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滚动新闻 > 正文

安徽小伙身陷缅甸赌场 被索要30万赎金

2015-04-17 10:22:50 来源: 中安在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面对神秘的小勐拉,以及电话那头要命的威胁,人质家庭一贫如洗,30万不可能凑齐的赎金,营救工作组如何才能安全地解救人质?

动用中缅两境可以借助的一切力量,艰难的三线谈判同时铺开。人质一度失联,数次被转移。在随时不可预测的变化中,中国警方迎来了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

名企高管身陷境外赌场

3月20日下午,怀宁县公安局接到安徽省公安厅指挥中心转来的情报:怀宁县月山镇的张书华(1981年9月生),被人骗到缅甸小勐拉赌场参赌,现索要三十万元人民币赎身,否则就要活埋,请求政府救助。

接报后,安庆市公安局副局长方智立即做出批示,要求市局相关部门配合怀宁县局迅速做好线索核查工作,妥善予以处置。

经核查,张书华2003年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曾在光明、蒙牛、金锣等国内知名企业从事区域管理工作,后自己下海经商,因经营不善债台高筑。2015年正月,其父患癌症急需用钱救治,在北京一生意伙伴的怂恿下,抱着赌一把的想法,偷越边境到缅甸小勐拉赌场,结果输掉三十万,被赌场武装看守人员秘密拘禁在一间地下室内。

3月21日,怀宁县公安局成立专门工作组,由刑侦大队长吴志伟带队,与安庆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正科级侦查员张云一起火速赶往云南中缅边境。为了便于及时掌握人质的动态,人质的妻子也随同前往。

电话那头要命的威胁

小勐拉是个什么地方?人质到底被关押在哪一个赌场?是死是活?这是营救第一步必须了解到的信息。

在云南当地警方的大力支持下,工作组很快查清,小勐拉位于缅甸东北部,是缅甸掸邦东部第四特区首府,比邻中国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县打洛镇,与打洛镇相距不到一公里,有赌场几十家,规模大小不一,这些赌场组织严密,有专门人员(蛇头)从中国境内组织人员偷越边境赌博,从中抽头赢利。如果参赌人员输了钱,就采取殴打、脱衣、做水牢、挨饿等肉体折磨或以活埋、送到果敢战场当炮灰相威胁,逼迫参赌人员向家中打电话,索要赎金。

“五天之内,我要见到30万,否则……”电话那头,是一次次要命的威胁。时间就是生命,工作组一边与云南警方保持密切联系,一边马不停蹄地赶路,3月21日晚12点多,吴志伟等人赶到了云南西双版纳州。

第二天,营救工作迅速铺开。

通过国际手段,云南警方首先联系上了缅甸小勐拉警察局,边境的打洛镇派出所向缅甸警方发出了协查通报。

在之前与家人的通话中,张书华曾透露,他所在的赌场,门口有两个牛角雕塑。22日,小勐拉警察局帮助寻人进入第二天,终于发现人质被扣押的具体地点。然而,等带着人过去,人质早已经被转移了。

而这时,赌场已经拿到了协查通报,气急败坏。

“你家里人报了警,信不信,马上杀了你,还有你全家。”一次次的致命威胁,让张书华经历了又一个惊魂之夜。

也就在22日这一天,张书华的手机再也打不通,与家人一度失联。

艰难的三线谈判

缅甸警方的介入,能保障人质安全吗?惹恼了赌场,人质会不会被撕票?与张书华的妻子一样,营救工作组一时间也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3月23日,一个可喜的消息传来。小勐拉警察局找到了赌场老板,证实人质安全在手。因为在缅甸,赌博是合法的,欠赌债可被判诈骗罪坐牢。当天深夜,张书华被小勐拉警察局带走,关押在当地拘留所。

“可以宽限几天,但是钱不能少,否则谁来赔偿我们的损失?”赌场传出话来。

负债累累的张家,早已拿不出一点钱。时间紧急,怎么可能拿出30万?

当务之急是保证人质安全。

小勐拉警察局跟赌场进行谈判。“15万,一分不能少。”很快,小勐拉警察局传来了结果。

人质家里不可能拿出那么多钱,特殊的国度,迥异的法律,怎么办?怎么办?作为大队长的吴志伟日夜难寐。

“既然人生地不熟,我们就要借助当地一切可以借助的力量。”在工作衔接中,吴志伟通过西双版纳州安徽商会会长,认识了打洛镇边防派出所参谋长,对方同样是安徽老乡。

幸运的是,这些身处异地的安徽老乡,及时伸出了援助之手。通过他们,找到了打洛镇当地官员,由他们出面与小勐拉警察局进行谈判、沟通。

此外,安徽老乡又找到跟赌场关系密切的民间人士,由他们出面与赌场进行谈判。

三线谈判同时展开,目的只有一个,以最小的代价安全解救出人质。

四天四夜胜利营救

谈判会有效果吗?在不同的法律体系面前,人质能安全脱身吗?

