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战前宣传侵略数十年 “勇敢的水兵”一夜变军歌 “定远还不沉”120年后仍在唱(图)

2014-07-29 13:53:00 来源: 法制晚报
0
分享到:
T + -
作为日本“勇敢的水兵”,三浦虎次郎的墓碑在“兵个人墓”群里被特意标注出来,路边插着白色的名牌
  作为日本“勇敢的水兵”,三浦虎次郎的墓碑在“兵个人墓”群里被特意标注出来,路边插着白色的名牌 摄/法制晚报记者 吴海浪

  法制晚报讯(甲午遗证报道组 徐超 张秀晨) 三浦虎次郎的一句“定远怎么还不沉”,让他被日本人称为“勇敢的水兵”。1895年,《勇敢的水兵》一夜成曲,一直到今天,这首歌仍然被日本人当作海军的军歌传唱。

  其实,在甲午战争发动之前,日本已有不同形式的歌曲、诗歌在军中流行,它们用颠倒黑白的事实,将侵略说成是保家卫国。

  这种对侵略中国的宣传持续数十年,让日军上下充满了莫名其妙的狂热。

  他用沉痛的目光,凝视身旁的副长。

  呼喊的声音是如此高亢:“还没有沉没么,定远号啊!”

  —《勇敢的水兵》部分歌词

  粉饰侵略 “武士魂”一夜成曲 传唱成军歌

  《勇敢的水兵》是一首怎样的歌曲呢?日本军事作家伊藤正德在其著作《回想大海军》当中,专门为这首歌记录了一个传奇式的故事。

  1894年年底,日本诗人佐佐木信纲从报纸上看到了一篇关于海军的报道,突然之间深受感动。这篇报道并不是一名正式记者写的通讯,而是一个书店的老板作为报社通讯员写的故事,讲述者是叫向山慎吉的海军军舰副长。

  “在海战之时,一个名叫三浦虎次郎的三等水兵身受重伤,在临死之前还念念不忘击沉敌舰。在听说敌舰也不能继续战斗之后,三浦虎次郎才含笑而死。”佐佐木信纲看完这篇报道后,久久不能平静。他用了仅仅一夜的时间,就写成了长达10个小节的歌词,将其命名为《勇敢的水兵》。

  次年,这首歌被作曲家奥好义谱曲之后,于《大捷军歌》上发表,成了海军的军歌。1929年,这首歌缩短为8个小节,又一次在海军当中流行,一直传唱到今天。

  “传奇”错位 守御国土实为侵略

  佐佐木信纲在这首歌中写道,“被他(三浦虎次郎)叫过去的副长,听到他咬着牙问敌舰有没有沉没。这句话虽然很短,却能从内心深处感受到想要守御国土的武士形象。”

  无论是这段故事,还是这首歌的创作经历,在日本已经成为传说广为流传,三等水兵三浦虎次郎也被当成了战争中的英雄,被日本人当做武士的典型来纪念。

  然而,这段传奇从一开始就是错位的。

  三浦虎次郎到临死之前还念念不忘要击沉的,正是北洋水师的旗舰定远号。这场被佐佐木信纲形容为可以体现“守御国土的武士形象”的战争,和所谓的保家卫国毫无关系,用“野蛮残酷”来形容这场战争恰如其分。他所打的那场战争,正是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甲午战争。

  在日本,这种将侵略说成是保家卫国的黑白颠倒行为,有着充分的舆论环境。

  功名驱俊杰,鼓角走蛮夷。须向白河去,孤云隐约间。

  —日本诗人正冈子规《馒头山(在旅顺)》

  狂热宣传 汉诗蛊惑军人参战 频繁宣扬中国“蛮夷”

  实际上,在甲午战争发动之前,日本已经对侵略中国进行了数十年宣传,这让日军上下充满了莫名其妙的狂热。这种狂热,在甲午战争时达到了高峰,甚至让他们产生了自己才是中华正主的幻觉。

  在日本,中国古诗结构的诗歌被称为汉诗。从中国学过来的汉诗,竟然开始出现将中国称为“蛮夷”的现象。这个原本是中国人用来称呼试图侵略中华大地的外邦,只会在中国古诗中出现的词语,也开始频繁出现在日本人所写的汉诗当中。

