社会闲杂人员会在附近流连。“她可能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学坏了。”

A先生告诉记者,7月份,因小A的奶奶要来深圳住,A先生短信告诉小A并要求其回家,小A告诉他自己已在福田区找到一份收银工作,可日赚100元。8月1日,小A的奶奶到了深圳,她也在父亲短信提醒后回到家中。

回来之后,A先生发现她身上竟然有多处文身,并且在她包里发现了各种口红、画眉笔等一大包化妆用品。但是对于这些变化,小A并未多说。“她说在外头找了工作,不想读书了,孩子性格也变得比较古怪,脾气很暴躁,甚至还学会了抽烟、喝酒。”说到这里,A先生禁不住眼泪流了出来。

“她刚进门没多久就接了个电话,转身就又出门了。”反应过来的A先生立马出门去找她,直到晚饭时分,A先生才在一间奶茶店内找到了与晋某文在一起的小A。因小A只顾玩手机而无意回家,A先生便将手机夺过,强行将女儿护送回家。

对话小A

小A穿着嫩黄色的短裤、白色T恤,看上去和所有13岁的少女一样单纯。爸爸搂着她,在她耳边说着什么,但小A明显有抵触情绪。她挣脱开爸爸的手,转身指着记者说:“我会让你们知道,你们今天白来的!”

40分钟后,记者坐到了小A身边。她搂着沙发的抱枕,斜斜地靠坐在沙发上,看得出很疲惫。她很平静地和记者单独交谈。

晶报:“你希望我怎么称呼你呢?”

小A:“叫我妹妹吧。”

晶报:“你下学期要读初二了?”

小A:“嗯。但是我4月份就没有去上学了。”

晶报:“怎么不去上学?”

小A:“不想上。”

晶报:“没有去学校,有和同学联系吗?”

小A:“没有。我在班上和男生玩得比较多,比较少和女生玩。”

晶报:“和女同学关系不好吗?”

小A:“是我不喜欢和她们玩。”

晶报:“不去上学后就没有回家吗?”

小A:“嗯。”

晶报:“那你住在哪里?”

小A:“住朋友家。”

晶报:“为什么不回家?”

小A:“就因为叛逆啊。”

晶报:“离家出走后,你有生活费吗?”

小A:“没有啊。”

晶报:“你是什么时候认识肥姐的?”

小A:“四月中旬吧。没去上学的几天后。”

晶报:“怎么认识她的?”

小A:“在21G酒吧认识的。”

晶报:“她介绍你做这事,你怎么会愿意?”

小A没有说话,闭眼假寐。

晶报记者试探性地问:“是因为钱吗?”

小A低低应了一声:“嗯。”

晶报:“第一次的时候,拿了多少钱?”

小A声音依然很低:“2000。”

晶报:“当时害怕吗?”

小A摇摇头:“没有。”

晶报:“2000块是肥姐拿给你的吗?”

小A:“是那男的直接拿给我的。”

晶报:“这2000块你是自己拿了,还是要给肥姐?”

小A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她说:“好困,好想睡觉。”

晶报:“这几天都去了派出所?”

小A点点头,脸上是不耐烦的表情:“每天都去,每天都问我一样的问题,就是烦。”

晶报:“你有想过以后要做什么吗?”

小A摇头,搂着抱枕,闭着眼睛,好像睡着的样子,没有再说话。

晶报记者和小A一同走进屋里,爸爸问她怎么样了。小A苦笑了下,说:“还能怎样,和每天在派出所说的一样。没什么。”她坐在椅子上,双腿抬起靠在胸前,一副与全世界抵抗又要给自己安全感的姿势。直到晶报记者离开,她才招手和记者道别,疲惫地说了声再见。

小A父亲:

联系警方,设套抓住皮条客

回家后,A先生恰好见到晋姓女子给女儿发来的信息,在查看她与小A的信息记录后大惊失色——记录中晋某文(人称肥姐)告诉小A“过几天又有一位老板,就想找你这样的,价钱和以前一样”。心生不祥之感的A先生继续翻看,得知“她当天正要介绍我家女儿卖淫”,十分气愤。

A先生说,在他冷静的逼问下,“女儿承认做了不正当的事”,小A也慑于父亲的怒气同意配合警方。于是A先生一边经流塘派出所提前联系到了流塘警务室警员,一边让小A联系晋姓女子。“那个姓晋的女子让小A在流塘的一个宾馆等,我便与女儿一同去见她。”见到晋某文后,A先生上前质问她:“为何教唆我女儿做违法的事,你知道她今年多大?”晋某文态度蛮横地回答道,她不知道小A的年纪,也没有强迫小A,而小A是自愿的。说罢晋某文要走,但在A先生的阻拦下被到场的警察带走了。

