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要排队买票 出来后还不能排队骂街 这才是戏剧 真正的繁荣

2014-11-02 00:40:00 来源: 华商网-新文化报(吉林)
0
分享到:
T + -

  10月30日晚,浙江乌镇西栅景区内,水幕升起,余音绕梁,在如诗如画般的意境中,大型水剧场话剧《青蛇》上演,这是第二届乌镇戏剧节的开幕大戏。

本届戏剧节于2014年10月30日至11月9日在乌镇西栅景区内举办,邀请了田沁鑫、史航、周黎明、黄磊、赖声川五位担任评委及艺术顾问,欧洲戏剧大师尤金尼奥·巴尔巴仍担任戏剧节荣誉主席并带来两部作品。与第一届相比,特邀剧目的数量从6部上升到17部,有来自美国、韩国、荷兰、丹麦、印度、意大利以及华语小剧场的诸多作品。

开幕式结束后,记者约访了著名编剧史航,请他为读者深度解读本届戏剧节。第二天一早,记者如约走进史航的房间,沙发上堆满了书,最上面的一本是很老版本定价只有一块五毛钱的《莎士比亚全集》,上面粘满了阅读便签。史航把一摞书推了推,腾出块空地方两个人便坐下聊天。我喜欢和语速快的人聊天,这证明对方思维敏捷,并且在仔细思考你的问题,史航就是这样一个人。

人物

史航,中国著名编剧、策划人,中央戏剧学院教师。1992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本科。1993年开始从事编剧创作。代表作包括话剧《我爱XXX》、《陪我看电视》、《空中花园谋杀案》等,电视剧《雷雨》、《铁齿铜牙纪晓岚(第一部)》、《铁齿铜牙纪晓岚(第三部)》等。

戏来了,戏的土壤也来了

“今年会有很多论坛,基本带戏来的人最少都会参加一次论坛,让大家有在一起交流的机会”

第二届乌镇戏剧节的开幕大戏是田沁鑫导演的“乌镇定制版”《青蛇》,当天细雨淅沥,但偌大的露天剧场2000多名观众没有退场的,演员也演足了105分钟。演出以一排明清的老建筑为布景,远方有高耸的白莲古塔和小桥流水,近处有几十艘漂浮在水上的乌篷船和一棵昂然屹立的古树,充满江南水乡的韵味。

新文化:

昨晚的《青蛇》,虽然下了雨,但整场演出却很完美。

史航:

比较灵气十足吧,演员们好几次都是真的摔倒了,那个地面太滑了,麦克风也掉了好多次,但一点都没影响演出效果。这就是戏剧的魅力,我们如果是在看一场露天电影,下雨了观众肯定都走了,但戏剧舞台上演员在尽心去演,所以下面一个人都没走。

新文化:

开幕戏是《青蛇》,闭幕戏是《白蛇》,《青蛇》和《白蛇》,分别是头阵和收尾,这个是什么用意?

史航:

前者是中国人演的,后者是美国人演的,这两个剧完全不一样,前者完全没有用明星,是专门为这个水剧场设计的剧,戏剧是个天时地利人和的产物,所以在这里演《青蛇》是非常有效果的,换到别处就不行了;《白蛇》就是为了迎合这个对应感,它本身也非常有意思,老外们在排练时,把他们心目中的白蛇拍出来了,有些场景你要说是白蛇传可能很多人都不信,但戏剧就是可以大胆想象的,这一头一尾的呼应是非常有趣的,中国人也讲究前呼后应。

新文化:

今年戏剧节跟去年比,有哪些变化?

史航:

每届戏剧节都会有主题词,去年是“映”,今年是“化”,今年更提倡戏剧本身的自由度,当然也就是舞台的假定性。其次,参赛剧目今年比去年多了很多,包括这几个评委的学生都有来参加,但基本都没有入围,可见今年戏剧节的竞争是十分公正和激烈的。

新文化:

今年的邀请剧目增加到17个,去年只有6个,这意味着什么?

史航:

以前是没有亚洲剧目的,今年就会有韩国剧目,今年的视野更开阔了,而且今年的戏剧节主席带来了莎士比亚的剧目。你知道之前演出的这些欧洲剧目与观众交流的机会非常少,最多是演出结束后那几分钟,今年会有很多论坛,基本带戏来的人最少都会参加一次论坛,让大家有在一起交流的机会。不仅戏来了,戏的土壤也来了,所以提醒大家关注这些论坛的状态。

资本开始大量进入戏剧

“直接孵化了一些不是鸡蛋的鸟蛋……这个繁荣呢,不是虚假繁荣,我觉得叫繁茂会好一些”

虽然戏剧市场逐步升温,但与电影、电视剧相比,戏剧仍算小众艺术。乌镇戏剧节这样一场戏剧的盛宴,虽重在展示,但同时也把发现和培养新人放上了日程。

新文化:

您是青年竞演环节的评委,能说说您的评定标准吗?

