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正文

揭秘七大军区统帅:50后坐镇 3人经历对越战争(三)

2014-04-28 10:19:59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济南军区:杨得志下连队当兵,张太恒“犯过错误”

济南军区驻防山东、河南,杨得志、王新亭(代司令员)、曾思玉、饶守坤、李九龙、张万年、张太恒、钱国梁、陈炳德、范长龙、赵宗岐等先后任军区司令员。

在济南军区,至今还流传着一段首任司令员杨得志下连队当兵的佳话。杨得志1911年出生,湖南醴陵人,1928年参加工农革命军,并随部队上井冈山。1958年9月,在济南军区第一届党代会第二次会议闭幕式上,司令员杨得志说,希望干部们响应毛主席号召,下连队当兵,自己愿意带头。随后,杨得志隐瞒身份,用了参加红军前的名字“杨韶起”,下连队当兵去了。在连队里,杨得志早晨打背包,开饭时给战士盛菜分饭,训练课上敏捷地在铁丝网下练习匍匐前进……团里组织的考核,他得了两个优秀、一个良好。几天后,战士们开始猜测:这个“杨韶起”年纪大、参军久,不像是普通干部,应该是位高级首长,可言行举止又和普通战士一样,不像高级首长。此时,杨得志已经和战士打成一片,觉得可以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了。于是,他就在一次全营大会上做了自我介绍,军营里瞬间沸腾了。大家都感到司令员在自己营里当兵,是全营的光荣。一个月的士兵生活结束后,杨得志回到家中,发现自己的背包里多了个纸包。打开一看,里面是战士们偷偷放进去的一个苹果和三块糖。

张太恒也是济南军区一位很有特点的司令员,他是带“错”上任的。张太恒1931年出生,山东广饶人,家境贫寒,1944年参加了革命。1991年5月,西藏举行了和平解放40周年庆典。时任成都军区司令员的张太恒送走中央代表团后,开始进行边防调查工作。6月16日,张太恒一行20多人准备乘两架直升机前往日喀则。不料,第二架直升机起飞后突遇复杂的气象条件,飞行员无法把握突变的气流,直升机碰到山崖坠毁。张太恒得知消息后紧急返回现场组织抢救,但飞机上的13名同志已经全部遇难。事故发生之后,张太恒明确表态,自己是带队的军区司令员,对事故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第二年3月,张太恒到北京开会。时任中央军委秘书长杨白冰找他谈话,通知他:“军委决定免去你成都军区司令员职务,任命你为南京军区第一副司令员。”并问他有没有意见。张太恒说:“感谢军委对我的信任,这样处理我没意见。”这次谈话后,时任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接见了张太恒。江泽民一见他就说:“人工作就可能犯错,你这次到西藏是工作。事故发生后,你认真检查自己,态度很好。你是战争年代过来的,这样的同志在领导岗位上的不多了,一定要想得开,多保重。目前你身体还好,年龄也可以,以后还要多为部队工作,多作贡献。”因为这段缘由,张太恒在南京军区的任职大会上说:“我是犯过错误的人,情况大家比较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军委让我到南京军区任副司令员,是对我的信任。”

1992年10月17日,张太恒突然接到总政治部的通知,要他到北京来。到达北京之后,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张震找他谈话,告诉他中央军委决定由他接替张万年,任济南军区司令员。10月23日,中央军委宣布了张太恒的任职命令,张太恒在任职大会上讲话时,第一句还是:“我是犯过错误的,给军队建设造成了很大损失和不良影响。”他还说:“山东是我的家乡,济南是我参加解放的城市,到这里工作后,决心不辜负中央军委的重托,把济南军区建设好。”

回到家乡任职的张太恒以身作则,很好地完成了使命。1993年,他冒雨来到军区坦克乘员训练基地,当起了训练课的主考官。当军区兵种部干部驾驶坦克、装甲车顺利完成考试时,张太恒高兴得连伞都不打,走下主席台和大家握手。张太恒年轻时,当过国庆10周年阅兵仪式的主旗手。在济南军区机关组织的一次队列会操后,他兴致勃勃地走下主席台,为参加会操的干部做起了参加阅兵式的标准动作示范,身姿不减当年。

经历过人生中的起起伏伏,张太恒对战士退伍之后的生活非常关心。1994年12月,部队当年的退伍工作开始后,张太恒冒着寒风下到部队,在某高炮旅逐个连队看望即将退伍的老战士。他很动情地对老战士们说:“高炮旅近年来取得的成绩凝结着你们的汗水,我代表军区向大家表示慰问,希望大家退伍不褪色,服好预备役,随时准备报效祖国。”张太恒再三嘱咐旅领导一定要帮助老战士解决实际困难。那天中午,张太恒听说有个连要为退伍老战士送行,就专程到连里和老战士一起吃午饭。在餐桌上,张太恒问同桌的几位班长都学了些什么技术,并幽默地对大家说:“有了技术也不能放松学习,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大潮中,本领小了是游不动、游不远的哟!”

