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武越专访章遏云

2014-04-30 10:33:07 来源: 天津网-天津日报(天津)
0
分享到:
T + -

京剧著名坤伶章遏云,1912年出生,原名凤屏,字珠尘,乳名萍儿,别号“珠尘馆主”,浙江人。因家境贫寒,父母被迫将她送给养母邓氏,因自幼酷爱皮黄,7岁便开始拜师学戏,后随家迁至北京,12岁开始拜天津“票界大王”王庾生为师学习老生,后宗名旦张彩林改学青衣、花衫。她先后在上海、北京、天津、汉口等地演出,红极一时。1930年6月21日,在《北洋画报》的名伶选举中,荣膺“四大坤伶皇后”之誉,20世纪二三十年代,曾多次应邀来津,出演于春和、明星、天华景等戏院,并于1930年与安徽督军倪嗣冲之子倪幼丹结婚,住在英租界围墙道247号(今南京路88号和平保育院),与天津结下了不解之缘。

1928年2月9日至20日,章遏云曾在天津春和戏院连续演出10天,演出剧目为《四郎探母》、《玉堂春》、《花田错》、《闹学》、《汾河湾》、《霓虹关》、《珠帘寨》、《游龙戏凤》等。日场、夜场,场场爆满。天津众多捧角家、在津蛰居的寓公倾巢而出,占据着戏院的大小包厢,俗的送花篮、请吃饭,雅的撰写文章、题赠诗词。天津大小报刊更是推波助澜,铺天盖地式地加以渲染。《北洋画报》除以二十余张图片、十多篇文章和一个专版,记录这10天的演出,画报主笔冯武越还对章遏云做了专访。

《北洋画报》为了探究章遏云的成功奥秘,满足社会各界对章遏云的好奇心,也为了借报道章遏云吸引读者。章遏云来津后的第二天,画报主笔冯武越就带着记者葵生,走进了章遏云下榻的国民饭店三层64号,开始了一个更像是随意聊天式的专访。

进门后,最先映入记者眼帘的是,满屋子各色花篮和衣架上悬挂着的几件行头。章遏云闻声从套间疾步迎了出来,但见她“着浅黄袍,梳寻常长辫,风度极安详”。还未及两位记者开口,章遏云先自我检讨说,方才在屋里正在接一个电话,怠慢了你们。那人自称是某报记者某氏将要来访,你们是同行,可曾认识此君?当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又说,我很愿意与社会各界人士晤面,特别是与你们这些“别具特殊眼光文人”们打交道,但现在身处乱世,有些时候又不得不略存戒心。

两名记者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双方寒暄后,大家按宾主落座。章遏云略谈了她的学戏经过,自称最初学戏只是“爱美的”(舶来语,业余爱好之意),得到观众认可后才正式下海转为职业,花旦戏为自己的正工。但是今天的青衣与花衫已经不再有明显的区分,因而也兼演青衣戏。为了提高技艺,现正从老伶张彩林问业。记者指着那些行头问,这可是今晚将要演出《四郎探母》的行头?章遏云点头称是。又问今晚你扮演的公主,穿什么颜色的旗袍?答称黄色,此戏之旗袍本无定例,不过外面的氅衣按例必须是大红色的。

记者葵生是浙江人,说话时明显带着地方口音。章遏云自称自己也是浙江人(一些出版物认为是上海或广东)。于是,他二人操着纯熟的乡音聊了起来。冯武越为粤人,因问她会不会粤语,章遏云转而用粤语与他对话。问她最拿手的是哪种方言?她说,我唱的是京剧,当然是国语京腔了。冯武越当时想起,上海某报刊曾刊登某女士的玉照,其广告语注明其擅长国语。而眼前的章遏云却不只是擅长国语了,各地方言也极流畅。如此说来,她当数戏剧界的天才。

专访结束后,章遏云给两位记者的印象“谈吐庄重而和蔼”。虽然是初次见面,但他们觉得今日采访章遏云,与曾经访问的军政要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作者:周利成

netease 本文来源:天津网-天津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为何要读书?这是我听过最好的回答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