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阳明堡机场遗址(图)

2015-07-07 10:39:00 来源: 新疆天山网-新疆日报(乌鲁木齐)
0
分享到:
T + -
刘玉庆
刘玉庆

  小时候,茶余饭后,村里的大人们经常讲起夜斩魔爪—八路军夜间袭击阳明堡飞机场的战斗故事;上军校时,八路军用机枪、手榴弹打飞机,创造的世界军事奇迹,一直是教学研究的经典战例。我作为出生在曾经的抗日战争主战场—太行山上,并在风雪帕米尔高原边防部队服役多年的退役军人,寻访红色遗址,踏察抗日故地,是多年的心愿。在迎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随与我有一样心愿的人们一起造访了阳明堡这块英雄的土地。

  阳明堡位于山西省代县城西10公里,北距雁门关16公里。在阳明堡镇南3公里、滹沱河北岸1公里处,矗立着由当年夜袭阳明堡机场所在团团长、开国上将陈锡联题字的“阳明堡飞机场遗址”纪念碑。巍峨的碑体时刻提醒人们,不能忘记为了民族解放拼了性命、流尽热血的英烈,不能忘记过去那段艰难困苦的岁月。

  “七七事变”后,日军沿平汉、津浦、平绥三条铁路线向我中原腹地进攻,企图夺取、控制黄河以北广大地区,对山西形成重兵压境之势。为守住华北咽喉,1937年10月初,以保卫太原为目的的“忻口会战”打响……整编后的八路军3个师,遵照八路军总部命令,深入敌后,展开攻势。

  机场遗址在阳明堡镇小茹解村村南一带。阳明堡机场是阎锡山1935年始建、1937年9月初步建成的,他的意图是构成太原与晋北的战略防线,成为晋北防线的战略后方基地和空运物资中转站。阎锡山的意图还未实现,机场就被日军占领使用。阳明堡机场成为日军进犯原平、忻口、太原的后方基地和空中中转站。日军为了更大地发挥机场的作用,强迫当地大批百姓进行了拓展扩建,规模由四百亩扩大到两千多亩,曾建有导航台、水塔、地洞、探照灯、铁丝网等完整系列配套设施。

  忻口战役期间,日本侵略者利用该机场,凭借其拥有的空中力量,3架一群、2架一组轮番地对忻口、太原实施轰炸,对我防守忻口前线的友军和沿线的无辜百姓构成严重威胁,带来灭顶之灾,让我前方军民吃尽了苦头。

  当时,我八路军抗日先头部队第129师385旅的第769团,正由东冶向原平挺进,插入忻口日军后方,执行牵制敌军的任务。10月中旬,第769团抵达代县西南、滹沱河东岸,驻扎刘家庄村。到达后,团长陈锡联和副团长汪乃贵、参谋长范朝利带领二营营长孔庆青、三营营长赵崇德勘察刘家庄、苏龙口村一带的地形时,见有飞机从空中飞过。顺着一条山沟,前往阳明堡附近一个山头进一步观察,发现滹沱河西北面有一座飞机场,一排灰白色的飞机停在空地上,机体在阳光映照下,反射着光芒;跑道上有飞机不停地起降。

  “端了小鬼子的飞机场!”听说发现了敌人的机场,早已对日本侵略者的罪恶行径恨之入骨的769团的官兵,消灭敌人的情绪十分高涨。

  捣毁敌人机场,在当时我军的历史上还没有过,用什么手段、什么战法都是新的课题,都需要现场指挥员临机决断,团长陈锡联认真思考。临别时师长刘伯承有过交代:“可以先报告以后再打,也可以打了以后再报告。情况不清楚可以随时发电报来问。”他多么想请教师长,得到指示,但电台始终不通,请示的电报发不出去……“送到嘴边的肥肉,哪有不吃的道理!”他下定决心。

  为得到更加翔实的敌情,指挥员又派沿村村长张彦过河侦察,并通过对飞机场附近村庄被日军抓去的劳工了解,完全摸清了机场内部的敌情。这些情报让陈锡联等参战指挥员心中有了数。据陈锡联回忆,机场位于阳明堡镇南侧的小茹解、下班政、小寨、泊水4村之间,里面共有飞机24架,白天起飞去忻口、太原轰炸,晚上全部返回。守卫部队是日军香月师团的一个联队,大部分住在阳明堡镇,机场里只有一小股警卫部队和地勤人员约二百人,集结在机场北端。飞机集中排列在警卫部队的东南侧,防御工事粗糙,仅有一些简单的工事掩体和隐蔽部。日军虽然对进入机场的各个路口警戒很严、盘查很细,但对机场周围疏于戒备。

