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滚动新闻 > 正文

张伟平“十宗罪”

2015-02-28 08:31:57 来源: 北方新报(呼和浩特) 举报
0
分享到:
T + -

1.挑拨张巩关系

书中称,张艺谋和张伟平相识于1989年的一场饭局,在认识张艺谋后,张伟平做过水产、盒饭生意,但经商并不顺利,张伟平夫妇于是改变主意,决定跟着张艺谋做电影。当中更提到张艺谋和巩俐的分手始末,当年黄和祥公司赞助的一个活动邀请巩俐,巩俐和张伟平的太太共同赴约,“是在这天,巩俐认识了黄和祥,她出于社交礼仪与赞助商正常跳舞,数年之后,这幕场景被这位准太太描述为贴面状态的挑逗”。这件事让张艺谋心里有了芥蒂,“张伟平夫妇表面安慰张艺谋,继续每天以劲爆揭发为主,在张艺谋面前没说巩俐好话,捏造种种谎言”。

2.多次拖欠片酬

周晓枫还称《英雄》《十面埋伏》《千里走单骑》《满城尽带黄金甲》这几部电影,张艺谋都没有及时拿到片酬,因此在超生事件的调查中,张艺谋2000年的家庭年收入仅为2760元,是来自广西电影厂的基本工资。直到2008年奥运会之后,《三枪拍案惊奇》上马,才一起补齐之前几部戏的片酬。

周晓枫引述庞丽薇的话,表示张艺谋零片酬是因为从未签过合同:“都没个合同,怎么要?给不给,怎么给,给多少,都是人家说了算,导演开不了口。”并指《三枪拍案惊奇》拍完后,张伟平太太从2010年4月至2011年4月分12次打款,付给陈婷11536400元,作为从《英雄》到《三枪拍案惊奇》五部戏的片酬,之后的《山楂树之恋》再度出现拖欠片酬现象,直到该片下线了,张艺谋也没有得到片酬。

3.虚构赔钱说法

周晓枫写道,张伟平最初投资《有话好好说》,并非如他自己形容的那样救人于水火,而是带有投资性质,事后张伟平的钱很快拿回来,不存在赔钱之说。张艺谋说自己的电影从未赔钱,他非常在意这个,但张伟平喜欢一再重复赔钱的说法。

此外,张伟平称《金陵十三钗》的投资是6.5亿,而“二张”分手后,张艺谋却说《金陵十三钗》制作费花了1.23亿,如果加上宣发费用和演员片酬,预计也就2亿左右的投资。周晓枫引述张艺谋的话,张伟平虚报影片投资其实有两个目的:其一,“张伟平把我弄成了一个挥金如土的烧钱土财主,多招人讨厌啊”;其二,把投资说到6.5亿,从票房成绩上看,电影就没赚到钱,赔了,那就别提其他的什么了—张艺谋又没有拿到片酬。

4.没真出钱投资

书中还提到,除了《有话好好说》《金陵十三钗》是张伟平实际参与投资外,张艺谋的其他电影中,张伟平都不是真正的投资人,只是白拿电影的国内发行权,卖完后留下自己的发行费用,然后返给投资商,但张伟平却要求把自己的名字署在联合出品人的位置,所有投资人为跟张艺谋合作,必须答应此条件:一.张伟平的新画面公司为出品方之一,并且国内署名在前;二.国内发行权给张伟平。

周晓枫给出了“二张”合作期间几部电影的实际投资人:《一个都不能少》《我的父亲母亲》是美国哥伦比亚公司投资;《幸福时光》是珠海振戎公司投资;《英雄》《十面埋伏》《千里走单骑》《满城尽带黄金甲》《三枪拍案惊奇》是江志强投资;《山楂树之恋》是环球电影公司、IDG、美锦影视文化、张伟平联合投资,实际用前3家的钱拍完,张伟平未出一分钱。

5.干涉电影创作

周晓枫认为,引发张艺谋萌生退意的,是张伟平对电影本身的干涉,张艺谋说:“别的我能忍,可电影是我的底线!不能你想增加什么情节就增加什么情节,你想让谁演就让谁演—甚至连下一部片子还没定什么内容呢,你都先定了女主角,那我就没有自主权了,纯粹就成了摇钱树。干涉创作,这是我绝对不能容忍的。”

书中称,张伟平对电影的干涉还体现在选角上。《满城尽带黄金甲》里,张伟平在剧本就要完工之时要求增加周杰伦的角色以利票房;《三枪拍案惊奇》里,张伟平要求加入因春晚而走红的小沈阳,迫使整个团队集体换将。

