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里的“亲爱的”,你们在哪里呀?爸爸妈妈一直在找你们

2014-09-27 17:32:00 来源: 澎湃新闻网
0
分享到:
T + -

2014年9月18日,电影《亲爱的》韩德忠原形家庭孙海洋(左)及妻子彭四英手拿儿子被拐走之前的照片。 澎湃新闻记者 王辰 图
2014年9月18日,彭高峰抱着第二个儿子坐在影院中观看《亲爱的》点映场,距离其第一个儿子被拐已3年。 澎湃新闻记者 王辰 图
一位母亲拿着寻子海报向大家诉说自己失子的经历,身后另一个孩子躺在沙发上熟睡。 澎湃新闻记者 王辰 图
2014年9月18日,深圳市,众多孩子被拐家庭站在深圳街头合影。 澎湃新闻记者 王辰 图

        “我叫孙海洋,这是我的妻子彭四英。2007年国庆节我们带着儿子孙卓来深圳打工,就是希望让孩子在大城市有个好的教育。可才来了一个多礼拜,10月9号晚上,我们的孩子被人贩子拐走了……”9月18日,孙海洋在深圳一家影院的VIP休息室自我介绍道。当日,陈可辛工作室为一批特殊的观众——被拐儿童的家长们提前播放了9月25日才公映的电影《亲爱的》。孙海洋夫妇是片中“男二”韩德忠(张译饰演)家庭的原型。电影尚未开场,家长们很多已掩面而泣。

“每天都在煎熬着”
        面对着摄影师的镜头,孙海洋并未感到紧张,7年了,他已无数次在镜头前说过这段话。孙海洋后来跟记者说,他梦想着在参加电视节目时,在主持人喊出“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然后倒数三二一之后,他的儿子就能从幕后奔向他,可惜至今都是失望而回。
        孙海洋说罢,其他家长们依次开始自我介绍。他们从各自的袋子里翻出展板、宣传单、名片等,那些廉价的塑胶布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贴着他们丢失子女的照片。
        这些从农村来的家长往往只记得孩子的农历生日,但能准确地说出他们的娃是在某年某月某日几点几分丢的,在哪丢的。基本上这些孩子都是家长们在广东打工的时候被拐走的,有的孩子被玩具吸引,有的孩子被骗上童车拉走,有的孩子被下了迷药,还有一个孩子是直接被人贩子从母亲的怀里掳走的。
        家长们根本就无法平静地将事情叙述下去,他们会猛地爆发出全身的力量,声嘶力竭地呼喊自己孩子的名字,像是犯下天大的罪过一样,对着镜头,恳求着久未谋面的儿女不要责怪他们——爸爸妈妈一直在找你们,一直没有放弃你们,你们到底在哪里呀?!
        与《亲爱的》里韩德忠夫妇的“土豪”身份不同,孙海洋顶多算是个小老板,在湖北老家做过几年生意,赚了又赔了,赔了又赚了。孙海洋妻子彭四英说,她与张雨绮扮演的樊芸,无论是从外形还是身份地位都相差甚远,但她理解导演编剧的艺术加工,觉得影片拍得很好很真实。
        只有一点,彭四英觉得影片没拍出她想要的感觉来,“就是田文军一家在丢失孩子后的反应,他们没有一个人嚎啕大哭。”她说,这些年来,她与“同病相怜”的家长们接触久了,相互倾吐着各自的故事,“孩子被拐走后,很多家庭家破人亡,家里老人病死急死,夫妻离婚的,许多家长生出一场大病,还有人精神失常的,自杀的,太惨了。”
        彭四英说,她就想到过自杀,独自一人走上天台,可她不能跳下去,“我死了,万一孩子回来找我怎么办?家里还有老人,我死了谁来照顾他们?我们这些人,活也活不了,死又死不掉,每天都在煎熬着。”
        儿子孙卓刚丢那些天,孙海洋夫妇时常为了小事争吵起来。彭四英说,“有一天,他看我躺在床上,突然冲过来拉着我的领口,问我 你到底想怎样,你到底想怎样? 我就去厨房拿了把菜刀递给他,求他 你把我杀了吧 ,我说我活着太累了,还不如他给我一个痛快。海洋就震住了,他手握菜刀愣在那里。从那以后,我们都明白了,不能不顾身体不顾家,只想着找儿子,我们要好好活下去,为了儿子,也要好好地活下去。”彭四英说,电影里缺少的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对这个省略的过程,编剧张冀是这么解释的——“在写这部电影的本子时,我是希望保持冷静的,是抽离出来的、客观的,因为谁都知道一个人在丢失孩子后的情感冲撞,孩子被拐走对于一个家庭的影响。我没有去设计什么泪点,而是按照情节发展的规律去写。”