  日本诗人正冈子规所写的《馒头山》就是其中一例。作为随军记者,日军在甲午战争中攻占旅顺之后,他在旅顺采访了一个多月,写成了大量诗歌,其中对中国的称呼,往往是“蛮夷”。这种宣扬,是日本在甲午战争中的惯有借口,也是蛊惑军人参战的口号。

  在甲午战争之前,日本媒体上就有把中国称为“豚尾奴”以及“和奴”的现象。随着战争的步步推进和文人的鼓吹,这场侵略战争变成了驱除蛮夷的行为。

  为了鼓舞国民士气,一首名为《元寇》的军歌被创作了出来。这首歌将当时的中国人比喻成了四处征战的忽必烈时代的蒙古大军,认为中国人傲慢无礼、野蛮成性,日本人应该行使正义、驱除蛮夷。据记载,1894年,日军在攻打朝鲜平城的时候,曾经一度陷入苦战。全体士兵高唱《元寇》鼓舞士气,最终取得胜利。

  战败思殇 灌输靖国精神 成发动战争原动力

  对华侵略战争中,日本何以如此狂热,为了毫无正义可言的屠杀变得奋不顾身?这背后与文化的渗透和思想鼓动有着直接的联系。

  “甲午战争是先进文明对落后文明的启蒙”,这种思想的鼓吹者就是福泽谕吉,他出现在日本万元纸钞之上,被日本人视为明治维新的启蒙者,是当时日本最重要的舆论领袖。

  “一直被灌输的靖国精神和狂热的侵略战争宣传,成了日本官兵的精神力量。以天皇和国家为核心,不惜生命的战斗,几乎受到了全国上下从儿童到军队的认可。因此,不难想到,现今,把靖国神社作为祭祀的地方,仍然是当年的一种延续。”

  在谈及日本军人的心理时,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高级顾问徐光裕少将说,作为一个岛国,与中国这个大陆国家相比,地缘状态、物产、人力资源的不同都使得日本有着极强的侵略性,力图吞并大陆,全球殖民化成了他们的战略。这样的思想通过右翼分子不断宣传深入人心,成为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原动力。

  外侵思想被改造 至今未彻底根除

  中国史学会会长、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张海鹏告诉法晚记者,福泽谕吉的观点无异于欧美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观点。应该看到,过去的中国文化是真的启蒙了日本,这文化的启蒙,中国是靠交流,而不是战争。

  张海鹏强调,日本从幕府时期到对华侵略时一贯如此。侵略时,打着“解放中国人民,乃至东南亚人民”的旗号,向周围国家侵略。日本很长时间内如此,一个明显的标志是曾经“大日本帝国”或者“大东亚共荣圈”说法的提出,当时的日本谋求以北京作为其首都,把中国作为其直辖领地,囊括中国、朝鲜和东南亚,都意图以日本作为主宰。

  虽然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美军代表盟国占领日本,对其进行社会改造,对国民再教育,这样的打着文化启蒙或者大东亚共荣旗号外侵的思想看不大出来了,但是,也不能说完全根除。

  警示未来 所有国家教育中 不能缺失对战争的提醒

  张海鹏回忆说,十几年前去日本东京大学访问,一个教授曾经发难提及“把中国分成7块”的说法,这是日本甲午前夕就有的想法。日本虽然也曾经历战争,但是对历史教训缺乏必要的总结,老一代日本人并不否认侵略过中国的历史,也表示道歉,但是战后出生的一代却并不曾意识到。


  而今,日本右翼仍然试图恢复正常国家,建立与他国的正常军事交流,不道歉的背后,其实有一个原因,他们认为即使侵略,也都是祖父辈和父辈的责任,他们并不担承这些,包括日本首相安倍等人皆如此。

  徐光裕认为,日本自二战后实行了70年的和平宪法,但如今仍有部分右翼势力留恋当初,伺机恢复军国主义,这需要日本社会彻底的反省和警惕。

  徐光裕说:“话说回来,当年的清国,在生活富裕程度上并不比日本差,但官兵的危机意识却远差于日本。让年轻人过上好日子的同时也不可在幸福中堕落,这是所有国家都面临的问题,在教育和文化发展中不可缺失对战争和失败的提醒,国防和爱国主义教育必不可少。”文/甲午遗证报道组 徐超 张秀晨

netease 本文来源:法制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52本世界畅销书,人生80%答案都在里面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