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云南昭通6.5级地震 > 正文

地震孤岛的葬礼:一件玩具一块棉布一个小坑

2014-08-07 05:05:19 来源: 京华时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震区灾民:知道土坯房不安全 但是能怎么办
6日,常臣淑看着自己刚出生不久的儿子。

看着两个熟睡的男婴,我在心里安慰自己,生命的延续不可阻挡。

地震突发,灾区变成记者的战场。记者,一个平凡又特殊的群体,深入一线,真实记录还原现场,同时直面灾难,和当地人们一起,感受着死之痛苦,生之喜悦,情之真切,贫之无奈。

从业4年,还没有参加过地震报道,汶川地震、芦山地震、玉树地震,都只是通过电视、网络了解信息,并不真正清楚地震究竟能造成多大破坏。8月3日,鲁甸发生6.5级强烈地震,带着紧张和略微的迷茫,跋涉7个小时到达了重灾区。

8月4日晚上,沿着昭巧线向龙头山镇跋涉。走到沙坝镇附近时,看到路边摆着一具具包裹严实的遇难者遗体,旁边守着他们的家人。这些失去了亲人的人们或坐或蹲,多数人低着头一语不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有一些男人偶尔掏出香烟猛吸一口。不忍打扰他们,默默向前走,心情已经变得沉重。

到达龙头山镇骡马口村,砖结构的房屋大面积倒塌,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到达真正的震区。5日一早,随救援人员进入孤岛之一的八宝村。这个村的百余名村民撤出后,还有9人被埋在废墟下。村民李友娇的3位亲人,包括她7岁的女儿,被埋40多个小时依然生死不明。

李友娇和家人表示,他们早就想到了最终的结果,他们希望有奇迹发生,但也能接受最坏的消息。3条生命就在距离我仅几米的废墟内,想到他们可能已经逝去,心情难以言状。

从八宝村下撤过程中,行走在满是大小碎石和滑坡山体的道路上,害怕余震发生再次引发山体滑坡。行走间,远远看到地上一具遗体盖着床单。慢慢从死者身边走过,心情灰暗,我永远无法知道他或她的名字,也许他或她还没有出现在不断变化的遇难者数字中。

6日上午,我来到鲁甸县人民医院,两名男婴已经在前一天降生。孩子的父母告诉我,家中房屋在地震中全部倒塌,这无疑是莫大的悲剧,但新生命的诞生还是让他们感到欣喜和安慰。看着两个熟睡的男婴,我不禁又想到两天来接触到的那些逝去的生命,强忍住马上要流出的泪水,在心里安慰自己,生命的延续不可阻挡。

孤岛葬礼

一个毛绒玩具,一块棉布,一个小坑,这就是孩子的葬礼的全部。

在徒步进入地震孤岛红石岩村的路上,我偶然遇到刘兴晏。他主动跟我说:“你是记者吧,你要去哪里?”听说我的来意,他阻止了我的前行路线,说前面的路早就塌了,过不去,“你跟我走吧,走山路”。

同行时才了解到,刘兴晏回来是给在地震中死去的7岁女儿办葬礼的。

“我已经走了60里路了,为了给她买点香和纸钱,再买点生活物资,”他背着长条的防水帆布喘着粗气说,“已经第二天了,我们那个村子里面还没有人管,连吃饭喝水都是问题。”这和我预想的是一致的,来前就知道这里由于交通中断,成了地震中的孤岛,但很多画面也只能是靠想象。

随着地势的增高,攀爬的难度也越来越大,大到我几乎放弃了前进,巨石遍地,杂草丛生,根本没有路,“爬”这个词非常贴切,四肢并用地前行。在前进中,一只毒虫蜇了我的手臂,胳膊像过电一样疼痛,我不禁喊了出来,刘兴晏赶紧过来抓住我的胳膊就往他的头发上面蹭,“这是杨揦子(音),很毒的,用这个办法能好一点”。疼痛感让我打算彻底放弃了,但他的举动让我为之感动而重新振奋前行。

3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村里。倒塌的土墙,横七竖八的木料,在村中行走根本看不见完整的房屋。随地摆放的餐具,一锅未成熟的玉米,就是晚餐。一根木料一块防水布,就是家。整个村里死气沉沉。

“这就是我的家”,半倒塌的房屋前堆着许多挖出来的生活用品,旁边横着一块棉布包裹的东西。“这就是我的女儿,一切都太快了,她跑不及,被砸到了脑袋。”伴随着孩子妈妈悲痛的哭声,几个人抬起遗体,前往坟地。一起来到坟地,我哽咽了,几天来我一直都忍住了眼泪,此刻,我坚持不住了。一个毛绒玩具,一块棉布,一个小坑,这就是孩子的葬礼的全部。

夜幕降临,寒气袭来,在地震孤岛的第一夜,我披着外套独坐在大山旁,体会着人生的很多第一次:第一次爬这么高的山,第一次经历这么冷清的葬礼,第一次即将席地露天而睡……

“没事,咱就挤挤睡吧。”刘兴晏痛快地跟我说。

汪子钰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张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美国务卿发表涉华演讲 中方:望美摒弃对华偏见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