  1937年10月18日晚,769团召开作战会议,一致认为:日军正忙于夺取忻口,侧后兵力有限。机场内防守多为简易工事,坚固永备工事不多,敌人警戒区域广、范围大,如果隐蔽潜入,出其不意实施袭击,取得胜利是完全有把握的。陈锡联当即下达作战命令,决心以第3营为突击队,以快打快收、速战速决的方式夜袭阳明堡机场,利用一切武器、器材,摧毁全部敌机,以策应在忻口方向与日军作战的国民党军队。

  各分队制定了详细方案,明确区分了战斗任务,分别召开各种议会,作了动员,参战官兵一律轻装,支前群众备好数十副担架,随队跟进。

  那时,八路军装备十分落后,一般的爆破器材都没有,担任主攻的三营威力最大的武器就是手榴弹。

  10月19日夜,各分队在向导引领下,分头行动。利用夜色掩护,涉过了滹沱河,钻过日军铁丝网,逼近机场敌警卫部队和飞机群。就在营长赵崇德率11连隐蔽接近到离敌机30米,10连进入机场向敌警卫部队接近时,被敌哨兵发现,营长赵崇德果断命令发起攻击。两个连随即按预定方案,向日军展开猛烈的火力袭击。10连压制敌警卫部队,11连在10连的掩护下迅猛扑向敌机群,赵崇德高喊:“向飞机肚里甩手榴弹!”战士们按营长赵崇德战前确定的“将手榴弹捆在一起,塞进飞机‘肚子’里,炸毁敌机”的方案,有的战士把所带手榴弹绑在自己身上,扑向敌机,找准要害部位,拉响手榴弹,与飞机同归于尽,敌机在一捆捆手榴弹的爆炸和机枪扫射下燃起大火,风助火势,火助风威,顿时成为一片火海。

  机场日寇突遭打击,敌人依托工事进行抵抗,拼命向我军反扑,769团的勇士们在机群之间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当时八路军部队枪上有的没有刺刀,许多战士只能用枪管、枪托和敌人拼杀,战斗非常激烈。

  据亲历此战,时任769团干事的余述生将军回忆:“一场激烈的白刃格斗开始了,到处都听到‘叮叮咔咔’的刺刀撞击声。”

  英勇的八路军战士连续击退敌人7次反扑后,经过1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日军飞机全部被摧毁。这时,从机场北面传来了隆隆的马达声,营长赵崇德判断是敌人的增援部队,命令迅速撤退,等阳明堡街里香月师团的装甲车到达增援时,三营已经撤出机场。

  “敌情侦察清楚,部署细致周密,行动秘密迅速,动作突然坚决。”时任八路军129师师长的刘伯承在总结“夜袭阳明堡飞机场”战斗经验时作了充分肯定。八路军夜袭阳明堡机场战斗,共歼灭日军100余人,击毁敌人飞机24架。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削弱了日本侵略者的空中力量,有力地配合了国民党友军的忻口防御作战,在中国产生较大影响。振奋士气,鼓舞民心。


  冲锋在前,退却在后。“营长指挥着后面的一个排,掩护部队退出战斗。这时,鬼子又打出几十发照明弹,接着几挺机枪向我们扫射过来,只听见通信员喊道:‘余干事,营长负重伤了!’我的心一下子紧了,当时离营长旁边只有十几步远,又扶着一个伤员后撤,身边没有担架,只好大声叫通信员扶着营长赶快往后撤。通信员是个身强力壮的大个子,背起营长就跑。刚直起腰跑出几步远,敌人又是数十发照明弹射向天空,接着又是十几挺机枪向我们实施火力追击,两个人一下子重重地跌倒了。我急忙跑过去一看,营长和通信员都牺牲了……”余述生将军在回忆录里写道。

  年仅23岁的营长赵崇德和他的三十多位战友,永远长眠在了这块土地上。

netease 本文来源:新疆天山网-新疆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52本世界畅销书,人生80%答案都在里面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