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五年前上海美术界迎接解放的情景

2014-05-14 08:55:53 来源: 东方早报(上海)
0
分享到:
T + -

画坛忆旧

黄可

抗日战争时期,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组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经过八年浴血抗战,终于取得抗战胜利。此时此刻,中国共产党热切希望继续国共合作,组成“和平、民主、团结”的联合政府,以进行和平建设,使中国向着富强的道路迈进。所以,中共诚意接受国民党委员长蒋介石发出的邀请,中共主席毛泽东偕周恩来等,于1945年8月28日由延安赴重庆参加和平谈判。然而,蒋介石根本没有诚意谈判,而是假借谈判为名,背后依然骂中共为“匪”,在国民党军中秘密发《剿匪手册》,作向解放区进攻的军事准备。就在1946年6月,国民党政府军发动了全面进攻解放区的内战。中共领导的八路军和新四军(此时改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被迫反击,经过辽沈、平津、淮海三大反击战的胜利,接着在1949年4月21日凌晨,中国人民解放军兵分三路,强渡长江,开启了催生新中国的解放战争。4月23日,解放了国民党政府盘踞二十二年的统治中心南京,随后解放了苏州、杭州、绍兴等江南名城,5月27日则解放了远东国际大都市、中国经济、文化中心上海市。在这些日子里,上海美术界的进步美术家和美术工作者,以与时俱进的担当,投入了反内战,要和平民主,迎接解放的斗争活动。

民国时期的上海,是中国新美术的发祥地,中西美术门类品种齐全,美术创作风格流派多样,人才济济;美术院校和美术社团众多,美术活动活跃;美术期刊、美术画册、美术论著如雨后春笋般地大量出版,而有“中国美术半壁江山”之称。尤其是由文化旗手鲁迅先生在上海创办“朝花社”和“木刻讲习会”,倡导中国新兴版画运动,培育新兴版画家,并影响和引导了广大美术家和美术工作者认清历史前进的方向,不仅积极投身抗日斗争,抗战胜利后又投身反内战、迎解放、迎接新中国的到来。

原于1937年春,在上海成立的“中华全国漫画作家协会”(发起人有叶浅予、张光宇、张正宇、鲁少飞、张乐平、王敦庆、黄苗子、蔡若虹、陆志庠、华君武、特伟、胡考、汪子美、黄尧、丰子恺、张文元、高龙生、万籁鸣、梁白波、张英超、廖冰兄、窦宗洛、窦宗淦、孙浩然、陈涓隐、郑光汉、纪业候等),抗日战争爆发后迁武汉、又迁重庆,抗战胜利后迁返上海。原于1938年6月,以上海的新兴版画家江丰、马达、陈烟桥、张望、沃渣、温涛、胡一川、黄新波、力群、陈铁耕、徐甫堡、王大化等为主,在武汉组建的“中华全国木刻界抗敌协会”,后迁重庆,改组为“中国木刻研究会”,抗战胜利后迁来上海,改组为“中华全国木刻协会”,总部设于上海。抗战胜利后,上海美术界还组建有“上海美术作家协会”(理事有陈秋草、陈烟桥、张乐平、刘开渠、庞薰琹、郑野夫、丁聪、潘思同、李桦、王麦秆、钱辛稻、刘汝醴、吴作人、郁风、沈同衡、张光宇、张文元等)和“漫画工学团”(负责人沈同衡,成员有丁聪、米谷、余所亚、张文元、陶谋基、洪荒、李寸松、吴永青、吴步乃、邱承德等四十余人),卓有成效地开展各项美术活动。特别是中华全国木刻协会,不仅在上海举办了大型的“抗战八年木刻展览”和出版精装本的《抗战八年木刻选集》,还发动全国版画家创作新的版画,先后在上海举行了第一、二、三、四届全国木刻版画展览,每届均展出两百幅左右的版画,并巡回展出于南京、杭州、宁波、福州、桂林、重庆、香港等地,有力地推动了全国新兴版画创作。同时发动上海的版画家,针对国民党政府忙于内战,造成物价飞涨、经济崩溃、民众大量失业和饥饿,要求和平、民主、有饭吃,渴望解放的状况进行创作,而涌现出一批富有思想性、宣传鼓动性的作品。如李桦作的黑白版画《民主的进行》,表现一群要求和平民主的青年,手挽着手,团结高歌猛进,高呼口号,抒发了民众反对内战的心愿。杨可扬、李桦、邵克萍、黄永玉等集体创作的《钞票满天飞,人人活不了》、《吃不饱的朋友们团结起来》、《向炮口要饭吃》等一套黑白版画传单,则更是直接明确地表达了民众对当局不满的呼声和要求。而临近上海解放前夕,赵延年创作的套色木刻版画《解放军到,老百姓笑》,画面上,民众迎接解放军到来,向解放军倾诉早就盼望解放的心情,富有艺术感染力。作品大量印刷,在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当天,于街头到处张贴,增添了喜庆氛围。

此外,临近上海解放时,中共地下组织发动工厂工人、商店职员、学校教师,组建了“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人民保安队”,任务是保护工厂、保护商店、保护学校、维护城市秩序,从而达到保护人民利益。中华全国木刻协会会员李志耕是中共地下党员,他以木刻刀,创作木刻版画的方法,刻印了“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人民保安队”老宋体字臂章。同时他又动员版画家邵克萍,刻制了“上海人民保安队总部关防”篆体字印章,并将印章盖印在臂章上。后来,根据李志耕和邵克萍刻制的臂章和印章,印了数以万件的臂章,分发给全市所有“人民保安队”队员,将臂章戴在手臂上,在全市工厂、学校、街头、里弄站岗执勤,于上海解放时刻,保护了上海城市和居民。

还有,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西画系助教马承镳,在上海解放前夕,一个人完成了大型油画毛泽东主席肖像画,这便是上海解放那天,在最热闹的“大世界”门口高高挂起的毛泽东主席肖像。这可说是上海市民最早看到的一幅室外大型毛泽东主席肖像画了。

一些小型美术组织,如由版画家叶飞主持的上海银钱业同人联谊会木刻漫画组,创作了一套十六开的,以《解放》为总标题,有封套,用画配诗的传单形式,活页的木刻版画组画,在上海解放当天,立即在印刷厂上机大量印刷,张贴到了街头。

上述的上海美术界以多种方式迎接解放的举动,可谓美术史上的一段佳话。

今年是上海解放六十五周年,撰此文字,以示纪念。

(作者系美术史学家)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高情商的人,从不在社交圈说这句话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