“所有的事情都是真的”
        2013年,导演陈可辛偶然看到了央视《看见》栏目一部关于“彭高峰三年寻子记”的纪录片,片子讲述的是在深圳开网吧的湖北人彭高峰,3岁儿子彭文乐在2008年被陌生人抱走,从此在社会各界帮助下踏上漫漫寻子路,三年后在江苏邳州农村找回了儿子。更戏剧性的是,儿子的养母高永侠并不知道彭文乐是被拐来的,还以为是因自己没生育能力而被丈夫韩忠青带回来的私生子。当时韩忠青已经因癌症去世,家里还有一个四年前以同样理由抱回来的女婴小粤粤。因为已经和养母有了深厚的感情,回到亲生父母身边的彭文乐像是经历了“二次拐卖”。
        陈可辛看到这个纪录片后有了创作冲动,他说好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他打听到那些央视编导的联系方式,一通通电话过去与他们聊细节,谈感受。接着,他和编剧张冀谈戏,两人此前就已合作了票房大卖的《中国合伙人》,“刚开始张冀不想写,他说题材太沉重了,过了很久,他才说找到了感觉。然后开始动笔写第一稿。”
        影片拍摄过程中,陈可辛曾邀请彭高峰夫妇、孙海洋夫妇探班,黄渤、赵薇等与他们长谈许久,孙海洋妻子彭四英回忆说,当时已是为人母的赵薇失声痛哭。
        谈及自己在片中的表演,赵薇说,“我并没有觉得我在演戏。我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真的。”而黄渤则说,“这个故事我们走了多少遍了,心理很复杂,觉得说什么都无力,都是很残忍的。我们跟彭高峰见面的时候,他是小孩找回来了的,旁边还有好多是小孩没有找回来的。如果都是小孩找回来的,还可以聊一下这个过程。可这样一种情形之下能说什么呢,说什么都很残忍。我演这个人物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就是尽量靠近,不玩花活,不希望出彩,只是尽量还原。即便这样我们在拍摄过程中体会了很多,也远远不及原型人物的万分之一。”
        张冀曾对记者介绍,影片虽是根据真事改编,“但我们再创造了。我通过电影中的6个主角,试图把中国社会阶层结构呈现出来。比如黄渤扮演的田文军是城市贫民,他蜗居在城中村里,而田文军的前妻已经成为了城市里的中产阶级,张译与张雨绮饰演的夫妇则是所谓的土豪,当今中国的既得利益阶层,而赵薇的角色是农村最底层的农民,佟大为饰演一个普通白领。这6个角色有着不同观念与情感表达方式,却因为一件事情,卷到了一起。”
        其实早在9月初,彭高峰和孙海洋两家就已被请去广州看过电影了。9月18日,他们是陪着其他家长们再看一次,当日上午,孙海洋在微信和QQ的几个群里发了消息,这些群动辄就是上百人,大多是中国各省被拐儿童的家长们组成的互助寻子群,在深圳的被拐儿童家长们得到消息后都赶来了。
        彭高峰抱着小儿子坐在VIP放映厅的沙发椅上,小家伙在深圳上幼儿园,他是哥哥彭文乐被拐走后出生的。彭文乐在老家上小学。记者问彭高峰,“打算让彭文乐看《亲爱的》吗?”彭高峰说了几次不同的答案,一次说“会的”,一次说“以后吧”,还有一次说“他长大想看,自己会去找出来看的”。彭高峰是影片中“男一”田文军(黄渤饰演)的人物原型。影片开始,当放映到田文军在一团乱麻般的电线里寻找线索的情节时,彭四英悄悄走出了放映厅,穿过过道,静静坐在空无一人的休息室里。她说不想再看第二遍了,“心里难受。赵薇(在片中扮演养母李红琴)出场后,是我感觉拍得最好的,尤其是赵薇的哭,那种真的是只有当妈的,才能体会得到的。”

