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我为什么要去科索沃

2014-11-26 19:17:00 来源: 澎湃新闻网
0
分享到:
T + -
       国人关心天下,往往盯住正处于发生、发展过程中的热门大事,兴奋一阵子也就扔到脑袋后面去了。比如,萨达姆之后的伊拉克现在如何,卡扎菲之后的利比亚如今怎样,可能少有人再去关心了,而动荡不安、前景未卜的乌克兰又让国人牵肠挂肚。1999年,科索沃就曾是这样一个热点,由它而起的北约轰炸南盟,特别是炸中国驻南使馆,在中国激起了巨大的反美浪潮。15年过去了,而今的科索沃“安在哉”?怀着这样的疑问,从2014年5月17-24日,我遍走科索沃的东西南北,广泛地接触了政客、学者、阿尔巴尼亚族和塞尔维亚族的普通民众,深感科索沃仍是一个政治文化内涵十分丰富之地,有说不完道不尽的故事。
       科索沃位于巴尔干半岛西边,塞尔维亚西南部,南接马其顿,西南与阿尔巴尼亚交界,西北为黑山,面积一万多平方千米,人口近二百万,主要城镇有普里什蒂纳、普里兹伦、米特罗维察、佩雅、吉兰等。
普里兹伦,是科索沃南部的一座古城,1878年巴尔干的阿尔巴尼亚人代表在这儿开会,建立了普里兹伦同盟,勾画了大阿尔巴尼亚蓝图。
       
       在1999年科索沃战争之前,科索沃是塞尔维亚的一个自治省,而在这之后名义上虽属塞尔维亚,实际上已由联合国托管,管治者是联合国科索沃临时行政当局特派团 (UNMIK)。 2006年2月,在国际社会斡旋下,科索沃与塞尔维亚就科索沃地位问题进行谈判,但因分歧较大无法达成一致。两年之后,科索沃单方宣布脱离塞尔维亚,独立成国。塞尔维亚则宣布绝对不放弃对科索沃的主权,但承诺不会动用武力阻止。
       国际社会对科索沃独立的态度也不一样。“科索沃感谢你”(www.kosovothanksyou.com)网站宣称,截止到2014年5月,已有108个国家承认科索沃为独立国家。但是,除塞尔维亚之外,包括中国、俄罗斯、希腊、罗马尼亚、西班牙在内的许多国家仍然没有承认科索沃是独立主权国家。
       为了更好地了解情况和有针对性地开展工作,早在2006年12月,中国在科索沃首府普里什蒂纳设立了一个办公室,位于外国人比较集中的阿尔伯利亚区(Arberia)。这个办公室隶属于中国驻塞尔维亚大使馆,但名牌上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馆办公室”(Office of the Embassy of People s Republic of China),没有显示“驻塞尔维亚”的字样。
       总体上看,现在的科索沃处于在联合国的政治协调、北约的军事保护和欧盟财政支持下构建国家的过程当中。
       在政治层面上,根据2008年宣布“独立”之后不久生效的新宪法,科索沃实行的是多党议会民主制。议会是最高权力机构,四年一届。议会共有120个议席,其中,100席属于阿尔巴尼亚族,10席属于塞尔维亚族,其他民族占10席。在2011年2月选出的第一届议会中,科索沃的两个主要政党科索沃民主党(PDK)和科索沃民主联盟(LDK)分别获得33个席位和27个席位。
       前一个政党成立于1999年,其背景是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与南联盟对抗的阿族武装科索沃解放军。后一个成立于1989年,领导人是主张以和平方式追求科索沃政治独立的鲁戈瓦。同时入阁的还有新科索沃联盟(AKR)、塞族政党独立自由党(SLS)等几个小党。曾是科索沃解放军创始人之一的雅库伯·克拉斯尼奇出任议长,哈希姆·萨奇出任政府总理。
       就是在笔者到科索沃的前几天,科索沃议会宣布解散,于6月8日提前举行大选,各政党都在紧锣密鼓地竞选。民主党的另一个领导人、议会第一副议长哈利蒂和民主联盟议员拉马(自“自决运动”(VV)脱离而来)都是在其党团会议的空余时间与我见面交谈的。根据6月9日的初步统计结果,民主党得票率胜出,但由谁组阁仍是悬念。
       
