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滚动新闻 > 正文

药店销售员勾结医生网售假进口药(图)

2014-04-20 06:09:26 来源: 新华报业网-扬子晚报(南京)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销售进口假药
销售进口假药

  犯罪关系网

罗荣彬(香港人)

网上追逃,交易金额达1.8亿余元

翟某(合肥人)

周某(合肥人)负责送货和收付药款

张某

(北京人)

另案处理

其他患者

患者

郑某(合肥人)接收和邮寄药品

王某(合肥人)

联系江苏

买家

其他患者

章某

(南京人)

网店售药

患者

本报 张丹 制图

丰县李大爷托人从淘宝网上买来“进口药”,3小瓶花了3600元,从南京寄来后一看,全是看不懂的英文,他不放心找到当地药监局,被告知这种叫“来那度胺”的药没检验报告、没进口药品注册证,未经药监部门批准,是在中国禁售的假药。丰县药监局当日立案并移交给警方。随着侦查深入,一个涉及卫生系统、药店销售员、各地医生等人员在内的特大非法经营假药案浮出水面,因案情重大,该案被公安部、国家药监总局挂牌督办。日前,经丰县检察院审查起诉,涉案的翟某、周某等5人均被判刑。遗憾的是,该案顶层上家“阿龙”逃脱,其银行账户交易额达1.8亿余元。

通讯员 李高参 王理想 扬子晚报记者 于英杰

剧情要览

一起大案犹如一幕大剧

第一幕 冰山一角

卫生系统工作人员开网店卖“进口药”

调查发现,李大爷托朋友买的药,来自南京人章某在淘宝上开的网店。去年4月11日,随着章某在南京落网,这起特大非法经营假药案露出了冰山一角。

40岁的章某原在卫生系统工作,此间他通过了成人高考,拿下本科文凭,工作体面,妻儿做伴,生活可谓安逸。然而,2011年临近不惑之年的他有了“惑”事。这年6月,章某亲戚患上骨髓瘤,主治医生建议服用马法兰和来那度胺,医院没这种药,就给了他一张名片。章某按名片的联系方式联系卖家,开始购药。不久,他网上闲逛时无意中发现,有家淘宝店也卖这种进口药,价格比自己买的贵了不少。“别人能卖,我为什么不行?”章某如法炮制,开起网店,从医生介绍的卖家那儿购买药品,然后挂在淘宝店里出售。

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按规定,进口药必须在国家药监局注册,经国家药监局批准、检测,还得加上中文标识;同时需要药品销售许可证,查验销售资质,索取药品销售批准文件。

身为卫生系统工作人员,章某对此心知肚明,但在暴利驱使下,他顾不得这些。为了销售安全,他没在网上直接标注药品名,而是写了“马法兰专业检测报告(专业资料)”、“来那度胺专业资料”等字样。落网后章某供述,这样做可以让买家看看药品资料,吃得放心,更主要的是,“直接写名字太敏感,怕出事”。

规格5mg的来那度胺进价600元,章某的售价是900元;10mg的马法兰针剂进价1600元,他的售价1800元。从2011年开店到案发,不到两年,章某的网店卖出25万余元的假药。若非丰县李大爷去找药监局问询,他还会悄无声息地干下去。

第二幕 抽丝剥茧

暴利织成假药销售网,多地医生参与

侦查人员发现,从假药数量、种类和销售时间来看,章某都属于小角色,通过医生、中间人王某介绍,卖药给他的上家叫翟某,是该案核心人物之一。

32岁的翟某是安徽合肥人,2011年中专毕业后在上海某连锁药店干销售。他觉得给别人打工来钱慢,当得知前同事周某从北京药店辞职,正待业在家时,便有了主意。翟某与周某年纪相仿,又是老乡,很聊得来。既然正规药品不赚钱,为何不做没被批准的进口药?二人认为这里面回报丰厚,在2011年8月共同出资,做起买卖假进口药品的生意。

利用在北京跑销售的关系,周某找到马法兰(针剂)的货源,这是治疗白血病的化疗药物。同时,翟某在网上联系到广州的罗荣彬(外号阿龙),有了更大收获。阿龙称马法兰(片剂)、来那度胺等重症高危药品,他那儿都有。经商谈,两人初步达成合作意向。

有了货源,以前干药品销售的翟某和周某轻车熟路。翟某留有在各地开医学会时众多医生的手机号,二人平时跟医生联系推销药品。其中,翟某跟上海诸多医生相熟,着重从上海找买家,先后联系到三家公立医院的医生,周某也成功联系上河北一家医院。

