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开渠为抗日英烈塑像

2014-09-03 04:15:00 来源: 四川新闻网-成都日报(成都)
0
分享到:
T + -

成都“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是中国著名雕塑家刘开渠先生的旷世力作。铜像造型是一位国民革命军人,穿短裤、绑腿、草鞋,手握步枪身背大刀、斗笠、背包,俯身跨步仰视前方欲出征冲锋状……它是成都标志性建筑,享誉中外。其实,这尊”无名英雄铜像“又何尝不是全中国抗日英烈的写照。

很多人也许不知道:成都抗战时期的纪念碑雕塑,是中国现代雕塑的重要里程碑。

1939年初,雕塑家王朝闻创作泥塑《汪精卫和陈璧君》夫妇跪像。同年3月31日,当汪精卫在南京粉墨登场时,成都市民抬着这个泥塑跪像游街示众。后来泥塑翻铸为铁像,长期陈列于少城公园民教馆前,任人唾骂。

雕塑家刘开渠夫妇1938年底迁居成都。抗战时期,成都市区共建立了10座铜像,其中7座是纪念抗战牺牲的川军爱国将领和战士的:成都闹市盐市口,有扬马出征的第23集团军总司令刘湘铜像;少城公园有1940年4月22日落成的王铭章策马飞奔铜像;南门刘湘墓园(现南郊公园)有刘湘立式铜像;提督街中山公园(1949年后为文化宫),有1940年4月24日落成的饶国华率军前进铜像;北门城门附近,有1947年9月18日落成的李家钰坚守阵地、阻敌深入的铜像……

这么集中地塑造一批大型现代人物城市雕像,当时全国罕见,成都因此成为中国现代雕塑发源地之一。

成都纪录“无名英雄”光辉事迹

我收藏有极其珍贵的《民族战争川军战绩史料存要》《在火线上的四川健儿—川军抗战实录》《邓孙部抗战实录—川军滕县血战前后》等史料,都成书于抗战高潮期的1938年至1941年,根据大量第一手战场报道和亲历者叙述而成。

这几本书非常可贵的,是早在抗战最艰苦的1941年,就记载了“无名英雄”的悲壮业绩。《民族战争川军战绩史料存要》并且为此而感叹、呼号:

“民族战争的进行中间许多无名英雄,为国家作了壮烈的牺牲。在民族战争流血上,他们占了绝大多数的数量。如下级官佐,如士兵,如夫役,如途中前进的壮丁,以及直接、间接有关的无名人士等等。在这部战绩史上,无法求得他们忠烈殉国的记载……无名英雄,才算是人类社会中真正英雄,才算是国家民族中顶天立地的唯一柱石!南北各地战场之上,三四年来、有无量无边、为国尽忠的无名英雄!”

“无名英雄”,主要指难以载入史册的普通士兵和中下级军官。千千万万普通官兵死在战场,尸骸无存……他们没留下名字,亲人也始终不知其死活。

据史料,8年中出川抗战的350多万川军,有64万多人伤亡(阵亡263991人,负伤356267人,失踪26025人)。这些烈士,基本上都是“无名英雄”。在《川军出征概述》中,饱含感情地歌颂这些“无名英雄”:

“川军的特征,始终是不能磨灭的。短小精悍的身材,灵活敏捷的姿态,南北通行的口音,亲热易近的态度,再加上赤足草鞋和一个竹篾绑的背囊—那就是川军了。”“川军将士东出夔门、下三峡,入洞庭、赴京口……纵横大江南北。北跨剑门、越巴山,翻秦岭、过关中,涉风陵古渡,北抵恒岳、东趋泰岱、回镇皖浙……奔驰数千上万里,驰骋南北战场,热血洒遍江淮河汉,为民族争生存、为四川争光荣!”“无论南北战场、大小战役,无不有川军之光荣战绩。抗战中的川军太伟大了!”

“无名英雄”悲壮殉国事迹

在《民族战争川军战绩史料存要》中,披露了令人感动的历史细节:

“抗战初期,川军根本没有现代战争的经验,在敌人犀利的武器、炽盛的火力之下,往往整队、整队牺牲……”最令人痛心的,由于残酷的战场环境,这些“无名英雄”们手杆、腿杆打断的,只能甩起血糊糊的断膀子自己拄拐杖走,走不动的就哀嚎着自己在地上慢慢爬……许多重伤兵无人过问,他们不愿落入日军之手受辱被杀,很多人先寻自尽,其状很惨!

