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三省融入“一带一路”整装待飞(图)

2015-04-19 23:03:49 来源: 长江商报(武汉)
0
分享到:
T + -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 陈玥辛 发自北京


  2014年年末,齐力(化名)去南方出差遇到的一件事情,至今让他耿耿于怀。他在和客户聊天的时候说到了自己的家乡—吉林长春。对方很认真地告诉他,他们几乎遗忘了这个省会城市。于是齐力很努力地告诉他们长春曾经的辉煌,但大家对这个城市的概念却始终停留在不痛不痒的地方。

  “记得30年前刚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我是有自豪感的。很多人都会问我,东北发展得那么好,你出来干什么呀。但是后来,这种优越感便逐渐在人们的概念里消失了。工业化的东北被文化以及东北人的性格打败了。”4月16日,齐力告诉长江商报记者。

  众所周知,就在3月28日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中,东北三省定位为我国向北开放的重要窗口,这也预示着,东北势必会再创辉煌。

  打翻身仗

  为振兴东北,国务院多次出手,用“输血”方式推动东北发展。

  自2003年以来的11年间,中央政府已出台多个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顶层设计方案。

  2003年,时任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甫一上任,便提出“振兴东北”的口号,以期让东北成为带动中国发展的火车头。

  同年,《关于实施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若干意见》出台,对东北的体制机制创新、产业结构调整、能源城市转型等问题作出指导。东北十年振兴计划由此拉开。

  2005年,国务院办公厅出台了《关于促进东北老工业基地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实施意见》,国家发改委、国务院振兴东北办出台了《关于发展高技术产业促进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指导意见的通知》等系列方案,全面推动东三省老工业基地的产业转型和经济振兴。

  到了2009年,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实施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若干意见》,进一步强调东北振兴要优化经济结构、建立现代产业体系,加快企业技术进步、全面提升自主创新能力。

  种种迹象表明,“振兴东北”战略实施至今,并没有取得足以令人满意的成果。为解决东北发展难题,时隔5年国务院再次出手。

  去年7月31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了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工作会议,并提出了“振兴东北要依靠国家支持,但最终还要靠改革激发东北的内生动力”的指示,这为此后出炉的新一轮东北振兴规划指明了方向。

  一周后,国务院便出台了《关于近期支持东北振兴若干重大政策举措的意见》。《意见》共分十一个方面、35条政策措施。第一方面就是“着力激发市场活力”,提出以简政放权为突破口,促进各类市场主体竞相迸发发展活力。

  《意见》的第一条和第二条“进一步简政放权”和“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大发展”,直指国有经济比重过大,市场化不足这一痼疾。此外,《意见》明确提出了大力推进中央国有企业改革,深化地方国有企业改革等要求。

  分析人士指出,与此前多个振兴方案比,2014版规划显然更重视激发东三省的改革创新:通过简政放权增强市场活力,通过央企、国企改革消解国有经济弊病,通过加强对外开放增强自主创新驱动力等。虽然方案不乏给钱给项目给政策,但从本轮振兴规划开始,东三省正式走上了由内而外的自我振兴之路。

  李克强总理在东北经济座谈会的总结中说,“今年年底,我们要回过头‘算总账’,东北三省必须确保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顺利完成。”可以说,这是死命令,东北要打一场翻身仗。

  转型之困

  东北经济的剧烈下行也引起了国际媒体的关注,英国《经济学人》就曾以《东北:重回冰封》为题报道“新东北现象”,东北地区已经成为铁锈地带。此后,新华社也发表了题为《事关全局的决胜之战—新常态下“新东北现象”调查》,深入分析了东北陷入增长困局的原因。计划经济思维依然牵绊着东北经济的发展,依靠投资和房地产,东北在过去十多年间实现了超常规增长,但产业结构的单一性和畸形并没有根本性的改观,政府与市场之间的界限依然不清晰,有形之手伸得过长,市场的活力没有激发出来,人才外流,东北的重化工业优势已非昔比。

  重工业曾经是支撑东北经济社会发展的顶梁柱,如今却成为束缚东北经济振兴的主要因素。根据国家统计局网站的信息,自2004年以来十年间,黑、吉、辽三省的产业结构存在明显的相似性:三省均以第二产业占比最高,且多数年份超过50%的高值,其中,重工业占据绝对优势地位。第二产业增加值指数普遍高于GDP增速,也就是说第二产业对GDP的贡献更大,是GDP保持多年10%以上增速的首要功臣;一、三产业增加值虽有提高,但长期低于第二产业,对当地经济发展的贡献率不高。

  自2004年以来,黑龙江第一产业占比从12.7%一路走高,在13%至14%徘徊数年后,于2012年超过15%,并在2013年达到17.5%的高值。吉林、辽宁两省GDP第二产业占比均超过50%。而辽宁作为GDP大省,同样难逃重工业负荷过重的历史遗留顽疾。

