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谁设计了咱的解放桥?- 方博(组图)

2015-03-19 14:32:00 来源: 今晚网-今晚报(天津)
0
分享到:
T + -
  方博

  
解放桥开启
解放桥开启 曹彤 摄
竣工典礼剪彩瞬间,中间者为张作霖所派代表中华民国内务部次长齐耀珹,其左侧为曾任交通总长的吴毓麟。
竣工典礼剪彩瞬间,中间者为张作霖所派代表中华民国内务部次长齐耀珹,其左侧为曾任交通总长的吴毓麟。
解放桥竣工典礼现场
解放桥竣工典礼现场

  前段时间,三艘经过冬季维护的海河游船从海河下游逆流而上,途经解放桥时,桥体打开—始建于1927年的解放桥迎来2015年的首次开启。说起解放桥的建造设计,曾经有很长时间都传言是出自建造过巴黎铁塔的法国人埃菲尔之手,说这是他留在中国唯一的作品,然而经过几年的多方考察后,事实也许并非如此。

  埃菲尔为设计者误传多年

  几年前,无意中在网上看到几张当年解放桥落成典礼的照片,看着那隆重的场面和一张张陌生的脸庞,我不禁产生了好奇:“这宏大的庆典是何时进行的?”“参会嘉宾又是何方神圣?”后来通过查阅史料发现,这一天是1927年10月18日,而恰恰这一天也是我的生日,也许是这样的机缘巧合,让我对解放桥有了与生俱来的情缘并着迷。

  “解放桥的设计者究竟是谁”,一直是众说纷纭的谜题。多年以来流传最广的说法认为,它和巴黎的铁塔一样,都出自世界建筑大师法国人亚历山大·古斯塔夫·埃菲尔(音译)之手。甚至不少历史资料书都有“据传为巴黎埃菲尔铁塔设计师”等字样。然而随着我越来越深入的探寻,发现事实却可能并非如此。

  关于解放桥的建造过程,大多数记载是这样写的:“初建时,由法国工部局主持,海河工程局曾于审标时参与若干意见。当时投标者共计17家,而设计方案竟多达31种,几经审查之后,决定交由达德施奈尔公司(The Establissement Dayde and Messrs.Schneider & Cie.)承包。”可让人遗憾的是这里唯独没有提及设计师的名字。

  所以细细想来,这么久一直流传设计师为埃菲尔也不无道理。首先,解放桥由法国工部局主持兴建,虽然取名“万国桥”,但那时的天津人也习惯称其为“法国桥”,这就不免让人联想起了名满全球的法国建筑设计师埃菲尔。另外,再用此桥与巴黎埃菲尔铁塔相比较,不论是设计风格,还是建筑样式都有几分相似之处。其次,埃菲尔以建造铁桥闻名于世,他平生的第一个设计作品就是法国波尔多大桥。正是在这项工程中,他使用了高压空气驱动桥墩的技术,成为当时法国工程界的一大创举。也正是这座大桥,使初出茅庐的埃菲尔在整个工程界一炮走红、声名大振,应该说桥梁是埃菲尔设计作品中的一大亮点。

  不过也存在着一些问题,比如解放桥1923年开始建造,1927年建成通车。而埃菲尔于1923年,也就是大桥开工的那年去世。在逝世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埃菲尔健康状况欠佳,设计桥梁需要实地考察,而目前尚未发现埃菲尔来过天津的记载。当然有人也许会提出疑问,建筑工程都是设计在先,施工在后。那有没有可能是埃菲尔生前已经完成解放桥设计方案呢?根据记载,这位大师人生中的最后几年一直专心著书立说,不再进行设计工作了,所以这种假设也基本可以排除。

  老报道中真正设计师浮现

  那么,解放桥设计者到底是谁?我也一直苦寻无果,但在一次与天津文史学者王勇则老师的聊天中,他向我提到老报纸可以作为佐证资料来配合文史研究的问题。报纸因时效性强的特点,往往会在重大事件发生后最短的时间内发布消息,这也就保证了其信息比较贴近历史原貌。回家后,我找出了束之高阁的《〈益世报〉天津资料点校汇编》,厚厚的三大本,塌下心来一页页翻看,没想到自此便一发不可收拾。老报纸中包罗万象的新闻展现着当时的世间百态,实在令我着魔。