南京军区:许世友炒豆芽接待彭德怀,固辉指挥台海军演

南京军区镇守中国的东南门户,许世友、丁盛、聂凤智、向守志、固辉、陈炳德、梁光烈、朱文泉、赵克石、蔡英挺等先后任军区司令员。

南京军区的首任司令员许世友算得上声名显赫。他1905年出生在湖北麻城许家洼(今河南新县)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许世友刚从朝鲜战场回国不久,就被任命为南京军区司令员,镇守东南。

许世友是老红军,当过敢死队队员,是一员猛将。但在南京军区司令员任上,他出了名的“小气”。他平时最爱穿一身军装、一双解放鞋,最中意的床铺是木板床。军区机关管理部门先后两次要给他更换高级卧车,许世友都拒绝了,北京吉普一直是他的座驾。有一次,彭德怀因公务路过南京,许世友设家宴招待,桌子上就摆了豆芽菜等4道家常菜,彭德怀对此很赞赏。当了司令员的许世友对家属的要求也很严格,从来不为他们的工作和升迁打招呼,还常告诫他们:“你们当过几次敢死队?受过几次伤?为人民做了什么了不起的贡献?老实工作,干什么不是为人民服务?”

许世友自己也保持着普通战士的本色。当年,在长征路上,他就常常在战斗间隙手舞大刀,为战士们表演武术。1958年9月21日,毛泽东接见了参加南京军区常委扩大会议的全体人员。毛泽东握着许世友的手说:“世友啊,现在地方上规定每个领导干部要有一段时间进工厂当工人,下乡当农民,你们部队干部可不可以下连当兵?可不可以作个决议?”许世友立即不假思索地回答:“完全可以,坚决照办!”在毛泽东走后的第二天,南京军区常委就召开会议,许世友在会上第一个向常委报名,要求下连当兵。军区常委研究决定,批准许世友、张才千、肖望东、林维先、饶子健等30位将军首批下连当兵。1973年底,各大军区司令员对调,许世友结束了在南京军区18年的司令员生涯,前往广州军区担任司令员。

长期以来,台海局势都是南京军区关注的重点。1995年,美国突然允许李登辉访美,引发了一轮台海危机。为遏制“台独”势力,同时为了促进东南沿海战备建设,中央决定南京军区于当年举行大规模的陆海空军联合演习。此时,南京军区的司令员固辉早已准备充分。

固辉原名顾建业,辽宁盖平县(今盖州市)人。1947年,17岁的固辉参军,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豫西剿匪等。1950年,他随部队来到黑龙江北安地区开荒生产,是穿军装的第一代“北大荒人”。随后他又参加了抗美援朝。1990年,固辉升任南京军区司令员。当走进南京军区的机关大院时,固辉深感责任重大:南京军区面对台湾地区,驻守在改革开放第一线。固辉一上任就在千头万绪的工作中找出了重点——狠抓各级党委班子建设。他连续3次下部队,对团以上领导班子进行跟踪考核和指导。同时,他还重点勘察了辖区地形,初步掌握了军区整体情况。

改革开放的新形势给海防管理和战备工作带来一些新问题,固辉重点对上海、浙江、福建进行了调研和思考。他要求军区积极争取地方的配合,把海防管理中的问题调查清楚,制定出完善的海防管理方案。调研中,他敏锐地意识到在沿海,尤其是福建沿海,敌对势力的渗透已经对部队构成严重威胁。随后,南京军区专门制发文件,把防止敌对势力渗透作为一项制度固定下来。有了这些准备工作,固辉在指挥台海军演时游刃有余。演习结束后,时任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专门签署命令,嘉奖了参加演习的部队。

