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背后的哀痛与希望

2014-08-07 03:58:15 来源: 京华时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地震发生第4天,救灾指挥中心就设置在作为震中的鲁甸县龙头山镇的龙头山中学。该中心辐射10公里范围的几个村庄。但由于道路难行,很多地方至今未得到救助,没有帐篷,没有充足的食物和饮用水。值得庆幸的是,救援人员已徒步进入个别村庄,送去了村民急需的食物和水。

□磨嘈湾村

山路陡峭物资难以送达

因山路陡峭,背着矿泉水、方便面的战士和志愿者们汗流浃背,每隔半个小时便要休息一下。

就在第一支部队离开不久之后,距离指挥中心不到10公里的磨嘈湾村村民谢尝芸独自一人跑到山下的指挥中心,寻求帮助。

“一个小时之前,一个灾民死在了我们自建的帐篷里。”谢常芸说,下午3点20左右,一个受伤的灾民过世了,因为担心有瘟疫传播,她跑下山来求助,希望部队可以派人前去消毒。十四集团军防化团某营刘姓营长得知此事后,立即安排4名防化部队战士,背上便携式洗消器和一些消毒粉,前往该村进行消毒。

经了解,谢常芸所在的村子,地震发生后,也没有物资可以运送上去。4天来,只是有个别村民下山领取食物,但对于全村52户人来说,远远不够。得知该情况后,官兵们又立即调来30箱方便面和40箱水,与志愿者们一同前往。

前往该村的山路十分狭窄,只能供摩托车通行。因为有砂石滑坡的现象发生过,谢常芸建议改走小路爬山前往。因山路陡峭,背着矿泉水、方便面的战士和志愿者们汗流浃背,每隔半个小时便要休息一下。一路上,不断有村民下山,看到运送物资的队伍,频频道谢。“辛苦了各位,辛苦了,你们救了我们。”

路上,队伍遇到两位抱着孩子的男子。“这两个孩子都是地震前不到一个月出生的,可能营养不良”,一名男子说,因为没有办法,他们只能抱着孩子到山下寻求医治。

进入村子后,身着防护服的士兵们随即进入受灾群众自己搭建的大帐篷内,用便携式洗消器对帐篷进行消毒。在磨嘈湾附近,京华时报记者也见到当地卫生防疫部门的人员,在废墟旁的道路上、垃圾堆旁喷洒消毒液。

“这些消毒粉留给大家,加入水后可以自己喷洒。”防化官兵将一桶白色粉末交给村负责人,并嘱咐大家,只要不入口,这种消毒液对人身体没有伤害。

特殊葬礼棺材先做防疫

这场葬礼有着以往的传统:地上摆着蜡烛、纸钱、香烟。但这场葬礼也有着灾难中的特异:家属们围在棺材旁,等待着防化官兵前来消毒防疫。

磨嘈湾去世的死者名叫普朝贵,今年61岁。昨天下午3点20分左右,普朝贵喊着妻子说要“小便”,妻子胡阳彩把尿盆放在丈夫体下,普朝贵直起身后却又倒了下去,再没醒来。

地震前8天,胡阳彩因患支气管炎住进了医院。胡阳彩说,丈夫很幸运,是好心的医生救了他。但地震来临时,翠屏卫生院摇摇欲坠,医生背着普朝贵跑出大门时,普朝贵可能被滑落的石块砸中过胸口。“他的胸口有淤青,但没有明显外伤。”胡阳彩说,地震发生后,因为医疗人员有限,只能先救治重伤患者,丈夫便回到山上的村子,和大家一起挤在废墟旁的大帐篷里慢慢养伤。

据普朝贵的女婿介绍,没有送老人去医院,除去医疗救助力量薄弱外,也与家人们的意识不强有关。普朝贵有两个已经外嫁的女儿,还有一个在广东打工的儿子,全都不在家里,“老人们不懂,没人能拿主意”。

昨天下午6点,简单的葬礼被安排在已成废墟的村庄和简易帐篷之间的林子里。这场葬礼有着以往的传统:地上摆着蜡烛、纸钱、香烟。但这场葬礼也有着灾难中的特异:家属们围在棺材旁,等待着防化官兵前来消毒防疫。

防化官兵们对着棺材深鞠躬后,将消毒液喷洒在棺材内。在全村人的注视下,普朝贵被装入棺材,入土为安。

□白山梁子

“隐身”村落仍是救灾盲区

由于救灾物资有限,这些村民几乎全部空手而归,只有一名妇女从骡马口领取到了一些板蓝根。

昨天,白山梁子的十余名村民背着背篓,分散来到山下的各个村子和安置点求援。但是,由于救灾物资有限,这些村民几乎全部空手而归,只有一名妇女从骡马口领取到了一些板蓝根。