A先生告诉记者,警方通过晋姓女子手机记录取证,了解到小A曾在其介绍下与一名朱姓男人到附近宝立方酒店601室开房,而通过到酒店取证、调取监控等,由小A与另一名经调查同样涉及幼女卖淫的小女孩进行辨认,确认朱姓男人为涉案嫌疑人。“8月3日晚,警方跟我说抓到了那个姓朱的。”A先生说。

此外A先生指出,自4月份女儿屡次“失联”以来,他曾向派出所报案。“得出了事并且手中有证据才可以(受案),要不(警方就表示)没办法。譬如,如今将晋某文绳之以法,是因为我掌握了线索、证据,找到了晋某文。为啥我要干警察的事?”A先生非常疑惑且不满地说。

小A好友家长B先生、C先生:

“我们的小孩可能也被诱骗了”

“听了真的很心酸……”知悉了A先生的事,B先生的情绪就再也止不住了,眼泪流了下来。B先生至今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过女儿小B了。据他介绍,自己的女儿小B在校外和小A认识,平日里玩得很好,“我和A先生也是因为找小孩这事认识的,周边有着类似情况的家长至少就有8个人。”因为晋某文和小A的这件事,让经常与自己孩子失联的数位邻近家长联合了起来,他们怀疑,自己的女儿很可能也被诱骗去从事卖淫活动了。

在由B先生提供的联系名单中,晶报记者看到了至少8位在读或者辍学了的学生家长,他们平日里都会沟通联系,互相帮助寻找小孩。除此之外,还有9名玩得很好的“校外人员”,他们就是家长们口中的平日里玩得很好的几个人,“我们也尝试联系他们,但是都没有用。”B先生表示。

A先生告诉记者,自4月20日起,他和B先生等几位爸爸到派出所报案,在告知警方此事可能不是简单的人口失踪,而很可能涉嫌诱骗小女孩卖淫之后,警察对此只是立案,并认为小孩子走失只是家庭教育问题,而没有调派警力找人。B先生也回忆说,6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在得知女儿小B在酒吧后,便前往酒吧找她,想带她回家。但女儿身边突然出现30多个年龄相近的未成年人将B先生围住,不准B先生带走女儿,有几个甚至对B先生动起手来,其中就有小A微信中及B先生联系名单中的小雪。随后B先生报警,但警察到场询问了一番后,却对B先生说这只是家庭内部的事情,之后就走了。“警察说他们暂时不管,当时我非常生气,作为保一方平安的警察,你不管反而撤,是什么意思?”B先生说,而且,为什么“盛世”和“21G”等夜场会允许未成年人进出?

“我现在每天都会自己出去找,但就像大海捞针一样,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C先生的女儿小C从上周五开始便与家人失去联系,至今仍杳无音讯。小C是初一的学生,去年上初一时才从湖南老家到深圳读书。C先生说,女儿性格比较外向,虽然在老家时花钱大手大脚,但还算懂事乖巧。从今年起,她认识了包括小A、小B在内的本校和邻校的朋友之后,就开始变得叛逆,学会了抽烟、文身,还曾两次夜不归宿。不久前,小C就跟“朋友”在外过夜,甚至三天三夜不回家,后来报警把女儿找了回来,但这次失踪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直到小A的家长A先生联系上C先生,C先生才知道女儿可能被人骗去卖淫,另外就他所知还有几名初中生也下落不明。C先生说,“我们都已经报警了但是没有立案,至少还有四到五名家长在找孩子。”

C先生和B先生均表示,由于对女儿的生活不够了解,也未及时进行管教,所以她们与社会上的一些团伙混在一起。如今,他们只希望女儿能平安回家,并将这些不法分子绳之以法。

在面对媒体前,A先生内心经历过强烈的挣扎,“因为小A的不幸遭遇发生后,今后的日子里我们一家会有许多问题需要面对,譬如旁人和社会的目光。”但他与B先生共同表示,尽管媒体曝光或会惹来一些不便,但之所以愿意与媒体工作者面谈,“无非是希望相关部门与社会力量,一定要将此类不良社会小团伙彻底清除,将学校周边、少男少女周边的肮脏污垢扫除,不要再让无知的孩子失足悔恨。”

□警方说法

“这只是一起个案”

昨日晶报记者联系到宝安区公安分局负责公共事务的工作人员,向其核实相关情况并了解警方调查进展。该工作人员确认“确有一13岁女生,在辍学后认识了一个人并被其介绍,卖淫一次”,但继而表示,“这只是一起个案,未掌握存在团伙卖淫、皮条客组织多名学生卖淫的情况。”记者从该工作人员处了解到,目前,介绍卖淫者及与该女孩开房者都已被警方控制。前者被刑事拘留,后者因涉嫌嫖宿幼女,宝安警方准备对其刑事拘留报批。

黄达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0
网易荐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0人参与
美女直播
约会所
0人跟贴 | 0人参与
网友跟贴 0人跟贴 | 0人参与 | 手机发跟贴 | 注册

跟贴热词: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立场。

刺死辱母者案判决书:多人证实讨债者露出生殖器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