政府大楼,位于科“首都”普里斯蒂那市中心,是科索沃“国家”机关所在地。前面的雕像是“科索沃独立之父”鲁格瓦。
       
       科索沃也有“总统”,由议会以无记名投票方式选出,任期为五年。在2010年底进行的选举中,B·帕佐利当选为“总统”。但是,由于党派斗争,2011年3月“宪法法院”裁定议会这次“总统”选举过程因违宪而无效。最后,在美国驻科索沃大使馆的协调下,各党派同意选举时任科索沃警察总暑副暑长的A·亚西亚加为“总统”。
       亚西亚加生于1975年,2000年毕业于普里什蒂那大学法学系,2006-2007年先后在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和美国弗吉尼亚大学进修过。实际上,这位“总统”不过是美国摆在科索沃政坛上的“花瓶”,其资历、影响都无法与“议长”和“总理”相比。
       在这次游走科索沃期间,我感触最深的还是它的经济发展的低迷和民众生活水平的低下。按国际汇率,2011年科索沃的GDP总量为64.52亿美元,人均3534美元。考虑到近一半的人在海外工作,科索沃的GNP要高于GDP。
       尽管如此,科索沃的经济萧条还是到处可以看出来。没有能够支撑国民经济的企业,笔者游走的科索沃的东西南北,几乎没有见什么像样的工厂。站在普里什蒂那的高处山坡上,能看到的只有一个规模不大、冒着浓烟的火力发电厂。城市里最多的是卖杂品的小商店,小咖啡馆,路边最多的是少见有车加油的加油站和拆解旧汽车小作坊。由于经济增长无力,难以创造出足够多的就业机会,科索沃的年轻人多半都到西欧找机会发展的机会。结果,有效的产生力大量流失,科索沃的经济发展更加缺乏动力。大到政府开支小到街心公园,都需要外部特别是欧盟的资助。2013年,欧盟援助了科索沃七千多万美元。
               
这是一张宣传画,表明的是科索沃是靠欧盟支持的。
       
       在这样的经济形势下,科索沃的失业率一直徘徊在50%左右,据说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数比例高达37%。一般来说,生活在城镇的人可以维持基本生活,极端贫困的人主要居住在偏远之处。大学毕业生中能够找到工作上班的很少,一些人只好在家族小微型企业工作,有的则不得快餐店当服务员。在普里什蒂纳的步行街,在普里兹伦的老城,年轻人或中老年人三五成群地坐在街上的咖啡馆,一杯五十分的咖啡加上免费的白水、一包廉价的香烟,没完没了地聊大天。
       我问当地的朋友,没有工作,这些人以何维持生计呢?他告诉我,除了政府少许接济之外,最重要的经济来源是亲友们从海外汇来的钱,平均每个家庭每年能有四千左右欧元的侨汇。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人的家族观念比较强,相互扶持是一种常态。不过,近年的欧债危机,西欧经济不景气,这也大大地减少了科索沃侨汇的流入量。
       在游走期间,两个情景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在东部小城吉兰,街道边上站了一排中青年壮汉,每人前面摆着一些用大可乐瓶装有鲜牛奶,可买者寥寥。在沙拉山的名胜景点,非常大而且装饰很漂亮的餐厅,吃饭的人很少,我们埋单时服务生连二百欧元的现钞都找不开。至于到处可见的小摊小贩,他们手中的货物就是全都卖出实际上也没有多少钱。
       去科索沃之前,我对科索沃的安全保障心中无底,甚至还制订了许多个人的“应急预案”,但实际上从入境到游走各地再到出境都很顺利。至少在表面上,应当说科索沃社会秩序还是良好,安全上是没有问题的。不仅如此,科索沃人的文明程度并不低,在机动车让人,热情助人,服务周到等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并不逊色。
       可必须提及的是,科索沃最棘手的阿尔巴尼亚族和塞尔维亚族在国家、历史、文化和宗教等方面仍无认同,相互积怨甚深。我分别与两族的许多政治家、学者、大学生和普通民众做过交谈,从没有人说对方的好话,都强调科索沃是自己的,敌对情绪十分明显。两族之间之所以冲突少有发生或者可控,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国际社会的干预,科索沃的安全局势全靠联合国维和部队来维持。在科索沃各地,人们很容易看到北约各国的部队。印有KFOR字样的军车不时地从公路上疾驰而过,一群一伙的北约士兵也到处可见。科索沃境内的许多塞族名胜也都处于北约部队保护之下。
       在对外关系层面上,科索沃虽然自称有一百多个国家承认,但在国际舞台上的实际活动空间有限,接纳它的只有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少数较为知名的国际组织,成为欧盟和联合国的成员仍是遥不可及的事。同塞尔维亚的关系更是直接制约科索沃与国际社会接近的程度,近两年来虽然开始对话并有些进展,但要真地正常化还是困难重重。
       现在看来,科索沃独立成国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但在各方面离建构成真正的独立国家还有很远的路要走。透过民众的眼神,可以看到他们虽然科索沃独立成为充满了信心,但对如何能成为一个真正独立国家又很迷茫。毕竟科索沃居于西欧北美的卵翼之下,处在国际政治的风头浪尖,纠结在过去与现在、历史与文化的冲突当中。如果画一幅素描的话,现在的科索沃就是这样的。 

(原标题:行走|我为什么要去科索沃)

netease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哈佛研究发现:自律决定人后天差距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