从山下的营盘村安置点去往白山梁子,全都是崎岖的山路,坡度在60度以上,部分陡峭的路段甚至接近90度。路面的宽度不到半米,地震后布满了从山上滑下来的大石头和泥土。

白山梁子和营盘村安置点之间的直线距离仅仅只有一公里左右,步行过去却需要一个小时。由于村民居住在山坳里面,外人根本不知道山里有人居住。

据当地村民介绍,像这样隐藏在山坳中的村民小组并不在少数。“每个村子分成几个寨子,寨子下面又有社,社下面才是小组。每个村子至少有十几个小组,大约一半的小组都是在山坳里。”营盘村的一名村民介绍。

帐篷缺乏全社只有5顶

“社长总共就领取到了5顶帐篷,我们小组领到了2顶。一顶是给全部小组的人,还有一顶是给死了人的那家的。”

白山梁子共有22户人家,100多名村民居住在这里。鲁甸地震发生后,这个村民小组一名三岁的男孩死亡,10余人受了不同程度的外伤。由于没有药物,山下的诊所也在地震中被摧毁,村民大多只是对伤口进行了简单处理。

这个村民小组的房子都是土坯房,在地震中全部被摧毁。“你是第一个进到我们小组的外人,救援队、医疗队之前都没有来过。”村民刘昌虎对京华时报记者说。

地震发生时,村民所有的家当全部被埋在了废墟下,身边没有留下任何食品和备用的衣物。在最初的两天里,村民们从倒塌的房子中取出了半袋米,但是根本不够近百人食用。在喝了两天稀饭后,这个村民小组才从社长手中领取了一袋大米。

“物资根本不够用,社长总共就领取到了5顶帐篷,我们小组领到了两顶。一顶是给全部小组的人,还有一顶是给死了人的那家的。”目前,这两顶帐篷被安排给了村内的伤员使用,其余的村民用竹竿和塑料布搭起了简单的棚子,数十人聚集在棚子当中,被褥严重缺乏。

据白石梁子的村民介绍,平时只有山下的村子有一个小诊所,可以治疗感冒之类的小病,附近最大的是龙头山的医院,过去需要一个小时。“要是生病了,只能用竹竿制作简易的担架把人抬下去,叫救护车还不如自己抬着去快。”

地震发生后,山下的诊所被夷为平地,手机信号中断,距离医院遥远。很多村民反映,这样的状况使得在灾害中受伤的村民无法及时得到救治。

报道汇总:

云南昭通鲁甸县地震专题

现场图文直播

视频报道专辑

震区情势图

伤亡数量解析

险情播报:

震区未来三日多雨 发生滑坡泥石流等灾害风险高

堰塞湖水位距离堰顶仅38米 3天后有望爆破堰塞体

通往灾区震中龙头山镇道路已经抢通

堰塞湖水位将达坝顶 下游电站已停止发电

云南震中重灾区情况不明 堰塞湖上多浮尸

通往震中公路仍未通 物资无法运入

云南鲁甸地震震后首批无人机影像图公布(图)

堰塞湖水位快速上涨 危及7座电站

堰塞湖一夜涨10多米 威胁下游50公里长沿岸村庄

85段公路受损641处塌方

重灾区90%土木结构房屋倒塌

灾区故事:

震中一书记失去8名亲人 坚持救灾没空参加葬礼

父亲因地震被埋废墟 儿子闻讯爬10公里悬崖回家

地震中母亲用身体盖住孩子 两人皆遇难(图)

灾区村民分食死猪 仅够全村吃2顿(图)

老人挖45小时挖出孙子遗体:让他体体面面地走

失联村子全部被夷为平地 父母为寻儿挖近10小时

25名参与堰塞湖救险人员因滑坡道路中断被困

湖南一公司老板向云南地震灾区捐赠1万斤切糕

环球网要闻部副主任道歉:部队确实吃了浑水泡面

记者证实救援人员用浑水泡面做饭

救灾部队:浑水泡面不属实 勿轻信伤害前方士气

93岁老人地震中腰部受伤 独自爬出废墟

善后工作:

李克强看望伤员:治疗费政府全担(图)

遇难者抚慰金提高至每人2

汪子钰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孟凡泽 苗飞飞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辽宁铁岭一居民楼内惊现2亿元钞票 用坏3台点钞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