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时作战指挥权又推迟移交,美军还要在韩国驻扎多久?

2014-10-24 11:42:00 来源: 澎湃新闻网
0
分享到:
T + -

10月23日,韩美两国在华盛顿举行第46次韩美安保会议(SCM),最终商定再次推迟原定于2015年12月1日的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时间。 东方IC 图

        面临矛盾重重的东北亚局势和美国“重返亚太”政策,韩美似乎要无限期推迟战时作战权移交时间。
        韩美两国10月23日在华盛顿举行第46次韩美安保会议(SCM),最终商定再次推迟原定于2015年12月1日的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时间。双方决定推进“基于条件的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方案,且没有明确提出具体的移交时间,因此有观点认为,韩美的这种做法事实上可以看成是无限期推迟移交时间,尽管韩方称将力争确保有能力在2025年左右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
争取2020年前满足移交条件
        据韩联社报道,当地时间23日下午,韩国国防部长官韩民求和美国国防部部长哈格尔出席在美国五角大楼举行的韩美安保会议,并签署包括15个项目的《联合声明》。具体内容包括,在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之前,韩美联合司令部继续驻扎在首尔龙山基地;到2020年韩军军事打击能力进一步升级为止,美国第二师团210炮兵旅继续驻扎在京畿道东豆川基地;为应对包括朝鲜核与导弹威胁在内的区域内安全环境的变化,韩美防长商定推进由韩方提议的“基于条件的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方案。
        两国提出的移交条件包括:能稳定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朝鲜半岛及区域内安全环境;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之后,韩军具备主导韩美联合防卫力量的核心军事能力,而美国提供可持续的补充力量;韩军具备在局部挑衅和全面战争初期阶段应对朝鲜核与导弹威胁的能力,而美国提供延伸威慑手段和战斗力装备等。两国商定,每年在韩美安保会议上评价以上三大条件后,两国总指挥官以此为基础最终决定战时作战指挥权的移交时间。据悉,三大条件中,针对朝鲜核与导弹威胁的韩军应对能力是最为关键的条件。
        韩军此前提议将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时期推迟至2020年代中期,届时韩国将完成“韩国型导弹防御体系”(KAMD)和“杀伤链系统”(Kill Chain,集探测、识别、决策、打击于一体的攻击系统)的构建工作。韩国国防部高层官员表示,韩美就移交条件达成了协议,并预测满足条件的时期大约在2020年代中期。韩民求向美方承诺,到2020年代完成韩军军事打击能力升级工作。
        此外,两国根据去年在第45次韩美安保会议上缔结的应对朝鲜核武计划——“针对性遏制战略”树立了应对朝鲜核与导弹威胁的韩美同盟“综合导弹应对作战概念及原则”。这是指探测、防御、扰乱和破坏搭载核武或生化武器的弹道导弹的作战概念。韩美决定以该作战概念为基础,树立应对核与导弹的作战计划,并将其反映在“作战计划5027”中。双方再次确认为应对朝核与导弹威胁应共享信息,并商定绝不容忍朝鲜侵略和军事挑衅、敦促朝鲜遵守北方界线(NLL)相关协定、共享信息应对网络威胁等。
        “战时作战指挥权”是指在朝鲜半岛“有事时”指挥军方作战的权力,又称战时作战权。韩国军方的作战权分为平时作战指挥权和战时作战指挥权,其中平时作战指挥权由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行使,而战时作战指挥权则由韩美联合司令(驻韩美军司令)行使。
        2007年2月,韩美两国商定美方于2012年4月17日向韩方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2010年6月,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举行首脑会谈,将移交时间推迟到2015年12月1日。今年4月25日,韩国总统朴槿惠同到访的奥巴马举行会谈,商定重新考虑美国向韩国移交作战权的时间。
首次否认在韩部署末端高空区域防御系统
        在第46次韩美安保会议后召开的联合记者会上,哈格尔就美国在韩部署末端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以下称“萨德系统”)事宜证实,韩美两国未做出任何决定,也未进行正式协商。
        哈格尔补充道,美韩确实寻求可应对朝鲜导弹威胁的多项方案,但双方就有关事宜尚未做出任何正式决定或进行合作。这是美国防长首次证实韩美就萨德系统没有进行过协商。
        对于美国国务卿克里提及裁减驻韩美军可能性一事,哈格尔强调,有一点很明确,那就是美国当前无意修改军力部署战略,也无意改变驻韩美军的部署。相反,美国将加强军力部署,通过轮流部署等方式实现提档升级。
        当地时间22日,克里在德国柏林举行记者会表示,期待数周、数月内情况发生变化,进而使朝鲜重返无核化会谈。若无核化进程取得进展,来自朝鲜的威胁必然会减少,因此美国做好了着手裁减驻当地美军的准备。
        对于朝鲜国内局势的提问,韩民求回答说,鉴于朝鲜所处的经济困境和被国际社会孤立的局面,从长期来看朝鲜的不稳定性增加的可能性极大,而韩国已做好万全准备应对可能会因此出现的多种威胁。       
什么是“战时作战指挥权”?
        “战时作战指挥权”是指在朝鲜半岛“有事时”指挥军方作战的权力,又称战时作战权。韩国军方的作战权分为平时作战指挥权和战时作战指挥权,其中平时作战指挥权由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行使,而战时作战指挥权则由韩美联合司令(驻韩美军司令)行使。
        
朝鲜、韩国以及美国驻韩军力比较。 华尔街日报 图

韩美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问题回顾:

        1950年7月14日 朝鲜战争爆发后,韩国将作战指挥权移交给联合国军。
        1978年11月7日 韩美联合司令部成立之后,联合国军司令将作战指挥权移交给韩美联合司令。
        1994年12月1日 驻韩美军向韩国移交平时作战指挥权,但战时作战指挥权仍由驻韩美军掌握。
        2006年9月14日 韩美举行首脑会谈,就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达成协议。
        2007年2月23日 韩美举行防长会谈,商定美方于2012年4月向韩方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
        2010年6月26日 韩美举行首脑会谈,决定将移交时间推迟到2015年12月。
        2013年5月 韩国政府向美国政府提议再次推迟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时间。
        2013年6月1日 韩美防长在新加坡举行会谈,就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问题进行了讨论。
        2013年7月16日 美国证实韩国提议再次推迟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时间。
        2013年10月2日 韩美举行第45次韩美安保会议(SCM),就推迟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时间和条件继续进行磋商。
        2014年10月23日 韩美举行第46次韩美安保会议(SCM),商定再次推迟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时间,且未提出新的移交时间。

(原标题:战时作战指挥权又推迟移交,美军还要在韩国驻扎多久?)

netease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为何要读书?这是我听过最好的回答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