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海漫画》到《时代漫画》(图)

2014-08-06 09:06:36 来源: 东方早报(上海)
0
分享到:
T + -
叶浅予为《上海漫画》封底所作的“王先生”系列连载
叶浅予为《上海漫画》封底所作的“王先生”系列连载

  上世纪30年代,上海漫画从技法风格、体裁内容到精神关怀上将对西方漫画的转译和对现实环境的需求结合起来,完成了中国漫画的现代性转型,上海的漫画家们也成为在文化消费领域形塑市民阶层、中产阶级阅读口味的文化中介者之一,并在1930年代中后期外侮逼近时,成为塑造、传播紧实的民族意识的鼓吹者。

  王欣

  上海是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漫画”的发祥地。现在一般认为,中国发现最早的现代漫画是《俄国警闻》上的《时局图》,刊登于1903年。而在这一年德国人爱德华·福克斯已经写成了鸿篇大论《欧洲漫画史1848-1900》。其实欧洲现代漫画的诞生也就是在这本书完成的半个世纪前,但它自诞生之日起的迅猛发展和广泛影响已经使学者不得不著述研究这个新的视觉现象。欧洲和中国在半个世纪的时间差中先后开始现代漫画的生产与发展。

  丰子恺是正式运用“漫画”这一概念的中国第一人。1925年,上海的《文学周报》以 “子恺漫画”为题,发表丰子恺的作品。

  漫画作为城市视觉消费文化的样式之一,它的传播与发展得益于相应的承载文化消费和转译空间的出现与扩大,漫画杂志就是重要的载体空间。在漫画繁盛的三十年代,至少有19种漫画杂志在出版。这里所要探讨的两本杂志—《上海漫画》和《时代漫画》是其中最为重要的。它们不仅具有独立的时代意义和学术价值,同时两者之间还有确切的承接关系,通过对前后两本杂志的阐述可以洞见在短短的近十年中,上海漫画从技法风格、体裁内容到精神关怀上将对西方漫画的转译和对现实环境的需求结合起来,完成了中国漫画的现代性转型,上海的漫画家们也成为在文化消费领域形塑市民阶层、中产阶级阅读口味的文化中介者之一,并在1930年代中后期外侮逼近时,成为塑造、传播紧实的民族意识的鼓吹者。

  《上海漫画》

  《上海漫画》创立于1928年,它是一本以漫画为主,融摄影、美文、艺术讯息于一体的都市消遣杂志。它的体例与同时期的《良友》画报相近,只是容量要小许多,印刷制作也比较简单,从中可以看到当时所流行的都市画报的基本要素。对于《上海漫画》而言,漫画与摄影的结合除了当时画报的流行趋势和编辑们的时尚趣味而外,编辑部的组成结构也决定了这份漫画杂志的多样性内容。1920年代末期,上海的摄影风气正劲,摄影家们愿意和画家合作合伙办报纸。据叶浅予回忆,张光宇和摄影家们相熟,怎么合作心中有数,这事儿由张光宇操办。《上海漫画》的班底由三位漫画家和三位摄影师组成,漫画家就是张氏兄弟和叶浅予,摄影师则是郎静山,时任虎标万金油的广告代理人胡伯翔,在英美烟草公司画月份牌广告,张珍侯则是洋行买办,做颜料生意。他们之间的爱好相互影响。在《上海漫画》中常常可以看到漫画家的摄影作品和漫画家的社交留影。摄影成为漫画之外,体现漫画家生活、交游与审美视角的通道。总的看来,这些漫画家的摄影受到了郎静山和胡伯翔画意摄影的影响,比较朦胧唯美。在第38期的《上海漫画》上,登载了叶浅予写的《西湖三日记游》,配上叶浅予和张振宇的旅途留影,记录了行程中的点滴感受。漫画家似乎很愿意将自己的生活,特别是情感世界公开在出版物中成为明星似的人物,而摄影家就成为这场造星活动的幕后推手,郎静山曾为黄文农和鲁少飞的恋人拍摄过照片并发表。在第43期的《上海漫画》中更是刊登了“最近本报著作者之夫妇双影”,包括丁悚夫妇、黄文农夫妇、张光宇夫妇、曹涵美夫妇、叶灵凤夫妇等。《上海漫画》中的摄影展现了漫画家和摄影家的社交联谊。同时漫画家也会偶尔兴笔撰写一些摄影文章,如叶浅予撰写的《化装与摄影的技巧》。或以幽默之笔为摄影家留影以表回赠。在《上海漫画》第六期中,黄文农就为郎静山画过像。文化圈中,漫画家与摄影家的关系似乎最为紧密。漫画家与摄影家的互相支援支撑着这本杂志的视觉呈现。漫画与摄影的关系在《上海漫画》中始终是平行中相互映衬。直到《时代漫画》时,这两种艺术样式才交叠在一起,呈现出一种新的面貌,为时代的都市漫画增加了一笔异彩。