史航:

现在108部作品,入围的有12个,我除了作品名和简介,别的什么都还不知道,最后会有5个节目进入决赛,而我只负责决赛部分。我个人的评定标准就是三个:诚意、创意、词能达意。把这三个做好了,就会是一部好剧。

新文化:

去年到今年两届戏剧节了,您觉得涌现出来的新人多吗?

史航:

这一年,我感觉热爱戏剧的人没比从前少,但也绝没比之前多,但是资本开始大量进入戏剧了,资本直接孵化了一些不是鸡蛋的鸟蛋,导致很多人进入这个行当,与其说这些人热爱戏剧不如说他们热爱市场,与其说他们热爱市场,又不如说他们热爱成功。这个繁荣呢,不是虚假繁荣,我觉得叫繁茂会好一些,就是你也来我也来人多了。当戏剧真正迎合观众了,比如《戏剧的忧伤》,那才是真正的繁荣。换句话说,不仅要排队买票,出来后还不能排队骂街,这才行。

新文化:

既然加入这个团队的人越来越多了,那么这样一个戏剧节有没有对涌现出来的优秀导演有一些扶植计划?

史航:

我明白你的意思,戏剧节其实就是提供了一个展示自我才华的平台,让青年创作者有机会向戏剧大师学习交流,戏剧节特设了青年竞演单元向戏剧爱好者公开征集候选剧目,它们代表着本次乌镇戏剧节的新兴戏剧力量,前三名会在闭幕仪式上公布名单,并颁发奖状、奖杯和奖金。组委会还有一个孵蛋计划,很多人的作品没得奖,但也足够优秀,组委会会为他们提供场地、资金,重点扶植这些新生力量。

新文化:

竞演的剧目是否会融入很多商业元素,最终的目的是推向市场?

史航:

这是个非常难的问题,要是能推向市场,先天有商业元素你都不用来这,你就在别处演了。另外,乌镇戏剧节需要这个剧目是首演,而且每届都会有演出元素的要求,其实就是命题作文,这样的话导致这个戏不会那么商业,要是特别商业也就不会来。

(下转Z4版)

题外话

“编剧分几种,但无论哪种阅读量必须跟上。我先说电影编剧,先从微电影练手,成本低调动方便,公益、广告两头都有依仗,不是平地起来的东西,电影不需要你写多长,但需要你有点子,创意大于内容;如果你想做电视剧编剧,那就要先学会写小说,然后发到网上去,赚取点击率,然后出书,拿着书去找影视公司,先卖版权,再申请第一编剧,这是个好路子,比你写个几十集的剧本拿给别人看,人家看都不看好很多。”

“舞台剧的编剧相对要求更高,很多东西是没法展示的,因为需要转场,电影电视剧可以脱衣服演,在舞台上就不行,舞台的假定性和限定性非常重要。电影是导演的艺术,舞台剧是演员的艺术,电视剧是编剧的艺术。”

—作为国内著名编剧,史航对于如何成为一个好编剧有自己的独到见解。

破坏幻觉、再造幻觉是戏剧最主要的魅力


  “让观众感觉到是被包裹在戏中,而不是之前的观众和演员之间在拔河,这个才是戏剧的本意”

有人说,戏剧的魅力就是它的不确定性,因为在舞台上不可以NG(注:重来),在首映当日《青蛇》就遭遇了小雨,好在主办方为每个观众都准备了雨披和坐垫。

新文化:

水剧场是露天的,《青蛇》演出时还下了细雨,演出效果跟预想的一样吗?

史航:

这部剧是不排斥雨的,所以效果是不影响的。你在现场也看到了,这是个类似古罗马的石头剧场,近处有水,远处有塔,旁边有桥,水剧场是观众、环境和演员的三方交流。这一切让观众感觉到是被包裹在戏中,而不是之前的观众和演员之间在拔河,这个才是戏剧的本意。所以说,水剧场是环境戏剧的代表场所。

新文化:

这种场景上的变革是我们原创吗?

史航:

国外已经有类似尝试,我在国外看过一场话剧,演一半大家都上车,拉到海边继续演,然后再上车,到了仓库把剩下的都演完。

新文化:

那中国观众一定不能接受这种模式,剧情都断了。

史航:

那不一定,这么说吧,看一半剧然后让你跟许仙、白蛇坐一辆车去别的地方,你是不觉得挺有意思?破坏幻觉和再造幻觉是戏剧最主要的魅力,我国古代的昆曲演出,有时就在台下梳头,不去后台,就让观众看着,观众没觉得破坏,反而觉得好玩。

新文化:

那看来这种新颖的演出形式,在不远的将来会更多地展现给观众。

史航:

对啊,更有甚者我们拍一个限量版的剧,就卖50个座位,每张票都特别贵,这些形式我们都可以尝试。

新文化:

您觉得乌镇戏剧节离爱丁堡艺术节、阿维尼翁戏剧节还有多远的距离?

