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寄托 无所惧

2015-01-12 03:06:56 来源: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苗润博

1月6日,刘浦江教授英年病逝,史学界多位著名学者纷纷表达哀悼和痛惜之情。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玉圣称之为“当世中国辽金史研究第一人”,邓广铭先生的女儿、北大历史系教授邓小南用宋人的一句话“质犹近古,纯正笃实”来赞誉刘教授。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刘凤翥介绍说,刘浦江教授用功刻苦勤奋,对辽史和金史的方方面面都有深刻的研究,这些成果概括在《辽金史论》、《松漠之间—辽金契丹女真史研究》等著作中。他开风气之先,用契丹文字研究辽史。用了十年的时间分门别类地编纂了《二十世纪辽金史论著目录》,为辽金史学界减去了检索之苦。他还花费七八年时间,负责中华书局《二十四史》点校本修订工程之《辽史》修订,在他去世之前已经完成交稿。

邓小南称,实际上现在国内学界能打通辽宋金的学者是非常少的,刘教授的心中是真正要把辽宋金进行通体研究的。以他过人的资质,若能假以时日,做出来的成就应该是非常突出的。

1月6日晚23时57分,刘浦江教授在家乡重庆垫江与世长辞。在过去的50多个小时里,与在座所有的刘门弟子一样,我经历了整理遗容、通宵守灵、遗体告别、火化回京的全过程。本以为身体的劳累会麻痹痛苦的神经,谁料想任何一个与老师相关的细节都可能引得涕泪纵横。头脑中不时出现的空当、断片,让此时的我根本不可能理清思绪,来全面回忆、温习恩师的教诲,只能选取他生命最后一段时间里的言行片段以寄托哀思。

从去年4月中旬确诊癌症晚期,直至逝世,刘老师共进行了八个疗程的化疗以及一次干细胞移植。在此期间所经历的折磨与痛苦,常人难以想象,但他表现出的却是异乎寻常的坚强。据肿瘤医院的护士及老师家人说,在整个治疗过程中,刘老师几乎从未因为病痛而发出过呻吟。干细胞移植期间的一次短信中,刘老师就曾这样说道:“现在是最难受的时候,惟有咬牙坚持!人的一生是要吃很多苦的,这算不了什么。”

究竟是什么能让刘老师拥有这样的笃定与坚强?我的内心深处不止一次这样问道。第二次化疗结束后,因药物原因引起了严重的肺损伤,刘老师的身体状况一度十分糟糕,连基本的吃饭、休息都受到影响。面对可能的死亡威胁,他在6月21日的邮件中对我们说:“这一周来,晚上睡觉不能平躺,否则通宵咳个不停,完全不能入睡。我坐着睡,下半夜还能睡一小会儿。白天也没法睡觉,只要躺下就一直咳,只能坐着,所以只要不发烧,脑子清楚,就可以坚持看看东西,也不觉得困,反而觉得不怎么咳了,今天已经在做《辽史》统稿工作。……告诉你们我为什么不畏惧死亡?上次住院时听一位病人家属讲,她邻床一位中年男人整天哀怨,我要死了我挣下的钱都是别人的了,我老婆也是别人的了,我的儿子也要跟别人姓了。这就是因为没有精神寄托,而我和他不同。一个人文学者,有一流的作品可以传世,能够培育出一流学者来继承他的事业,还有什么可畏惧的呢?顶多有一点遗憾而已。”痛哉斯言!伟哉师言!正是这份纯粹的精神寄托,这种对于学术的执著,造就了浦江公的刚毅坚卓!

或许也正是这种纯粹、执著,使得刘老师在治疗过程中面临选择时表现得那样决绝。干细胞移植前的最后一次治疗效果评估,发现病情有所反复,当时要么保守治疗,用普通化疗来维持生命,要么用存在一定风险的干细胞移植放手一搏,可能彻底治愈。刘老师断然选择了后者。到上周一最后一次评效结果出来,移植失败,病情全面扩散,失去了治愈的可能,如采用温和化疗,还可维持一段时日。刘老师当即斩钉截铁地宣布放弃治疗。他说过,与其苟且地活着,不如尊严地死去,旁人首先考虑的可能是寿命的短长,而他所在乎的则是生命的质量……

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即便在这段最难熬的日子里,刘老师也从未搁置过学术。在最后的大半年中,他发表了四篇高水平的学术论文;完成点校本《辽史》修订稿的统稿工作,并撰写出学术价值极高的修订前言。同时,对于学生的指导和培养,也从未因生病而有一丝一毫的减少。半年中刘老师共为我们四位学生修改完成六篇论文,这里所谓的修改绝非一般意义上的提提意见,而是逐字审定,大到篇章结构,小到字词标点。

—这样的指导一直持续到去年12月10日左右,此时距离他的辞世已不足一个月。现在,真的不敢再打开刘老师修订过的文稿,其中标志性的涂黄显示,密密麻麻的批语注解,以及浦江公特有的犀利点评,都已定格为催人泪下的遗物。

相比其他断代史,辽金史研究的发展长期滞后。刘老师曾不止一次地说过,一个断代史的兴盛繁荣,至少需要五六个一流学者来共同支撑。他希望他的下一代学人能承担起这一重任,故而也一直在为实现这一目标而不懈努力。现在这种努力已初见成效,刘门弟子正待振翅高翔,奈何天道不公,折其头雁!造化弄人,弟子失怙!我们好恨!

刘老师,学生们还有太多的迷茫需要您指点,还有太多的不足需要您鞭策,还有太多的话语要向您诉说,可您就这样去了,刚刚展开的宏图究竟该如何继续书写?方才奏起的乐章怎样才能不成绝响?我们好难!

刘老师,您慢些走……

刘老师,您慢些走……

2015年1月9日晨于京郊东北义园

(本文作者: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博士研究生)(来源:北京青年报)

netease 本文来源: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单一收入模式拖垮你的财富积累速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