6.与圈内人交恶

周晓枫回忆张伟平曾让张艺谋请赵本山到家里吃饭,席间借着酒劲对赵本山戳戳点点,赵本山拂袖而去。张伟平对此的解释是:“为什么戳赵本山的脑袋?因为他脑袋里有支架,我让他血管再堵上,我戳死他。”张伟平还曾公开和宋丹丹、韩三平、贾樟柯等交恶,张艺谋只能一次次出面去修补裂痕。

有时候,张伟平还会直接要求张艺谋不和一些人来往。高仓健曾给张艺谋写了封信,里面有一句话,大意是嘱咐张艺谋:作为一个国际导演,你要坚持自己内心对艺术的选择,不要被制片人束缚和控制。这封信是由张伟平的助手王晓华帮忙翻译的,张伟平得知内容后勃然作色,他要求张艺谋少和高仓健来往。

7.私卖电影版权

书中透露,《金陵十三钗》的影视版权当时被张艺谋一并购买,以便控制节奏,确保电影上映在前。不少影视公司想同步操作《金陵十三钗》的电视剧版,原著作者严歌苓两次找张艺谋商量,希望回购电视版权。张艺谋表示电影进入后期制作阶段后,就可以把电视版权无偿返还给严歌苓。但是张伟平却在《金陵十三钗》开机前几个月,将电视版权以天价卖出,张伟平从中赚取了一笔相当优厚的版权费用。周晓枫从严歌苓处得知此事,又向张艺谋求证,他“大为惊讶,丝毫不知内情”。

8.演员经纪风波

2008年年底,张艺谋本来想为女儿末末成立演员经纪公司,在筹备和注册期间,张伟平得知信息,力劝张艺谋放弃此想法,理由是一旦发生官司纠纷,张艺谋或末末出面都很棘手,不如冠以新画面之名。2012年3月21日,“二张”分手后,庞丽薇去新画面交还演员经纪所得的470万元。张艺谋的想法是:“反正我不想沾他任何东西,一刀切,最干净。”

周晓枫提出,张艺谋工作室本来由蒲伦负责管理演员,新画面公司在演员经纪方面没有任何投入、手里没有任何账目、证据和记录。演员本可以用“无作为”为理由和新画面解约,但张艺谋将470万元归还新画面,等于是将武器归还于张伟平。新画面在2012年9月发律师函要求蒲伦返还全部经济收入,如今案件还在继续审理中。

9.设计拴住老谋

书中提到,2012年1月,周晓枫与张艺谋聊天,虽感二人裂痕难以弥合,但不至于决裂,张艺谋称张伟平对他有两大恩情:其一,张艺谋被委任为奥运会开闭幕式总导演,张伟平说是他托关系帮忙办成的,张艺谋笃信不已;其二,2004年、2009年,若干影视大鳄实名举报张艺谋、张艺谋工作室及张艺谋摄影组,要求彻查和清算,都是由张伟平出面调解与摆平。张艺谋为此还感慨过江湖险恶。可是很久之后,这两件事被证实是经过精心策划的圈套,只为恩威并施,拴死张艺谋。

10.策划超生事件

张伟平对张艺谋的所作所为,在周晓枫看来是难以忍受的,尤其是爆料张艺谋和陈婷超生育有3名子女的事件。

从张艺谋认识陈婷,张伟平就是知情的。2013年11月,网上曝光过“张艺谋和陈婷同游太湖”的旧照,真正的拍摄地点并非太湖,而是澳大利亚—镜头对面的人,正是张伟平。事后,张伟平和陈婷同样背景甚至几乎是同样姿势的照片也得以曝光,是为证明。

张艺谋超生事件由演员何珺爆料,而何珺是张伟平助手王晓华的外甥女。何珺还曝光了陈婷的身份证照片。张艺谋确认幕后操纵者正是张伟平,因为后来曝光的孩子户口、家庭住址等等,除了张伟平,没有人知晓得如此详细。

无锡计生委行动小组在核定了张艺谋的收入情况时,还收到张伟平寄来的材料—新画面举报张艺谋向媒体公布的收入与实情不符,存在500万元的出入。张伟平出具的证据是张艺谋签字的500万元收条。

最奇葩的是,张艺谋和陈婷的3个孩子的出生,都是由张伟平托关系办理的。但“二张”分手后,一次陈婷把一个孩子的出生证弄丢了,无奈之下只能自己去医院补办。这才发现医院系统里没有任何记录,几个孩子均是如此—也就是说,张艺谋夫妇拿到的是3张假证。(据《广州日报》)

netease 本文来源:北方新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专生逆袭世界级记忆大师,她靠啥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