除了在军事上不含糊,固辉对部队的作风要求也很严格。1991年冬季征兵时,驻南京某师私自扩招女兵45人。固辉得知情况后,认为这严重违反了部队纪律,责成有关部门认真调查、严肃处理。由于很多老首长来说情,有关部门的调查报告采取了宽容态度。但固辉顶住压力,不为所动。他在调查报告上批示:“我个人意见已经提出,如果其他同志都同意这个报告,一定要将我个人的批示转总部。”由于固辉坚持原则,该师最终把扩招的女兵全部退回。

广州军区:黄永胜为首任司令,张万年威震越军

广州军区负担着保卫祖国南大门 的重任,黄永胜、李天佑(代司令员)、丁盛、许世友、吴克华、尤太忠、张万年、刘存智(代司令员)、朱敦法、李希林、陶伯钧、刘镇武、章沁生、徐粉林等先后任军区司令员。

广州军区首任司令员黄永胜是湖北咸宁人,1910年生,早年参加秋收起义,随部队到井冈山,参加了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和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他曾任晋察冀军区第三军分区副司令员、司令员等职。解放战争中,黄永胜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衡宝战役等。在这之后,他来到华南,先后任第13兵团司令员、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等职。

“文革”中,黄永胜任解放军总参谋长兼军政大学校长,参与了林彪篡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的活动,于1971年9月被撤职。1983年4月,黄永胜在青岛病逝。

广州军区历经多次经典战役,走出了一大批优秀司令员。曾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张万年就是其中之一。张万年1928年出生于山东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44年,16岁的张万年开始了军旅生涯。解放战争时期,张万年屡建奇功。

解放初期,粤东是台湾国民党军队破坏的重点地区。张万年随部队驻守粤东,先后参加了解放南澎岛战斗和东山岛战斗。1956年6月,时任国防部长彭德怀和总参谋长黄克诚、副总参谋长陈赓到粤东视察部队战备工作。张万年对粤东地形、兵力部署和作战方案了如指掌,因此首长点名由他随同视察。视察中,张万年有问必答,准确无误。彭德怀非常满意,表扬张万年说:“你是个活地图。”

1962年,张万年被任命为“塔山英雄团”团长。上任后,多数时间他都在连队蹲点。师长阳震后来回忆说:“他这个团长,你在机关里找不到他,要到连队去找。什么时候找到了,他也是和战士们一起摸爬滚打,满身是泥。”这种经历使得张万年摸索出一套带兵思路:班长对战士,一是要随时知道战士在哪里,二是要随时知道战士在干什么,三是要随时知道战士在想什么,四是要随时知道战士需要什么,然后思想工作和管理工作要跟上去。这是张万年“四个知道,一个跟上”带兵方法的最初实践。在严格管理和训练下,他率领的“塔山英雄团”在军区大比武中一路过关斩将,勇夺桂冠。

1968年6月,在援越抗美前线作战的张万年被任命为陆军第127师师长,从广西移防河南,担负战略预备队任务。在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127师在张万年的指挥下,五战五捷,进展神速。127师的战士曾在前线捡到越军的传单,上面用中文赫然写着“消灭127,活捉张万年”。

战场上的张万年令敌人闻风丧胆,生活中的他待战友亲如手足。对越自卫反击战胜利在望时,张万年的部队奉命即将撤回,他与师政委蔡春礼商定要晚些再走。“我想再到峙浪山烈士陵园去一趟,再跟他们告一次别。”张万年说。还没走进陵园,一眼望见新竖起来的墓碑,张万年就流下了眼泪。走进陵园后,已经泪流满面的他缓慢地走到每一块墓碑前,跟烈士们一一道别。直到天快亮了,张万年向最后一名烈士道了别,才返回。

1982年,张万年任武汉军区副司令员。1985年,武汉军区撤销,张万年调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1987年被任命为广州军区司令员。这时,中越边境大规模的作战行动已告一段落,但局部地区的战斗还没有结束。为巩固边防,张万年率领军区机关,深入边境地区勘察地形、视察部队。1988年10月,张万年组织广州军区各机关进行协同作战演习,分析研究了世界上围绕海洋争端爆发的局部战争战例,并研究了岛礁争夺和海岸登陆抗登陆作战理论。

1990年4月,张万年调任济南军区司令员,1995年9月,被增补为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1995年12月,被任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1997年9月,张万年当选为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1998年3月至2003年3月,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