  终于,我在1927年10月19日刊发的《益世报》中找到了一篇名为《新万国桥开幕盛况》的报道,有如下记载:

  “建筑起因:……由领团与我国交涉署接洽之结果,决定由海关内征收附捐,作为建筑经费,一切建筑手续,由法领招商承办。投标之结果,由荣兴洋行承办。其工程设施,由法国工学博士白璧氏仿造芝加哥最新之图案为之。估价银七十万两,言定三年交工。白璧氏住华法银行楼上,三年苦心经营,遂有此次成功……”

  此外该文还有一段记载:

  “今后交通:新万国桥落成后,因建筑设备皆系用最新方式,工程处已正式通知各民船用户,出入桥孔时,万勿以铁钩搭桥基,一以防传电,一以防拉坏桥身。如遇有须启闭桥身时,请通知管桥委员,即可开关。白璧并保险至百年,桥身不毁。”我们可以看到这篇文章中几次出现了“白璧”这个名字,这一下引起了我很大的兴趣。

  经过大量的翻阅,发现同样是《益世报》,在1929年4月15日发表的《外国人之拆烂污》,报道了关于解放桥建设工程款的,其中又提及“白璧”:

  拆烂污’者,江南俗语,意即谓事之不由正道也,人之‘拆烂污’则其人必有不规则之处,记者兹欲报告一件外国人之‘大拆烂污’事,其事为何,即建筑新万国桥是也,此事已经国府命令查办,其以前进行情形,报纸已略有揭载,惟语焉不详,兹将记者数日来所探刺之较详细情形,分志于后。”

  此外,这篇报道还有一段记载为:

  “新桥建筑之经过:……据投标之结果,乃由荣兴洋行包工计划实施,由法籍工程师白璧仿照芝加哥最新图案,为之估价先核算七十万两,言定三年交工,白氏在工程进行时期,住华法银行楼上计划监督一切,亦煞费经营,至民国十六年九月间全桥工程告竣。”

  这两篇报道虽然写作时间相隔两年,但所述内容完全一致,因此可信度还是较高的。因为无论前篇报道所说的“仿造芝加哥最新之图案为之”,还是此篇报道中的“仿造芝加哥最新图案”,表达的都是一个意思,那就是“解放桥设计图纸”。文章中多次提到解放桥设计者的名字,他就是“法国工学博士白璧”。

  “白璧”到底何许人

  设计者的名字找到了,但新的问题又接踵而至。关于白璧的生平、缘何来津、在津具体情况等等,我查遍了资料,但都一无所获。如果说“白璧”只是音译或中文名字,那他的法文名字叫什么?这还有待进一步查证。

  也许有人此时会提出这样的疑问:“会不会埃菲尔和白璧其实是同一个人,只是当时中国人的叫法不同?”试想,既然白璧是解放桥的设计师,那么已于1923年去世的埃菲尔,怎么可能与解放桥有关系?另外,白璧在设计解放桥时,仿造的是美国芝加哥的桥梁建筑风格,这似乎也可以把我们之前提出的“是不是埃菲尔生前已经完成解放桥设计方案”这个大胆的假设排除了。


  另外白璧为法国工学博士,显然是接受过专业的深造。白璧是否曾师从埃菲尔,或是接受过埃菲尔的指导和点拨呢?这种可能性目前看来还真不能排除,只是当前资料缺乏,还难以找到答案。

  不过,随着越来越深入研究的开展,相信总有一天会把白璧的生平搞清。而这一过程,也势必是对这位为天津做出过卓越贡献的设计师最好的纪念。

  这些年,解放桥贯穿于我的文史学习中。如今,《〈益世报〉天津资料点校汇编》的三大本早就难以满足我对史料的渴望。我只好寄希望于去图书馆寻觅那些难得一见的文献。面对图书馆里堆积如山的书籍,我才领悟到个人的渺小。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唤醒这些沉睡已久的文字,让它们重获新生,再放光芒。

netease 本文来源:今晚网-今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