  美文、诗歌是杂志中的另一个重要板块。这些漫画家几乎都有文学才能。其中重要的执笔者就是前文曾提及的鲁少飞。鲁少飞擅长各种文体,诗歌、散文、小说等等,轻松拿捏,包揽了《上海漫画》文学板块的大部分。他身上散发着文学青年的气味,常常将自己的身影交织在激情、惆怅的文字中。在《舞场的印象中—有一夜》一文中他写道,“我每晚非同一般忘年忘时的朋友到跳舞场去畅快一个深夜,是决不能过瘾的”,“这时代,是我们喜欢到跳舞了”。每期中他撰写的上期封面解读也十分精彩,以他对于漫画的熟稔和文字的把握深入地解读了每期的封面力作。在对于《上海漫画》创刊号的封面漫画,张光宇创作的“立体的上海生活”的解读中,他写道:“上海,共认为世界上物质文明进步的区域,会有无限的生命,群集在这生产力薄弱而消耗力增加的都市中,遂使真实的人生,日进枯窘。我们试一观上海的背景,是多么的变幻,进化,然而回顾再一观每个人的生活,压迫缠绕,使你抬不起头来。唉!生活总还是生活,Life is life,物质文明总越显得是一幕烦复的背景,更衬出人生中赤裸裸的真相来。”鲁少飞的文字中常常流露着作者对于上海的现代物质生活的兴奋、焦虑和彷徨。这些大段的文字虽然独立成篇但仍然可以视作与整期漫画相配的画面独白,它明确了漫画中弥漫的莫衷一是的情绪。鲁少飞擅长描写都市生活和现代情爱,常常以新感觉派的笔调诉说迷惘中的坚持,放浪中的真挚。另一位在《上海漫画》上开文字专栏的作家是叶灵凤,这位美术科班出身的唯美派作家有数篇作品在杂志上发表。

  摄影、文学作为《上海漫画》的组成部分,与漫画一起构成了这本杂志对于上海城市的认知与判断,杂志中呈现的现代性都市—上海是由漫画、摄影、文学共同构建完成的。它们在视觉图像和文字叙述中共同营造了读本中的上海都市。


  作为杂志的主角—漫画,占据着八个版面中全部的四个彩版,它的分量是通过彩色石印显现出来的。而这四个彩版中,表现现代都市生活的漫画又占了绝大篇幅。可以这样说,《上海漫画》从头至尾处于对上海的五光十色、光怪陆离的都市生活的捕捉之中。套用李欧梵在《上海摩登》中的表述,这些令人目眩神迷的都市生活是漫画家试图在作品中描绘和理解的新世界。它们象征着中国的现代性进程,而都市漫画家在这种进程前都表现出了极大的焦虑和矛盾心情。舞厅成为了漫画家在作品中尽力地表现现代都市生活的新空间的代表。漫画家们对于摩登生活的消费和感受是从舞池的实践中得来的。在谨慎的画外音中可以揣摩出他们一定是舞厅的常客,舞厅成为消遣漫画家个人生活和寻找灵感的场所。在第39期的《上海漫画》中,叶浅予绘制了《巴黎舞场之印象》,注文中写道:“除夕,编务完毕后,倡议到巴黎舞场去消磨这一夜,于是少飞、振宇和我三人在那酒芬肉香狂乱迷醉的世界里直到早晨的四点钟才回家。那晚最令我注意的,便是那些美丽的服装。”叶浅予以逸笔草草的速写风格描绘了舞池里舞女婀娜多转的身姿和男女啜酒低吟的暧昧,上海之夜的动人之处尽在叶氏的笔底摇曳。在第79期“女发号”中,叶浅予画了许多潮流发式并再次在注文中提到这些奇艳的发式来自于他在巴黎舞场跳舞时的速写。舞场和舞女成为了《上海漫画》中画家热衷表现的题材,无论在文字还是画面中都能看到舞女作为新女性的身影之一以活力四射的形象展现在画家笔下,成为现代城市物质文化的载体。鲁少飞的《一个舞女的酒后之笑》、黄文农的《最规矩的跳舞》、叶浅予的《舞影》。画家们以舞厅透射出夜上海的生活,以舞女透射出现代女性的形象。男女情爱是漫画家表现的另一个主题。这群艺术家笔下的都市女性散发着物质的、自信的气息,在男女的关系中占有积极的主导地位,她们善于捕猎和驯服男人,常常弄得男人们束手无策。然而在图像阅读的过程中,女性物质的形象已经悄然转变成了男性消费者观看与欲望想象的对象。这些画面的描绘强调视觉的诱惑力、妖娆的身姿、性感的嘴唇、片断式的感官描绘,与新感觉派文学异曲同工。在后来的《万象》杂志上,叶浅予为穆时英的代表作《骆驼、尼采主义者与女人》配了一帧插图。这也可以看做是漫画家与新感觉派作家的一次交集,也是新感觉派在视觉文本与语言文本上的一次结合。

  (下转10版)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52本世界畅销书,人生80%答案都在里面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