一次又一次的谈判,迂回周旋,软化、感化……从3月22日到25日,四天四夜过去了。到了第五天,事情终于有了转机,小勐拉警察局传来消息,赌场那边的语气松动了。

3月26日,在缴纳了少额的补偿费用后,张书华被遣回勐海县公安局,在身陷境外赌场七天七夜后终于安全回国,跨国营救以胜利告终。

“整整四天四夜啊!我们没睡上一天好觉,人质妻子天天哭,每天每个人都在焦虑、紧张之中度过的,现在我只想好好睡上一觉。”4月16日,吴志伟在接受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采访时,道出了成功营救那一刻自己的心情。

当天,张书华因偷越边境被云南警方处以行政拘留五日。

3月30日,在妻子的迎候下,张书华安全返回怀宁。

3月31日,省政府副省长、公安厅厅长李建中在信息快报上做出批示:通报表扬!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祁述志批示:成功解救人质,彰显公安机关执法为民的根本宗旨。

警方在此提醒全省广大居民,一定要增强法制意识和自我防范意识,不要受人蛊惑,自觉远离、抵制到境外参与任何形式的赌博活动,避免人身和财产安全受到不法侵害。

狂赌一天两夜经历数百万输赢

“本来就喜欢打打麻将什么的,不是为了钱,是为了追求那种刺激。一进赌场就感到很兴奋,根本停不下来。”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张书华让人很难将他与赌徒的形象结合起来。他告诉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到赌场后,我一天两夜没有休息,一直在赌。”

3月16日晚上,被专车接到山上赌场不久,在“经纪人”的带领下,张书华将身份证押在了赌场的筹码房,签约字条后顺利领到了27万元的筹码。约定3天内偿还只需27万,超过3天属于违约,要还30万。

由于初次到境外赌场试水,张书华选择了在百家乐台前小额下注,每次不到2千元。经过一夜后,赢了4万多元。尝到甜头后,张书华依旧准备小额下注确保“稳扎稳打”。17日上午,“经纪人”找到张书华,明确告诉他手拿30万的筹码却每次下小注不行,这样会影响他收“水钱”。

“没办法,我只好开始每注3万、4万下。”张书华不甘地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从17日开始到18日上午,我总共赢了250万,输了280万。18日上午时候,手里只剩下最后2万筹码,心理已经崩溃了,最终输得一干二净。”

出国前听到的承诺全部变味

“为了钱赌和为了玩赌,人的心理肯定是不一样的。”张书华告诉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我以前在大企业干高管的时候,赌最大的时候一夜40万的输赢,从未觉得是为了钱。而到境外赌场,却是实实在在为了钱。”

按张书华的讲述,3月20日是他患咽喉癌晚期父亲的手术日。为了筹集2万元的手术费,他在一名多年老友赵兵的介绍下偷渡到缅甸赌场“最后拼一次”。赵兵告诉他,赌场可以先给他打码(赊账),签约还款日有3天、5天和7天,无需什么手续和抵押,只要押上身份证就行。赢了钱随时都可以走人,人身不受控制。

“第一天赢4万多后,我就想走人不干,父亲的手术费到手了。”张书华说道:“可当时我没敢走。在赌场期间,我听到了不少赌场的故事。说赢钱就走的话,赌场一般不会全额打款给你的,而是给一部分,剩下的你再自己来拿。很多人就是再到赌场拿钱时忍不住再赌而输得倾家荡产。”

“另外,我还听说不到3天走人的话,要还30万,还有机票吃住什么的都要找你算钱,一账算下来,什么都没有了,等于白干。所以就想着坚持3天,小额下注确保赢钱。没想到被经纪人逼着下大注。此前朋友所介绍的内容基本变味了。”

外出时主动放弃逃走的念头

3月18日中午,张书华走出赌场到外面的饭店吃饭。已经没有筹码的他突然动了逃走的念头,但随即又主动放弃了这个打算。

“从被专车接到赌场时,我就观察了地形。赌场四周的山全部是断崖,走不出去,就是跑到山上,也不一定能活。走大路根本就不现实,路上全部是赌场的车。”张书华苦笑了一下继续回忆道:“虽然知道再进到赌场是什么结局,我还是理智地放弃了逃走的打算。”

“这个赌场是当地武装势力控制的,有着军队武装的背景。逃走的后果远远比扣为人质要严重得多,当地基本上是全民皆兵。退一万步讲,即使赌场不对你使用什么手段,也可以光明正大地将你交到当地警察局。在缅甸,开设赌场是合法的,你欠赌场钱,赌场可以借欺诈的名义将你交给警方处理。不过赌场基本上会用自己的方式讨要赌债。”