成都军区:“独臂将军”贺炳炎,“一尘不染”李九龙

成都军区驻防祖国大西南,辖区内的国界线达7000多公里。贺炳炎、黄新廷、梁兴初、秦基伟、刘兴元、吴克华、尤太忠、王诚汉、傅全有、张太恒、李九龙、隗福临、廖锡龙、王建民、李世明、李作成等曾先后任军区司令员。

首任司令员贺炳炎是位传奇将领。他1913年出生,湖北松滋人,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5年长征开始时,贺炳炎任红五师师长,在湖南省绥宁县瓦屋塘的东山遭到敌人的疯狂阻击。这场战斗决定着整个大部队的生死存亡,贺炳炎率领冲锋队一个弹坑一个弹坑地匍匐前进。距离敌人不到100米时,贺炳炎霍地站起大吼一声:“同志们,杀啊!”便挥舞大刀冲入敌人阵地,顷刻间砍翻了好几个敌人。贺炳炎的惊人胆魄,使部队士气大振,一举拿下了东山。战斗胜利了,贺炳炎却失去了右臂,从此被称为“独臂将军”。1945年4月,他到延安参加中共七大,抬起左臂向毛泽东敬礼,毛泽东紧紧握住他的左手说:“贺炳炎同志,你是独臂将军,今后就免掉这份礼吧。中国从古到今,有几个独臂将军?”

长年征战,贺炳炎先后11次负重伤,身患多种疾病。1954年2月,贺炳炎出任西南军区副司令员。不久,他患上了严重哮喘并引发心力衰竭,但始终不肯休养治疗。贺炳炎说:“现在是条件好了,要是打仗时期,肯定病也没有了。过去我害疟疾,高烧40度,洗个冷水澡就好了。现在这些病有什么了不起!”

1955年2月11日,贺炳炎出任成都军区司令员。为了照顾他的身体,组织上拨款给他盖宿舍,他却用这笔钱盖了军官宿舍;组织上要给他的住房安装暖气,他又把暖气片送给了军区医院。1958年冬,贺炳炎到北京开会,军区后勤部逮住这个机会,总算给他的房间安上了暖气。贺炳炎回家后狠狠地埋怨了后勤部一通。

1960年4月,贺炳炎带病坚持参加全国政协会议和全国人大会议。6月26日,他病情加重,又突发主动脉夹层动脉瘤,被紧急送到医院抢救。昏迷三天三夜后,贺炳炎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军区后勤部前来汇报工作,他用微弱的语气对后勤部部长说:“找你来,是要你把这些工作尽快落实。我是不行了,等我死后,那些先见马克思的同志们会问我,革命成功了,你掌权了,你为大家做了什么好事呢?我能说,我的部下还没房子住吗?难道我能就这样去见我的战友们吗?”

不料,这番话竟真成了他的遗言。7月1日,贺炳炎的病情再度恶化,经多方抢救无效逝世,年仅47岁。他是开国上将中最早去世的,也是去世时最年轻的一位。

贺炳炎的刚毅与清廉,在成都军区如血脉般传承下来。第十一任司令员李九龙就是继承贺炳炎精神的典范。李九龙1929年出生,河北丰润县(今唐山市丰南区)人,16岁参加八路军。解放战争时期,他先后参加四平战役、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和衡宝战役,多次立功。在衡宝战役中,李九龙带领部队歼灭了白崇禧引以为傲的“钢七军”精锐300多人。1979年2月17日,时任师长的李九龙奉命率部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五战五捷,战果辉煌。1985年6月,李九龙任济南军区司令员,1990年4月,任总后勤部副部长,1991年9月,调任成都军区司令员。

李九龙为官清廉。他从济南军区司令员调任总后勤部副部长时,举家搬迁到北京,总后勤部派了几辆大卡车到北京火车站接运。可李九龙的家当就几个包裹,只装了小半车。一名农村来的小战士吃惊地说:“常言道,放鸭师傅的鸭棚里还有三挑哩。一个堂堂的大军区司令员,就这几样东西,不是我亲眼看见,根本不敢相信。”武警部队原副司令员朱成友后来回忆说:“李司令在成都军区工作时,我从没见过有人敢给他送礼物。他到成都军区报到那天,就带着一位秘书、两个提包。他离职回北京时,还是原来带的那些东西,真是 时苗留犊 ,一尘不染啊!”1994年10月,李九龙达到最高服役年龄,卸任成都军区司令员。

yang_liu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上大学才懂,多读书是多数人捷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