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 对日空战的指挥中枢和前沿阵地

2015-07-08 03:39:00 来源: 四川新闻网-成都日报(成都)
0
分享到:
T + -

许蓉生

抗战期间成都附近的16个机场:

广汉机场、彭山机场、新津机场、邛崃桑园机场、华阳太平寺机场、双流双桂寺机场(解放后改为民用,即今双流国际机场)、双流马家寺机场、双流彭镇机场、成都凤凰山机场、成都黄田坝机场、简阳平泉机场、灌县机场(位于今都江堰市蒲阳镇,为民国空军军士学校专用机场)、蒲江寿安方坝机场、崇庆县王场猴子坝机场、崇庆机场、华阳中心场小机场

抗日战争时期,成都作为大后方重要的政治、经济和军事的中心城市,为中华民族的抗战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其中,成都在抗战中后期对日空中作战方面,发挥了极其特殊的重要作用。

航空委员会迁至成都

战时中国空军的指挥中枢

1938年10月武汉会战结束后,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1939年1月,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从贵阳迁至成都,驻成都东门外沙河堡。航空委员会是抗战时期中国空军实际上的首脑机关和指挥中心,委员会主任由蒋介石兼任。从此直到抗战胜利,成都一直是中国空军的指挥中枢所在。在此期间,中国空军对日作战的战略决策和重大行动,都在成都形成并付诸实施。

16个战时机场世所罕见

战时中国空军最大的后方基地

成都是抗战时期中国空军最大的前进基地和后方基地,集结了中国空军的主要攻击力量,在对日空中作战,特别是对日军战争基地和设施的轰炸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即着手在成都周边大量新建和扩建军用机场。据档案材料记载,抗战期间,四川省政府在全省共计新建和扩建空军基地33处,其中成都附近的机场共16个,占一半左右。这些机场除少数已废弃不存,大多数至今仍在使用。一个城市周边拥有如此众多的机场,至今数国内第一,在世界机场建设史上也极其罕见。

成都周边的机场群,为中国空军和战争后期的盟军空军提供了大量的前进基地和后方基地。武汉会战之后,中国空军战斗序列进行调整,分为第一、二、三共三个司令部。其中,第三路司令部驻成都,中国空军的主要轰炸机力量,援华的苏联空军志愿队轰炸机大队,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的中美空军混合大队,部分主力也驻扎在以成都为中心的周边郊县各机场,成都一地占中国空军全部作战力量和后勤力量的比重常常在50%以上。这一时期的成都,是中国空军最大的空军基地。

打击进犯日机战果累累

战时中国空军最大的前进基地

抗战中后期,中国空军经过抗战前期的大量消耗,作战飞机急剧减少,残存战机性能落后,与日本空军的力量对比悬殊.尽管如此, 以成都为基地的中国空军和苏联航空志愿队仍然多次对前线日军及沦陷城市日军空军设施进行了攻击,与进犯成都的日机进行殊死搏斗,虽然常常处于下风,但也取得多次重大战果。其中比较著名的战斗包括:

1939年10月14日,苏联航空志愿队以20架DB-3轰炸机从成都太平寺机场出发,轰炸日占汉口机场。此战共炸毁日本轰炸机66架,战斗机37架,炸死日本飞行员60余人及陆海军官兵300多人,这是抗战开始以来日本空军遭受到的最沉重的一次打击。指挥此次出击的苏联航空志愿队大队长库里申科,因飞机被击伤,在归程中坠落长江,不幸溺亡。

1939年11月4日,日军出动72架轰炸机,由第2联合航空队第13航空战队司令,号称“轰炸大王”的奥田喜久司大佐指挥,从武汉起飞对成都实施空袭。驻成都中国空军第五大队起飞拦击。空战中,中国空军副中队长邓从凯击落奥田的座机,奥田当场毙命。这是被中国空军在空战中击毙的日本空军最高指挥官。邓从凯也在此次空战中阵亡。