史航:

那些都是我们的同行者,不叫目标。因为它们也在前进,也在变化,大家都在戏剧节这条路上走着,有时能看到对方,有时又看不到,所以说赶超是一个旧的思想,我主张像它们一样好,但不是比赛。

未来之路是要市场效益还是要文化内涵?

“只要是我们这一批人参与这件事,就不会向商业或者意识形态妥协”

时下,越来越多的奖项琳琅满目,很多奖项早已变味,成为赚取资本的手段,乌镇戏剧节还是个婴儿,如何保证将来不走弯路,史航显得十分有信心。

新文化:

乌镇戏剧节是盈利性质还是投入性的活动?它会不会慢慢变得商业味十足?

史航:

是否赚钱我不知道,毕竟我不是老板,但这么说吧,只要是我们这一批人参与这件事,就不会向商业或者意识形态妥协,乌镇戏剧节如果影响越来越大,难免某个大老板想买断,虽然这几个文化人捆在一块,但也只是小舢板,但陈向宏(乌镇戏剧节由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总裁)也是一个大老板,非常具备实力,所以这块阵地我们是不会轻易丢的。

新文化:

开心麻花团队近几年非常火,为什么这次没参与到戏剧节中?

史航:

开心麻花已经是一只鸟了,它不用跟蛋在一起了,它不用到乌镇戏剧节也可以走南闯北了,所以它不用到这来。

新文化:

去年您带着自己的作品来,今年没见你带作品。

史航:

我是编剧,我必须和导演合作。我确实是一个作品不多的人,我现在正在和国家话剧院合作一个大型的话剧,还有一个古装历史黑色戏剧,手头正在弄这两个本子。

新文化:

市场效益和文化内涵发生矛盾时,你在创作时如何回避?

史航:

我这个人有时曲高和寡,有时下里巴人,我像个钟摆,但钟摆特别幸运,为什么呢,两处的乐趣我都能找到,那我就照我的去写,然后找一个差不多的人给他看,戏剧的观众不像电影的观众需要几百万那么多,可能这二十万名观众就够养我的戏了,甚至两万名观众就够了。我用一句话来形容,热爱戏剧的我们终将找到彼此。

推介

本届乌镇戏剧节有这么几部戏很亮眼

对于第一次到乌镇戏剧节的观众,史航简单给出了观戏指南:

开幕戏是田沁鑫导演的《青蛇》,独一无二的水剧场版,演出环境宛如该剧情境,近有桥远有塔,就像开辟鸿蒙第一次讲述这个故事,又没有西湖印象那么浩渺,就是你眼前的悲欢,看他们因缘爱恨,因爱聚散,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青蛇或白蛇。

闭幕戏是美国人排的《白蛇》,顾德曼剧场出品,导演玛丽·辛默曼是美国话剧最高奖项托尼奖得主,这是他们眼中的人蛇恋。他们尽可能使用了中国元素,照葫芦画瓢,这才好玩,越想像就越不会像,越不像越值得看。这戏是台湾设计师姚仁喜设计的乌镇大剧场,也许是意外的深刻,也许是精致的淘气。

这回还来了两个女性独角戏,需要观摩充电的演员朋友敬请留意:荷兰阿姆斯特丹剧团演绎的爱情独角戏《人声》,是荷兰著名演员HalinaReijn对声音情绪的极致表达,讲述由一通电话引申开来的感情纠葛,以前读过达里奥福的独角戏剧本《只有一个女人》,挺服,如果一定要听个人唠叨,我选择听女人唠叨;另一个独角戏是韩国美丑剧团的《墙壁中的精灵》,这是韩国最著名的民间剧团,总导演孙振策是韩日世界杯开幕式导演,我跟他在南京合作过广场剧《三国志吴》,这回是他夫人,国宝级演员Kim Sung-Nyo演出,一个人饰演三十几个角色,讲述内战、爱情、亲情,当然,戏剧不是吉尼斯,还是要看感染力。

还有一出莎翁戏,因为今年是他诞辰四百五十周年,是来自印度孟买的团体剧场的《第十二夜》,讲述了奥利维亚家族之间的两场战争,我上次看还是在中戏黑匣子加露天演出,演员是陈建斌李亚鹏王学兵李梅他们。这是跟《仲夏夜之梦》一样的欢悦好戏,女主演的女扮男装和管家的花痴成癫是重点。

其他的也很优秀,就要一一去看了。

本报特派乌镇记者 郭艳东(来源:新文化报)

netease 本文来源:华商网-新文化报 。更多精彩内容 请登录华商网(http://www.hsw.cn)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刷完这52本书,我的三观被颠覆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