希望全社会提高防拐意识
        《亲爱的》反映出的真实感,令人震撼,而片中所说事例的真实性更令人不寒而栗,比如一些人为了赏金,不仅对被拐儿童的家长谎称提供线索,甚至不惜用其他被拐卖儿童来冒充。
        这些情节并不是想象出来的。彭高峰的儿子被人拐走是在2008年,因为他那张悬赏20万元的广告,认识了2007年儿子被拐走的孙海洋。两位失去儿子的父亲,坐在一起,首先开始聊的,就是如何识别“举报”电话的真伪。“骗子们一般打电话过来第一句话就是, 你儿子找到了吗? 接着会说, 我知道你儿子在哪里 。”寻子多年的孙海洋已然是防诈骗专家,“这种话细推敲都有问题,如果知道我儿子在哪里,何必还要问我孩子是否找到了呢。”然而,只要听到一个关于儿子下落的线索,孙海洋和彭高峰就会像影片中的田文军一样,前一刻还累得想躺下来休息,后一秒便打了鸡血般奔向机场、火车站。
        2011年2月1日,大年二十九,彭高峰接到一位大学生的电话,说回江苏邳州老家探望亲戚,见到了一个小孩长得很像微博上流传的小乐乐的照片。接到电话时,彭高峰并没有什么感觉,因为这3年来很多人打电话给他说找到儿子,其实都是骗他的。那位大学生当即就把新拍的照片传给了彭高峰,彭高峰一看,当场就懵了,那不就是乐乐吗?他立刻打电话给当地派出所。
        彭高峰还记得儿子回家进门后随意地朝地上吐了口痰。“因为生活在农村,有不好的习惯。已经六岁多了,要改掉一些毛病,肯定会起摩擦。但是慢慢会跟他讲一些,他过去在家里的事情,看一些以前的照片,慢慢回忆本该属于这个家庭的回忆。”彭高峰说。
        编剧张冀表示,中国电影现在还主要是泛娱乐的,“但我相信《亲爱的》公映后,社会上会对拐卖儿童,以及延伸现象有一个全社会的大讨论。这多少能起到一点作用,如果每年中国都能有几部类似电影上映,在社会上引发讨论,让中国观众关注到弱势群体,这对中国社会的进步是会有帮助的。”尽管张冀自己说没有设计泪点,但看片过程中家长们早已泪流满面。片尾当音乐响起,传出“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是否朋友都已经离去,留下了带不走的孤独……”的歌声,那种悲伤的情绪,弥漫开来,久久不能散去。
        家长们希望这部电影的公映,能够让全社会都关注他们,帮助他们找回孩子。“我还希望大家在看了这部电影之后,能够提高防拐意识,小孩子绝对不能离开家长的视线。”彭高峰说。
        面对澎湃新闻的镜头,孙海洋再次报出他的手机号码,他说在找到孩子之前这个号码24小时开机。刚说完,彭四英就在旁边说,“再说一遍,再说一遍,说得这么不清楚,谁能记住。要159,200,54,088,这么顿着说。”事实上,电影片尾反复出现该号码,正是孙海洋恳求陈可辛加进去的。“如果能够帮助他找到孩子,那非常好。”陈可辛说。与孙海洋夫妇相似,其他家长也拼命用各种机会展示着自己的联系方式。
        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9月24日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自己尚未与《亲爱的》剧组联络过,但他从影片开拍就持续关注着相关新闻,“如果说这部电影有什么作用,至少它能提高全社会的防拐、反拐意识。对那些被拐儿童家长也会有帮助的。” 

(原标题:现实里的“亲爱的”,你们在哪里呀?爸爸妈妈一直在找你们)

netease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2019力荐:人生必读52本豆瓣高分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