1942年以后,随着美军的参战,盟军中国战区的成立,中国空军陆续得到大批性能先进的美国飞机,许多飞行员赴印度、美国训练,素质大为提高。迅速增强的中国空军和美军混合编队,以成都等地机场为前进基地,对华东、华中、华南的日本空中和地面部队频繁出击,中国战场的制空权完全转移到中国手中,战争的天平已经向中国倾斜。

研发制造当时国产最大飞机

战时中国空军最大的培训基地

除了实战基地,成都还是战时中国空军最大的教育和训练基地。当时,除中国空军军官学校迁至昆明外,其余空军教育机构几乎都集中在成都,成都荟萃了航空领域各个方面的各种机构和优秀人才。

1939年,中国空军军士学校创办于成都外南太平寺机场;同年,空军机械学校从江西南昌迁移到成都外南上桑里。1940年,空军幼年学校创办于灌县蒲阳镇。1940年,空军参谋学校创办于成都新南门外。1941年2月空军通信电子学校迁至成都,更名为“空军通信人员训练班”,1944年1月1日正式成立空军通信学校。此外,非正式或临时的空军射击训练班、气象测量班、侦察班、空中照相判读班等也在成都开办。

很多空军设备、设施、单位也先后转移至成都。1942年,在成都成立第三飞机制造厂,即航空委员会第一飞机制造厂;成都飞机制造厂根据苏联的SB-3轰炸机资料,设计制造轰3型轰炸机,全机总重量13吨,成为当时中国生产的最大飞机。这些空军学校和机构,为支持弱小的中国空军坚持对日作战发挥了重要作用。

对日战略轰炸的第一步从成都迈出

盟军对日战略轰炸的第一个前进基地

成都是抗战中后期日军“战略轰炸”的主要受害者,同时也是盟军对日“战略轰炸”的第一个前进基地。

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日军企图摧毁中国人民的抗战意志,对大后方重要城市进行了大规模的“战略轰炸”。所谓“战略轰炸”,不仅仅是袭击军事目标和重要设施,更重要的是针对和平居民的“无差别”攻击,其目的是为了摧毁对方国家进行战争的能力,同时使敌国政府和国民丧失继续进行战争的意志。世界战争史上,真正意义上的“战略轰炸”就始于中国战场,始于1938年日军开始的对以重庆、成都、昆明等重要城市为主要目标的持续空袭。

成都是仅次于重庆的日军战略轰炸对象。自1938年11月8日至1944年12月18日止,在长达6年多的时间里,日机先后对成都进行了31次轰炸,造成5337人死伤,炸毁房屋15208间,死伤者绝大部分为和平居民,炸毁的房屋绝大部分为非军事设施。这是成都人民为抗战付出的巨大牺牲。

二战后期,盟国决定使用当时最先进的B-29重型轰炸机对日本本土进行战略轰炸,并为此制定了代号为“马特霍恩行动”的作战计划。为了保证“马特霍恩行动”的实施,国民政府决定实施以“特种工程”为代号的大规模机场建设工程,先后征调了成都、华阳、温江、郫县、崇庆、新津、双流、新都、邛崃、蒲江、大邑等29个县的民工共50余万人,在成都周边新建和扩建4个轰炸机场和5个驱逐机场。1944年1月,新津、邛崃、彭山、广汉4个轰炸机机场的修建工程陆续动工。至1944年5月,四个大型军用机场及其配套设施机库、燃料库、弹药库、无线电通讯所、导航台、指挥所、兵营宿舍如期建成。

1944年6月15日,首次执行“马特霍恩行动”的73架B—29轰炸机从成都各机场起飞,开始实施对日战略轰炸。到1944年底,从成都附近各机场起飞的B-29轰炸机,对日本本土及其占领地共投下炸弹3623吨。盟军对日本的战略轰炸一直持续到战争结束,沉重地打击了日本的军事潜力和士气。对日战略轰炸的第一步是从成都迈出的,这是成都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作出的重大贡献之一。

(作者系成都市社科院历史与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netease 本文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一个人格局越来越大的10个迹象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