为了笼络医生,翟某和周某平时除了给他们充话费、送购物卡,还承诺给相应“辛苦费”。随着医生推荐、病人交流,二人生意进入正轨。

在北京做医疗器械生意的张某是固定大客户。张某与周某原本认识,2011年底,张主动和周联系,问能否弄到维罗、依维、AV等治疗肿瘤的药。从广州的阿龙处得到肯定答复后,翟周二人开始给其供货,每月一两次,每次金额都在10万左右,有的药品每盒有2000元纯利。张某要货后,翟某通知阿龙药品的种类和数量,药品从广州空运合肥,二人再用快递寄到北京。

随着生意火爆,翟某、周某明确分工—翟某负责联系货源和买家,周某负责收付药款及给上海等附近地区医院送货。翟某还找来朋友郑某,要其专门接收买来的药,再把远距离的买家药品寄去,每月2000元工资。翟和周平分卖药的利润。

一张从广州阿龙等处买货源,翟、周二次销售给南京章某、北京张某及重症患者,章某等贩药人再通过各自途径,将假药转手的进口假药销售网形成了。

截至案发,翟某伙同周某销售的假药达700余万元。与周某合作局限于上海和北京,翟某并不满足,想扩大市场。曾经的药房同事,后在合肥医药系统工作的王某熟悉江苏医生。2011年底,翟某瞒着周某,私下找到王某,并承诺王某不用出钱,只管介绍病人,赚来的钱平分。抵不住诱惑的王某就这样被拉下了水,先后联系了南京、常州、徐州等地医院的4名医生,每月都有十几单生意。在南京落网的章某,正是通过王某联系,从翟某那里买的假药。

与翟某合作短短一年,王某就帮他销售药品100余万元,分得17万“好处费”。因知此事犯法,王某选择急流勇退,但其触犯法律的事实以及后果,并不能因此洗刷。

第三幕 雷霆出击

多名假药贩子被判刑,顶层上家逃脱

让人着急的是,假药流向遍及全国各地,很多直接销售到终端患者,案件取证难度大。办案人员历时10个月,多次辗转合肥、广州、北京、上海、南京等地调查。由于案情复杂,丰县检察机关也提前介入,引导侦查。

随着侦查的不断突破,办案人员掌握了大量证据,去年上半年,在南京将章某抓获后一个多月,翟某、周某、郑某三人也被抓获。随后,王某也被控制。7月,办案人员奔赴北京,将翟、周二人的最大下线张某抓获。根据翟某提供的上线罗荣彬(外号阿龙)的交易账户和手机号码等信息,办案人员查明阿龙实为香港人,其银行账户显示交易金额达1.8亿余元。目前,公安机关已对其网上追逃。

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今年年初,丰县检察院对此案提起了公诉。

日前,经丰县法院审理,翟、周二人被以非法经营罪,分别判刑6年半、5年半,并处罚金130万元、160万元;王某因非法经营罪被判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40万;郑某因非法经营罪,被判刑2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30万元。章某因非法经营罪被判刑10个月缓刑1年。

演员表

假药的黑网由他们编织

案件点评

不能盲目相信“进口药”

“进口药”价格昂贵,但药效并不给力

落网后的翟某承认,这些药物均没有合法手续,药效无法保证,对于副作用,他也完全不了解。那么,这些治疗重症的高风险、高价格药品药效究竟如何?办案人员对购买假药的消费者进行调查取证时发现,价格昂贵的来那度胺胶囊等进口药品,其药效表现并不尽如人意。

57岁的沛县人朱某在2012年8月被诊断患有骨髓瘤,在徐州某医院接受化疗时,被医生推荐使用了马法兰(片剂)药物,先买了1瓶,“用泡沫塑料盒子包装、内有冰块保温的药品很快就到了,内有25粒,但吃了不见效果,坚持又买了1瓶,吃完了还是没啥效果,就没再买”。

燕某是徐州市人,父亲患有多发性骨髓瘤,在徐州某医院血液科住院期间,医生向他推荐了瘤可然。结果拿到药后,“父亲吃了一瓶病情更加严重,后来药一直存放在冰箱,没敢继续用”。调查发现,购买翟某等人的完全没有监督的进口药品,患者的健康无法保障。

作者:李高参 王理想 于英杰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报业网-扬子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拖垮你的不是工作,而是低效思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