书中以著名台儿庄会战中的滕县保卫战为例。1938年3月15日后,日军第10师团重兵3万人进攻滕县,而城内守城川军有作战力的不到3000人。17日天刚亮,日军50多门山炮、野炮和重炮向城内猛轰,20多架飞机发出撕心裂肺的轰鸣声,低空扫射、投弹……苦战到17日下午,122师师长王铭章英勇阵亡……城内受重伤的300多川军官兵,不愿受日军残杀受辱,悲壮地狂骂着、嚎哭着。他们最后拼命大叫:“小日本必亡呀!”惨烈的场景出现在日军面前:这些战衣破裂、伤痕累累的中国军人,互相引爆手榴弹自杀殉国,全部消失在“隆隆”的爆炸烟雾中……

川军在黄河两岸、长江南北,以陈旧落后的武器装备,无数次与装备精良的日军殊死决战,不断重复一幕幕悲壮惨景:川军官兵浑身捆上手榴弹,怒吼着冲入敌阵与日军同归于尽;打到山穷水尽时,川军官兵把最后一颗子弹、手榴弹留给自己……

书中满含深情地感慨:“死事壮烈,实足以惊天动地、超前越后而有余啊!”读了上述史料,我们更加体会到“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歌词的深刻含义!

四川各界民众,抗战后一直期待能为“无名英雄”塑一座纪念碑。而最早筹划中,就名为“无名英雄铜像”。

“无名英雄”永存人民心中

1938年底,一个年仅34岁、瘦削的安徽淮北人迁居成都。这就是中国著名雕塑家刘开渠(1904~1993)。1943年,他接受成都市长余中英的诚恳邀请,开始了“无名英雄铜像”的创作。

抗战硝烟弥漫的1944年,成都东门城门洞巍然矗立起一座“川军将士阵亡纪念碑”。7月7日这天上午,由余中英主持隆重揭幕典礼。铜像前后摆满花圈,四周悬挂中、美、英、苏同盟国国旗,前来致敬的群众络绎不绝、神色肃穆……它成为中国抗战历史的光辉象征,影响很大。如国内著名的《中学生》杂志(叶圣陶主编,上海开明书店印行),1948年2期封面就是“无名英雄”,以此向全国中学生宣传爱国思想和抗战川军。

1944年前后任四川省教育厅长的郭有守,1964年回大陆同刘开渠重聚。郭有守告知,抗战胜利时他出任联合国文化专员,曾带出《无名英雄》头部样稿,赠送英国博物馆。

王大炜老师对我讲述:1945年8月10日,日本即将投降的消息已在成都传开。成都、重庆等地街头,出现了胜利大狂欢。

9月2日,参加对日作战的同盟国代表接受日本投降签字仪式,在停泊于日本东京湾的美军军舰“密苏里”号上举行。至此,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结束!9月3日,国民政府下令举国庆祝,放假1天、悬旗3天。

成都到处都在敲锣、打鼓、敲铜盆,鞭炮彻夜、火把游行……抗战牺牲者的眷属则泪糊满脸拥到“无名英雄铜像”前,高叫亲人名字:“×××呀,你该安心九泉了!”

我的家,从小就住纪念碑附近。幼时常听父辈传说:有年寒冬腊月沉沉深夜,有个衣衫单薄破旧的穷军人,走到城门洞边卖汤圆的小摊子前,看来是又冷又饿,埋头呼呼呼地只顾吃汤圆……眨眼间穷当兵的却不见了。卖汤圆的小贩恍然大悟:当年出川抗战的川军苦啊,是赴国难牺牲的“无名英雄”,从阴间来吃汤圆了!消息传开,百姓们都哭了:“天冷了,他们又冷又饿,莫让他们在阴间受苦呀!”于是一家又一家,流泪端来一碗又一碗热气腾腾的汤圆,到铜像前祭奠……

童年时的我,听后哭了……直到如今,我常把这个龙门阵讲给不少人听,听者无不肃然动容。这哪是传说?这是民众对出川抗战牺牲将士的深切悼念啊!

后来,这座成都仅存的抗战铜像被毁。1989年8月15日,重塑的塑像在万年场剪彩落成。2007年8月15日,塑像搬迁到人民公园东大门小广场—1937年9月1日,川军将士就在这里誓师出发。

纪念碑前,我曾多次看见一些老人仰望铜像叹息说:“这是无名英雄回家,魂兮归来啊!”

“无名英雄铜像”,这座鲜血浸透的抗战胜利丰碑,已经成为成都城市精神的象征!

netease 本文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52本世界畅销书,人生80%答案都在里面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