3月18日下午,距离约定的还款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张书华被赌场武装人员扣押不得离开赌场。随后,全身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后被关进了房间。门外有武装人员站岗看守,每隔2小时有专人来查看一次,被迫给妻子打电话索要赎金。

枪口下与妻子通话约定暗号

“3月16日,张书华对我说要到北京处理一下工作上的事,谁知道他是去境外赌场。”张书华的妻子小宋回忆起那黑色7天时仍心有余悸:“19日一大早,我发现手机里有老公的短信,一看内容是‘我在缅甸输钱回不来了,赶紧帮忙筹钱。’就在准备电话的时候,他的电话又来了,电话里他声音很惊恐,不停地说‘我被朋友带到缅甸,在赌场输了30万,现在被关押,赶紧借钱打到我的银联卡上,否则就会没命的。’”

丈夫被扣为人质,而家中又分文拿不出的情况下,小宋选择了报警。

3月21日,跟着警方,小宋连夜赶到了云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但是此后,在与当地边民的交谈中,小宋的心再次被提到嗓子眼。

“我丈夫这种情况,如果不花钱,人肯定回不来。当地边民说有三种结局:一是被注射毒品,以贩养吸,让你偷带毒品去内地;要么被关在水牢,淹到脖子,四个水龙头不停放水,给你一个水瓢,你只能不停地舀水,才能保住性命;如果一个月内家人不管你,肯定死路一条,要么扔到鳄鱼池,要么活埋,要么被涂满蜂蜜扔到山上橡胶园,被硕大蚂蚁啃咬。”

更让小宋揪心的是,丈夫要钱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打来。

因为有看守人员的监控,小宋和丈夫约定,“如果方便说话时,就喊我宋老板,我就知道你身边没人,否则就喊我老婆。”

被威胁送到果敢战场充当炮灰

被关押后,张书华天天在枪口下与妻子通话催促家里筹钱。因为久不见动静,赌场开始对张书华“上了手段。”

“一开始的时候,我被告知不给钱就要送去坐水牢。”张书华面部略微抽搐了一下说:“后来被脱光衣服后,又说在规定期限内见不到钱的话,就把我送到果敢战场去充当炮灰。果敢正在打仗,这个我们都知道,这个赌场又是当地武装势力控制的,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大的。当时我就做好回不来的打算了。”

3月22日,在得知中国警方介入后,张书华遭到了殴打。同时赌场人员查看了他的手机通话记录和短信内容(之前张已删除涉及报警的所有信息),在没有发现报警信息后将手机没收。随后,张书华被从房间里转移到地下室关押。3月23日夜,赌场以欺诈的名义将张书华交给了辖区警察局关押。

“到了警察局我开始燃起了希望,知道是中国警方介入有了结果。谁知道这一关又是2天。”张书华告诉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因为赌场是合法的,当地警方为了维护赌场的利益,是以罪犯的名义将我关押的。要想走人,只有还钱。就这样,我从黑牢被合法地转到了当地政府大牢。”

多年老朋友变身赌场“调解员”

“早在这之前,赵兵就给我说过,到缅甸可以光明正大地赌一把,还说基本上赢多输少。一开始我没有动心,后来父亲要动手术,我才去的。”张书华告诉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当时机票什么的都是他买的,不用我掏钱。到边境后,给了骑摩托车接我们的人100元,给了望风人20元,再给缅甸边境登记人员53元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我们就从中国成功偷渡到缅甸境内。”

“说实话,在经历这个事情后,我才彻底明白,不是赌场在坑人,而是自己人在坑自己人。到赌场后,我看到的全部是中国人在赌。为了抽水钱逼我下大注的焦姓经纪人就是黄山的,带我到赌场的老朋友赵兵也成了赌场的说客。”

据张书华介绍,被关押后,作为借款担保人的赵兵却丝毫没事。每天赵兵都会给他送饭,而且和赌场的人很熟。后来他才知道,按照赌场的规矩,在他拿到筹码的那一刻起,经纪人焦某就可以抽取总额千分之十的“流水钱”,赵兵则可以从焦某处分取部分。如果他赢了,焦某也可以抽取“水钱”,如果全输了并且偿还所有欠款,焦某则可以再次抽取总额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三十不等的“输扣”。总之,不论他输赢,只要钱到位,仅赵兵一人就可以获得六七万元的报酬。

“十赌九输的古话是没有错的,现在我真正领会到这句话的含义了。”结束采访时,张书华感叹道:“侥幸之心真的不可以有,那会害死人的!” (除警方外,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市场星报)

作者:除警方外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netease 本文来源:中安在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哈佛学霸:"穷忙"的勤奋者有多惨?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