  经历十多个年头的“振兴”,东北经济仍然深陷于对国家政策和投资的严重依赖中,其不景气的原因几乎没有争议:东北作为中国计划经济时代的经济重镇,形成了自己的“路径依赖”—政府过于强势,对经济干预过多、过细;国有企业独大,民营经济疲弱。

  2014年12月,国家发改委振兴司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及其专家团队赴吉林省长春市、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和牡丹江市联合开展了东北老工业基地国企深化改革专题研究。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告诉长江商报记者:“东北的国企改革相对较慢,东北三省能源、钢铁等行业基础雄厚,转型升级动作比较慢,现在强化混合所有制可以说抓到要害之处。下一步东北国资国企改革突破点,一是对于资源型和制造业企业重组,成立大的企业集团,通过混合所有制方式放下包袱,形成新的优势;二是垄断性企业进一步向民资开放,特别是在石油、铁路等企业向民资开放;三是向高新技术和现代服务业转型升级,在项目和资本投入上给予政策支持。”

  但也有分析人士指出,东北企业受计划经济影响特别深,思想保守,传统思想比较深入。体质机制的灵活性非常弱,无论在企业的内部体制还是管理体制都刻有计划经济的烙印,转型并不容易。

  出路何在

  东北并非没有意识到自身的结构性问题。

  早在2008年,黑龙江省就提出了八大经济区构想,试图进行转型。此后,又提出十大产业战略,即在发展传统产业之外,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

  而辽宁依靠地缘优势则选择面向大海。2005年,辽宁提出开发沿海经济带,实施“五点一线”开放开发战略。所谓“五点”,即大连长兴岛临港工业区、营口沿海产业基地、辽西锦州湾经济区、丹东产业区和大连花园口工业园区,“一线”则指从丹东到葫芦岛的1443公里长的滨海公路。

  随后,《辽宁沿海经济带发展规划》出台,以“五点一线”为核心,从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城乡发展等方面确立辽宁沿海经济带2020年前的发展方向,并于2009年上升为国家战略。

  “面对新一轮东北振兴的重大历史机遇,辽宁必须加大力度破解结构性矛盾,扎扎实实做好产业结构调整这篇大文章。”辽宁省发改委主任王金笛如是说。

  黑龙江省科技经济专家顾问委员会专家祝福恩在2014年4月对黑龙江进行40天的深度调研后表示,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振兴必须解决体制和机制问题,如果仅仅有资金、项目、技术方面的支持,是治标不治本的。

  “从目前宣布的措施看,国家振兴东北的主要策略,一是改革,二是发展。其中发展上着墨比较多,也就是尽快启动一批大项目。解决东北的燃眉之急。”祝福恩话锋一转,“大项目固然可以解决燃眉之急,但负面作用也不容忽视。因为大项目多是由政府和国企主导,效率低、效益差,这在2009年那波投资高潮中已经暴露无遗。而且这会强化‘国进民退’的效应,让民企更加边缘化。”

  祝福恩建议说,应该用“强改革”的办法来解决问题。既然东北衰落的原因是地方政府和国企太强,社会结构单一,社会活力不够,那么不妨从这方面下手。可以将东北三省宣布为行政改革的特区,大幅减少政府审批事项,裁撤合并政府部门。甚至可以在县、乡、村全面推行民主选举,引入民间自治的机制。

  “我认真阅读了辽宁李希省长、吉林蒋超良省长、黑龙江陆昊省长的《2015政府工作报告》,他们根据各自省情,针对支柱产业和新兴产业,提出发展对策。尤其是辽宁李希省长的报告,契合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提出了结合辽宁实际的许多新理念、新战略、新举措。”时评人郎遥远说。

  此外,在自贸区战略上东北也不甘落后,吉林计划申请设立吉林自贸试验园区,辽宁积极申报大连自由贸易园区。

  “一带一路”战略提出之后,各个地方积极争取纳入,东三省都将与“一带一路”对接写进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

  黑龙江省政府参事陈永昌表示,通过“一带一路”、京津冀等区域战略,可以打造东北地区中蒙俄经济走廊,形成一个区域发展的支撑带。


  2015年

  三省政府工作报告

  辽宁

  今年经济增长预期目标确定6%左右,能够为转方式、调结构留出空间和余地。

  吉林

  今年地区生产总值增长6.5%左右等目标,给转方式调结构预留了空间。

  黑龙江

  去年经济增速回落的主要原因是工业结构不合理。预期今年地区生产总值增6%左右。

  巡游花车打着“振兴东北”的口号。

  东方IC图

netease 本文来源:长江商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抱歉,我们不招用不好Excel的人"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