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正文

冀文林出身贫寒 两个姐姐为供其读书不敢出嫁

2014-07-04 05:12:01 来源: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北京)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核心提示:在发小眼里,冀文林小时候很“滑头”:如果跟别人发生矛盾,他很快就能摆平。中学时,冀文林曾被班主任夸为“现代小鲁迅”。因家贫,他的两个姐姐到了年龄不出嫁,就为在家劳作,供他上学。冀文林曾对临终的父亲说:“大大,坏心的事、贪官的事,我没做过。”

发迹

1985年,冀文林离开了曾挤满一家7口人的土炕。在大学,冀文林的人缘和关系依然处理得很好。据家人回忆,当时他的班里选举班长,冀文林获得了34票,“只差他自己没投自己的票”。另外,冀的文学才能得到了充分发挥,他曾成为校报的笔杆子;大学四年中,还曾当上校团委副书记、学生会宣传部长。

据冀文俊后来听说,大四那年的一次舞会上,二弟曾碰到了一位低他一届的女生。这个就读于地质系的女生后来成为了冀的妻子。“弟媳妇儿是吉林省吉林市人,出身普通工人家庭,两人感情一直很好”。

据了解,冀文林赴任海南后,妻子一直陪着女儿在北京读书。冀则“独自”住在一座复式豪宅中生活。冀文林出事后,外界曾一度传闻冀文林在海南有情妇。对此哥哥姐姐认为不太可能。“每次文林一家回来两口子都很和睦,他绝对不会在外面搞什么情妇。”冀文俊说。

冀文俊的这种错觉源于对弟弟这段婚姻初期的印象。大学毕业之后,冀文林步入仕途。1989年,当时的地质矿产部到武汉地质学院挑人。经过笔试、面试等多轮淘汰,最终全校只有冀文林和一个上海的学生被录用。

据冀文俊回忆,当上地矿部政策法规研究中心科员后,冀文林就几乎很少回家,北京成了他生活的中心。冀文俊说,起初二弟的生活质量并没有太大提升。“他结婚时连婚礼都没办。一次我去北京探望他,他们就住在地矿部的一个职工宿舍里,拉着布帘子就当卧室的隔断,煮白菜里撒把盐就是一道菜。”

后来的事实证明,冀文林在事业发达后对这段感情已经不再坚守。7月2日的中纪委通报显示,冀文林“与他人通奸”。外界有关他生活腐化的传闻被证实。

“廉”育

随后冀文林在仕途上一路升迁——从地质矿产部部长办公室副主任、国土资源部部长秘书、四川省办公厅秘书、公安部部长秘书,他的名气开始在贫穷的家乡越来越大,邻里乡亲都知道冀家出了个“大官”,冀家人出门往往有羡慕的眼光投来。

但在家人眼里,这些羡慕和荣誉品尝起来却别有一番滋味——他们与这位曾经的冀家老四开始渐渐疏离、远去。二姐颇有情绪地说,文林“一门心思给人家工作了”。

冀文林开始很少回家,频率低至年均一次,有时甚至两三年春节也不回来。电话也常常两三个月才给家里打一个,通话中冀与家人的沟通也越来越限于表面上的寒暄,而发小赵永中就再也没见过冀文林。

与家人乡亲疏离的同时,冀文林与贪腐圈子越走越近。据报道,冀文林和郭永祥曾先后在国土部和四川省委成为同僚。在四川期间,冀文林又与李春城、李崇禧先后产生交集。而这三者早就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根据媒体报道,官场上的冀文林特别看重“圈子”。落马的“石油帮”蒋洁敏、李华林等是他的圈中好友。

而冀文林让家人看到的仅是自己的另一面。二姐回忆,对于这个早年间含辛茹苦供养他上学的家庭,冀文林并无太多热情。而冀父那些谆谆的廉政教育,今天看来更是成了令人唏嘘的回忆。那时,父亲虽然每次听到儿子升官的消息会很高兴,但更多的还是对冀文林隐隐的担忧。每次冀文林回来,父亲都反复地对他说:咱不贪高,只要平平安安就行。

冀文林的曾祖父曾按照老年间的“八德”(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给他的八个孙子分别起名。冀文林的父亲排名老七,得名冀全廉。

冀文林的家人回忆,冀全廉在世时没少用自己名字中的“廉”字提醒他。“每次二弟回来父亲都说这个,经常说。”冀翠云说。但另一方面,冀文林绝口不跟家人提自己工作上的事,家人对他的具体工作内容全然不知。偶尔见到时,二姐看到冀文林憔悴的样子会关心地问:“工作难不难?”此时冀文林最常见的回答是:“二姐你把你的地种好,日子过好就行了。很多事你不懂就不要问了。”

2012年,在父亲的要求下,二姐冀翠云带着父母前去海口,“旅游是其次,更重要的是,父亲想看看冀文林当了海口市长后的情况”。据回忆,当看到儿子所住的是上下层的大房子时,冀全廉大吃一惊,后来听儿子解释说这是国家给领导干部提供的待遇后才稍微松了口气,但仍担心儿子住在这样的房子里会经不住外面的诱惑。

父母在海口的四十天里,冀文林几乎没时间陪二老。“二弟弟一直很忙,累。”二姐冀翠云说。

有媒体报道,其实此时的冀文林正忙于大拆大建——以及背后的权力寻租。

头疼”

冀文林落马前一直身体欠佳。二姐说不上是什么病,只知道是“偏头疼”、“颈椎疼”、“睡不着觉”。大哥回忆:早在冀文林18岁临高考的那一年,他就得过严重的“脑神经衰弱”。

“当时因为学习压力太大,我弟弟常常头疼得厉害,最疼的时候会抱着头满地打滚。我弟弟太好强了,那是考试压力大的原因。后来就再没犯过这个病。”

十几年过去,冀文林旧病复发。二姐夫回忆:大概是从六七年前冀的这个病才又开始犯了。“他在北京看过中医,一直都在吃药,没能好。”

资料显示:2005年9月,冀文林升任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中央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成为“正局级秘书”,直至2008年12月。而其家人回忆的“六七年前”,恰在此时段内。

冀文林的家人发现,这段时间后除了联络上的疏远外,冀文林还表现得特别“低调”。据回忆,冀文林每次回家,都是自己坐飞机到呼和浩特,然后由大哥冀文俊开车去接。他身边只有一次跟随着随从,此外基本都是一人回来。

堂兄冀福娃见到这位堂弟的机会更少,说他总是在大家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回来了。“好多人以为冀文林能照顾家里人,说‘有个副省级的兄弟,还种地?’但不是那样。我弟弟工作以后很低调,我们也指望不上他。”至今仍在家务农的二姐冀翠云说。

有媒体报道,冀文林在2013年担任海南省副省长时,四川省和石油系统内的反腐已经铺开,随着郭永祥、李华林、蒋洁敏等人的落马,冀文林也变得“言行举止低调内敛”。

王超 本文来源: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作者:薛雷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上985我发现,读书是多数人的捷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