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部官员:一些PX反对者得到专业组织资金支持

2014-04-11 02:27:56 来源: 新京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2013年11月22日,消防人员在厦门海沧石化企业灾害事故应急救援演练现场演练。新华社发

2013年11月22日,消防人员在厦门海沧石化企业灾害事故应急救援演练现场演练。新华社发

新京报讯  近期发生的茂名PX事件,成为近年针对PX化工项目的环境事件的最新一例。昨日,中国石化界联合中国科协,举行“中国PX发展论坛”,普及PX科普知识,讨论应对机制,这也是自去年来,石化界第二次举行如此大规模的沟通活动。会议上,中国工程院院士曹湘洪表示,PX恐惧症已成为中国PX发展最大阻力。

石化行业尝试主动出击

去年,在昆明PX事件后,石化行业曾启动“美丽化工—重塑化工形象,改善公众认知”的专题宣传。

此番,中国石化行业选择在茂名PX事件后举行PX发展论坛,有业内人士表示,石化行业不再自我封闭,而是走向了全面大规模宣传自己的路线。

昨日,中国工程院院士曹湘洪在论坛上重申PX的安全性,“PX和同类石油化工生产的安全风险是可控的,”但风险不等于事故。“我们带着孩子上动物园,里面有老虎、豹子,笼子弄牢了就不可能伤害游客。”

个别非专家“说瞎话”

曹湘洪说,PX恐惧症成为中国PX发展的最大阻力。按计划,2015年前应建成10家大型PX项目,还规划了一批十三五项目,但恐惧症使大型PX项目屡屡受阻,“我国PX产业发展遭到民众非理性行为的抵制”。

他说,大家对PX存在误解,误解原因是复杂的。一些化工企业没把安全环保工作做好,重大爆炸、污染事故频发,使老百姓对化工装置产生恐惧感。再者,一些非业内专家,发表了一些不太负责任的言论,而我们科普也不够,许多老百姓还是不知道PX是什么。

“地方处理不当应追责”

环保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曹凤中表示,屡次发生的PX风波反映了地方政府处理应急事件的机制体制的缺陷,国家能源战略受到严重干扰。他建议,“地方政府处理PX事件不当,必须追究地方政府的行政责任。”

他认为,PX事件反映出中国在发布环境信息方面存在的问题。一方面,公众无法及时获得充分、真实的环境信息,另一方面,法律规定公开的环境信息较为单一,无法满足公众参与的需求,“设立信息公开制度势在必行”。他建议创新环境保护公共参与制度,政府、企业和公共三方共治。

对话

“解决PX问题需共识与互信”

对话人物:环保部宣教中心主任 贾峰 其曾与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合作,前往什邡、宁波、厦门等地调研PX事件,调查中国频繁出现PX群体事件的共性问题,寻求解决机制。

项目有反对者很正常

新京报:近些年类似PX之类的环境事件频发,它们是否有共性?

贾峰:这些环境事件是以PX项目为代表,但不仅限于PX项目。国内和国外一些案例结合起来看,有一些共性。

一个项目即使完全合法也不可能没反对者,这很正常;项目越大,提供的就业机会、投资、对地方财政贡献越大,就越容易成为社会不满情绪宣泄点;环保主题的公共事件更容易引起大规模关注,它具有道德神圣感;微博微信、视频照片等“有图有真相”的网络自媒体和社交媒体很容易调动起公众情绪。

一些所谓反对者,看起来是自发约定的,但调查显示,相当多的情况下他们得到了专业组织的指点和资金支持,也就是说“背后有人”;另外,政府和企业反应迟钝,事件前期不重视有不同意见的人,也没意识到问题,事件发生后仓促应对,用“一停了之”回避问题矛盾,但问题没得到彻底解决。

各方不按规办事致出事

新京报:现在来看,这些事件是否能找到责任方?

贾峰:从什邡、宁波,到江门、茂名,你找不到责任方。到底谁、哪个部门负责?负什么责?这找不到。

从现在看,已发事件基本是所有方面都没有按规定在做事。

首先政府没有把事说明白,然后出现了反对意见,反对者没有很好表达意见的渠道,政府可能也意识到了,但没有主动去征求意见,而是强推项目;老百姓觉得来信来访等依法手段效果不好,就不约而同“集体散步”,从形式上,老百姓也没有按规矩办;接下来局面失控,政府来维护稳定,再加表态“项目不干了”。几乎所有的事件都是这个结局。

政府应分享发展成果

新京报:都有哪些解决途径?

贾峰:解决问题需要共识,中国还是要发展的。

现在老百姓不支持发展,因为认为项目赚了钱跟自己没关系,自己只是承担了损害,因此政府应把发展成果让老百姓看见。如政府给公众承诺,一部分收益用于建医院、养老院。老百姓没有信任就没有讨论的基础。通过严格环境监督执法,公开透明数据,让公众看到有关部门是扎实在做。可以设计出很多方案来建立互信。

协商对话,特别是对因项目受影响的人。多拿出一点钱给老百姓多点回报,甚至可以把预期利润拿出来点,让大家都从发展中受益。

政府不等爆发即停工

新京报:新的PX事件出现了一些特点或趋势了吗?

贾峰:我觉得还是有一些改变的。比如在茂名,政府做了大量科普工作,请科学家上电视解释等,这是以前没有做过的,我觉得是进步。

一些地方政府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比如什邡,提出要对上级、媒体、老百姓和上市公司“交代”,就是信息公开、讲道理、科普。他们也组织有意见的老百姓,包括网络大V、意见领袖到全国各地工厂实地参观。

这次主流媒体也比较理性、科学。茂名事件至少让大家知道了:PX到底是剧毒还是低毒?到底国外工厂和居住地之间距离是不是160公里?这是解决问题的重要基础。

还有一个新变化。之前,如宁波、什邡、启东,都是在最严峻时政府才决定停工;而往后,似乎是事件酝酿到一定程度,就提前决定停工或停止立项。

之前,政府通常说“放弃”(厦门)、“一定搬迁”(大连)、“今后不再建设”(什邡)、“永久停止”(启东)、“坚决不上”(宁波);最新事件如江门、茂名等,通常用“在未达成广泛共识之前,绝不办理”,但问题是没有哪个政府对“广泛共识”或“广大市民”进行量化解释,这等于把矛盾往后推。

声 音

企业要切实落实安全生产,环境保护的责任制度,杜绝各种重大的着火、爆炸污染环境的事件。企业要用自己的行动来取得公众的信任。

—中国工程院院士曹湘洪

政府应该发出强有力的声音,不能仅表示“低毒”,或者“暂时不搞”,好像PX是洪水猛兽。社会组织,比如媒体、化工学会,应普及知识解疑释惑。媒体应传递准确信息。企业园区应安全生产,与公众沟通交流。

—中国化工学会理事长李勇武

netease 本文来源:新京报 作者:金煜 范小洁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哈佛研究发现:自律决定人后天差距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